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尊敬的高法官——截访人冒充高级法院法官
请看博讯热点:访民动态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8月05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尊敬的高法官——截访人冒充高级法院法官
    您在北京对我说省市法院要对我们的民事案件都准备重新立案,重新审理,我从内心很高兴,盼望的就是实事求是,按证据,依法判决,省市能解决,谁会劳神费力花钱去北京。
     鄂高法监二民字224号,判决时间01.8.29,法官不懂法,对中央和省市的法律法规一无所知,不懂厂房和门面不能与住房混合,应各做各算,各做各还建,判决又与人口保底也相违背,尤其是省市区三级法院把开发公司还建给陈永东、陈永红两家六口人的住房9栋2单元1楼4号的两室一厅不提,为开发公司后来一女两嫁埋下禍根。 (博讯 boxun.com)

    一、(98)武民监字第46号判决时间99.3.16,打的是半边官司,9-2-1-4是开发公司还建给陈永东、陈方红两家六口人的住房,完全不给陈永东和陈永红发言权,一审二审复审全不开庭,也不看证据,一审不下传票,不出公告,二审开始下了传票,铁道桥梁学校和开发公司没到庭,说改日再开庭,后来不发传票,不发公告,反污蔑我们不到庭,也不看证据和诉状,而进行枉法判决,创世界之最,全世界所有国家都没有这样的法院,并在武汉市人民代表大会和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庭下达暂停止执令的情况下,汉阳区法院抗令执行,复审又不开庭判决,创违法之最。桥梁学校和开发公司之间互相勾结,搞的房屋买卖契约是违法的,所办的9-2-1-4的房产证都是违法的,法院应判非法和无效。
    二、(97)武民终字第99号判决时间97-4-1汉阳区法院不仅发布了执行通告,而且带来了大批法警和搬运工泥工把11-1-2-3号的东西全搬光,搬到了一楼,并对10栋东端头的门面进行了分割,一部分给了秦,按国家的政策,划出去这一部分都应是我们厂的。(06)武民监字第0110号判决时间06.7.21完全是张冠李戴,因王春贞、陈永东、陈永红三家见义勇为,1995年2月28日中午,被开发公司建房工程队从六楼撬模板,把腰路堤小学读一年级七岁的周琦脑顶骨打成粉碎性骨折,被王春贞看到了,大喊打死人,大儿子陈永东去英武小道拦的士,大儿媳去找工头,大女儿陈永红去抱血淋淋的小孩。陈寿田又向赵宝江市长写信,反映打伤学生两名,打死民工两名,使建筑工程队吊销了执照,房屋停建10多月,开发公司损失140多万元,开发公司为了报复王春贞、陈永东、陈永红、陈永文四家,不进行还建,全自力的被拆迁户都得到了还建,在王春贞指挥下抢占门面住房,开发公司为了要王春贞把抢占的住房退出来,开发公司的吴科长写了一个还建的字条,其中就有9-2-1-4,因9-2-1-4比其他的还建房好一点,有通风采光,陈永东就搬进去了,其他们住房伸手不见五指而没要,王春贞把开发公司告上了汉阳区法院,开庭时陈永东和妻子童雅欣都到了法院,也提到9-2-1-4,但判决书中没有提9-2-1-4,当时我们都以为还建的9-2-1-4不需要写进判决书,后来开发公司和桥梁学校相互勾结,一女二嫁进行非法买卖,所办房证是非法的,应判决无效,武汉市人民代表大会和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庭下达了暂停执行的命令,但汉阳区法院抗令执行了。(98)武汉民终字1099执行的第二天,才又把陈永东的财产搬进11-1-2-3,和96年搬进11-1-2-3完全是两码事,96年抢占11-1-2-3,(97)武民终字第99号判决后,汉阳区法院发布执行公告,带来大批人,共中有法官法警,搬运工和泥工,不仅把11-1-2-3的全部东西搬到了一楼,而且对10栋东端门面进行了分割,在自强化工厂门面和另一部分之间砌了一道墙,在砌墙时,把应还建给自强化工厂的一部分抢走了,在砌墙时又占了判决书中已判给我厂的一部分,把早已执行过了的案子,到2004年又用花言巧语张冠李戴又来执行,然道汉阳区法院自己干的这一切,法官不知道吗?更怪的是一审二审监审法官都违心非法判决。这那里还有什么法律和正义可言。
    三、(99)武民监字第83号判决时间99.7.21,一审二审监审,这些法官,下判决书胡乱判的依据是什么?他们的所谓依据是开车的两个人和修理厂,但开车去的两个人和修理厂都进行了声明,证明汽车没有修,只是把损坏的保险杠进行板金喷漆,没有修理引机和大梁等,我们是刚刚年检投保的,当晚撞的,绝对不可能年检时准大梁弯曲,引机有大问题,尾气黑烟滚滚发合格证,尾气黑烟滚滚,公安年检准发年检合证的,请法官指引我们去看看吧!
