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唐红荣关于计生监狱和自己悲惨遭遇的自述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8月30日 转载)
    一. 唐红荣在计生监狱中的所见所闻
    
     我是唐红荣,衡阳医学院八一级八六届毕业生。毕业后先在湖南一卫校从事妇产科临床与教学工作。九三年年底工作调动至广东省中山市港口医院妇产科工作。(这里牵涉到港口医院和中山市卫生局买卖医生职位等事,以及我的工作上的一些事,为此我到过国务院信访办和卫生部,不在此啰嗦了)
    
    从九五年中起,我被以“非法接生,破坏计划生育”等罪名而在家与派出所.看守所还有计生监狱(港口镇计划生育接待室)之间来来回回。最后他们还把我送进了韶关监狱。。。。
    
    我进过港口镇计生招待所三次:第一次是95年5月12号,因为当时在那里只呆了几分钟,我并不知道那是关押违反计生条例的人的地方;第二次,也就是拍下这些照片的那一次,我在里面呆了一个月(从96年12月6号——97年1月6号),但抓我是96年12月5号,他们先把我关押在东街派出所关押一般人犯的地方,给我上了脚镣手铐;不仅如此,还把铁链子绕过我的双膝关节把整个人捆绑成球形(我双膝关节上的累累疤痕就是当时的铁链子整的);因为中国并没有“非法接生,破坏计划生育罪”这个罪名,派出所没理由收留 我,他们只好于6号把我移送到“计生招待所”关押。
    
    这些照片是无意中拍的,因为我本是拍我的双膝伤口的,因为胶卷有多,舍不得浪费,才拍了关押在里面的那些人,当时根本没想到拍这些照片所面临的后果。
    
    我那时隔三五个月就要进一次派出所什么的,所以我和我的家人好象习惯了,特别是我左邻右舍们,他们甚至拿来当笑话。因为常常是轰轰烈烈地(至少是三五辆车,十多个人。多的时候是十多辆车,几十个人)把我从家中抓走,(不知情的人,见那阵势会以为是在抓全国通缉犯)然后静悄悄地把我放回来。没有任何名目,也没有任何处罚,最多是从我家里拿走点的东西。少则几个小时,长则关三两天。而那一次关了超过一个多星期了还没放人的迹象。我的先生又听说让了脚镣手铐,就急得要命。他知道我脾气犟,怕我被活活打死,所以到处找人,求人。一级一级地去到了市长办公室。那时正好中山市一个月有一天为市长接待日,那天我先生就去见市长,诉说我被非法关押的事。市长接见了他,就说:你说你妻子被关被打,你要拿出证据来,关在哪,伤成什么样,有没有什么照片为证呢?我想那市长完全是一种搪塞,他知道抓人的人怎么会给这种机会给你去照相作为证据呢?而且那时一般老百姓都没相机。谁知我先生就当起真,回到单位向一个有钱的同事借了相机,利用探视的时机把相机包在内衣里送给了我,并悄悄地和我说要我照伤口(脚关节,手关节和膝关节带链子整的)。我因为从没照过相,以为挨得越近越好,所以照的伤口部会的照片一点不清(照片洗出后才知)。因为胶卷有多,怕浪费可惜了,就自然给里面的人照了些,并答应洗出来给照片给他们。结果不小心给看守发现了,他一边骂,一边抢走了相机,并随手把胶卷往外拨,因为急把相机带子也抢断了。因为是借的,我先生急得发火。随后那看守就把相机退给我先生,并立即把他赶了出去。我先生拿了相机没回家而是去办公室。几小时后当领导得知我在里面照相的事,就立即带了一伙人上我家抄家。抄了多少次不知道,只知道最多其中一天就是四次。因为没找到照片,就把我先生抓了起来拷问和毒打,关了两天最后托人讲好话交了罚款才得以出来。我的母亲又气又急又惊吓晕死过去,我的女儿向左邻右舍恸哭,在左邻右舍帮助下我的母亲才活了过来。我家搜查成什么样子,别说一张照片,连张小纸条也没留下。从此我们明白了这些照片的含义,再不敢把洗好的照片交还给它的主人 。
    
    当我在里面关了一整个月放出去,照片里的人没一个回家的,相反还新进了人。98年5月我再被抓进港口镇计生监狱时,港口镇“计生接待室”随着港口镇新政府大楼的落成而搬进了新政府大楼里,它在一幢大楼的四楼。或许因为那次拍照事件的缘故,家人送东西来时再不能当面交付了,只能由计生工作人员转交了。
    唐红荣关于计生监狱和自己悲惨遭遇的自述


