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钟亚芳致浙江桐庐县公安局周郑局长的公开要求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6月21日 来稿)
     要求桐庐县公安局立即依法撤销
     以“肇事肇祸精神病人名义”
     对钟亚芳人身自由的非法限制
    
    桐庐县公安局周郑局长:
    
     本人钟亚芳(因维权上访“被精神病”的受害人,女,1967年3月5日出生,原系桐庐县中医院主管护师,住浙江省桐庐县桐庐镇惠民小区,电话:15306516215)特向你局严正提出如下要求!
     1、要求你局立即依法撤销以“肇事肇祸精神病人”名义,对我 人身自由的非法限制,并消除给我人格上造成的恶劣影响;
     2、要求依法查处相关责任人并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
     3、要求桐庐县公安局依法给予经济赔偿。
    
钟亚芳致浙江桐庐县公安局周郑局长的公开要求

    
     事实与理由:
     一、只要用钟亚芳的身份证登记住旅店,在全国公安网上就会显示钟亚芳为“肇事肇祸精神病人”的公开信息,而旅店管辖的派出所就会出警盘查有无监护人陪同在场
     因上访“被精神病”,我长期非法限制人身自由致病危(肝脏占位、核污染病体长出几十个肿块、全身浮肿、高血压等)。2012年4月16日、5月14日,在桐庐县公安局城北派出所1名民警与桐庐县中医院1名保安及2名社会雇佣人员(注:5月14日雇佣社会人员1名)的明目张胆非法看押下,去上海看病。2次到达上海,均用钟亚芳本人身份证登记入住在汉庭酒店。4月18日及5月14日晚,上海市周浦镇派出所2次出警到钟亚芳入住的汉庭酒店敲房门,因钟亚芳身体不好很早休息了,2次均未能开门接警,而2次均有住在隔壁房间的桐庐县中医院保安及社会雇佣人员接警并谎称“是钟亚芳的家属,陪同来上海看病”后,出警警察才离去。
     众所周知:警察不可能无缘无故出警。为查明2次出警的原因,钟亚芳于5月18日上午打电话到周浦镇派出所,经民警告知才惊知 “用钟亚芳身份证登记住宿,全国公安网上就会显示钟亚芳为肇事肇祸精神病人的公开信息,而旅店管辖的派出所民警就会出警查有无监护人陪同在场”。
     也即是说:一没患精神病二没肇事肇祸事实三具有民事行为能力的合法公民钟亚芳,已被桐庐县公安局的领导滥用职权、以权代法荒唐定性终生为“无民事行为能力需监护人监护的肇事肇祸精神病人”,并此身份已被明目张胆的在互联网上公开发布,只要钟亚芳去需要使用身份证登记的地方都必须有监护人陪同在场,否则就会被警方带走限制人身自由直至通知监护人领人,钟亚芳在没有监护人的陪同下不能去任何公共场所,不但人身自由被公然非法剥夺,且不能行使公民的任何权利,且更为荒唐的是自被精神病以来(包括2011年7月22日从杭州市公安局安康医院释放回家至今),对钟亚芳实施“监护权”的不是钟亚芳的“法定监护人父母与亲属”,而却是“桐庐县公安局城北派出所与桐庐县中医院以及雇佣的6名社会人员对钟亚芳实施“监护权”非法实施24小时监视居住限制人身自由,甚至不准家人单独陪同接受手术等救治生命”。
     为维护人格尊严及名誉、人身自由等人身权不再被公然非法侵犯,5月19日下午,钟亚芳忍着已致肝脏占位、核污染病体长出几十个肿块、全身浮肿、高血压等危及生命病痛在看押人员跟踪下去周浦镇派出所,要求开具书面出警证明。后因接待民警告知:“此书面出警证明需浦东公安分局领导同意他们派出所才能开”,而未能拿到出警的书面证明。
     二、钟亚芳没有患精神病,具有民事行为能力,不需要监护人陪同
     (一)、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早于2011年12月14日再审作出纠错裁定依法恢复钟亚芳“民事行为能力”。(见2011浙杭民再字第7号民事裁定书)
