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见到温家宝后,反遭惨无人道的迫害/周育华、杨桂芹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7月27日 来稿)
     我维权期间,遭到中共官员惨无人道的打击报复、迫害,动用各种酷刑折磨我一心想置于我死地,在我紧的毅力的支撑下,生命没有终结,由于长期遭到他们迫害得不到医治,现在患上癌症,没有钱医治,恳请国际社会关注!
    2005年3月3日,我在北京把江苏省灌云县政府伙同灌云县公安局打击报复、迫害的书面材料和证据递交了中共温家宝总理手上,同样没有得到解决,反而遭到更加惨无人道的迫害,其迫害触目惊心。
     我周育华,男,1969年9月28日出生,汉族,黑龙江省双鸭山市饶河县胜利农垦,身份证号:23052419690928151x。 (博讯 boxun.com)

    1987年1月1日,从江苏省迁到黑龙江省双鸭山市饶河县胜利农垦已27年(我妻子是江苏省连云港市灌云县沂北乡人)。
    1981年-----2003年乡政府书记徐开军指使乡派出所指导员颜军、武装部张部长、大队书记李坤生和村主任张忠宝多次持手枪和砍刀抢劫我家财产数万元,我们全家捍卫自己的合法权益,他们动用专政机器为达到抢劫的目的,开枪射击,我和家人、小孩险些丧命,维权至今无果。
    2003年6月3日灌云县沂北乡党委书记徐开军,乡派出所指导员颜军、土地办卢长连、杨广枣,村主任张忠宝,会计李坤生带20多人非法强拆我家房屋150多平方米及猪场房1500平方米(见图片C)至今没有补偿。
    2004年村委会换届选举,我占选票95%,乡书记徐开军卖官买官,任命一票未有的张忠宝任村主任,他们合伙贪污村民扶贫、救灾款、占地补偿及修路款等,抢村民财产和贪污达数十亿元,全体村民反映无果,期间委托我反映,他们毒打我耳穿孔、脑出血、口鼻流血并非法拘禁我3天(见图片C)。经灌云县法院鉴定为“轻伤”法鉴病历全抢去,还非法拘禁我4个月之久,维权无果。
    2005年3月3日上午8时许,我在北京市西城区西长安街中山公园站拦截了温家宝总理车,把上述材料亲手交给温总理。第3天,我去北京西单商场的时,被北京府右街派出所警察发现,将我绑架到该所,于0:30分许,灌云县公安局刑警队长夏文强、黄力举8人用手铐将我铐上押到西城区大栅栏无量宾馆504房间,夏文强、黄力举等警察用警棍轮流毒打我,还用胶带将我嘴贴,掐我的脖子,毒打我造成右眼失明后。 他们动用80多人控制我,我向正在天安门执勤的天安门分局警察报案,警察让他们将我押回灌云县,他们将我头蒙上、嘴贴上、戴上手铐脚镣,将我押回灌云县公安局毒打我,不给我治右眼被打被掐脖子的失明伤、不给我治掐脖子伤,当时还非法拘禁我2月之久,以后拘禁我4个月。
    2005年11月29日我右眼经北京市公安医院会诊为右眼视力0.01矫正0.02,左眼5.2(见证据2)经黑龙江司法鉴定中心于2011年3月16日鉴定右眼视力属柒级伤残(见证据2第121号鉴定书)。
    2005年4月,北京同仁医院医生查出咽部充血(医疗本、图片2证据2)。2012年6月6日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电子鼻咽喉镜检查诊断:舌根乳头状瘤、咽部慢性充血。舌根可见一乳头状瘤(见证据6)。
    2005年9月10日我去国信上访出来,市县乡政府及乡派出所等10余人持手枪和砍刀追杀我,被人营救。
    2006年1月10日,北京东城区永外派出所张平顺警长等(现调东城分局)与灌云县政府公安勾结不让我维权。张平顺警长打断我肋骨7根,致我昏死过去,张平顺警长等跟踪我到医院抢走我的x光片子,还让医生在报告单子上写我第7根肋骨骨折少写6跟肋骨、骨折(见图片医疗手册6),非法拘禁我40天,东城分局刘督察警号为027510,袒护张平顺警察,作假笔录(见控告状6)。
