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新疆呼图壁县园户村镇邹素荣良田被他人占用建房/邹素云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6月12日 来稿)
     我叫邹素云,女,64岁,新疆呼图壁县园户村乡下三工村二组村民。我村村民张贵军巧结关系与基层土管部门及村干部串通一气亵渎《土地法》的尊严,肆意妄为非法在优良耕地上建私房,致使我家17亩高产地无法耕种,导致我队60亩良田被撂荒,为了遏止这一非法勾当,我从1996年4月4日起,踏上了维护农民合法权益之路,在过去的12年中,黑白颠倒,倾注我全家的辛酸和泪水,现如实反映,望得到领导和社会各界的关注!还法律一个公道,给老百姓一个说法!
    
     一、初次违法被纠正的漫漫长路 (博讯 boxun.com)

    
     1996年春,经村委同意,乡土管所出具建房用地手续,将我家自留地分给同村张贵军家建私房。我和爱人周志远当即提出异议,并于1996年 4月14日起到乡政府,县政府,县土管局,昌吉州土管局反映这一情况,请求制止这种行为。县土管局当时很重视,立即派人到施工现场口头制止张贵军等人的违法行为,要求立即停工,说明在耕地上建房是违法的。张贵军当即停工,说明在工地上建房是违法的。张贵军当即停工,但在土管局工作人员离去后,仅隔一天又开始施工。我夫妻二人无耐再次向土管局提出申诉,县土管局立即做出立案调查,但阻力非常大,迫于各方面的干扰,一直不能果断的做出处理决定。高产地被侵占,在得不到及时处理的情况下.我们就开始了艰难的上访。从县到州级,一直反映到自治区。期间真是嘴皮磨破,腿跑断,影响了我们的正常生产经营。
    
     到1999年7月31日,我们走过了四年的上访历程,耗去几万元的差旅费。但值得庆幸的是:县士管局终于在1999年7月13号,依据有关法律规定和和上级土管局的批示,作出了《关于园户村下三工二组自留地建私房的决定》。该决定明确指出,“园户乡土管所越权给张贵军批准用地文件无效”;建房人在接到处理决定之日起无条件拆除在非法占用耕地上所建房屋,恢复耕种;经济损失由越权批地单位和违法建房者承担;并建议乡政府对越权批地的主管人员和村委会的领导给予行政处分。
    
     这一处理决定,顺民心,合民意,维护了法律的尊严,顶住了来自各方面的压力,深受村民欢迎。但处理决定送达后,违法者对公正无私的处理决定虽未提出异议,却拒不执行,仍继续维持其违法占地建房的现状,县土管局依法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县人民法院立案后,不知何因仍长期不予执行。无奈我一家又继续上访,当年11月30目副县长吴享斌在上访登记上批示:“请土管局根据你们的裁决,坚决申请法院予以执行,以维护《土地法》的严肃性。”99年12月30日县政法委书记斯迪克.艾力批示:“县法院,此案己纳入执行案内,请你们在2000年4月15日前执行完。执行前与园户村乡一起做作好有关工作。”在县委县政府的督促下,县法院于2000年3月10日发出了《强制执行通知书》要求被执行人于2000年3 月26日自行拆迁,但被执行人未按期拆迁。县法院又于2000年3月30日发出公告,要求被执行人于2000年4月6目前拆迁该住房,否则法院将强制拆迁,但违法建房者仍不拆除房屋。处于无奈,2000年6月下旬,我找到《新疆法制报社》反应情况,引起报社的重视。7月初来人调查了解事实真相,并向县委提出舆论监督意见,准备将此案曝光。县委7月3日在县土管局召集有县委政府,法院,政法委,宣传部,土管局,园户村乡政府,乡人士等部门领导参加的紧急会议,形成了《关于园户村乡下三工村个别村民违法占用耕地建房案件执行问题的意见刚要》,纪要认为张贵军确属违法占耕地,所建住宅必须依法拆除,并要求拆房工作于7月15日前完成。
    
     2000年7月15日,非法侵占耕地所建的私房历时四年,终于被拆除了,声张了正义,大快了人心。然而,此事到这里并没有了结,却引发更大的悲哀。
    
     二、原地再建扩建,以权戏法更嚣张
    
     历时四年的维权上访,历尽艰难曲折,违法建筑终被拆除,本人本想可以安安稳稳被侵占的耕地整理后进行复种,然而不曾想又节外生枝,在拆除违法建筑的尘埃未落,2000年9月3日,张贵军又在刚拆除的违法建筑上神气活现的再次大兴土木,开始新建比原住房规模更大的私房。并在村干部的操纵下,又批了两户人家紧临其处进行建房,而有几十亩的荒地,空地却闲置至今,并美其名日:进行统一规划!
    