     (二)、这份2009年12月2日,由不具主体资格的桐庐县公安局与杭州市第七人民医院司法鉴定所陈致宇等精神病鉴定人,串通勾结隐瞒钟亚芳亲属制造的——程序严重违法,实体内容虚假错误且鉴定结论没有鉴定人签名,结论为“偏执性精神障碍(处于发病期)、无受处罚能力、建议给予医疗监护”的《精神病司法鉴定意见书》,根本不具法律效力。
     1. 程序严重违法,鉴定书不具法律效力,桐庐县公安局不具备申请钟亚芳做精神病鉴定的主体资格,无权申请对钟亚芳做精神病鉴定。
     2009年10月25日,桐庐县公安局以《关于对重点信访对象钟亚芳有无精神疾病进行鉴定的报告》为由申请鉴定(见鉴定书p7)。
     而《民事诉讼法》第170条明确规定:申请认定公民无民事行为能力或者限制民事行为能力,由其近亲属或者其他利害关系人向该公民住所地基层人民法院提出”。显然,桐庐县公安局根本就不具备申请钟亚芳做精神病鉴定的主体资格。
     《精神疾病司法鉴定暂行规定》第七条明确规定:对可能患有精神疾病的下列八种人员应当进行鉴定:刑事案件的被告人、被害人;民事案件的当事人;行政案件的原告人(自然人);违反治安管理应当受到拘留处罚的人员;劳动改造的罪犯;劳动教养人员;收容审查人员;与案件有关需要鉴定的其他人员。而钟亚芳不属于上述情形中的任何一种。
     2、隐瞒钟亚芳亲属,以卑鄙手段强制对钟亚芳非法精神病鉴定。
     3、鉴定结论没有鉴定人员签名,不能作为定案证据。
     4、编造鉴定事由,做出虚假鉴定,鉴定无效。
     更有甚者,鉴定书将鉴定事由都搞错了。桐庐县公安局是以《关于对重点信访对象钟亚芳有无精神疾病进行鉴定的报告》为由委托鉴定(见鉴定书p7),并不存在“扰乱公共场所秩序案”的表述。但是,鉴定书却以“扰乱公共场所秩序案”为案由做出虚假鉴定(见鉴定书p3),杜撰事由,鉴定无效(见鉴定书p3)。
     将“信访”等同于“扰乱公共场所秩序”,这才是精神病逻辑。
     5、检材缺失、结论虚假错误
     ①桐庐县公安局的委托鉴定事项是“明确钟亚芳有无精神疾病、受处罚能力及是否需要强制性医疗监护”,但却不能提供任何证据证明钟亚芳有待处罚的行为。此种情况下,鉴定书却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十三条做出“无受处罚能力”的虚假鉴定结论,显然是空中楼阁!(见鉴定书p12、13)
     ②. 《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十三条规定,“无受处罚能力的精神病人”,其法律后果只是“责令其监护人严加看管和治疗”;《刑法》第18条规定,“政府强制医疗”的适用条件:是精神病人造成了刑事危害(刑事犯罪),并经法定程序鉴定确认的,不负刑事责任精神病人。而钟亚芳既不存在刑事犯罪,更没有被经法定程序鉴定确认为“无负刑事责任能力”的精神病人。但鉴定书却对钟亚芳做出 “建议给予医疗监护”的虚假错误鉴定结论,如同无源之水!(见鉴定书p12、13)
     ③、鉴定书以被鉴定人钟亚芳家属等反映做出钟亚芳存在偏执人格,而事实却是,鉴定书中根本没有被鉴定人钟亚芳家属的反映,纯属捏造。(见鉴定书P11)
     ④、 鉴定书把钟亚芳女儿钟知含惨遭核素毒害致核污染及严重核素损害这一客观存在的事实(有苏州、上海放射医学专家诊断及国家级北京华夏物证鉴定中心司法鉴定结论),荒谬鉴定为是钟亚芳的“被害及被毒妄想”。(见鉴定书P11、12)
     6、 鉴定材料虚假,结论无效
     整份鉴定书的内容几乎都是伪造、捏造,其中桐庐县公安局提供的所谓“公信证明”与所谓原桐庐县中医院同事石斐等12位“证人的证言”均系伪造、捏造。现仅例举其中4个伪造的“公信证明:
     ①. 在鉴定书P7中桐庐县公安局把钟亚芳2006年“12” 月21日上午去浙一医院进行甲状腺ECT同位素检查时间——伪造成‘2006年“10”月21日。
     ②. 在鉴定书P3中桐庐县公安局把钟亚芳与女儿钟知含受到“放射性”核素污染——伪造成受到“放射线”核素污染。
     ③. 在鉴定书P3中桐庐县公安局把钟亚芳被误注“放射性核素89锶”——伪造成误注“治疗用放射线”。