     这位先生名叫黎桌球,港口镇大南村村民。他的妻子逃跑了,计生工作人员抓了他和他的二个女儿。拍照时,他和他的两个女儿已在此"计生接待室"关押了半年多!
    唐红荣关于计生监狱和自己悲惨遭遇的自述


    这是黎先生的妹夫来探望的镜头。只能隔着过道的铁窗说话。接待室房子和水电是免费的,其余的生活用品只能靠亲友送来或者托人买,本人是不能出去的。只有当他的妻子抓到并作了绝育手术,还有计生罚款一并交清了才能走出铁窗。当然还有一天两餐的伙食费
    唐红荣关于计生监狱和自己悲惨遭遇的自述


    从斑驳的“接待室”三字不难猜测得出,它已接待了许多的被接待者,并且一定还会继续接待下去!
    唐红荣关于计生监狱和自己悲惨遭遇的自述


    这位强装笑容的妇女姓何,也是大南村村民。在小女孩还未出世时,为躲计划生育离乡背井去到大良(顺德)卖香蕉。因家中有急事,想神不知鬼不觉地溜回家。谁知被早打探到消息埋伏在她家周围的计生人员抓个正着。拍照时才来两天,她常一个劲地直摇头,怪自己不走运!
    唐红荣关于计生监狱和自己悲惨遭遇的自述


    除了黎桌球的大女儿黎玉梅外,图片中的另一位男子是伍洪全,港口镇民主村村民。也是老婆跑掉了抓了老公。
    唐红荣关于计生监狱和自己悲惨遭遇的自述


    她一定是这世界上最年轻(拍照时刚一岁)最快乐的囚犯!
    唐红荣关于计生监狱和自己悲惨遭遇的自述


    这个带眼镜的是我。另两个小孩是黎桌球的两女孩。因为我是被两个大男人连脚镣一起拖进来的,刚进去的头一个星期,他们谁也不敢和我说话,猜我事情严重,怕受连累。
    
    唐红荣关于计生监狱和自己悲惨遭遇的自述


    这是由两张条拼在一起的。一张是对我所进行的处罚单费用和在里面一个月的伙食费用(所具时间是96年1月6日有误,正确的应是97年1月6日)。另一张是因为我在里面拍照被发现,他们不再让我的家人来接见我,我的先生只好去向港口医院院长翁宏发求情,他写了一张条子,那就是我家人来见我的通行证;条子是写在一张港口医院处方纸上。(条子内容: 唐红荣丈夫朱骞彬前往计生办招待所与其妻子作思想解释工作,请给予方便。谢谢。港口医院 翁宏发 96.12.20.10时)
    唐红荣关于计生监狱和自己悲惨遭遇的自述


    最后一张是我母亲;她背投靠的那幢楼既是港口东街派出所,当时的港口镇计生招待所就位于里面。
    
     二. 关于韶关监狱有关的资料
    唐红荣关于计生监狱和自己悲惨遭遇的自述


    1.入监通知书里的3年是他们写错了,实是2年
    唐红荣关于计生监狱和自己悲惨遭遇的自述


    2.我手写的那张证明,是蒋××,俞××夫妇求我帮她把孕月由孕近九月改成孕五月的。
    
    目的是为了保护一个帮助她开假未孕证明的一个计划生育工作人员(因为如果按真实的孕月开证明,那帮她开假证明的那个人就有可能被查出,很有可能被开除)
    
    
    
    3.大致情况:蒋××俞××是一对江西省广丰县的农村夫妇。将建华在广东中山市作装修工。当俞素红得知自己怀孕(是第二胎)时,就求一个相熟的计生工作人员开了一张假的未孕证明(送了500元RMB),然后跑到广东她丈夫工作的地方来躲胎。那时她已孕2­+月,再三个月后再次妇检(中国大陆育龄期妇女每三个月必作一次妇检,并把检查结果单报当地计划生育办登记存档。)已孕5­+月,因为她没去作妇检(因为去作妇检的话,检出有孕而又无准生证的话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堕胎)当地计划生育办已经把她婆家的房子拆了;现在是又三个月过去了,又要再次去妇检,要是不回去妇检的话,她娘家的房子就要被拆;而她回去妇检的话,不管她孕月是多大,都是不允许胎儿活着出来的!。。。。。
    
