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北京公安机关利用公权利残害人民/吴田丽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9月20日 来稿)
    卷里的东西更加暴露出北京公安机关利用公权利残害人民的反动本性
    
     本人吴田丽因不服北京市门头沟公安分局(以下简称:门头沟分局)京公门决字[2012]第000360号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以下简称:《处罚决定书》)中对我所作的“行政拘留七日处罚”的决定,于2012年8月7日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以下简称:《处罚法》)、《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以下简称:《复议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实施条例》(以下简称:《复议法实施条例》),向北京市公安局(以下简称:市局)提出了行政复议申请,同时还依法要求查阅门头沟分局依法应当提交的书面答复、作出具体行政行为的证据、依据和其他有关材料。

        延至9月10日,我终于收到市局一个张姓警官的电话通知,于13日下午前往市局查阅了卷。
        因为张警官对卷里的东西不许复印、不许拍照,故本人只能凭记忆对卷里的三份北京市朝阳分局来广营派出所警察朱志伟、刘振清和一份名字写得跟天书一般让人看不出来的警察(姑且称他“天书警察”)提供的证词发表一下意见:
        第一个题目:酷爱说谎的警察
        理由是:
        1. 谎话先生“天书警察”
        “天书警察”出证说:6月30日上午9点多钟,吴田丽在会议中心西侧20米处被查获。
        事实又是怎样的呢?
        大家知道,北京的党代表是在北京会议中心召开,附近几百米没有公交车站。
        我乘坐公交车下车的站名叫做辛店村,下车即有着便衣的警察(阅卷知道他叫刘振清)上来问本人到哪儿去。当得知我是去会议中心找党代会的会务组,便很是热情的让我在那里等一会儿,说有车接我们过去(当时已有几个市民在那里等车了)。警车到来,径直将我等三人接到当地的一个汽车检测场里,说这里就是北京党代会会务组的接待处。
        辛店村公交车站与会议中心不在一条马路上,二者相距得有千把米。即便会务组接待处距会议中心也得有好几百米。
        称“天书警察”为谎话先生很尊重他了吧!
        2.笑里藏刀刘警官
        来广营派出所巡警队民警刘振清说:6月30日上午9点多车站,一老一少从车上下来,说是门头沟区人,因为拆迁到会议中心交材料,告诉说这里不是上访的地方,劝他们离开,她们不走,后被拉到登记点。
        刘警官怎么接待我的前面已述,在这是我要说明,我依法到会议中心去找最最亲爱的党“妈妈”,反映门头沟区党委书记韩子荣滥用人民赋予的权力,不依法办事,纵容其领导下的门头沟区政府大搞违法拆迁,违法建设的问题可是什么材料没有带。他说我到会议中心交材料纯粹是胡说。
        另外,明明党代会在当地一个汽车检测场里设立了接待处,且天天都有许多市民到那里反映情况,我去的那会儿功夫就亲眼见到接待了十几个上访人员,刘警官楞说这里不是上访的地方,这不是撒谎又是什么,这不是明目张胆地离间最最亲爱的党“妈妈”与广大人民群众的血肉关系又是什么!
        3.嘴里可以跑火车的朱警长
        据说朱志伟是个警长,他这样作证:吴田丽在登记处拿了2个身份证进行登记,我才知道她是门头沟区的叫吴田丽,基本情况登记完,就大声嚷嚷要走,嚷嚷了半个小时,经劝阻后还嚷嚷,断断续续的嚷嚷了一个半小时。
        朱警长的话只印证了一点点真实情况,即我在致市局《行政复议书》里写道的:“问题反映过后,申请人欲返程回家,却被当地警察拦住不让走,说是安排车送申请人回去”,但其它全是假的。因为我并没有向朱警长编造的那样“嚷嚷了半个小时,经劝阻后还嚷嚷,断断续续的嚷嚷了一个半小时。”
        我自2003年被贪官污吏逼上苦难无比的上访之路以来,到一个地方被警察违法拦住不让走,再由属地派出所来车接回已经好多次了。由警察接回对我来说是件好事,第一节帮我省了公交车费,第二为我省了时间,第三让我享受了警察的特权。特别是这次去找最最亲爱的党“妈妈”反映问题,我那年近80的老娘也跟我一起挤公交车前往,由警车送回家即能让老娘减少返回挤车之苦,还稍带风光一下该有多好,我怎么可能嚷嚷呢?
        再说我在接待处还碰上了非常熟识的治安总队的杨海波、柴宇警官。见到他们,我高兴还高兴不过来,怎么可能不给他们面子的嚷嚷呢?