     村民们不禁对法律产生了疑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县土管局的处理明确指出:“无条件拆除非法占用耕地上新建的房屋,恢复耕种。”县人民法院执行后不到一个月,违法侵占者又为何在原耕地上重建房屋,并相继扩大规模。耕地得不到恢复耕种,究竟是谁于法律分庭拒礼,究竟是欲盖弥彰?还是暗箱操作?使非法行为如此胆大枉为。
    
     为此我们再次向有关领导书面上访,要求追究违法者的法律责任。经上级有关领导的干预呼图壁县土管局于2000年11月2目向我们做出了解释,并提供了五份相关文件,企图证明张贵军在耕地上建房的行为是合法有据的。这五份材料分别是:
    
     (1)2000年4月1日,呼图壁县园户村下三工二组盖章,队长马斌签字和下三工利委会签字盖章的将耕地改变为建设用地的“申请报告”。
    
     (2)2000年4月6日,园户村乡政府对下三工二队建设用地申请的批复。
    
     (3)2000年6月8日,园户村乡土管所与下三工二队关于侵占耕地的“耕地补充协议书”。
    
     (4)2000年7月18日县土管局关于园户村乡上三工村二组及下三工村二组占用耕地为居民建房用地的申请报告。
    
     (5)2000年7月19日,昌吉州土管局关于同意下三工村二组:将耕地转为建设用地的批复文件【州土管字(2000)31号】
    
     对于张贵军在原耕地建房用地的审批文件可以推断,这块地已被批准为住宅用地。这样批给准建房均是合法,而张洪茂是因为有合法审批手续才敢如此嚣张,才能如此炫耀,如此神气活现地大兴土木重建私房。
    
     这是国家法律的悲哀?还是个人权利的胜利?原违法者利用手中的权利,为了逃脱责任,挽回面子,虚报事实,欺上瞒上,以合法的形式再次实施违法的勾当!视国法如儿戏,视民心民意如草芥!倒行逆世欲盖弥彰。其行为再次激起我和广大村民的义愤。
    
     三、纠正违法可以一拖再拖
    
     (1)时间的对比可以看出老百姓的权利!以权谋私竟是异常神速。
    
    个别人的权利远远高于法律,乡土管所越权批准在我家自留地上建私房的行为发生于1996年,当年的4月14日,我们开始了艰难的申诉,三年后的1999年7月13日,在上级批示和《新疆法制报》曝光的情况下,县土管局做出处理决定,又一年多后的2000年7月15日,纠正违法行为的处理决定才得以执行。前前后后的过程竟有四年!
    
     村里将我家自留地改变为住宅用地,是2000年4日1日,乡政府4月6日即批复同意,6月8日乡土管所与村里签定了占用耕地“耕地补充协议书”。7月18目县土管局就同意在同一片土地上建私房,并报昌吉州土管局审批,昌吉州土管局即于7月19日批复同意。9月3日,我村张洪茂又在原地扩建住房。
    
     我们申诉这一违法事实用了四年多,他们给自己的非法行径披上合法的外衣却只用了四个月!在法院强制执行的同时,他们就在办理所谓的“审批手续”,非法建筑拆除后仅三天,他们的审批手续就已大功告成!
    
     (2)三分之二农户未到会的“村民大会”合法吗?村委会的大红印章他们想盖就盖?
    
     2000年4月1日,村下三工二队提出重新规划居民点,占用土地40亩。美其名日:“经村民大会讨论通过”占用耕地建居民点。而实际上我们全队80户人家,就有50多户不知道这个事情。三分之二的农户却根本不知道,这是什么样的“村民大会”讨论通过的?而各级领导对此早有争议,而法院正准备强制执行的一个案件也就这样被变相的拒绝,一些领导却不查下情,对下级深信不疑,却欣然同意村委会的申请。
    
    良田建私房,垦荒补耕地这种“补充协议”帮了谁?
    
     被批准为住宅用地的60亩耕地都是良田,是我们村民的蔬菜地和自留地。在这片土地上所建住房,在我们的极力申诉下,已获法院强制执行拆除,而他们竟用手中的权利迅速地将其合法化”。乡土管所又装模作样与下三工二队签订了所谓的补充耕地协议”,要求在队东北侧另垦40亩荒地用作耕地。为什么空闲地不能用作建房,偏偏要把良田用作建房,却另外花费人力物力去开垦耕地?而到目前新耕地并未开垦,那这个补充协议”用意又在那里!无非是想掩人耳目罢了!
    
     (4)是什么让县土管局自食其言,出尔反尔?
    
     县土管局本是《土管法》的执行机关,对基本农田保护制度和非农业建设用地的原则十分清楚,对于下三工二队的土地,宅基地的使用现状也十分了解。为什么自己刚下达《处理决定》要求恢复耕地的同一区域,三天后又批准其建房!而且是在自己申请法院强制执行拆除非法建筑后的第三天,就向土地管理局提交了将耕地转为非耕地的报告!自食其言,出尔反尔,究竟是为了什么?这其间的猫腻可想而知。
    
     (5)州土管局的办事效率何时这么高过?
    