    
    因为我的证明没有公章,没有用,他们去找向港口医院。翁宏发(港口医院院长)就以证明换他们夫妇报案。
    
    再没有人比他们两夫妇更清楚小孩的死因了,所以他们得了证明后就跑了。开庭时除了我的先生和我们所请的一位律师高育红外,就只有法官和一位念起诉书的检察官了。我也是从韶关监狱出来后才看到有关材料和得知相关信息的。
    
    其他材料:
    唐红荣关于计生监狱和自己悲惨遭遇的自述


    1998.07.28 港安刑字(1998)041号 对被拘留人家属或单位通知书
    唐红荣关于计生监狱和自己悲惨遭遇的自述


    1998.09.07 字(1998)1148号 中山市局对被捕人家属或单位通知书
    唐红荣关于计生监狱和自己悲惨遭遇的自述


    1998.11.23 市区检察院起诉书 P01
    唐红荣关于计生监狱和自己悲惨遭遇的自述


    1998.11.23 市区检察院起诉书 P02
    唐红荣关于计生监狱和自己悲惨遭遇的自述


    1999.03.04 中法初字第965号 市院刑事判决书 P01
    唐红荣关于计生监狱和自己悲惨遭遇的自述


    1999.03.04 中法初字第965号 市院刑事判决书 P02
    唐红荣关于计生监狱和自己悲惨遭遇的自述


    2000.07.22 2000.0764 韶关监狱 释放证明书
    
    三. 关于申难有关材料
    
     我是2010年7月29日深夜到达泰国曼谷的;并于同年8月10日正式注册登记难民申请。先后于9月10日和9月17日两次接受难民署官员面谈。难民署于2010年10月8日就作出了拒绝我难民身份的结果。
    
     这结果不仅让我自己,甚至让所有知道的人十分惊奇。一个是时间方面,据说难民署因为人手不够,案子积压严重,平均出结果的时间都要到面谈后一年半左右,而我的不到一个月;另一方面,拒绝的理由更是出奇:一是中国政府不感兴趣;二是我有正常的生活。
    
    先说说中国政府不感兴趣一说,中国政府一向矢口否认在执行计划生育政策上的强制性,象陈光诚先生仅仅代表那些被强制堕胎和强制结扎的妇女讨说法,中国政府作何反应全世界有目共睹;我提交的这些材料,任挑一张计生监狱的图片,就可以堵了他们的嘴。象这种长期的 有系统 有组织地绑架 关押被“计生”人员,这和索马里海盗何异?中国政府对自己的这种灭绝人性的丑行败露会“不感兴趣”?我想真实的理由是“难民署”这本由伟人们创建起来以捍卫人权为己任的机构,对中国政府这种赤祼祼迫害人权视而不见,甚至有帮忙掩盖和包庇之嫌!竟其原因,不得而知!而另一说我有正常生活,更是无稽之谈:看看我先生不到四十岁就满头白发;布满我双膝手腕和脚踝上的累累白疤;我女儿小学六年就读六个学校;还有多次抄家,我的母亲吓得晕死过去多次,最后抑郁成病因此早逝!难民署是怎么了?
    唐红荣关于计生监狱和自己悲惨遭遇的自述


    唐红荣关于计生监狱和自己悲惨遭遇的自述


    
    四. 关于我女儿被精神病的材料
    
     我女儿于四月十八号下午六点左右离家去TESCO LOTUS(中国大使馆附近的那一家)买菜未归,我于十九日临晨向苏提山警局报案;十九日上午向难民暑求助,难民署工作人员帮我整了寻人启示。(附件有我女儿照片的那一张是难民署整的寻人启示:从上到下的电话依次是:BRC的,难民署的和我的;另一张泰文的是苏提山警局警官整的,电话是警局联系电话)
    
    二十二日(星期天)晚十一点左右,苏提山警局电话告知,我的女儿找到了,已送往UN,要我去UN接人。
    
    二十三日我去接人,未见到我女儿踪影,只得到难民署驻BRC官员的口头答复:你女儿二十号自己跑去UN,她有精神病,现在精神病医院治疗,你(指我)也有精神病。我问在哪家医院,我想去看她,他说不行,医生不准;能不能和我女儿通个电话,也说不可以。 我无奈说既然你认为我也有精神病,能否把我也抓起来和我女儿关到一起,不理。下午回家,房东给我个电话:083-2626054。说一个男的,二十日晚十点左右打电话来说他十九日在苏提山找到我的女儿并送去UN.
    