     ④. 在鉴定书P6中桐庐县公安局把北京华夏物证鉴定中心做的鉴定结论为:“误注”了放射性药物氯化“89” 锶——伪造成“误治”放射性药物氯化“69” 锶。
     (三)、钟亚芳虽于2009年12月9日被桐庐县公安局与杭州市公安局以权代法以强加的“扰乱社会治安秩序精神病人”非法关进杭州市公安局安康医院(精神病院)近20个月,但因言行、思维正常没有被使用过一颗精神病药物治疗,实际此已确凿证明钟亚芳根本没患精神病。
     三、钟亚芳没有肇事肇祸的事实
     几年来,钟亚芳的行为归结起来就是为给证据确凿的核污染女儿钟知含讨公道进京上访申诉、控告,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仅有的一次行政处罚,是被逼无奈之下在北京“天安门广场散发上访材料”,但早于2009年8月21日 被桐庐县公安局在异地富阳拘留所行政拘留10天,处罚完毕。其后,没有待处理的违法行为。
     四、桐庐县公安局在全国公安网上公开发布钟亚芳为肇事肇祸精神病人的信息非法限制钟亚芳人身自由是严重的违法犯罪行为。
     桐庐县公安局领导无视党纪国法滥用职权、以权代法打击报复无辜核污染上访人,故意把一没患精神病二没肇事肇祸事实的钟亚芳,以强加莫须有的“肇事肇祸精神病人”公开发布到全国公安网上并以此为由欺下瞒上长期非法限制钟亚芳人身自由的行为已严重侵犯钟亚芳的人格尊严权、名誉权、人身自由权、生命权等人格权,已造成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是严重的违法犯罪行为,应予立即依法撤销停止,并追究相关人员的法律责任。
    五、钟亚芳是骇人听闻的两核污染事件双重被害单亲母亲,只因核素投毒毒害单亲8岁女儿钟知含一案,桐庐县公安局等领导包庇凶手,既不依法立案侦查,又拒绝进行信访听证,被逼进京上访而遭此变相灭口之灾。
     2006年12月21日,钟亚芳去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核医学科(简称浙一医院)做甲状腺ECT检查。由于该院放射性核素管理混乱,加之医生不负责任,误将高毒性核元素“氯化89锶 ”(用于治疗晚期骨转移癌止痛)注射到体内。在投诉过程中,遭到浙一医院核医学科主任李林法的威胁(李系浙江桐庐县人)。2007年10月,钟亚芳的单亲女儿钟知含(8岁)也突然发病!病因不明!直至同年12月及08年1月经苏州、上海权威放射医学专家确诊:体内存在放射性核素污染。惨遭核素毒害!
     后经国家级北京华夏物证鉴定中心鉴定:浙一医院核医学科的科室设置不符合医疗规范;在对被鉴定人钟亚芳做同位素扫描检查用药过程中,浙一医院误注氯化89锶的可能性不能排除;如排除了通过其他途径接触到氯化89锶,则医院的医疗行为与被鉴定人钟亚芳的损害后果存在因果关系。(见附后)
     对钟亚芳女儿的鉴定结果是:“被鉴定人钟知含体内出现了确定性的辐射生物效应;在出现症状的时间前后,受到过放射性核素污染”。( 特别说明: 女儿钟知含的鉴定是桐庐县公安局委托并提供鉴定材料,于2008年10月13日 由北京华夏做出的。)(见附后)
     钟亚芳与女儿双双被害!——核素毒害!原子弹爆炸的后果!现代医学无有效治疗手段,只能靠休息、加强营养等延续生命。
     众所周知:放射性核素为国家严管严控的危险物品!作为普通人的钟亚芳母女,拿不到国家比枪支弹药管理还要严格的放射性核素。
     为此,钟亚芳对核元素误注事故一案提起诉讼,要求浙一医院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对女儿受到的核素毒害,要求桐庐县公安局依法立案侦查,查明女儿钟知含体内放射性核素的来源,依法严惩凶手——浙一医院李林法。
     2008年12月29日,《民主与法制时报》以《母女遭受核污染谁之责》为题进行报道。 (见附后)
     在要求对女儿遇害立案过程中,桐庐县公安局百般刁难,包庇凶手,既不依法立案侦查,又拒绝进行信访听证,惊天大案成惊天冤案!
