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令人惊心动魂的“学习班”/灌云县陆庆梅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3月08日 来稿)
     所谓“学习班”是 指针对非法上访人员办的“学习班”而事实学习班主要是打击报复信访人,对进入学习班人员采取黑色口袋罩头对其进行殴打,不给饭吃不许睡觉两腿伸值保持90度坐在水泥地上,或者地板砖上,对学习人员采取一系列侵害人身的措施,
    
     我为维权“两进学习班”
    
     事情的起因是要从6年前 说起,2002年灌云县以招商引资为名,占了一条门户路“西苑南路”,非法霸占农民土地几百亩,我们村民向上级部门反映于2003年5月17日,遭灌云县政府打击报复,我含冤入狱5年,(2004年,江苏新华内参29期对此事报道过)于2008年5月16日刑满,2008年4月8号接到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2007)苏刑监字第078号驳回申诉通知书,所以我于2008年7月28号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申诉,在最高人民法院门前,江苏高院接访人强行拦住,理由是政府行为不要告法院,通知你们政府用别的方法解决问题,我当时问江苏省高院接访人,你们凭什么拦我,我曾经向你们高院提出申诉,你院驳回,现在我依法向最高法院伸诉,这是我的权利,你们凭什么拦我,他们回答说,省院领导要和我谈谈由李建国出面和我谈,但只问我的姓名,而后就电话通知了灌云县接访人徐成(公安局副局长侍庄派出所所长)当时徐成让我回家解决问题和乡长武卫东好好谈谈,事情总得回家解决,徐成安排人把我强行押上车,带回灌云县侍庄派出所,由彭指导员负责审问,另外一个作笔录,我向他们要传唤证,他们回答是口头传唤,关了24小时,以后由侍庄乡副乡长刘先仙,李建军负责带领侍庄乡司法所长刘芹(女)和派出所一名警察30几度的天气用警服的棉内胆罩住我的头,开车近百里,一路上,孙立树及时向乡领导回报情况,并请示人马上带到要不要加餐,上菜,红烧肉,到了地点我才知道,这是他们的刑罚名称,把我关进侍庄乡私设的牢房(灌南县私人开设的旅馆,一天500元租金)在那里由刘芹对我非法搜身,并强行取掉我的黄金戒指和项链及耳环和身上的所有物品,尔后由孙立树强行令我带上黑头罩面朝墙站立,没有等我站好,孙立树,任建军,孙正海,三位强壮打手对我拳打脚踢,问我要不要看他们身份证,我实在被打的受不了,就求他们不要这样狠毒打我,因我有心脏病,可是他们如恶魔一样,于是我当场晕死过去,待我醒来后,有两个医生在我面前,要为我做心电图,做完心电图过后,约2个小时,就来了一位医生,我认识是侍庄乡医院的陆进医生为我输液并且说要观察,所以陆进医生守护我一夜,于天亮后走了,第二天侍庄医院葛院长又来为我再次输液,并打电话告诉侍庄负责信访的书记张凌云,为什么把人打成这样,当我吊水刚输完,就命我坐在水泥地板砖上找开空调,葛院长又来到我的房间,看到我坐在地下,就问为什么坐地上,我告诉她是他们强行令我坐在地上的,葛院长找到刘芹,说明我的身体不行,必须让我休息,尔后又让我躺到床上,过了几个小时后,来了县里一位姓王领导,带了县医院的什么主任,看了我的病情,说一定要让我休息,葛院长并建议带回乡医院治疗,在病情严重期间,侍庄乡领导李祥书记,武卫东乡长,刘先仙副乡长,陆习尚副书记,张凌云副书记,李建军副乡长兼陆庄村支部书记,都到我被关押之处(在我被打时,刘先仙,李建军在我被关之处)并于7月31号由乡副书记张凌云信访办主任陆习霞,带回侍庄乡医院治疗,我终于死里逃生,脱离恶魔的手掌,8月2号,灌云县县长尹哲强在侍庄乡书记李祥及一班领导的陪同下,来到我的病房(负责记录的是侍庄乡信访办主任马玉明)记录如下:
    
    令人惊心动魂的“学习班”/灌云县陆庆梅
    
    令人惊心动魂的“学习班”/灌云县陆庆梅


    
    
    ,并指示尽快治好我的病,我向县长反映被打的情况,县长问侍庄乡书记李强,当时说是碰的,等县长走后,李强说我没有配合好政府工作,所以才被打的,而且声明侍庄乡这样做是按县委领导指示做的,李强并说等我身体好就让回家,因为我家两个孩子放暑假在家无人做饭,所以我身体好点后,一直要求回家,但他们一直拖,直到22号由李强和我谈话,谈话后要我写保证书,不上访,不到施工现场阻止施工,今后要支持政府工作等等,内容由信访助理孔庆干写好,(
    
    令人惊心动魂的“学习班”/灌云县陆庆梅


    
    
    )让我抄的,.身份证扣留到奥运结束后,虽然让我回家,但一天24小时受到监控,乡里派人吃住在我家里,并且县领导督察组每天到我家里查看,所以我说全国人民都在喜迎奥运,我却因此遭到灭顶之灾。
    