    四、(97)武民终字154号判决时间97.11,由于老板陈其爱会行贿,无证驾驶人员,造成交通事故,不拘留不赔偿分文身体损失费和精神损失费,不赔偿分文误工费和护理费、生活补贴费,连赔偿医药费也不照赔,连当时进医院的抢救费也不赔。陈其爱说是他付的,当时陈其爱根本不在医院,他怎么付的款,当时驾车的身无分文,是到交警大队打电话,陈其爱接了电话才到交警大队来的,好就按屁话当真理,陈其爱付的医疗费,怎么收据不在陈其爱手里,而在陈寿田手里。
    五、(97)武经终至字18号判决时间97.3.27汉阳法院判决是分文不赔,二审法官比一审强,但赔的太少了,一万元仅够我们请吊车请大板车从广州拖回武汉的运费,根据公安部的规定,事故车应在出事地点修好,而人民保险公司汉阳分公司要我们开回武汉修,法官想想一台装满货的车从火车站台倒车,后部掉下站台,传动轴、大梁、后桥货箱都严重受损的情况下,人保经办人要我们开回武汉再修,结果在路上引机和压箱受损极废,我们只好请吊车和大平板车,把废车运回武汉,人保经办人只同意对原来的传动轴进行赔偿,对原来受损的货箱、大梁、后桥、压箱、引机不赔偿,对两次吊车费和运回武汉费用不赔,说后来的事不与人保相干,凭良心说话,当时的事故车,为什么不让在广州进行修好,一台严重受损的破车为什么要我们到武汉修,这决定是人保经办人定的,一切应由人保负责赔偿,武汉部队车辆鉴定部门,进行了鉴定,并出了证明,要修好车就得4万多元,还不包括第一次吊车费、公安的拖车费、公安停车场的停车费,更不包括开回的路上受损,请吊车吊上大平板车运回武汉的费用,请法官想一想,赔偿壹万元是不是太少。第一次汽车载货后轮掉火车站台下,传动轴损坏,货箱弯曲、大梁弯曲、压箱和引机受损,汽车各部尺寸发生变动,人保当事人强行要原告把车开回武汉修,违反公安部的规定,后来路上发生的一切损失,完全应由人保承担。
    
    此致
    敬礼
    
    
    武汉市汉阳区自力新村被拆迁户 电话:15337256953
     武汉市汉阳区自强化工厂 法人代表 王春贞
    2012年6月3日
    
    《喜迎十八大》
    尊敬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九党委
    尊敬的各级政府和各级教育部门领导:
    不论歌颂明君好皇帝,如:汉武大帝、康熙、乾隆,还是歌颂好官清官,如包公案、施公案都离不开为民伸冤,只有昏君和贪官到处制造冤案,不顾人民死活,对冤民赶尽杀绝,关进大牢,现在贪官也不例外,把冤民关进大牢,判刑劳政、劳改、强劳,办见不得人的学习班,和日本鬼子一样,把冤民关进精神病院,日本的电影《豆秋》就是一部把没有精神病的人关进精神病院弄成精神病,或者把人弄死。我大儿子陈永东就是因我在北京告状,被活杀卖器官致死的,我妻因上访差点弄死在精神病院,我也是一个要抓的所谓“精神病”人,我们家80年代投资叁仟多万元,办综合利用“三废”、照顾社会上残疾人就业的工厂和救路堤小学七岁学生周琦的命有何罪,为什么要弄得我们财光家破人亡,北京大学的徐东东说的不是人话,什么“老上访的90%有精神病,由公安关进精神病院,是最大的关怀。”这种“关怀”应给徐教授去享受,当然现在不是古代、不能象汉武大帝,不能象康熙、乾隆,但中共中央九常委学毛泽东看冤民的信,毛泽东还给李庆霖回了信,九常委和省市领导每人每月看三十封信,限令三个月内如实解决,全国还会冤案如山吗?徐东东不懂人话,不知老上访的,受冤长,受苦更多,革命戏还号召祖祖辈辈打下去,打不尽豺狼绝不下战场。
    中共中央信访部门把告谁的信,转给被告,准地方政府部门以及公检法到北京接访,就是对冤民赶尽杀绝,已经在全国人民中产生了极坏的影响,现应彻底拆销信访局,只留少量人把冤民材料输入电脑,领导亲自查看,进行解决。信访局使冤民冤上加冤,留着有害无益,浪费人民的血汗钱。