     州土管局对县土管局的报告,也是异常迅速:18日报来,19日批复,:大概是熟人好办事,为什么老百姓要求维护正常权益,维护国家《土地法》尊严的时候,他们没有这样的办事效率。这片土地的争议他们也并非不知道,就可以这样的“顺水推舟”?
    
     (6)在未充分利用村内空闲地的情况下,又侵占可耕地进行建房。
    
     这明显违反《土地法》,作为基层干部也知道这是违法行为,但出于私情,出于“争强好气”,认为对自己过错进行变更就大丢面子,为了面子也将错就错巧设名目,擅自将60亩正在耕种的良田进行“统一规划”掉,而在规划后,推路铺撒石子,只做表面文章,至今这片地只有三家建房,空地也不让村民复种,致使60多亩良田撂荒。在我们村人均占地不到4亩地的情况下,为了自己的“名誉”蔑视民众的根本利益而不顾,这样的干部难道还要加以“保护”不成?来到我们村调查经案的人都能看到,我们村内可建房的空地再建二十栋也绰绰有余,但张贵军却利用关系抢占我家高产地,以一人之利毁众人之利。
    
     (四)土地问题引发恶果,生命安全岌岌可危。
    
     (1)96年张贵军在未经上级政府审批手续的情况下,将我个人的菜地强行霸占建私房,当我们提出异议时,对我家四口人进行殴打,造成重伤,轻伤,轻微伤。
    
     (2)2001年3月31日,我们在地里播种时,马军(马斌的弟弟),张贵军等12人,在队长马斌的指使下对我的两个儿子进行殴打,我老公的手掌被铁叉刺穿,当时我去找电视台和王律师来,马斌等人强行拒绝拍摄,并将王律师衣服撕烂进行围攻,无奈之下,王律师报了警,万万没想到的是当警车来后,警车竟然被包围僵持了两个多小时,此时,我的两个儿子已经被打的遍体鳞伤,.特别是小儿子周文涛头部被打击严重,最后,警车也不了了之的开走了。警车走后,马斌的妻子带领亲戚冲进我家乱砸乱打,事后我和小儿子一起住进了医院,我小儿子周文涛经医院诊断进行了头部手术。
    
     (3)2001年11月,我的小儿子周文涛在路经马斌的弟弟马军的饭馆时,被马军为首的亲戚及朋友用凳子等再次进行殴打,致使还没有完全恢复的头部再一次遭受严重的伤害,当时的情景令人发指。当时报案至城镇派出所,至今未得到处理。事后我们送进医院治疗,经法医鉴定为《大脑神经终身一级残疾》!生活不能自立。我们全家人的生活和人生安全无法得到保障。
    
     (五)相信“天总是蓝的”,无论如何艰难,我们都将申诉到底,维护国家尊严主张老百姓的基本权益!
    
     我们认为张贵军违法在耕地上建私房,完全是村长严支福,队长马斌,乡土管所长刘新生相互勾结,恶意串通所致。在刚刚拆除的建筑原址上又扩大规模,重建新房,是在向普通老百姓示威,是在儿戏国法!
    
     园户村乡政府,呼图壁县土管局有法不依,执法不严,违法不纠,在违法行为尚未彻底纠正,侵占的土地尚未恢复耕种的情况下,偏听偏信,虚报实情,违反耕地保护的法律规定,随意变更土地用途,视百姓合法权益于不顾,视国家法律尊严如儿戏,助纣为虐,欺压百姓,州土管部门对此事的前前后后并非不知实情,却轻率审批,客观上纵容了违法行为,极大的伤害了老百姓的感情,破坏了党和政府在人民群众中的形象,混淆了是非界限,损害了法律的尊严。
    
     我们]认为,村长严支福,队长马斌,乡土管所长刘新生的法律责任必须予以追究;土地是老百姓的命根子,必须恢复耕种;国家《土地法》的尊严必须予以维护!
    
     由于被告人的社会关系的原因,在我屡次控告无果后,控告人一家在当地无立足之地,生命安全岌岌可危,生存没有保障,成天生活在恐惧之中,没有安全感!由于地方上的各种因素.在成控告人一家有苦难诉。
    
     16年的申诉奔波,我已是两鬓斑白,心力憔悴。我的爱人周志远为此重病身亡,家里一贫如洗,虽然得到了一点赔,但违法分子依然逍遥法外。希望老百姓的声音能够有人听见!老百姓的冤屈能够有人问,有人管!感谢您在百忙之中能够看完我的陈述,更渴望有人在百忙中关注我们最基层老百姓最正气的呼声!
    
