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杭浩东联合国上访维权 母親遇害一周年祭 (2012/01/23)
请看博讯热点:“麻雀行动”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月24日 来稿)
     任何国家和政府都无权以主权为籍口侵犯人权--联合国前秘书长柯菲•安南
    
    今天是2012年1月23日,农历正月初一,春节,也是我母親遇害一周年忌辰。
    杭浩东联合国上访维权 母親遇害一周年祭 (2012/01/23)
    纽约今天乌云密布,寒雨绵绵,我的心就象那乌云一样沉重,充满伤痛和悲哀。一早,怀着对母親的无限思念,我来到联合国大厦前中国受害者广场悼念和祭祀我的母親。丁华老师也冒雨特从外州赶来参加,并为我母親献上一束鲜花,表达她的悼念之情。我在此向她表示深切的感谢。
    杭浩东联合国上访维权 母親遇害一周年祭 (2012/01/23)


    杭浩东联合国上访维权 母親遇害一周年祭 (2012/01/23)


    杭浩东联合国上访维权 母親遇害一周年祭 (2012/01/23)


    一年前的今天,2011年1月23日,母親在遭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政府及其所拥有的黄浦区房地产开发实业总公司非法绑架、禁押三年另四个月十天后终被他们虐待摧残致死,终年九十六岁。
    
    2007年9月13日凌晨,月黑风高,由黄浦区人民政府下令出动的上百军警、打手和武力拆迁人员配备着现代化的装备, 在原区政府办公室主任、黄开公司总经理王长宝的指挥率领下,对我们家发动突然袭击,非法破门闯进公民的合法居所,对我家人实施强拆前的绑架清场。我时年93岁双目失明、两耳失聪的母親在睡梦中被嚇醒,惊恐万分,疑是土匪强盗入屋,日寇鬼子进庄,頓覚大难临头。尚未待她翻身起床,那些暴徒就一拥而上,一把将她按住, 强行将她抬下楼去,她连一下呼救声都没有来得及发出,就被塞进在楼下等候的发动机一直开着的汽车里,绝尘而去。随之我们家合法拥有的祖传房屋在瞬间被非法强行摧毁,夷为平地,所有财产被洗劫一空。
    
    母親自被绑架禁押之日起直至含冤去世,始终没有弄明白为何人民政府要对风烛残年的她下如此毒手,将她从家中绑架走,如此残忍地将她从亲人身边强行掳走,孤身禁押在一间潮湿霉暗的黑屋子里。遭绑架日那天的恐怖情形如同恶梦凶魔般地一直缠绕着她,致使她终日生活在惊恐之中。她至死都不知道她从民国起就赖以安身立命,举家生活了七十多年的房屋在她被绑架的那天就被人民政府強行拆毁,不复存在。
    
    记得在那个血腥的九月底,我从美国赶回上海,一下飞机就直奔母親被禁押地。赶到那儿,只见母親一人被单独地锁在那黑屋子里,双目失明的她因无人看护,十分紧张恐惧,嘴里不停地呼喊我姐姐的名字,声音非常凄惨。我无奈之下強行从窗而入,当母親弄清是我之后,泪如雨下,哽咽着要我送她回家,而我实在不忍心告诉她家早已被強行摧毁,以免她一时无法接受这残酷的事实而遭不测,母子俩只得抱头痛哭。
    
    母親生性勤劳善良,一生与世无争。但由于受到我父亲的所谓 “政治问题” 的牵连,在历次政治运动中母親都受到冲击,无一幸免。这使得她变得胆小谨慎,逆来顺受,只求能平平安安地将子女抚养成人。但同时逆境和困苦也将她磨练得非常坚韧和顽强,顶着政治和经济双重压力,艰辛地領着全家活下去。政府数次剝夺她的工作,断绝我们家的主要经济来源,企图把我们全家驱赶出上海。当时孩子尚小无一人工作,但母親靠着微薄的房租收入,艰辛地领着全家活下去。
    
    到了所谓的 “文革” 浩劫期间,更是祸不单行,我们全家赖以生存的房屋一夜之间被政府全部冲击充公没收,连自家的住房都得向政府交房租。被断绝了所有的经济来源后,全家生活顿陷绝境。尚记得在1967年的春节前几天的一个晚上,邻居家都在忙碌着置办年货过年,而我们家的米缸里却是颗粒无存,没米做晚饭,全家只得饿着肚子上床。在过了一个饥寒交困的苦夜后,早晨起来母親用家里仅存的三分钱买了一个烧饼,掰了半个给饿得爬不起床的我,我的俩个姐姐各得四分之一,然后嘱咐我们待在家里不要出门。我怯生生地问母親要去哪儿,想和她一起去。母親说她要去街道办事处要工作,不能待在家里等死。她又叮嘱我姐姐如果到晚上她没回家,不要去找她,说完连水也没喝一口就走出了家门。
    