    一、我的工龄不应是七年,应该是三十五年。然道冤民必须学杨佳吗?告陈世美把秦香莲交陈世美单位或者把状纸转给陈世美单位,按陈世美的解释做解释行吗?看上海闸北区政法委给杨佳做工作,进行劝说,结果起了什么作用?学校书记的解释无用,接下来是问我藏身之地,是不是下一步就是把我象我大儿子一样杀死,还是像我妻子一样关精神院折磨,会不会把我弄死,还会不会又把我抓进大牢里去,再利用犯人打死我,要逼我去学杨佳。我不想学杨佳,我虽七十多岁,记忆力还如录音机,一个六年半读到大学在大学教过书、编过书,大学、高中、初中、小学都教过书,绝不是蠢蛋,会连肖主任讲的几句话记不住吗?会医疗卡上钱不用完去交现金吗?医院会在病人医保卡上还有钱而要病人交现金吗?我交现金是医保卡不够或者卡上没有钱,才交的,必须补报给我。凭我的化学知识,凭列车时刻表。凭智慧炸几列Z字号和动车完全能办到,但我冤死也不会杀任何一个无罪的人。希望党和政府确确实实为我解决每一个问题。但我不愿意要无辜的人死,不愿报复社会。虽我是一个坐了八次大牢的退休教师,是一个九死一生,阎王不收的干部。冤冤冤,差点冤死在牢里和游斗差点打死在大街上的冤民,群众为我流下了同情的眼泪,公安干警为我鸣不平,狱警个个对我很好,保护我免受其他犯罪分子欺压我。我的身体是坐牢、强劳、游斗折磨垮的,中央有文件,不仅应算工龄,而且应该属工伤,就是因病在家,单位照样照交社保算工龄,文化大革中,因我没把东西借给本街党委钟付书的姨妈刘媛满,刘媛满进行报复,1975年5月14日,刘媛满指使她四岁女儿骂我七岁的儿子陈永东,我儿子还嘴相骂,刘媛满姐姐的女儿,二十岁的黄秋元动手打了我七岁的儿子两嘴巴,我妻子王春贞抓着自己的儿子打了两嘴巴拉回了家,紧接着刘媛满用搪瓷杯装一杯开水,指使她四岁的女儿,泼到我四岁的大女儿左手臂上,烫起了比蚕豆还大的泡子,我妻子没吭声就把自己女儿拉回来了。因毛泽东时代,生活条件很差,四排公房共一个6分的水龙头,我妻去提水,在往家里走,黄秋元骂“婊子养的,没有家教的东西”,我妻顺口答“好我屋里没有家教,你屋里有家教。”黄秋元追着骂:“我屋里家教比你屋里家教好些”。我妻答“好,你屋里家教比我屋里好些,我屋里也没有男的穿出穿进”,黄秋元已追过巷子”,到了我家门口,刘媛满手拿一把菜刀藏在背后,口里喊“你打你打”,照我妻右边头部砍去,那时天已黑了,没有发现,我妻没有哭喊,已经被一刀砍昏死过去了,不仅刘媛满、黄秋元还在抓着我妻头发打我妻子,刘媛满的姐姐和黄秋元的弟弟黄鄂英也打我妻子,黄鄂英踢了我妻子两脚,这时群众喊头打破了,我妻子已成了血人,昏死过去了,我把妻子扶英武卫生院封止血,到派出所报案,所里正在开会,指导员兼所长杨汉春因六四年我妻告过他,杨只是忍笑一下,我赶快坐汽车把妻子送到武汉市第二医院(现改为武汉市中心医院),经市二医院、同济医院、协和医院诊救,虽人没死但成了终身残疾,医生的诊断证明是“脑外伤后遗症,左侧上下肢瘫痪”凶手们给李局长送了烟酒,加上杨指导员黑白颠倒办案。四个凶手都不抓,反将致残了的王春贞抓公安局关押,不给医治,我的三个儿女交给凶手家,不给我三个儿女饭吃,不让我领回,在群众的压力下,才准我从凶手家要回三个儿女,我妻在审讯中又被治安科何科长打得小便屙血,我为了伸冤和救出我妻子,带着儿女到省市委门口跪着喊冤,我和三个儿女一次一次又一次的被关进汉阳区公安局的大牢。汉阳区公安分局李局长和杨所长,一方面大肆造谣,说黄秋元是个女学生,姑娘伢,因王春贞出口不慎,往往打死人就因某一句话,一方面把黄秋元藏起来,企图把黄秋元肚子里的小孩弄掉,再回家当姑娘伢。尤其最可恶最卑鄙的是拿着武汉市公安局党委介绍信一次两次把王春贞带到协和医院,要医生开假诊断证明书,医生顶着压力,坚决不办。