        闻知有车接我和老娘回去,我先同杨海波唠会嗑儿,又同柴宇聊一阵子,还同他们那里一个年纪四、五十岁,戴着一付眼镜的男子说了会儿话,然后跟东城区也来反映问题的蔺中军女士话起家常,两个小时不知不觉地过去了。这些人完全能够为我作证。
        我强烈要求市局找治安总队警察杨海波、柴宇和公民蔺中军,朝阳区的吴秀兰、孙九英等进行调查取证,以证实朱志伟警长到底是不是满嘴跑火车似地说瞎话。
        另外,根据《北京市公安局执法大纲》(以下简称:《执法大纲》)规定,北京自2010年起就要求警察采取录音录像的方式记录所有执法活动。再有,党代会会务组接待处安有好多监控录相,接待人员也有好多名。我相信没有经过编辑的录相绝对不会撒谎,故强烈要求市局调取朱振清依据《执法大纲》应该随身携带的专用警具上的录音录像以及接待处现场的监控录相来印证朱振清对我的栽赃陷害。
        第二个题目:门头沟分局对我实施行政拘留程序违法部分
        1.对三名警察的证词,没有录音、录相以及其它人员予以证实程序违法
        天书警察、刘振清和朱志伟的证词均没有《执法大纲》规定的“:民警在面对市民的时候,他的一举一动均有影音记录”的规定,特别是我在党代会会务组接待处的二个小时里,门头沟分局只要当时在现场的朱振清出一份孤证,而不要当时也在现场的治安总队的警察和公民出证,更不调取现场监控录相的行为显然是在故意程序违法。
        2.警察撒谎为最严重的程序违法
        事实充分证明:三名出证警察全部都在撒谎,都在作伪证。这三名警察的行为不仅违背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警察法》的相关规定,违背了他们宣了誓的《警察誓言》,还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九十九条第一款之规定。门头沟分局明知或者与这三名警察恶意串通陷害我,同样也触犯了刑法。
        3. 门头沟分局的《处罚决定书》没有适用法律
        尽管门头沟分局《处罚决定书》云: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对我行政拘留,但事实是:《处罚法》第二十三条第一款并没有第二项。如果你们认为有,本人特将《处罚法》第二十三条第一款全文抄载如下:“(一)扰乱机关、团体、企业、事业单位秩序,致使工作、生产、营业、医疗、教学、科研不能正常进行,尚未造成严重损失的”,请你们给指出来这第二项到底写在了在哪里。
        4.门头沟分局对本人的复议申请没有书面答复
        《复议法》第二十三条第一款明确规定:“被申请人应当自收到申请书副本或者申请笔录复印件之日起十日内,提出书面答复”。但我到市局查阅卷却没有看到门头沟分局依法应当提交的书面答复。为了防止市局事后让门头沟分局再补书面答复,我于9月14日几次给市局的张警官通电话进行了证实。
        仅凭没有书面答复这一条,市局就当依据《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四款的明确规定,撤销门头沟分局对我的违法行政处罚。
        最后,我强烈要求市局向我提供“天书警察”、刘振清、朱志伟三人的证词复印件,以留作今后清算司法机关罪行时的证据和今后再进行忆苦思甜教育时的教材警示后人,
        此致北京市公安局
         吴田丽
         2012.9.19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68091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北京访民吴田丽的行政复议申请书 (图)
·出狱后感谢一切关心关注我的人/吴田丽 (图)
·何时兑现中央政法委周永康书记强调要“还清历史旧账”/吴田丽
·挑战中央政府的门头沟区系列报道之二/吴田丽
·公开与中央政府“叫板”的门头沟区政府/吴田丽
·吴田丽之父吴金海就违法行政裁决二审代理词
·吴田丽之父吴金海行政上诉状 (图)
·门头沟区政府令门头沟人民法院作枉法判案/吴田丽 (图)
·“政府玩死你们 让你们家三代住不上房”/吴田丽
·吴田丽之父吴金海状告北京市门头沟区住建委行政起诉案的代理词
·北京市门头沟区区政府向党的90周年生日献大礼/吴田丽
·吴田丽之父吴金海的行政起诉状 (图)
·北京门头沟区政府恶意逼迁第二招 切断电话线/吴田丽
·北京门头沟区政府所实施的拆迁,令百姓气愤不已/吴田丽 (图)
·北京老访民向总理说愿望/吴田丽
·北京门头沟区拆迁:赶走再说/吴金海的次女吴田丽(图)
·告诉你 火灾救不了的真相/吴田丽
·质问: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之13——我的第40封上访信/吴田丽
·北京访民吴田丽:因为生活困难向中共北京市委书记刘淇申请贷款10万元
·吴田丽之父吴金海刑事附带民事自诉状 (图)
·门头沟强拆 吴田丽与派出所所长激烈对话/视频
·北京门头沟:吴田丽父亲家赢了官司仍遭暴力强拆/视频 (图)
·北京丰台区吴田丽获选民提名为人大代表候选人 (图)
·吴田丽之父吴金海行政起诉案公开审理 欢迎旁听
·北京维权人士吴田丽被拉到久敬庄无人管
·北京吴田丽因被强拆上访 被关到久敬庄病危
·“阳光 为信访减负”所想到的/吴田丽
·北京人大前被抓访民吴田丽等拘押超24小时
·维权人士吴田丽北京市人大门前被抓
·视频:麦子熟了,民工艰难回家/吴田丽(图)
·上海访民陈建芳两会间曾看望北京访民吴田丽(图)
·北极访民吴田丽的上访故事(图)
·北京高级法院联合接访处“法警也疯狂”/吴田丽(图)
·我为什么竞选人大代表之一/吴田丽 (图)
·北京市丰台区人大选举委员会/吴田丽
·“总理首次与来京上访群众进行面对面交流”之读后感/吴田丽
·我是北京市A级重点稳控对象/吴田丽
·“向总理反映问题农民:压力大很后悔 想离开家乡”的读后感/吴田丽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三封上访信/吴田丽
·致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一封上访信/吴田丽
·报告党中央 我们被零上访了/吴田丽
·致最高法院院长王胜俊的一封信——信访办的法警难道是打手不成/吴田丽
·“和谐”来源于爱/吴田丽(图)
·北京访民吴田丽有话要说
·北京丰台政府违法成性 说慌成性/吴田丽
·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执行奇闻/吴田丽
·吴田丽的生活限入困境/吴田丽
·欢迎旁听 转业军人王伟平上诉案/吴田丽
·苦不堪言的日子啥时结束/吴田丽
·北京访民吴田丽 再致温总理一封信
·前中央警卫局的转业军人王伟平又快被逼疯了/吴田丽
·北京转业军人王伟平 民事上诉状/吴田丽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