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八旬老人刘亚香:枉法者为了保护凶手杀人灭口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6月14日 来稿)
     反腐联盟——马波、徐丽艳整理
    
     我叫刘亚香,家住吉林省九台市营城办事处胜利社区。今年八十岁了。因我二儿子孙国臣被刘运才、赵广明二人乱刀捅死,九台检察院却判刘运才“正当防卫”;我三儿子孙国军为了调查取证讨说法,却被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法院“执行死刑”并且株连我家亲友16人入狱一案。我老太婆上访三十余年了!问题还没得到解决。我老太婆被腐败的执法官员拖得实在受不了了!被迫把当年九台公检法颠倒黑白、枉法办案的内幕,向全世界披露。请大家共同关注一下吉林省公检法是如何不顾事实、草菅人命的。我对此案主要有三大疑点: (博讯 boxun.com)

    
    一、刘运才、赵广明、屈延江三凶手捅我二儿孙国臣十五刀,我二儿子孙国臣死在现场。九台“三长会议”凭什么判凶手刘运才“正当防卫”?九台公安局为什么不抓捕凶手赵广明、屈延江?
    
    1983年5月8日晚6时许,我二儿子孙国臣与他内弟袁立国两人骑自行车回家,行至营城南岭,看到刘运才、屈延江二人在路边非常下流的对袁发(孙国臣的岳父)欺辱。其流氓下流行为这里不宜公开。当时孙国臣非常气愤,痛斥刘运才、屈延江二人的流氓行为。双方发生了激烈的争吵。在袁发的劝说下,刘运才、屈延江二人情知理亏,自身又无能力再欺辱袁发、孙国臣、袁立国三人了。便先溜走了。但刘运才、屈延江二人心里非常不服气,二人回家拿上刀又叫上赵广明到路边堵截孙国臣、袁立国二人。当孙国臣、袁立国二人没行多远又遇见孙国臣的表舅李红心。孙国臣正和表舅李红心说话时,刘运才过来二话没说,拿刀向孙国臣右臂捅了一刀就跑。孙国臣被激怒了,不顾性命的去追赶刘运才。刘运才跑到营城镇南岭十一委五十七组王学臣家大门东侧被孙国臣追上。这时屈延江、赵广明二人也在现场。灭绝人性的三罪犯凶残的把孙国臣捅了十五刀,另左胸部第四肋骨有横断性骨折。(详见吉林省九台县公安局法医决定书)孙国臣被当场捅死。在凶手母亲魏春香的策划下,以抢救孙国臣为名,叫刘运才的父亲用推垃圾的小车(此车仅有一个直径不到20公分的铁轱辘,上面是一块长不到一米、宽半米多些的木板,再无法简陋小推车。)把孙国臣推倒营城镇职工医院“抢救”。杀人现场被彻底破坏。我得到消息急忙赶到医院“诊疗室”时不到七点。在场人有袁发夫妇及他们的四儿子、五儿子,另有一名齐大夫。我当时忍着巨大的悲痛问大家:“是谁杀了我儿子?”在场的人都不正面回答。只说:“人早就死了。还送这干嘛?”我儿子孙国臣浑身是血躺在床上,双手戴着白手套半握着,举在胸前。尸体已僵硬。我当时决定先去派出所报案。
    
