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无锡市新区、旺庄街道丧尽天良/沈志华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5月24日 来稿)
    
    我叫沈志华,拆迁前住无锡市梅村镇荆同村。丈夫蒋炳亚有父母和弟弟蒋文亚。原,兄弟两共有四间门面合法住宅地35号和36号,哥东弟西各两间。我一家三口住东35号门两间三层楼房364平方米,弟西36号门200多平方米住宅地。父住36号门。
    03年新区开发征地拆迁,将36号门户口并在我户35号门,因此35号364平方米合法住房换来90平方米安置房,36号200多平方米宅基地,没有安置房,也没有任何补偿。我当然对近乎抢劫式的拆迁不满,多次到江苏省政府和北京上访。
    2006年1月26日我找村书记曹炳文恳求解决拆迁问题。遭到曹书记和其儿子拳打脚踢昏倒在地。(当天中午曹炳文在梅村镇梅里饭店请在场群众吃饭)别人报警110,路东派出所将我送到旺庄镇医院。经检查全身到处青紫,住院8天,伤还没好,就逼我出院。
    因无锡旺庄镇党政干部助长恶势力,派出所不处理,曹炳文变本加厉。06年2月20日,用红旗轿车再次将我腿撞伤,并说要撞死我。
    06年3月6日曹炳文将我拖上他的汽车,拉到旺庄派出所,当着民警赵松涛的面和其儿子,对我拳打脚踢。我耳朵被打聋,身上多出青紫损伤。现落下严重外伤性头痛后遗症。经常复发吃药不断,07年经无锡第一人民医院鉴定,为头部外伤后遗症。
    07年2月22日在无锡火车站,被新区公安分局旺庄派出所警察强行押上警车带到旺庄派出所,又连夜转到硕放派出所,关押在监控室里,几个民警将我按倒在地,撕破我的衣服,抢我口袋里的手机,拿出传唤证进行审问。后将我押到硕放景新园关押62天,逼我写不再上访的保证书。
    07年6月11日在国家信访办,被无锡驻京办劫访人员拦住,押送到驻京办事处关押,遭无锡新区公安分局陈德荣警察非法搜身,侮辱、毒打。我从二楼令人欲跳下,左手骨折,全身损伤青紫,头痛难忍。13日押回无锡新区,关押在无锡新芳园拘禁7天。
    07年8月31日,在国家信访局被无锡劫持后,关押在无锡市新芳园,拘禁58天,期间遭到民警梁月梅等人的殴打。
    07年12月1日我在驻京办头痛复发,地方截访人员不许我在北京治病,强行用汽车押送回无锡。3日中午到无锡下车后社区干部接应,无锡新区公安局叶建飞警察带领协警一把将我拖下汽车,押上警车,摁倒在警车里毒打。
    08年5月13日,我在公安部信访接待处上访,无锡驻京办的民警守候在公安部门口截访,押送到驻京办事处,没收手机和身份证。照相审问后我拒绝签字,刘薇带着一帮人来威胁我,其中一个刘薇在驻京办雇佣的打手,嘴里说着下流话,朝我脸上左右两个耳光,又用鞋底朝我头上脸上狠狠抽打,打了还不许哭,我被打的头痛难忍,抱头伤心痛哭,几分钟后打手又冲来用鞋底朝我头上脸上再次毒打。我被打得昏过去,醒来后我头痛欲裂,眼睛睁不开。
    08年7月14日我在北京公交南站候车,被无锡新区一帮便衣警察劫持,绑架到无锡新区,我又一次被拘禁。先关押在新区新安镇南湖酒家,7月20日关押到新区长江饭店216房间,四处无窗,分不清白天黑夜,房间霉闷,我被折磨的头痛如裂。8月9日晚,我趁看守人员看奥运比赛不注意时,逃了出去。无锡新区动用千多名警察,手拿警棒,全城大搜捕,非法抄我家,我躲藏在桥洞里,大树底下,渡过了五天,8月14日早晨我饿极了,出来买点吃的东西,被公安民警抓住。再次将我关押到与世隔绝的深山里。9月27日遭无锡新区公安分局治安大队看守民警殴打。