    2007年9月我举报村主任张忠宝私藏、私造枪支弹药等行为遭到打击报复(见举报状)。
    2007年10月19日北京市丰台区右安门派出所民警带领灌云县公安局、县政府乡政府乡派出所郑明所长及乡付书记李恒军等30多人到北京市丰台区我暂住房里绑架我,将我押到灌云县沂北乡派出所,乡书记沙得高指使乡付书记李恒军,乡派出所郑明所长把我嘴贴上轮流殴打我掐我脖子,不让穿衣、鞋、不让睡觉,不准大小便,将我双脚用脚镣铐上倒挂起来毒打,致我昏死过去就用凉水泼。苏醒后继续毒打,晚上脱光我身上衣服光着身子、赤脚的押送到灌云县看守所,拘留(见灌看图片1)。解除拘留后又将我押到乡派出所,乡书记沙得高指使乡付书记李恒军和乡派出所所长郑明再次掐我脖子,又用胶带把我嘴粘上,将我的双手交叉勒住自己的脖子,再用手铐交叉、左手铐在左脚脖、右手铐右脚脖。毒打我非法拘禁我2月之久才放我走,拘禁期间不让治疗(我被掐脖子伤重及右脚踝被戴手铐受伤严重至今未愈)。
    2008年3月9日乡书记沙得高指使乡派出所郑明和村长张忠宝带6人开黑色乡政府车,每人持手枪和砍刀在北京市丰台区马家堡东口追杀我,被北京群众营救。
    2008年7月22日灌云县公安局、县、乡政府伙同派出所所长郑明20余人到北京以莫须有的敲诈勒索罪,将我及我上访代理人杨桂芹绑架到灌云县驻京办。给我戴上手铐脚镣,将我头蒙上、嘴用胶带粘上,扒光衣服、掐我脖子,不给我吃饭、不让我睡觉、不准大小便,次日23日灌云县公安局采纳乡书记沙得高付书记李恒军及乡派出所郑明的假证,以涉嫌敲诈勒索刑事拘留。对我逼供,每天用脚镣、吊起来、用皮带、手铐、警棍及拳打脚踢,毒打我打昏死过去就用冷水泼醒后继续毒打,打得我鼻口出血、大小便失禁、尿血,打的我伤痕累累,在多次惨无人道的毒打下,我从未屈服。
    他们也不放过我的上访代理人杨桂芹,灌云县公安局秘书长王荣等三人,持涉嫌敲诈勒索询问书,找黑龙江省大庆市公安局,曹力伟签字后对杨桂芹进行迫害。
    2008年7月31日----8月2日,王荣秘书长等3人,在大庆市信访学校提审杨桂芹(杨是访民被押在当地信访学校)。他们对年过半百的无辜弱女子,逼供,不让穿鞋袜,用铁棍子捅杨桂芹的脚心,穿皮鞋踩杨桂芹的10个小脚趾头,鲜血淌满地,穿心的疼痛,还拽她头发往墙上撞,杨被撞的头破血流,倒在血泊中昏死过去,他们用凉水泼醒继续毒打,打得杨桂芹遍体鳞伤,但她从来未屈服。
    灌云县公安局报请同级检察院批捕,因证据不足,灌云县检察院不批捕,该局撤销对我们涉嫌敲诈勒索罪案件。可是他们为达到目的,勾结中纪委给我做假证,以我扰乱中纪委秩序将我劳教。
    2008年8月29日,灌云县公安局非法绑架我押到江苏省方强教所不实名制的劳教我1年。为达到迫害我到死的目的,用虚假的身份证劳教我,同时也不通知我家属(见连云港劳动教养委员会(2008)第223号劳动教养决定书(见证据3)。
    在那惨无人道的的江苏方强劳教所里,灌云县政府公安局长、刑警队长夏文强和乡书记沙得高、乡派出所所长郑明与方强劳教所政委相互勾结教唆犯人组长卢正锋、蔡伟、王军等人用剪刀、镊子、螺丝刀等凶器往我身上乱刺乱戳,夜间睡觉时用开水浇我头,还用火烧被子捂我的头等手段妄图杀害我,(凶器已保存见图片3)。更为严重的是犯人蔡伟等人将我左眼打伤失明后,我找政委和闫指导员都不管,还将我嘴用胶带贴住,不准我说话,将我关在一间房里,每天殴打我。
    关于江苏省方强劳教所不实名制的无辜的绑架劳教我,当时我就向政委反应,其称“就是让你死无对证”我上访代理人杨桂芹亲自到该所及劳教局找纪委反应不实名制、非法劳教及虐待我事件都不管,反而该局纪委称“你告到联合国、联合国来了也没用”。