    我和李淑琴(孙国臣岳母)去营城分局报案。当天是付局长周春海值班。我向周春海报案,周春海不予理我。我气得大哭,周春海向我大吼:“你别在这哭了!出去哭去!”我被周春海驱除门外。我和李淑琴在分局院里正商量该如何办?张玉芬、刘运才、屈延江三人进了分局大院。张玉芬主动和我说:“大娘你来了?”我边应付边想这个女孩是谁?在张玉芬的提示下我想起来了,张玉芬原来是我家的邻居。我便问张玉芬:“你来干什么?”张玉芬和我说:“我是领杀你儿子的凶手来自首的。”说着他们三人进了屋。张玉芬和民警孙来宝说了两句便和屈延江先走了。民警孙来宝把我和李淑琴拒之门外。我们在窗外听到民警孙来宝简单问了刘运才几句。根本不是在审案。纯属是在演戏。孙来宝问:“你为什么杀了孙国臣?”刘运才想了想说:“因为口角。孙国臣打我,我自卫。”孙来宝问:“你用的什么刀?”刘运才答:“水果刀。我身上还有伤呢。”民警孙来宝说:“那你就先看伤吧。”说着两人就起身往外走。李淑琴质问刘运才说:“你身上的刀伤哪来的?我女婿又没拿刀。肯定是你们自己弄的。”刘运才答不上来了。这时民警孙来宝叫大老李把门锁好。把我和李淑琴看起来,不让我们走。民警孙来宝领着刘运才到底是“看伤去了?”还是去谋划什么去了?我们就不清楚了。但我清楚看到刘运才的右手抱着纱布。我想不通已抱着纱布了,还到医院看什么伤?刘运才已承认是杀我儿子的凶手,为什么民警孙来宝不给刘运才戴手铐呢?两个小时后民警孙来宝回来了和我说
    :“你们回去吧!先把尸体处理了。”我问民警孙来宝说:“事情如何处理啊?”民警孙来宝和我说:“你一定要相信政府,相信我们。我们一定会把事情公平公正的处理好。”当时,我虽然对民警孙来宝意见很大,但我又无可奈何。只好先回去再说。
    
    让我无法想通,杀人凶手成了原告,我儿被害却成了被告(详见附件2现场勘查记录)。我只好再想办法找上级讲理说法。但是,当时九台腐败的公安局不顾事实,仅抓捕了凶手刘运才一人。说是抓捕,其实是暗中保护起来了。这一定是钱权交易的结果。否则,这么明显的三人预谋杀人案,怎么仅抓捕了凶手刘运才一人?事后我清楚了,他们早就预谋好了。
    
    1983年9月25日,九台县人民检察院竟对凶手刘运才做出《不批准逮捕决定书》。理由是凶手刘运才属于“正当防卫”。天底下哪有这样“正当防卫”?退一万步说:孙国臣真的殴打刘运才了。凶手刘运才、赵广明二人先后捅了孙国臣十五刀(详见附件3吉林省九台县公安局法医鉴定书),孙国臣在被捅了前五刀时,就不可能有侵害他人的能力了。刘运才、赵广明又捅了孙国臣十刀。这是“正当防卫”吗?这应该定为故意杀人。因为法律明确规定:正当防卫必须是对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行为实施
    侵害者已被制服,或已经失去了继续侵害的能力。危险已排除了,这时也就没有必要实行防卫了。如一个流氓正在一个地方侮辱妇女,企图强奸。正在这时,另一人用木棒将流氓打昏倒地。这时,就应停止防卫了。因为侵害者此时已丧失了侵害能力。但该妇女却接过木棒,向该流氓猛击,直至打死。这显然不能视为正当。
    
    我在北京长春市律师事务所聘请的高金城律师根据刘运才、赵广明、屈延江三人的询问笔录,写的申诉书上明确的说明两点:1、刘运才的行为得本不是“正当防卫”,应该定为故意杀人。我国《刑事诉讼法》第二十条规定:‘为了使国家、公共利益、本人或他人的身体、财务和其他权利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而采取制止不法侵害的行为,对不法侵害人造成的损害的,属于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根据法律的规定,行为人实施正当防卫应当具有实质上的防卫性和损害性这两个特点。结合本案刘运才是怎样收到侵害的?刘运才又是如何进行防卫的?刘运才由于欺辱袁发,引起孙国臣的不满,发生口角进而发生厮打。在厮打中“孙国臣骑到我(刘运才)身上了,照我头上脸上用拳头乱打。”(详见卷宗第十七页)这就是刘运才所受到的侵害,从刘运才的供述中可以认定,这时孙国臣对刘运才的侵害应当说只是一种相互打架互殴行为。并没有危及到刘运才生命。刘运才是如何进行防卫的?刘运才在四次供述中都承认:“我就乱刀扎他。”(详见卷宗第十七页)“我就用刀扎孙国臣的肚子一带,当时我就乱刀扎下去,扎了多少刀?扎在什么部位我也不知道。”(详见卷宗第二十一页)这就是刘运才对孙国臣进行的防卫,刘运才进行的防卫是在剥夺孙国臣生命。《吉林省九台县公安局法医鉴定书》中认定孙国臣身上被刘运才等人凶残扎了多达十五刀。孙国臣在赤手空拳的情况下,而刘运才、刘广明、屈延江三人动用刀具,连续对孙国臣的要害部位颈部、胸部、心脏乱扎。这是“正当防卫”吗?肯定不是!天底下哪有这样的“正当防卫”?依法应当确认刘运才、刘广明、屈延江三人故意杀人罪!
    