    我经常头痛昏倒,身体一天比一天消瘦。10月20日放我回家,我已被折磨的遍体鳞伤,全身疼痛无力。发抖站不稳,头痛欲裂,恶心,呕吐,比死还难受。他们不但见死不救,反而将我扔在草坪里。好心的居民用摩托车将我送到无锡新区管委会。
    09年3月我本不想去北京上访,我去找政府领导解决问题,但有权领导不让见,无权领导只讲稳控,不谈问题,派保安24小时跟踪监控我人身自由,被逼无奈又上了北京,刚到北京草桥铁道口,被无锡新区劫访人员和公安民警,抓住押送回无锡。3月7日关押新区丽晶饭店102房间,旺庄派出所民警和9名男女保安看守不许走出房间半步。关了我8天,两会过后3月14日晚上放我回家。3天后,我出门买菜,被十几个保安将我绑架。又关进丽晶饭店17天。
    警察威胁要拘留劳教我,于是我决定离开无锡这个地狱般的地方。09年9月6日我到了北京,9月25日,在住宿的地方被当地派出所查出,无锡市新区警察将我带到驻京办,警察强行搜身,抢手机,做笔录,审问后连夜将我押送回无锡。派出所警车接应,副所长将我押送到新区废弃仓库里关押,只给一件又脏又臭的破棉衣,摧残折磨我,五天五夜没吃一粒米饭,没喝一滴水。
    9月30日他们看我快要不行了,便用警车把我送进旺庄医院,强行输液,男女保安看守。10月8日,旺庄街道综治办主任周学其和旺庄派出所治安所长钱锋来到我被关押的病房里,告诉我:“学习班到今天结束了,你出院吧。”我不肯,10月9日中午街道办政法委主任章晓明带领几个保安,爬窗进我病房里,威胁我出院。我立即向医院院长求救,并报警。当晚9点半,十几个黑社会王八蛋闯进我病房里,将我绑架出医院,抢走我的钱和身份证,银行卡。并强行按倒在汽车座位上,掐住我的喉咙,我差点被掐死。我被他们扔下车时已全身没有知觉,不知扔在什么地方。后来才知道自己躺在水泥地上。社区居民们纷纷指责、愤怒骂道:“没人道!没人性!伤天害理!”当晚我向旺庄派出所报案,无人理睬。
    想去无锡市公安局报案,可钱被抢光,身无分文,无钱乘车,后我拦了一辆出租车。好心的司机听我遭遇就送我到了市公安局。我报了案,值班民警做好记录,我要求立案查办。当晚我丈夫开电动车出来找我,在无锡市政府门口被街道主任章晓明派来的保安抢走电动车,把我丈夫关押在汽车里,抢了我丈夫的手机。晚上我在无锡市公安局要求见包案领导杜荣良局长,忍受着饥寒和伤痛从当晚十点多钟一直等到第二天下午3三点多未见到杜局长。公安信访处罗处长出来说:“杜局长不是你沈志华想见就能见的!”被赶出公安局信访大门。我走投无路,又上了北京,向中央领导求助讨公道。在京有关部门领导接待,劝我回地方解决问题。
    我回到无锡多次去找地方政府有部门领导,无人理睬。2009年12月21日起我天天去新区找政法委副书记,信访局长陈金康。陈金康一直不见我。
    2010年1月20日我去南京,省信访办和公安厅信访处都和当地通了电话,叫我回当地解决问题。回到无锡无人找我谈问题。1月22日派十几个保安24小时在我家门口监控,我走到哪,两辆汽车,摩托车,步行,保安跟踪监视到哪。25日我去朋友家中,二十几个保安将朋友家包围。我朋友感到很气愤,便不让我回家。二十几个保安将朋友家包围看守二天,一直到26日晚上11点多钟我到镇江火车站乘车,守候在镇江火车站的保安将我按倒在地上撕破裤子污辱我,强行将我押上警车带到旺庄派出所。