    我们在惊恐和饥饿中等了一天,直至天傍黑也不见母親回家,正当我们开始惊慌失措不知所从时,母親推门进屋了,手里还捧着一摞用旧报纸包着的面条和几棵青菜。我们一阵雀跃,母親虽满身疲惫却一刻也不歇地忙着生火做晚饭。当晚临睡前我听见母親对我大姐说,她明天一早就要去上班,说着还拿出二块钱叫她明天去买米并置些年货。我大姐又喜又惊地问她怎么回事,她这才把白天的经过说了出来。
    
    原来早晨母親到了街道办事处后,直奔专管劳动调配的街道主任办公室。那年月街道办事处大门口既无狐假虎威的保安,也尚无什么 “信访办” 、 “维稳办” 这种不干实事而专事欺骗打压普通百姓的衙门和污吏,至于什么 “上访、信访、听证、维权、维稳、和谐社会” 等字眼更未面世。只要你运气好,时间摸得准,要见到街道主任这种级别的干部还不是什么难事,也没听说过有哪个主任被百姓手刃掉的。母親说她到了街道主任办公室门口,正撞上主任手捧着个装满茶水的玻璃瓶要去会议室开会,母親拦着他开口就向他要工作要饭吃。因为街道办事处多年来一直在整治我们家,所以街道主任对我们家的情况和我的母親并不陌生,他当时只是生硬地说他没有时间,要我母親明天再去,随后转身就进了会议室。
    
    母親也不和他争辨,在走廊里靠近主任办公室门口的长凳上坐了下来,静等他开完会出来。期间走廊里不断有人走过,也有人问她来干嘛的,她回答说是来要工作要饭吃的。当时虽无人帮她解诀问题,但也没人上隔壁浱岀所叫警察来抓捕她,更无人请她去 “喝茶”。中午主任开完会后,也不理我母親,径直出门吃饭和办事去了,直到下午三点半后才回来,而母親在这期间一直饿着肚子坐在那儿等他,连水也沒得喝。
    
    那主任回来后见我母親还没有走,略显惊诧,随即把我母親叫进办公室,告诉她他这儿沒工作也没饭提供,要她回去。母親回答他家里已没钱买米开伙了,回去也是饿死,要死就死在这儿,以免吓着孩子。母親不会长篇论理,说完就重又坐回到走廊里的长凳上,无声的抗争着,等待着。那主任然后关上办公室门,在里面打起了电话。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他又把我母親叫进办公室,递给她一张配工单,说在里弄生产组手帕加工场为她找了份临时工,明天去报到,并叫她去街道办事处财务科预支五块钱买米过年。
    
    母親不是一位自覚的维权者,也无强烈的维权意识,但当她被逼入绝境时,也只得背水一战。那时她只有一种朴实的想法: 你们政府不让我们活下去,那我就只得以死抗争。用今天的话说,母親那天用生命抗争使维权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维护了自已的工作权和全家的生存权,但也幸亏那时的维权环境没有今天这样险恶,否则哪怕去北京 “国办” 上访也是徒劳。
    
    母親是一位坚韧的女性,历经 “文革” 磨难终带领我们幸存下来。“文革”结束后,母親和我姐姐又整整花了二十年时间才从政府手中把被他们第一次抢去的全部房产要了回来。被政府一夜间抢夺去的房产,却得花二十年时间才能要回,其间母親和我姐姐所受的艰难凌辱可想而知。我家的房产整整被非法无偿占用三十年(1967—1997)。
    
    可是到了二十一世纪的 “和谐” 社会,母親赖以颐养天年的合法房产在腐败横行的今天又被官商勾结再次强行抢去并摧毁。母親老矣,面对这第二次浩劫和如此穷凶恶极、残忍无比的侵犯者,她不仅无力维护自已的合法财产和财产权,甚至连自已的生命和生存权都无力保护,最后终于因为拥有一份合法房产而招致杀身之祸、灭顶之灾。在遭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政府及其所拥有的黄浦区房地产开发实业总公司非法绑架、禁押三年另四个月十天后终被他们虐待摧残致死。
    杭浩东联合国上访维权 母親遇害一周年祭 (2012/01/23)


    大年初一也是全世界的华人合家团拜,祭祀列袓列宗的日子。我们家自被强拆摧毁后,全家就再也没能在一起过一个囫囵年,团圆节。而今母親和我们更是阴阳两隔,怎不令人心痛和伤悲? 为了祭祀和纪念母親,今天我带了祭品,来到中国受害者广场,竖立起特意准备的 <<拆迁受害者永垂不朽 / CHINA VICTIMS MONUMENT (中国受害者纪念碑)>> 的条幅,当着联合国193个成员国和各委员会、理事会的面,在全世界人民的注视下,面对苍天、大海和母親的遗像,长跪不起,祭拜不幸受害遭难的母親,祈福她的在天之灵,愿天堂里沒有强拆。就在这时雨下得更密更急,苍天也在为我母親悲哀和不平。
    杭浩东联合国上访维权 母親遇害一周年祭 (2012/01/23)