     2、刘运才提供虚假供述,团伙合谋造假。刘运才让身边人用刀把自己划伤,反来诬陷是袁立彪(孙国臣的内弟)扎的。其目的是给自己找说辞,逃避法律制裁。
    
     刘运才多次提供虚假供述:“是袁立彪先用刀扎的刘运才。袁立彪照我脑袋就攮下来了,我用手一搪刀就扎在我的左臂两刀、右手一刀。”(详见卷宗第20--21页)“我身上的伤是袁立彪扎的,他第一个上来的,他扎了我胳臂后我就忙着掏刀,把刀掏出来后往开打时我背后又挨了一刀。”(详见卷宗第12页)刘运才所供述的前后矛盾,虚假供述可以肯定。事实是袁立彪是后到现场的,根本没有带刀。该事实,九台县人民检察院(84)九检诉字第167号《不起诉决定书》也认定袁立彪没有带刀参与打架。既然刘运才身上的伤不是袁立彪所为,那么只能是刘运才让身边人用刀把自己划伤,反来诬陷是袁立彪(孙国臣的内弟)扎的。其目的是给自己找说辞,逃避法律制裁。
    
     2006年8月9日,九台市公安局信访给我一份《公安机关处理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书》。此答复意见书明确说:“经调查,现答复如下:公安机关查阅九台市检察院八三年144号文件,此案经“三长”会决定,刘运才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我当时看到此答复意见书,把我的肺快要气炸了!九台“三长会议”凭什么判凶手刘运才“正当防卫”?这简直太荒唐了!没有一点法理可讲!杀人凶手竟逍遥法外,被害家属无处讲理,还要长期遭受迫害。
    
     二、九台公安局不抓捕凶手赵广明。我三儿子孙国军为了把事情搞个水落石出,揭穿九台保护凶手赵广明的内幕,把凶手赵广明找来调查取证。这就犯了“软禁罪”吗?九台法院以此罪名判我三儿子孙国军死刑合法吗?我们16位亲友在场见证犯了什么法?被判重刑合法吗?
    
     从5月8日我二儿子被杀,我们全家及亲友都沉寝在非常痛苦中。当时九台公安局只把凶手刘运才一人送到收容所保护起来了。我们全家为了把事情搞个水落石出,想尽办法找证据,每天找公安部门,恳请能尽快公正处理此案。6月18日上午,在菜市场附近,我三儿子孙国军碰见了赵广明。赵广明主动向我三儿子孙国军承认了他与刘运才把我二儿子孙国臣捅死了。赵广明向我三儿子孙国军一再认错。赵广明表示只要我三儿子孙国军能放过他,他愿意给我二儿媳妇及孙子出抚养费。两人商定具体出多少抚养费,第二天赵广明领他母亲到我家定。可是我们全家人一连等了几天,赵广明和他母亲也没到我家来。我们全家人因赵广明不守承诺,对赵广明非常气愤 。
    