     为此,身为单亲母亲的钟亚芳为给无端面临死亡的核污染被害女儿讨公道,被逼走上了进京上访控告桐庐县公安局局长周建杭等枉法官员(现为杭州市公安局滨江分局局长)的艰难与危险之路。
     由此,钟亚芳受尽报复迫害,直至遭来灭口之灾----2009 10月1日上午在北京公话亭打电话时,被控告的对象周建杭亲自抓住。10月2日 押回桐庐后,即被非法关押在“桐庐—上海快乐度假村”67天(公安称之为“学习班”)。期间的 11月17日 ,被桐庐县公安局与卫生局15人强制押送到杭州市第七人民医院,在恐吓威胁下行非法的所谓“精神病鉴定”。12月7日傍晚 ,被强行关进桐庐县第三医院精神病病房。12月8日 ,桐庐县公安局无视《刑法》第18条及公安部关于收容治疗必须具备二个硬性条件的明确规定,把一不存在刑事违法、二更没有经法定程序鉴定确认为“无负刑事责任精神病人”的无辜核污染上访人,依据违法无效的鉴定结论以及强加的“扰乱社会治安秩序”罪名呈报杭州市公安局“收容治疗”。同日,杭州市公安局审批人员公然违法错误审批,作出荒唐内容为“钟亚芳家属:兹有钟亚芳因扰乱社会治安秩序行为,经本局批准同意,现已送杭州市安康医院收容治疗”的错误第139号《肇事精神病患者收容治疗通知书》(见附后)。12月9日,桐庐县公安局强行将无辜核污染上访人非法关进杭州市公安局安康医院(精神病院)。而这一切,全由桐庐县公安局“一手包办”,我的家人概不知情。
     直至2011年7月22日,已致身患重病的我以死相拼,才得以离开安康医院,由救护车接回家。至此,已被非法羁押长达591天!在此期间,尽管他们以“偏执性精神病”强行将我关押,但是由于我钟亚芳言行、思维正常,并没有被安康医院使用过一颗精神病药物进行“治疗”。
     回家后,怕我钟亚芳去上访申诉、控告、揭露制造的冤假错案,我即被24小时非法监视居住,直到现在,仍荒唐以“肇事肇祸精神病人”为由,被雇佣的6名社会人员以及桐庐县公安局城北派出所24小时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甚至不准家人单独陪同我接受手术等救治生命。期间,因我要离开桐庐去看病以救治生命,也因我要去杭州有关部门正常反映冤情以纠正冤假错案,而多次被桐庐县公安局城北派出所的恶警在车站暴力抓回,并遭恶警警告“没有我们领导的同意,不准离开桐庐!不准去杭州反映情况!!去就是犯法!!!”……
     以上血泪之诉,字字属实!