王春贞关了半个月放回了,代替杨指导员的魏指导员,在召集居委会开会时说了真话:“我是代杨指导员处理的,由于受了黄家的蒙蔽,做了错误的结论,现宣布作废”,但吃了喝了凶手们的李局长并不想纠正,继续想要五医院出假证明,1975年9月底我全家上访公安部,当时接谈的一位处长,北方人,很耿直,给省公安厅开了一封信,一、汉阳区英武街派出所指导员包庇凶手。二、汉阳区公安局何科长行凶打人,按党的政策严肃处理。下面不仅没照办,反把我抓着送强劳,家也被抄了,在强劳农场,我接见时,在菜瓶盖内夹信,催妻子带儿女去北京告状,信被发现,开批斗会“背宝剑”,小尼龙绳勒进双手臂的肉内,双手如上绞肉机剐肉和抽筋一样,几分钟人就昏过去,醒过来双手不能动了,可恨的公安刘麻子连长,为了要我留下终身风湿病,强逼我到小河里洗澡,表面是要其他犯人帮我洗,实属要我浸冷水,半个月后左手才能拿瓢吃饭,两个月后右手才恢复知觉。放回后,我又被抓着关汉阳区公安分局,因市公安机关和强劳、劳教部门都了解我的案子,不要了,但李局长想整死我,不仅一次关了我二十一个月,遊斗中掛大牌,用钢筋把毛巾塞我的嘴,刺破了我的喉管,涎水都吞不了,肋骨(排子骨)被打断三根,人往下噔,把尾椎骨噔炸裂,造成我终身残疾,每当刮风下雨下雪变天,全身疼痛难忍,但六十岁前痛得比现在强,随着年纪越大,现在是睡觉痛、坐着痛、行动走路尾椎骨和两边股骨,如刀在骨头上剐肉,疼痛难忍,度日如年,生不如死,武汉普爱骨科医院教授进行拍片和共振检查,尾椎骨炸裂和痿缩,开刀属大手术,不仅要几十万元钱,还有生命危险,但我不能等着瘫痪死在床上,还是想有足够的钱到北京或者上海去开刀,希望政府按我三十五年工龄发我退休金,担付我的一切医疗费。
    二、我的公积金哪里去了,我从没有用过一分一文公积金,我办理退休,也没有给我一分一文的公积金,请政府帮忙查找我的公积金下落,是谁拿走了我的公积金。组织上必须帮我追回,并对贪污犯的严惩,不是要我不告了。
    三、因上访上访上访,喊冤喊冤喊冤,“破坏”了社会“治安”,杀人犯维护了社会治安,刘润珍带治安袖章,为小女儿偷男人守门,为大儿子盗窃放哨,受害者全家坐牢,共产党能容吗?我坐牢坐牢坐牢,所以每次加工资没有我的份,每次加工资都加不到我头上,是1992年还是1993年或者1994年,我的工资终于加了一百八十元,但没有想到第二个月则减去了二百八十元,紧接着银行换了,存折收走了,工资只有加的,没有减的,即使加错了,也只应减去一百八十元,而不应该每个月减去我二百八十元,是不是有人把我的工资减去了又加到了自己头上,会不会有合伙瓜分了我的工资,求政府帮忙查清。对该发给我的工资必须追回,不是要我不告了,让贪污犯继续贪污。
    四、前年春节前夕学校吃年饭,肖主任讲了医疗卡的医疗费不够,多的可以报销,但没讲要把一年的医疗费统统保留,加上以前二十多年,我从没有报销过医疗费,去年春节前去学校吃年饭,学校正在教学生进行消防,肖主任要我上楼找管财务的女老师,我找到了这位管财务的女老师,她说不是她,等肖主任带我找她,她七个看不惯八个看不惯,左一个不行,右一个不行,我真想一刀刺死她,我已是一个七十多岁,就是活也活不了几年,何况我度日如年,生不如死,疼痛难受,活着受罪,但我又觉得和这个无用无知的人碰死活不划算,不过她这样对人,总有一天会死在别人手下。根据规定,一年医疗费超过壹仟贰佰元就该报销,医疗卡上用完了,多的就该报销,为什么不给我报销,我要报销的发票,刷没刷卡,只有到电脑医保网上去查,去年没报销,今年必须补报销。
    五、关于医疗费的报销,医保费是按月,那为什么超过的医疗费不按月报,为什么要一年才报一次,我们这七十多岁八十岁的,有老年健忘症和痴呆症,对医疗单据的保管,经常会丢失,应该月月报才对,或者等不到一年人已死了,下辈人更不会怎么报,再像我这样工资低,吃药就无钱吃饭,吃饭就无钱吃药,求政府月月报销,不要等人死了再报销,我活着钱对我有用,我死了钱对我无用。这制度是政府定的,学校无权改,信转学校有何用。