    6月21日下午,我三儿子孙国军得知赵广明在营城小火车站,便和赵福岗去找他。我三儿子孙国军和赵福岗在小火车站见到赵广明,我三儿子孙国军非常气愤,用枪刺把赵广明抽了几下,赵广明情知亏理,再次向我三儿子孙国军认错并表示愿意马上了解此事。我三儿子孙国军怕赵广明再不守信用出尔反尔,便带赵广明到张新华家签字画押。为了证据的真实性,我三儿子孙国军又向孙立昌借了录音机,当场录音。当时在场有孙国军、孙国辉、高凤霞、孙国良、孙志天、赵立洋、赵福岗、武显银、孙立昌、张连学、冯秀珍和我。赵广明当场承认,在刘运才和我二儿子孙国臣厮打时,他拿杀猪刀从背后捅了我二儿子孙国臣两刀,一刀捅在后背、一刀捅在后胸。我二儿子孙国臣被当场捅倒。参与者还有二江(屈延江)。我三儿子孙国军为了第二天再找屈延江对质,当晚没让赵广明走。我出于人道,领赵广明到矿职工医院检查了身体。矿职工医院齐大夫给赵广明做了检查,齐大夫明确的说:“这只是点皮里肉外的轻伤。”我要求齐大夫给赵广明用点药,齐大夫给赵广明打了一针,我们就走了。在去医院和张新华家谁也没打赵广明一下,在场人都可以证实。况且还有录音带作证。赵广明身上的轻微伤,是我三儿子孙国军在营城小火车站打的。第二天一早,我四儿子孙国良和赵立洋把屈延江叫到孙立昌家和赵广明对质。当时在场有:屈延江、赵广明及赵广明的父母、孙国军、孙国良、孙立昌、王凤兰、我和我二儿的妻子袁丽娟及我四岁的小孙子。赵广明的母亲魏春香一再替赵广明认错,也表示愿意给我二儿的妻子袁丽娟及我四岁的小孙子出抚养费。并且很诚恳的认我三儿子孙国军干儿子,让我三儿子孙国军放他们一把私了算了。同时和我三儿子孙国军说,她当时也极力想抢救孙国臣,是她让袁立彪不要再打了,劝大家救人要紧 。当时屈延江一旁接话说,他也愿意给我二儿的妻子袁丽娟及我四岁的小孙子出抚养费。我三儿子孙国军正很苦恼,是报案?还是私了?同时他对屈延江也非常气愤,随手拿起一个雪花膏瓶向屈延江打去,屈延江一躲,没有打着。紧接着屈延江跑出屋外,恰巧这时屈延江的母亲刚进院门,屈延江便和他母亲先走了。赵广明的母亲魏春香最后和我三儿子孙国军商定好,赵家在一个月内给我二儿媳妇袁丽娟及我四岁的小孙子三千元钱抚养费,我们孙家不追究赵广明的刑事责任。
    
    我们全家人万万没有想到:赵广明的母亲魏春香不但不去履行她自己的承诺,却和公安串通好,让公安局抓捕我们全家人。当地公安局,从83年7月31日,陆续抓捕我家里人及我三儿子孙国军的朋友共20多人。我也是其中一位。当时我非常想不通,为什么公安局不去抓凶手,反来抓我们受害人家属及到场见证的邻居、亲友。我二儿子孙国臣被凶手残忍的捅了15刀的事实真相,在亲朋好友的帮助下已经搞清楚了。本来应该是个好事,反遭来天大的灾祸。公安机关为了包庇凶手,不顾法律公开造假乱抓无辜。给我们无辜百姓造成的灾难罄竹难书。
    
    1983年11月5日,吉林省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给我们下达了荒唐离奇的《(83)刑字第250号刑事判决书》。此刑事判决书上所说的事实大部分是捏造的。法官们不顾事实真相、法律的尊严,丧尽天良的判决:孙国军、赵福岗死刑。高凤霞无期徒刑。孙国良、崔战十五年。孙景泉、孙建国十年。孙立昌七年。孙国辉、赵立洋五年。张连学、彭怀平三年。赵汉华、武显银二年。冯秀珍拘役六个月。刘亚香三年,缓刑三年。我们十六人的罪名,也是罪恶滔天的法官随意按的。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这里我还要说一句,另有十余人也参与此案,却无罪释放。这证明法官想怎么判,就怎么判。想判谁就判谁。
    
    1983年11月28日,因我丈夫气死在九台县医院。众相邻到公安局把我保释出来。12月2日,我写了《哭诉状》,先后到吉林省检察院、人大、高级法院、北京最高法院、高检、人大、信访局上访,给国家领导人寄求助信。引起了我们当地领导的重视。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与12月16日,除我三儿子孙国军外,把其余被冤判的十四人全部放了。
    
    我继续到吉林省高院等部门讨说法。为什么用刀把我二儿子孙国臣捅死的凶手不判刑?我三儿子孙国军查出了凶手,搞清了事实真相何罪之有?为什么还被关押着?我找过很多领导,向他们求助能早日把我三儿子孙国军释放。他们都说问题不大,就是判刑顶多能判3-5年。但是他们不同程度的变相和我要好处费。我当时如果有一万元,我三儿子孙国军绝对早就没事了。今天想起来,我这个做母亲的太愧对我三儿子孙国军了。我是一个不称职的母亲啊!由于我拿不出一万元钱送给当权者,灾难再一次降到我的家族。
    