    
     邹素荣
    
     联系地址:新疆呼图壁县园户村乡下三工村二组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55221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控告恶霸村官陈生荣伙同呼图壁县政府变卖承包地给私营业主(图)
·党员公勇狗急跳墙,新疆呼图壁县法院抛弃法治不立刑案/马兴龙
·新疆呼图壁县村民的公开控告书(图)
·新疆呼图壁马兰英劳教因公摔伤索赔,无赖劳教所与法院狼狈为奸(图)
·新疆呼图壁县园户村镇和庄村五组居民致信全国两会代表(图)
·新疆呼图壁县大片成熟番茄烂在地里 (图)
·新疆呼图壁县因设备故障全城停水停暖
·新疆呼图壁县、昌吉市交界发生3.4级地震
·呼图壁县腐败共产党员公勇狗急跳墙,率众拦路殴打控告人 (图)
·呼图壁民警郭振茂罪行(3):伙同地方黑恶势力公然向我行凶陷害/马兴龙
·新疆呼图壁县农机局人事黑幕
·举报控告新疆呼图壁县社会腐败,公职脱现反遭迫当地司法迫害/马兴龙(图)
·新疆呼图壁县马风祥遗书:致全国人大常委法制委员会上访函
·呼图壁县刑庭庭长、共产党员孟浩恰似一个流氓 (图)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聶華苓翻譯毛詩詞登在淫刊“花花公子”
  • 人工智能的致命缺陷
  • 台湾绿营承认两个中国的南北朝格局百年
  • 为拍照而拍照的摄影师才是好摄影师
  • 为什么海外一再出现小粉红欺压港人的邪压正现象?
  • 少先队共青团抢劫受到法律保护
  • 人类真是下流坯子
  • 虎妈的孩子们 后记
  • 《林彪密函蔣介石》的玄機
  • 人类的剩余价值就是逃离现代文明
  • 中国大陆接连发生的银行挤兑事件,反映出来的重大信息
  • 苏联,得到了太空、失去了地球
  • 四种沙门说明佛教就是沙门教、萨满教
  • 你想活到一百歲嗎?
  • 你想活到一百歲嗎?
  • 叔本华不知道自己的表象世界——思想
  • 博客最新文章:
  • 徐永海天凉了去看望王连禧带去孙立勇周封锁的爱心
  • 陈泱潮4.《特权论》在北京西單民主墻一鳴驚人,產生重大影響
  • 孟泳新质疑余英时欧阳哲生新文化运动“论”史观(十五)
  • 张杰博闻香港变战场“中国之治”遭遇重挫当代柏林墙正在坍塌
  • 陈泱潮3.1977年冒險首度全文刻印出《特權論》,【開中國民主墻運
  • 谢选骏被美国征服是一种幸福
  • 滕彪当今中国禁忌话题:猪瘟、猪头、习近平领导能力/VOA
  • 胡志伟蔣公坐敞篷車接受萬眾歡呼毛澤東出巡攜15個替身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傲慢
  • 谢选骏RCEP15国——新的大东亚共荣圈
  • 北京周末诗会刘跃/胡石根保外就医遥遥无期
  • 吴倩你们的耶稣:我被视为是个邪恶的人和假先知,所以他们鞭打
  • 陈泱潮2.《特權論》是【共產世界第三國際黨國體制民主革命的開山
  • 谢选骏座谈会就是坐探会
  • 曾节明国民党引进了共产党专政的话语体系,国共两党将同归于尽
  • 吴倩你们的耶稣:我被视为是个邪恶的人和假先知,所以他们鞭打
  • 谢选骏清宫戏扼杀鲜活的生命
    论坛最新文章:
  • 香港警民暴力升级 欧盟呼吁各方保持克制 促请全面调查暴力
  • 林郑班子民望全见红 中联办续撑港府止暴制乱
  • 堵路第三天:冲突致交通几近停摆 港府被迫俨如停课 罢工罢
  • 港警强攻中大激民愤 师生申请禁制令兼发起全球联署
  • 香港中大变战场 中共政法委撑警:不开枪 要枪何用
  • 香港血腥夜晚 中大一学生头部中弹生死不明
  • 北京惊曝医现鼠疫病人 网上疯传官方谨慎
  • 八百多中国地方政府无力偿贷遭列失信该咋办
  • 资深港评忧北京挺硬或在港制造小"六四"
  • 喻潘金莲与武大郎: 蔡英文批低俗 韩国瑜讥人不正常
  • 港警首冲校园 中大校长段崇智中催泪弹
  • 美国施压 韩日军事情报交流合作还续否?
  • 双11网购有人赚翻 有人欠资想跳楼
  • 开枪 惊骇港警指挥官下令直接打头
  • 成本增加 23%的德国在华企业有意撤离中国
  • 李克强国务院打贪新动向:红顶中介
  • 安倍与美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讨论南海等问题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