    27日治安大队张晓军约我下午一点去他办公室,保安跟踪到社区门口,二十几个保安将我拦住不让我走出社区。社区主任骗我到他办公室去解决问题。可是到了他办公室去什么问题也不谈了。将我拘禁在他办公室,十几个保安看守,一直到下午6点多钟他们不让我回去吃晚饭。我丈夫见我没回家,就到处找我。看见我关在社区主任胡敏办公室里,就叫我回去吃晚饭。胡敏即动手打我丈夫,一把揪起他胸口,十几个保安对我丈夫一起上。幸亏社区民警华伟清当场拦住。虽然没有发生后果,但我丈夫的心里是造成极大的恐惧!回到家我立即打电话给派出所吴所长报警,又打电话向信访局长反映,信访局长陈金康叫我明天到他办公室去讲。
    1月28日上午我到无锡新区信访局办公室,但信访局长陈金康根本没让我反映问题。后来我问他讨要2009年8月31日签字的那份材料,我提到材料他理亏心虚了。穷凶极恶的叫我滚,并将我拖出他的办公室。
    29日我又到了北京。除夕的前两天我在北京收到新区信访局李刚科长,奉无锡新区领导指令劝我回去,过了春节,给我解决问题。我尊重领导的劝说,回家过春节。
    过了正月十五(阳历的3月1日),我在家被派出所一群协警绑架押上警车,关押至新区长江饭店216房间,(曾经是我2008年开奥运会我被关押逃出虎口的那个房间),我又一次被折磨的头痛胃痛难受的经常吃药不断。
    2011年6月问题得不到解决,我进京上访,在公安部信访接待处门口被旺庄街道豢养的十几名打手围住,殴打、抢手机,强行将我押送回无锡。28日早晨到无锡,早已守候的十几名保安上来就拳打脚踢,我昏迷被他们抬上车,又关进了黑监狱。释放回家后被24小时监禁,一直到7月底。每晚一辆汽车(牌照苏BLB885),白天摩托车(牌照苏BPQ813)停守在我家门口。有一次,我开着电动车出门办事,他们随后追缉,使我心里造成恐惧和压力,几次危险撞车。
    2011年11月8日,我去南京江苏省信访局,在接待大厅填表时,被旺庄街道劫访人员强行暴力拖上汽车押送回无锡市新区旺庄派出所。副所长钱峰明用警车将我送进臭名昭著的新芳园宾馆106房间,106室刑罚凳等刑具一应俱全,限制人身自由3天。
    2012年1月11日早晨我开着电动车出门去办事,在无锡永乐路和清扬路交界路口,被街道信访主任沈振邦领着一群不明身份的人围住。抢走电动车和钥匙,推我上警车,我不肯,十几个人拳打脚踢将我塞进车里,关押到到青山新村1号无锡市解放军总装备部第一干休所,几名打手将我抬进8102房间,房门加铁门锁上,并再次暴力殴打,痛的我全身发抖,求饶他们别打了,一名叫周烨的打手用尼龙绳捆绑,抓住我的头发狠狠地往墙上撞,我拼命喊救命,打手说:“叫死也没人救你!”,我昏死过去。醒来时头肿、脸肿、眼睛看不见,8天没吃东西,大便流紫红色的血。
    2012年2月26日,在北京开阳里小区超市被无锡市驻京办劫持,27日送回无锡,无锡市公安局新区分局警号020512警察做了询问笔录,警号029633警察带着保安强行搜身,搜包。当天中午,将我押送无锡市青山新村1号解放军总装备部第一干休所8102房间,3男1女看守。3月16日上午,我讨水吃,协警沈大伟进来就搧我耳光,拳打脚踢,我昏死过去,沈××说“让她去死好了,死了她好拿政府一大笔钱!,她也不要上访了。”
    3月16日,我女儿去青山派出所报警,求助警察,青山派出所的民警推脱说他们管不了,无奈之下,我女儿来看我,被协警沈××掐住喉咙,我哭着喊“不要伤害我女儿,我叫她回去!”
    20日回家后,小便出血,头痛,全身酸痛乏力(注:同期关押在无锡市青山新村1号解放军总装备部第一干休所的上访人员出现同样的症状,她们是旺庄街道的尤月芬、周亚红、周锡芹,无锡市新安街道的黄民菊)。
    七年来,无锡市新区、旺庄街道对我实施无数次的欺凌、绑架、毒打、非法拘禁、限制人身自由共336天的凌辱和折磨。
    可是这些暴徒对付的是手无寸铁的人民!