    杨桂芹向互联网公开呼救,自由亚洲之声何平记者报道后才保住我性命(见报道)。
    2009年6月28日我提前解教,当天我和杨桂芹,江苏方强劳教所不实名制非法绑架劳教1,劳教期间将我左眼打失明,报110后,盐城大丰地区检察:“王友红科长”把我送到方强医院眼科检查:“左眼失明七个月、视力左眼0.06,建议治疗(见方强医院病历及证言)”。
    6月29日,我和杨桂芹找到该所管理科,要求治疗左眼失明伤,管理科称“打瞎你一只眼不管,打瞎你两只眼睛就管”,维权 5年未果,现该所施东华警讯(电话:13770288188)称:“你告到哪我们都不管”(见控告状3)。
    我是黑龙江双鸭山市饶河胜利农垦农工,我的口粮田和开荒地计3000多亩被农垦抢去,房子也被抢占了,开除工作已10多年了不敢反映。
    2011年2月13,我用黑龙江身份证反映江苏的事,我单位饶河县胜利农垦领导李星海主任带市、县、公安、农垦等10余人,在国信办开办的迫害集中营马家楼将我押到大栅栏博兴酒店里殴打。
    21:30分,他们将我从该酒店拽上车,在车上掐住我脖子一直的掐到北京丰台区刘家窑桥西北角处才松手,不停车将我推下去,又下来一青年将我双手反铐,用双膝盖跪在我胸口上,使劲掐我脖子“有人喊杀人了”,他也不放手,终将我掐致昏死过去,群众报警。北京市丰台区蒲黄榆派出所于22:30分到现场,了解情况后,将我于2月14日送到案发地大栅栏派出所,警长付全乐接收了案件,并出具了诊断证明(见证据A掐脖子图片A)。
    2月15日杨桂芹陪我去医院途中被共党当局的警察查出是维权人,又被押送到国信办的马家楼上访集中营,农垦李星海又带领10余人将我和杨桂芹从马家楼上访集中营一起押到北京安元鼎保安公司黑狱的安元鼎纠察车上,将我俩押到该公司总部,我被打、被掐脖子伤情加重,李星海等人称“不给治伤死了就炼”,杨桂芹千方百计给我找来药,挽救了我的生命。于三天后在他们押送我劳教途中,我趁机跳三米高墙,逃命了(照片A,A2)。
    狱友杨桂芹在北京安元鼎保安公司黑监狱被关押25天,在该公司安保系统先进、戒备森严的情况下,杨桂芹怀着对拦截、绑架、非法拘禁维权访民的行为,刻骨的仇恨,冲破无数次艰难险阻,侦查出大量的证据特别是拦截绑架、押送访民的安元鼎保安公司纠察及安元鼎保安公司特勒的车牌号等证据,全部被北京市刑警总队采证,并以非法拘禁,非法经营罪于2010年9月25日,将该公司董事长张军和总经理张杰刑拘(见证据A)。
    周育华、杨桂芹在2007年11月参加了退党活动。
    2008年4月8日周育华、杨桂芹头系黄丝带、写着同样的世界、同样的人权(图片4)。由亚洲之声报道。
    2008年10月31日与周育华同时遭到拘押毒打的杨桂芹女士代表周育华和他的家人向社会发出紧急呼救信……(见报道),由自由亚洲电台记者何平报道。
    从1990年因房产及抢我财产在当地告,至今未果,于2003年赴京维权先后被非法关押长达2150多天,只给3次拘留手续,长期被共产党当局执法者惨无人道的血腥镇压迫害,我85岁的母亲去世,我都未见最后一面,并将我大儿子打成精神分裂症,妻子经常被毒打,被掐脖子,离我而去,造成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我房无一间、地无一垄。我工作10年被单位无辜开除,他们掐我脖子毒打我造成左眼失明陆级伤残,右眼七级伤残,多次被戴上手铐交叉铐双脚,及被戴脚镣被毒打后、右脚踝受伤严重当时拘押不让医治。现走路困难(证据D),无数次掐脖子受伤严重,不让治疗,还拘押我。现在还有被掐脖子的伤痕,经北京宣武医院电子鼻咽喉镜检查报告:舌头乳头状瘤(见证据6),恳请国际关注我受迫害的案件上!