    母親大部份人生是在五星红旗下度过的,并且也是在五星红旗下遭此浩刼并受害的,今天我特意请来了五星红旗为我的悼念和祭祀见证。由于今天下雨,联合国没升万国旗,因此这面血红的五星红旗更显夺目。
    杭浩东联合国上访维权 母親遇害一周年祭 (2012/01/23)


    丁老师真不愧为经验丰富的高级教师,她刚遇上了一群从国内来美国游学两星期的高中生,就如同在课堂上讲课一样和她们讲起了上海侵犯人权,暴力强拆的事实和真相,这成了这些学生赴美之行的意外收获。
    杭浩东联合国上访维权 母親遇害一周年祭 (2012/01/23)


    杭浩东联合国上访维权 母親遇害一周年祭 (2012/01/23)


    杭浩东联合国上访维权 母親遇害一周年祭 (2012/01/23)


    我们的老朋友KEN也特意选了大年初一冒雨前来支持和声援我们。今天上海的张兆林先生委托戴洪林展示的横幅也在雨中展出。
    杭浩东联合国上访维权 母親遇害一周年祭 (2012/01/23)


    <<拆迁受害者永垂不朽 / CHINA VICTIMS MONUMENT >>条幅也是为所有的冤死的拆迁受害者所立。在今天的中国受害者广场上,葛丽芳的母親、艾福荣的母親都是因强迁遭难含冤而逝,而国内更有以四川唐福珍女士为代表的无数拆迁受害者横遭不幸,华夏大地上拆迁受害者的冤魂无处安宁。我们今天在中国受害者广场上为所有的拆迁受害者举行了纪念仪式。为了维护和保卫生命权、财产权,为了寻求公平、公正和正义而遇害的拆迁受害者永垂不朽!
    杭浩东联合国上访维权 母親遇害一周年祭 (2012/01/23)

我的<<中国受害者广场 / CHINA VICTIMS SQUARE>>和<<拆迁受害者永垂不朽 / CHINA VICTIMS MONUMENT >>的条幅将一直矗立在联合国前,直至公平、公正和正义的实现,以告慰母親的在天之灵。
    
    关于我们家在上海市黄浦区丽园路268号(73号地块) 的房屋被强拆及受害详情及维权历程,请到GOOGLE上输入我的名字,即可了解知晓。
    
    谢谢。
    
    杭浩东
    Tel: 815-616-0079
    E-mail: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博客: www.unsfwq.blogspot.com; FACEBOOK/脸书: 杭浩东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27183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杭浩东联合国上访维权——呼唤正义,捍卫人权(2012/01/19) (图)
·杭浩东联合国上访维权----博弈狂风(2012/01/18) (图)
·杭浩东联合国上访维权----雨中抗议(2012/01/17) (图)
·杭浩东联合国上访维权----“我有一个梦想” (2012/01/16) (图)
·杭浩东联合国上访维权----挑战严寒 (2012/01/13) (图)
·杭浩东联合国上访维权----栉风沫雨 (2012/01/12) (图)
·杭浩东联合国上访维权----我们的队伍正在壮大中 (2012/01/10) (图)
·杭浩东联合国上访维权----老美给我们上了一课 (2012/01/09) (图)
·杭浩东联合国上访维权----重返中国受害者广场 (2012/01/06) (图)
·杭浩东联合国上访维权----圣诞快乐 (2011/12/24) (图)
·杭浩东联合国上访维权----我们的家被强行摧毁 (2011/12/20) (图)
·杭浩东联合国上访维权---邀请骆家辉大使访问中国受害者广场 (2011/12/16) (图)
·杭浩东联合国上访维权---我们的家在上海黄浦江上 (2011/12/15) (图)
·杭浩东联合国上访维权---我们成了時代风云人物 (2011/12/14) (图)
·杭浩东联合国上访维权---从中国受害者广场到时代广场 (2011/12/13) (图)
·杭浩东联合国上访维权---国际人权日(三) (2011/12/12) (图)
·杭浩东联合国上访维权---国际人权日(二) (2011/12/09) (图)
·杭浩东联合国上访维权---国际人权日 (图)
·杭浩东联合国上访维权---国际人权日(2011/12/08) (图)
·美籍华人杭浩东十一过后将勇闯胡锦涛家门 (图)
·中秋上海虽月圆高龄老母永不见 杭浩东回国维权上访记(二)
·杭浩东美国抗议后,回上海维权上访记(一)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