    1984年5月28日下午,九台公安局段少斌带大批警察把我们又抓回看守所。这明显的证明权大于法,当权者可以为所欲为。根本没有什么法律可言。按他们所判的,也不该把我再抓进看守所。可是他们怕我在外面揭露他们罪恶的丑脸,他们为了掩盖事实真相、保护凶手。竟不给我出任何手续,把我关押到1985年6月21日。
    
    1985年6月21日,是我今生无法忘记的日子,上午10点左右看守所一位姓陈的看守,给我送来长春中级人民法院执行我三儿子孙国军死刑的执行书,让我签字。当时把我气疯了。我痛斥长春中级人民法院公开造假已到了顶点。我拒绝签字。枉法者耀武扬威的我三儿子孙国军、赵福岗、高凤霞、孙国良、崔战、孙景泉、孙建国、孙立昌、孙国辉、赵立洋、张连学、彭怀平、赵汉华、武显银十四人押上了囚车。我当时高喊:“冤枉!法院办案颠倒黑白!杀人灭口!保护凶手!执法犯法罪恶滔天!”野蛮的警察拒绝我上车参加“公审大会”。我当时被气昏了,看守把我背出看守所大门外,我的老邻居把我背回家。我的身体被枉法者彻底摧残垮了。下地行走离不开拐杖,生活不能自理。我当时内心的痛苦世人无法想象。但我坚信一句古语“有理走遍天下!”九台市公检法公开枉法造假,杀我儿子灭口、保护凶手的滔天罪行,一定会得到全社会的公审。我儿到底犯了什么法?被执行死刑?我心里最清楚,那就是我们没人没钱。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为了保护凶手、掩盖他们和凶手背后肮脏的交易,竟买通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根本不顾我们无权无势人的死活,助纣为虐、官官相护。但是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根据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书上的虚假事实,所下的判决有了一定的改动。可是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1984年1月9日的判决书,为什么在执行我三儿子孙国军的当天(6月21日)才给我们。为什么我三儿子孙国军被执行死刑后尸体也没有给我们家属,枉法者把我三儿子孙国军尸体如何处理了?我们家属今天也不清楚。我做为孙国军的母亲再次向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郑重申明:“我三儿子孙国军的死体你们无权处理。你们必须给我一个合理的说法。”
    
     孙立昌出于公正的观点,给我三儿子孙国军提供一台录音机,其目的是使凶手的供述完全些、公正些被记录下来。没想到这与警察个人利益相对立。因而虽然凶手供述的杀人过程被全部录下来了,警察不但不采用,反而抓捕孙立昌。一审孙立昌被判有期徒刑7年。二审判决虽然对孙立昌免予刑事处分,但孙立昌一直被关押到1985年6月21日。孙立昌的录音机至今还在公安部门手里。希望公安部门早日把录音机归还给孙立昌,公开凶手的供述内容,让社会来探讨当年公安部门对孙立昌的迫害是否应该有个说法?
    
     三、九台公检法联合枉法造假,不抓凶手反抓被害家属。杀人灭口,颠倒黑白、掩盖事实真相。该负什么责任?到底谁是真正的罪犯?
    
     两审法院同时认定:“在非法审讯过程中,孙国军手持枪刺对赵刑讯逼供,将赵打得遍体鳞伤,刀伤五十六处,赵屈打成招·····”这真是弥天大谎。请两审法院出示证据。“遍体鳞伤,刀伤五十六处”的“医疗鉴定”“伤残鉴定”在哪?赵广明身上的轻微伤,我再说一遍,是我三儿子孙国军在营城小火车站打的。我亲自领赵广明去医院看过,大家医院大夫都可以作证。况且现场有实况录音,请公安部门把现场实况录音公开。一切就真相大白。判决书也说赵广明是自己从现场走的。试问:“赵广明真的遍体鳞伤,刀伤五十六处?怎么走出的现场?”“非法审讯”一词更有探讨性,明明是赵广明、刘运才二人把我儿子孙国臣杀害的,公安部门不抓捕凶手,我们家属不该想办法搞清楚事实真相吗?况且赵广明早就承认了他把我二儿子捅了两刀。赵广明又在躲避我们,我们家属找他落实证据就是“非法审讯”吗?“赵屈打成招”一词,更是无赖狡辩。我二儿子孙国臣胸前、肚子、后背共被捅了15刀,刀伤明显认证不是一人所为。九台市“三长会议”尚能给刘运才下“正当防卫”的荒谬结论 ,你们两审法院公开说谎,认定“赵屈打成招”“理所当然。”
    