    无锡市新区、旺庄街道丧尽天良/沈志华
    无锡市新区、旺庄街道丧尽天良/沈志华


    无锡市新区、旺庄街道丧尽天良/沈志华


    
    沈志华联系电话:13485063763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39213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七年上访,无锡市旺庄街道令人发指/沈志华 (图)
·无锡锡山区农办剥夺农民的土地使用权属/王振华 (图)
·厂房因被法院违法超标拍卖/无锡谢其明 (图)
·无锡市厚桥街道上访户年关难过/王振华
·无锡市被强拆户任菊秀​的血泪控诉/任菊秀 (图)
· 给无锡市滨湖区法院王春年院长的信/王振华
·写在无锡市中院院长时永才接待日之际/王振华
·给无锡市滨湖区法院王​春年院长的公开信/王振华
·王振华:给无锡市滨湖区法院王春年院长的公开信
·26岁无锡女大学老师不堪“潜规则”致精神崩溃跳楼自杀
·无锡拆迁光头逞凶家毁了/王建芬
·无锡法院隐匿重要证据草菅人命!法律被践踏!
·无锡沈果冬因重磅举报材料获“妨害公务”罪名
·无锡贪腐官员私卖安居房牟利/陶国芬
·致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中组部长李源朝的公开信/无锡陈雪华(图)
·江苏无锡陈雪华致中国社会保障部长尹蔚民的信(图)
·无锡航道公司改制 腐败2010
·56岁的母亲在21世纪成了黑人、黑户(09年-上访苦旅之五)/无锡陈雪华
·贺无锡市人民政府拆迁管理办公室财源滚滚(图)
·无锡桃农辛勤劳作,公安带领保安寻衅滋事
·王建芬:无锡羊尖镇暴力强拆嚣张“打死一个20万”/视频
·律师称无锡原国土副局长遭八天八夜折磨逼供
·无锡代表喝完喜酒后一人被询问一人与外界失联系
·无锡国土局原副局长受审 记者旁听被拒 (图)
·因上访被限制人身自由,无锡王建芬起诉黑监狱 (图)
·江苏无锡代表赴武汉参加秦永敏、王喜凤婚礼被国保带走
·谁动了无锡孤女尤丽燕的房屋? (图)
·当代变色龙,无锡110
·万科地产无锡施工打伤拆迁户 张家港老人遭拆迁办打昏 (图)
·无锡水稻田里种房子 (图)
·爆料:无锡隐瞒百年老店用工业明胶加工食品实情
·无锡原书记毛小平涉严重违纪被开除党籍 (图)
·媒体:无锡原市委书记毛小平涉受贿通奸被开除党籍
·无锡ATM机取钞实现“备份”功能 遏制假币流通
·无锡宝马车主撞人不停 遭众人砸车
·无锡访民陆凤娟北京上访被关“学习班”恐遭劳教 (图)
·无锡陆凤娟进京治疗被关黑监狱,家属受到再劳教恐吓 (图)
·江苏无锡肖金妹派出所内一句话被关押
·无锡的魅力在何方/王振华
·无锡政府融资千亿元干什么/无锡王振华
·无锡模式的思考,评吴敬琏的无锡经验/王振华
·写在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时永才接待日之际/王振华
·无锡袁天放:从赵作海案的发生,谈对野蛮警察的看法(图)
·无锡到处是工地 何来高科技/柳鲲鹏
·无锡2009年财政收入1000亿,说明了什么/王振华
·两会前无锡18市民给新任北京公安局长傅政华的公开信(图)
·惠林泉:关于无锡拆迁的深层思考
·评无锡市南长区政府回复“扬名镇五爱村厉巷地块有拆迁许可吗?”
·揭开无锡市委书记杨卫泽“文保书记”的画皮(之一)
·征集签名:控告问责无锡市委书记杨卫泽/无锡维权
·无锡,苏南模式嬗变中的悲哀/惠林泉
·新编无锡景/无锡袁天放
·陈赐贵:无锡市政府:热衷拆迁为哪般?
·无锡访民袁天放对施酷公安的新年寄语
·无锡市政府拆迁管理办公室:你自己裁决自己的行政行为合法吗?/何笑
·无锡市委昏庸和愚蠢的决定
·著名满学家阎崇年先生无锡签名售书被袭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