    二十四日上午我向难民署打电话,刘姓女翻译明确地答复我,我的女儿是在难民署官员的照顾下,正在某医院接受治疗,要我放心。我提出想见我的女儿或者和她通个电话,答复:医生不允许;我当时想一定是我的女儿状况很糟,官员们是从保护和关怀我的角度,怕我见到我的女儿受不了打击而不让我见她。
    
    二十五日上午我打电话去UN,徐翻译接的电话,我问我的女儿是怎么去的UN,他说在UN附近的一条路上,一对夫妇见到我的女儿,口中念念有词:UN UN .所以那对夫妇把我的女儿送到UN.我一听说,立即提出我的怀疑,请求UN的官员停止对我女儿的抗精神病药物的治疗,以免损伤她的记忆;并要求立即把我女儿送往公安局立案调查。同时我再次提出要见我的女儿或者和我的女儿通话,他同样说是医生不允许,可以的话,会马上通知我。我问是不是官员认为我不合适见我的女儿,要是这样的话能否请官员通知她国内的父亲,我给了他我女儿爸爸的电话。他说他会去向官员反映。
    
     二十六日,BRC是中国难民和难民寻求者接待日;我带了两套我女儿换洗的衣服去见官员,把我的要求和想法以书面形式向官员表达出来(见附件)。官员说医院有病服,别的未作答复。
    
    二十七日下午UN电话通知我下星期一(四月三十日)去UN,我非常高兴,以为是让我去接我的女儿。
    
    二十九日我买了一公斤水果,准备好我女儿回来吃。
    
    三十日去了UN,不但没接到我的女儿,难民署的官员让我在拒绝信上签字。难民署收了我的保护信,关了我的案子;并不告诉我女儿任何消息。
    
    五月一日晚我先生从广州搭机于五月二日临晨一点左右到家。(我租住处)
    
    五月二日下午难民署得知我先生已来曼谷,怕他报警要人,态度立马改变;驻BRC的那位官员主动约我见他,我拒绝。
    
    五月三日下午三点多,接到一电话,是个女的,声称是拉玛医院主治我女儿的医生。说我的女儿状况稳定,可以出院,我问为何不早联系病人家人,她说没有联系电话。
    
    五月四日早晨七点就去医院接我的女儿,我一见到那个主治医生就要求她就我女儿是如何进医院的,为何不跟家人联系等以书面的形式表述给我,她答应了,见附件。为了沟通方便找来了一个台湾留学生来当翻译(他叫秦德权,电话:0824849775)附件里有他留给我女儿的电话和他本人的签名。
    
    在等待办理出院手术过程中,从医生还有几个实习生的交谈中,我明白了一切。难民署在把我女儿送往这里强制性精神病治疗期间,难民署的官员,BRC的心理医生甚至还有斯里兰卡的难民都来“看”过我的女儿,其中有一个是专门来作我女儿思想工作要我女儿回国(他们想偷偷把我女儿送回国)。他们隔绝我和我的女儿。我在外面为我女儿的生死下落不明每天生活在恐惧中;而我的女儿在里面更不用说,一方面给我女儿作大剂量的抗精神病药物治疗,生生地让我女儿被精神病!谁都知道抗精神病对于精神病患者是治疗用药,而对于非常人来说是致精神病药;所以对于精神病的诊断和治疗医生是要持非常审慎的态度的,要十分清楚病人的过往是否有精神病病史,还有家族史;甚至是要家人在医生的诊断上同意和签字的。我女儿所有精神病症状全是由此药的付作用所至(幻觉,月经失调,皮肤颜色改变,焦虑等;而我女儿五月二十三日差点死去也是药物的付作用所引起的全身肌肉僵硬,丧失自主运动功能而导致呼吸困难。)难民署在拷贝中国政府!haloperidol:我女儿被服用的药。
    
    另一方面我的女儿也得不到我的半点信息,她不知道我在没日没夜地找她,每天都在求官员让我能见她或者和能和她通个话。她以为我离开了泰国,不要她了。要不是她爸爸来了,难民署担心报警,谁知道我的女儿还要被以人道关怀的名义强制性精神病治疗多久?又或者悄悄地把她送回国?
    唐红荣关于计生监狱和自己悲惨遭遇的自述