    最后我求中共中央,相关部门的领导在十八大前主持正义,为民伸冤,解决问题。
    湖北省武汉市汉阳区铁桥小学退休教师陈寿田15337256953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618229125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民主党的报应就是川普
  • 美国将会输掉第二次冷战
  • 世界上最美丽的未嫁公主是破鞋里的破鞋
  • 聶華苓翻譯毛詩詞登在淫刊“花花公子”
  • 人工智能的致命缺陷
  • 台湾绿营承认两个中国的南北朝格局百年
  • 为拍照而拍照的摄影师才是好摄影师
  • 为什么海外一再出现小粉红欺压港人的邪压正现象?
  • 少先队共青团抢劫受到法律保护
  • 人类真是下流坯子
  • 虎妈的孩子们 后记
  • 《林彪密函蔣介石》的玄機
  • 人类的剩余价值就是逃离现代文明
  • 中国大陆接连发生的银行挤兑事件,反映出来的重大信息
  • 苏联,得到了太空、失去了地球
  • 四种沙门说明佛教就是沙门教、萨满教
  • 博客最新文章:
  • 曾节明特朗普绥靖形势下香港人如何自救?
  • 谢选骏焦国标猛扇自己的耳光六次
  • 康正果在主流之外戲寫人生——論楊绛的小說及其他
  • 谢选骏125亿年前的宇宙神话
  • 张杰博闻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中共红色娘子军团
  • 紫电邪恶无耻的马克思主义之九
  • 徐永海天凉了去看望王连禧带去孙立勇周封锁的爱心
  • 陈泱潮4.《特权论》在北京西單民主墻一鳴驚人,產生重大影響
  • 孟泳新质疑余英时欧阳哲生新文化运动“论”史观(十五)
  • 张杰博闻香港变战场“中国之治”遭遇重挫当代柏林墙正在坍塌
  • 陈泱潮3.1977年冒險首度全文刻印出《特權論》,【開中國民主墻運
  • 谢选骏被美国征服是一种幸福
  • 滕彪当今中国禁忌话题:猪瘟、猪头、习近平领导能力/VOA
  • 胡志伟蔣公坐敞篷車接受萬眾歡呼毛澤東出巡攜15個替身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傲慢
  • 谢选骏RCEP15国——新的大东亚共荣圈
  • 北京周末诗会刘跃/胡石根保外就医遥遥无期
    论坛最新文章:
  • 玻利维亚宪法法院核准埃涅兹任临时总统 跑路总统莫拉莱斯
  • 旅美维吾尔人: 证据显示新疆有更多秘密集中营
  • 莫拉莱斯出走玻利维亚后抵达墨西哥城 誓言会继续留在政坛
  • 在华被判无期徒刑的日本前市议员是什么样的人物?
  • 越南强调应依照国际法和平解决中越争议
  • 香港暴力升级:警方校园镇压次日示威者瘫痪全港 北京威胁取
  • 宋楚瑜宣布参选总统亲民党不分区立委「会有郭台铭的影子」
  • 美高官在日表示韩国不应废弃《军事情报保护协定》
  • 香港警民暴力升级 欧盟呼吁各方保持克制 促请全面调查暴力
  • 林郑班子民望全见红 中联办续撑港府止暴制乱
  • 堵路第三天:冲突致交通几近停摆 港府被迫俨如停课 罢工罢
  • 港警强攻中大激民愤 师生申请禁制令兼发起全球联署
  • 香港中大变战场 中共政法委撑警:不开枪 要枪何用
  • 香港血腥夜晚 中大一学生头部中弹生死不明
  • 北京惊曝医现鼠疫病人 网上疯传官方谨慎
  • 八百多中国地方政府无力偿贷遭列失信该咋办
  • 资深港评忧北京挺硬或在港制造小"六四"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