     不仅如此,我的家人也遭受此难,年近七十的老母亲,被他们强行带进学习班,强令做在水泥地上,造成内风湿发作,腿肿的无法走路,至今不能正常行走,我的丈夫更加严重被刘艳平,孙立树他们打的口吐鲜血,喷了一身,衬衣被柒红一片,刘艳平强令我丈夫脱下血衣,至今没有归还。
     人生自由再次受到催殘
    
     2008年9月20号,侍庄乡村工作人员近400号人(每人每天奖金50元)由侍庄开发区付出,非法强占侍庄乡陆庄村十组土地,建新区医院,我曾经打电话给江苏省国土厅张主任回答说“没有手续”所以非法占用,“保护土地,人人有责”,并且没有依法补偿,严重侵害农民的合法权益,所以我到施工现场要合法手续,在乡书记李强按排下乡长指令人把我强行带走,并关进非法上访学习班,我就想不明白到自家地里却成了非法上访,作为政府本身强占土地已经违法,就是合法征用,如果农民不理解,依照《土地法》规定,可对其进行解释和劝说,实在不行要求人民法院强制执行,更向况补偿没有到位就强行施工破坏农田依照法律农民有权拒绝交地,而侍庄乡胆大妄为再次非法拘禁农民,致使我滴水未进一周,无法说话,生命危在旦夕,所以侍庄乡医院请求乡书记李祥把我转入县人民医院(下面是侍庄乡出据的证明)
    
    令人惊心动魂的“学习班”/灌云县陆庆梅


    令人惊心动魂的“学习班”/灌云县陆庆梅


    住院期间有时饭都不给吃,我发信息给乡书记李祥和乡长武卫东和其它领导,无人过问并且侍庄乡派人一天几班昼夜轮溜看管
    (侍恩诗,陆习霞主任,马玉明副主任,在信访办就职;徐建:乡土地办;表中各人员都是在乡政府各部门就职),而看管人一再声明乡领导不管我,家人无可奈何,不能让我等死,只好东挪西借凑钱为我治病,所有生活费用都自理,侍庄乡政府这种行为严重侵害我的合法权利。
    
     以上反映情况句句属实,恳求上级首长来救救我这个受苦难的老百姓
    
    
     江苏省连云港市灌云县侍庄乡陆庄村十组
    
     陆庆梅 联系电话:13851223238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83074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江苏灌云县:招干18年,苦干18年,为人搞保障,自己没保障
·江苏灌云:屁大点事情都不愿解决/孙洋、任华
·灌云副县长称打砸强拆手段是文明(闻名)的 (图)
·对江苏省灌云县人民法院的控告(4)
·对江苏省灌云县人民法院的控告(3)
·对江苏省灌云县人民法院的控告(2)/陆庆周
·对江苏省灌云县人民法院的控告 (图)
·江苏灌云拆迁部队强拆抬人 指挥官员凶神恶煞镜头首次曝光
·江苏省灌云县:共产党员向李洪志求救 (图)
·江苏灌云:一个老百姓的漫漫上访路 (图)
·关于江苏灌云县下车乡原党委书记李祥克扣贪污的举报 (图)
·江苏灌云县拆迁拆疯了
·江苏灌云县强迫签订空白的“搬迁协议”(图)
·江苏灌云县:暴力拆迁致农妇喝农药,导致精神病(图)
·江苏灌云县:强逼拆迁致农妇喝农药
·江苏灌云:少女被诬“卖淫” 遭防暴大队警员毒打3小时
·江苏灌云县:癌症病人陆金洋无端被劳教 (图)
·举报连云港灌云县书记县长非法侵占农田4000余亩
·谁能遏制江苏省灌云县委书记的腐败?
·江苏灌云县公安局包庇犯罪民警
·江苏灌云县再次动用“学习班”折磨访民 (图)
·江苏灌云“王立军”何人能管? (图)
·江苏灌云县:如此“信访工作先进县” (图)
·江苏灌云县:陆增波无缘无故被拘留 (图)
·江苏灌云:毒水疯狂“围剿”燕尾港 (图)
·江苏灌云文明城市“文明”见闻 (图)
·江苏灌云县:索钱救命又丧一命 (图)
·江苏灌云强拆最牛官员:由打砸杀到“焚烧胡锦涛”、“枪毙温家宝” (图)
·看江苏文明城市灌云警察 的“执法”与执罚 (图)
·江苏灌云县:接访人员自曝家丑 (图)
·江苏灌云暴力拆迁、圈地、征地跟踪报道 (图)
·江苏灌云暴力圈地、征地进行中 村民求救 (图)
·民众热议:江苏灌云创建文明城市
·江苏灌云暴力强拆现场视频——六旬老人哭喊亲妈
·江苏灌云中心小学班“学生数超百人”真相调查 (图)
·暗访:江苏灌云离文明还有多远 (图)
·江苏灌云篮球巨匠周正民因穷困投河自杀
·最新报道:灌云驻京办追杀维权者
·为了忘却的纪念——献给灌云5.13暴力强拆遇害者半周年 (图)
·江苏省灌云县的大局究竟是什么? (图)
·陆金洋:关于请求查处灌云黑社会的申请(图)
·毛骨悚然的“三个讲清楚”学习班/连云港市灌云县 陆金洋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