    唐红荣关于计生监狱和自己悲惨遭遇的自述


    2012.04. 寻人启事
    
    这里是几张我女儿被精神病前后的几张照片。猪猪是我女儿的小名。她的正式名是朱珠株。
    唐红荣关于计生监狱和自己悲惨遭遇的自述


    猪猪和曼谷教会爷爷照的
    唐红荣关于计生监狱和自己悲惨遭遇的自述


    在IH(International House)和她的美国女老师照的
    唐红荣关于计生监狱和自己悲惨遭遇的自述


    去年圣诞节在BRC(曼谷难民服务中心)照的,里面有她最喜爱的泰国老师和来自斯里兰卡的好邻居
    唐红荣关于计生监狱和自己悲惨遭遇的自述


    在ECB(Evangelical Church of Bangkok)和教会的弟兄姐妹一起照的.穿兰色T恤短发的是我
    下面几张是被精神病后的照片:
    唐红荣关于计生监狱和自己悲惨遭遇的自述


    唐红荣关于计生监狱和自己悲惨遭遇的自述


    唐红荣关于计生监狱和自己悲惨遭遇的自述


    唐红荣关于计生监狱和自己悲惨遭遇的自述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920321013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第四权也要依靠其他权力的支撑
  • 答"大多数中国人对中国民主化为何麻木、沉默"
  • 第四权也要依靠其他权力的支撑
  • 误判的大纪元
  • 12天1142万点击量!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全一
  • 社会主义就是垄断的资本主义
  • 千古奇文:《才女美屄赋》作者巴山老狼按语
  • 中国文学史千古奇文:巴山老狼原创《才女美屄赋》
  • 白痴的支持率创新高
  • 社会主义就是垄断的资本主义
  • 中国式的囤积居奇流行美国
  • 考古学家的诅咒
  • 大陆和香港之间是否也算“文明的冲突”
  • 才女之子毕汝谐对决妓女之子邱国权(巴山老狼)之二毕汝谐
  • 才女美屄赋
  • 中共与民主法治是敌我矛盾评毛泽东的“三论”16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张扣扣永垂不朽
  • 千载云警惕中共对付群体事件的两大阴招
  • 谢选骏共和党开始分裂了
  • 语丝中国为蝇头小利,他们亲手将香港推入火坑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宇宙三要素
  • 谢选骏川普发作干部下放运动
  • 张杰博闻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说了两句大实话中国战狼式外交为何不受
  • 毕汝谐才女之子毕汝谐对决妓女之子邱国权之四毕汝谐(纽约作家)
  • 谢选骏共产党化不是民族同化
  • 李芳敏14400014你要等候耶和華,要剛強,要堅定你的心,要等候耶和華。
  • 曾节明中共之吃里扒外,为何在共产党国家中也是独一无二的?
  • 曾铮在黑暗無望的濁世中看見希望的金光——法輪功爲何屹立不倒
  • 谢选骏共和党开始分裂了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爱
  • 邱国权《才女美屄赋》:巴山老狼千古奇文改写中国文学史!
  • 谢选骏炼狱是天国的前站
  • 毕汝谐13天1366万点击量!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全一
    论坛最新文章:
  • 波斯湾又一油轮突失踪 伊朗宣称曾“救助”
  • 高敬文:中共未来最大挑战是致分裂的内部冲突
  • 谷歌被指受中国情报机构渗透 特朗普建议调查
  • 抗AI人脑电脑相连 首个人体植入实验明年开展
  • 继续撕 美众议院决议谴责特朗普“种族主义言论”
  • 意大利政府的“黄金权力”会阻断华为吗?
  • 华为拟在意大利投资31亿美元创1千个就业岗位
  • 中国南方洪水滔天湘江决堤 官媒淡化处理惹怨
  • 日本参议院选使修改宪法呼之欲出
  • 费加罗报:七强财长会议讨论七强之外的中国
  • 来看看欧盟委员会新主席的承诺和建议
  • 香港示威者膺TIME年度网络最具影响力人物之一
  • 特朗普称距协议仍遥远也将查谷歌与中国合作
  • 新鸿基SHK商场“引清兵”围捕示威者 被指卖港
  • 冯德莱恩惊险当选欧盟委员会首位女主席
  • 韩国从中国获得遭日本的限制的半导体材料
  • 勒梅尔:改造国际货币秩序不然面对中国支配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