    两审法院判决书上说:“孙国良用斧子将屈的右下肢砍伤,并用雪花膏瓶子向屈的前额猛击数下,直至把瓶子击碎。”这段谎言,不攻自破。孙国良用斧子砍屈的右下肢,那不是砍伤的后果。屈的右下肢非断不可。用雪花膏瓶子向屈的前额猛击数下,直至把瓶子击碎。屈的前额麽非是钢铁铸的,否则屈的前额早就碎了。造假都不事先考虑、考虑?我的法官大人证据在哪?实际是屈延江先从现场跑出去的。谁也没有阻拦他。
    
    因为孙秀萍是我四儿子孙国良未婚妻就被枉法警察把无辜的关押起来。枉法警察在审问孙秀萍时竟这样问孙秀萍“孙国良是在哪天劫持你的?”孙秀萍反驳道:“不是孙国良劫持我的,是我劫持孙国良的。”当时把枉法警察气的辱骂孙秀萍“你个小x崽子。”同时踢了孙秀萍两脚。枉法警察多次诱供孙秀萍,让孙秀萍说,孙国良劫持了她。枉法警察的目的是想尽办法把孙国良置于死地。孙秀萍没有按照警察的意识去说,便被无辜的关押了半年多。
    
    更残忍的我三儿媳妇高凤霞当时已怀孕五个月,被枉法警察也关押起来。高凤霞只是在现场见证了杀人凶手赵广明的供述吗,就犯下了弥天大罪。一审被判无期徒刑。二审改判为有期徒刑10年。高凤霞当时再三提出,希望能把孩子留下。枉法者还是强行给高凤霞做了流产。可怜我那没出世的孙子,不知犯了什么法?也被株连。这真是“斩草除根”啊!
    
    两审法院判决书上说:“1983年6月8日,孙国军、高凤霞伙同流氓曹铁兴、杨永胜、刘淑青马云华等人,携带酒肉去营城矿山鬼混时,在山坡上杨永胜强行扒一解放军的军装,被抓后,孙国军手持铁球殴打解放军,将杨抢回。”这是两审法院为了保护凶手、杀人灭口给孙国军斌凑的罪证。这样的罪证还有很多。但是法律应该讲事实,定抢劫罪应该有具体抢劫的价值;定伤害罪应该有具体被伤害人的“法医鉴定”·······用法律来衡量孙国军到底犯了什么罪?让天下人来评定。
    
    我家的整个事情今天我想清楚了。当初我二儿子孙国臣如果放纵刘运才、屈延江对袁发的欺辱,就不会引来杀身之祸。如果我二儿子孙国臣把刘运才、屈延江弄死,即使他自己也死了,我三儿子孙国军也不会去也怒警察,白白搭上性命。我三儿子孙国军如果不去讲什么法理、找什么证据,直接把刘运才、屈延江弄死,再弄死几个枉法警察,即使他自己也死了,也不寃。可能他死后老百姓还会悼念他、瞻仰他。我们家属及亲朋好友也不会受株连。我老太婆依法上访这么多年,我们家的问题为什么得不到解决?那是因为中国的法律是:说一套,做一套。公正执法是愚弄老百姓的谎言。因而,我老太婆首先把我家的不幸遭遇实事求是的公布到网上,敬请大家关注。我老太婆下一步会不惜任何代价去和枉法者决战到底。一定让国家职能部门给我老太婆一个明确答复,枉法者为了保护杀我二儿子孙国臣的凶手,对我三儿子孙国军杀人灭口,连我没出世的孙子也被残忍的斩草除根并且对我们家属及亲友16人残酷迫害,该当何罪??
    