     为此,为维护合法权益,为公平正义,我特依法要求:
     1、要求桐庐县公安局立即依法撤销以“肇事肇祸精神病人”名义,对钟亚芳人身自由的非法限制,并消除给钟亚芳人格上造成的恶劣影响;
     2、要求依法查处相关责任人并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
     3、要求桐庐县公安局依法给予经济赔偿。
     因上访维权“被精神病”受害人:钟亚芳
     2012年6月20日
    附后:证据6个
     1、依法恢复钟亚芳民事行为能力的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纠错裁定书——(2011)浙杭民再字第7号裁定书;
     2、杭州市第七人民医院司法鉴定所“第148号司法精神病鉴定意见书”;
     3、第139号《杭州市公安局肇事精神病患者收容治疗通知书》;
     4、核污染女儿钟知含北京华夏物证鉴定中心司法鉴定意见书;
     5、钟亚芳北京华夏物证鉴定中心司法鉴定结论;
     6、《民主与法制时报 》以《母女遭受核污染谁之责》为题的报道。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619201103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钟亚芳紧急求救浙江桐庐县委毛书记及方县长救父亲! (图)
·冤民钟亚芳请求浙江桐庐县委毛溪浩书记确认身份 (图)
·钟亚芳强烈要求杭州市公安局柯良东局长纠正冤假错案 (图)
·看真精神病人陈致宇给上访钟亚芳伪造的精神病鉴定书 (图)
·惊天之冤女钟亚芳向浙江省司法厅赵光君厅长求救 (图)
·杭州核污染受害者钟亚芳《无民事行为能力》裁定被撤销 (图)
·强烈要求杭州市第七医院陈致宇院长纠错撤销鉴定书/钟亚芳 (图)
·被精神病钟亚芳给浙江省司法厅赵光君厅长血泪投诉书 (图)
·被精神病钟亚芳年迈父母致杭州市上城区法院的严正声明书 (图)
·钟亚芳致在网上公然造假颠倒黑白作者的一封公开信
·强烈要求浙江桐庐县公安局周建杭局长还我人身自由/钟亚芳
·举报:杭州西湖区法院不作为既不依法立案又不出裁定书/钟亚芳 (图)
·强烈要求杭州市中级法院依法撤销枉法裁定书/钟亚芳 (图)
·受害人钟亚芳的起诉状 (图)
·致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的控告书/被精神病钟亚芳 (图)
·浙江钟亚芳请求司法部依法撤销虚假司法精神病鉴定书 (图)
·浙江核污染钟亚芳再次向桐庐县政府并陈国妹县长求救
·去治疗的钟亚芳竟被泯灭人性的浙江桐庐县公安局抓回
·急需开刀救命求生不能钟亚芳致浙江桐庐县县长求救信
·杭州公安局柯良栋局长转告钟亚芳“请她放心,我一定会处理好的”
·核医疗事故受害者钟亚芳上访途中遭到残酷殴打非法绑架
·中国首例核素误注案6.4在杭州中级法院开庭/钟亚芳 (图)
·浙江桐庐冤民钟亚芳向全国人大、政协两会呼冤呼救 (图)
·被精神病者钟亚芳诉桐卢公安:我要摘帽 我要赔偿
·秦永敏呼吁国际社会关注被精神病的钟亚芳女士
·核污染受害人、上访被精神病非法羁押受害人钟亚芳 “核爆炸”的结果 血与泪的举报
·探访疯人院:钟亚芳被关安康医院近二年不堪回首 (图)
·浙江桐庐钟亚芳母女遭受核污染无人担责还将其关入精神病医院
· 上访被伪造成肇事精神病人求生不能钟亚芳的悲惨遭 (图)
·春节期间浙江访民钟亚芳仍关精神病医院(图)
·钟亚芳:官逼民死,民不得不死(视频)(图)
·潜伏在北京的浙江访民钟亚芳发出遗书(图)
·钟亚芳逃到北京,遭疯狂报复其核污染女儿被破门劫走
·核污染钟亚芳母女:断绝生活来源与非法拘禁
·中国首例核污染面临死亡被害人钟亚芳被拘留十天释放
·核污染受害者钟亚芳天安门撒传单(视频)(图)
·核投毒杀人案被害人母亲钟亚芳的正义要求——公开听证
·核事故受害人钟亚芳的行政复议申请书
·浙江访民钟亚芳在北京致桐庐县委书记县长一封公开信
·钟亚芳、钟知含天涯诉说核投毒案遭死亡威胁
·浙江桐庐官员对钟知含核素毒害事件说法于法无据几近愚民/钟亚芳
·遭致死迫害浙江桐庐钟亚芳被逼写下人世间最惨的病退申请书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