    
    具状人:周育华
    联系人:杨桂芹
    电话:13683342701
    2012年7月1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15075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江苏灌云县:政府该不该依法 百姓要不要生活 (图)
·江苏灌云遭暴力强拆圈地的农民致邓质方张海迪等呼吁书 (图)
·江苏灌云再掀黑夜强征暴拆行动 村民黑夜轮流值班 (图)
·江苏省灌云县伊山镇暗无天日/周开前
·令人惊心动魂的“学习班”/灌云县陆庆梅 (图)
·江苏灌云县:招干18年,苦干18年,为人搞保障,自己没保障
·江苏灌云:屁大点事情都不愿解决/孙洋、任华
·灌云副县长称打砸强拆手段是文明(闻名)的 (图)
·对江苏省灌云县人民法院的控告(4)
·对江苏省灌云县人民法院的控告(3)
·对江苏省灌云县人民法院的控告(2)/陆庆周
·对江苏省灌云县人民法院的控告 (图)
·江苏灌云拆迁部队强拆抬人 指挥官员凶神恶煞镜头首次曝光
·江苏省灌云县:共产党员向李洪志求救 (图)
·江苏灌云:一个老百姓的漫漫上访路 (图)
·关于江苏灌云县下车乡原党委书记李祥克扣贪污的举报 (图)
·江苏灌云县拆迁拆疯了
·江苏灌云县强迫签订空白的“搬迁协议”(图)
·江苏灌云县:暴力拆迁致农妇喝农药,导致精神病(图)
·百年灌云群魔再压城 书写新版浣溪沙 (图)
·江苏灌云暴力强征人神共愤 雷电轰击监控 (图)
·百年灌云丑剧百出 现李庄藏头诗翻版 千元抢宅基 (图)
·江苏教育电视台“采访”灌云陆庄 疑官方直接参与镇压农民
·江苏灌云县:警察、黑社会、泼妇、残疾恶人合伙强占土地 (图)
·江苏灌云官匪上演双簧 镇压护地农民致三人伤 (图)
·江苏灌云农民保家护地进行中 (图)
·江苏灌云县:五毒俱全人员夜袭大陆庄向“十八大”献礼 (图)
·江苏灌云再掀黑夜强征暴拆 村民黑夜轮流值班 (图)
·江苏灌云县城发生汽车爆炸 主人为某局长大人 (图)
·喜讯:江苏灌云县陆庄村民即将沉冤得雪
·江苏灌云5.13焚身灭迹案真相调查报告 (图)
·网民调查团发布江苏灌云暴力强拆调查预告
·江苏灌云暴力强拆焚尸灭迹案 网民调查团齐聚南京
·四月的哀思:天堂没有强拆/纪念江苏灌云“黑夜暴力强拆月行动”一周年 (图)
·江苏灌云县:暴力圈地,毁坏青苗和树木 (图)
·传江苏灌云践踏人权 拆迁官员摆平薄熙来的武警政治部 (图)
·江苏灌云严重践踏人权 呼吁社会紧急关注 (图)
·江苏灌云县公安局包庇犯罪民警
·为了忘却的纪念——献给灌云5.13暴力强拆遇害者半周年 (图)
·江苏省灌云县的大局究竟是什么? (图)
·陆金洋:关于请求查处灌云黑社会的申请(图)
·毛骨悚然的“三个讲清楚”学习班/连云港市灌云县 陆金洋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