     求助人:刘亚香
    
     联系电话:13756426613
    
     QQ1421244573
    
     2012年6月10日于北京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54084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政府对举报人变相杀人灭口/吉林邓志波
·萊阳市检察院竟干出杀人灭口的勾当
·歌厅偶遇政法委书记,竟被杀人灭口(图)
·程晓静被杀案:公安局长的弟弟涉嫌贩毒杀人灭口,司法判定无罪(图)
·三峡书案:邹喜福要X舅舅的妈,杀人灭口证据曝光 (图)
·副书记使用化学生物制品杀人灭口 北京警方不立案
·湖北石首示威:公检法贩毒杀人灭口(含镇压视频)
·浙江萧山事件、先陷害后杀人灭口:“偏执性精神病”
·枫晴:杀人灭口十九年:从白色恐怖到红色恐怖(图)
·赖昌星不可大意,防止在遣返前杀人灭口!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共产党哀嚎蒋介石铜像连夜被拆是否虚情假意
  • 共产党自己给自己准备了“民主”这口棺材
  • 苏轼的汉奸哲学
  • 中國維權運動這條路三博士三款命
  • 极权防疫:武汉封城恰如长春围城
  • 严家祺2020-1-20写好298页新书博客报道
  • 蔡楚:我看改革开放四十年
  • 武昌起义的传人只剩下武汉病毒了
  • 欣赏“我们一定要解放台湾”
  • 爱是战胜恐惧的基本元素
  • 蔣介石座機機長曾駕機轟炸出雲號
  • 丧失记忆的人类还不如禽兽
  • 陶涵的蔣傳鞭闢入裡
  • 2019岁末游香港
  • 中国是全球瘟疫的策源地
  • 八国联军互相杀入各自的首都
  • 博客最新文章:
  • 独往独来猛料来了,武汉肺炎的来龙去脉
  • 谢选骏瘟疫瓦解社会结构
  • 少不丁如何禁止野生动物交易?
  • 谢选骏武昌起义与武汉起疫的地理基础
  • 生命禅院面对瘟神008疫情每日祈祷心经/雪峰
  • 谢选骏大陆和台湾都别吵了,快坐下来听上帝一课吧
  • 刘蔚刘蔚WeiLiu:武汉封城,全民起义,推翻中共—唤醒国人之56
  • 曾节明丧失修错能力的末路专制狂奔:封城正把中国推向全面的社会
  • 谢选骏海外华人捐1000万口罩驰援中国各省
  • 李芳敏14400026他常常慷慨借給人;他的後裔必定蒙福。
  • 陈泱潮紫薇聖人(人子/彌勒)痛斥匪共無神論邪惡文章
  • 谢选骏瘟疫使人的生活回归正常
  • 陈泱潮中共國八刀革命目錄
  • 谢选骏人一死了病就没有了
  • 曾节明曾节明接受赵岩采访:一错再错,封城把中国推向社会危机
  • 谢选骏2020年的武汉就是1976年的唐山
  • 张杰博闻习近平为什么不敢去武汉慰问?
    论坛最新文章:
  • 武汉新冠病毒:潜伏期体温正常也能传染
  • 肺炎肆虐:北京婴儿感染上海首死 京津沪长途客运全停
  • 中国政府宣布暂时禁止买卖野生动物
  • 武汉医院物资告急 劣质防护服“一穿就裂”
  • 武汉医院病人苦苦等候向法新社倾诉绝望和无奈
  • 反叛与解构的智者米歇尔·福柯(六)理性与疯癫之三
  • 欧伯:日本为居民免费发口罩,中国呢?
  • 武汉新冠病毒死亡升至56人 感染者超2000人
  • 台湾宣布湖北返台及接触者可能面临拘捕强制隔离
  • 研究指武汉肺炎1传2或3+ 钟南山称快临床试新药
  • 武汉肺炎扩至加拿大 澳门新增3人南韩也拟撤侨
  • 香港提升疫情应对至最高级别 被批过慢过少
  • 法国卫生部:三名感染新型肺炎患者“情况良好”
  • 冠状病毒:德国专家呼吁德国做好治疗准备
  • 美据报包机飞武汉撤侨 法俄或采类似陆路行动
  • 法国防传染:出现症状拨打15等人来处理 切勿自己出门
  • 法一ONG4员工巴格达失踪 3名伊拉克示威者丧生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