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上海艾福荣、葛丽芳和陈黛莉联合国上访记(1月18日)
请看博讯热点:“麻雀行动”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月22日 来稿)
    
    上海艾福荣、葛丽芳和陈黛莉联合国上访记(1月18日)
    上海艾福荣、葛丽芳和陈黛莉联合国上访记(1月18日)


    上海艾福荣、葛丽芳和陈黛莉联合国上访记(1月18日)


    上海艾福荣、葛丽芳和陈黛莉联合国上访记(1月18日)


    
    
    作者:艾福荣 葛丽芳 陈黛莉
    
    1月18号 星期三 晴天
    
    今天,由耿和委托艾福荣、葛丽芳和陈黛莉等人将他们制作好的两条横幅:“还我丈夫高智晟,生死不知沙雅城”和“全球关注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的生死安危”在联合国广场展开。洁白的底布上染着腥红的大字,一时间,我们仿佛看见了高智晟夫人的心在哭泣,在流血……
    
    是的,我们的心又何曾不是呢?几年前,我们通过网络了解到高律师,并获悉高律师会在《中国经济时报》上每周发表一篇文章以飨读者。之后,艾福荣和他的妻子以及一些上海访民也曾一起与高律师见过几次面。由于高律师对法律条文透彻的研究和娴熟的运用,访民们可以把从高律师文章里学来的法言法语与他们的相关政府工作人员进行对话,结果是斗得地方政府官员理缺词穷、辞不达意。直到今天政府官员仍不敢与访民们公开对话,只能用开“黑会”(所谓的单方面听证会)的方式继续欺骗、愚弄访民。
    
    高律师的人格魅力在上海访民的心目中是不言而喻的,在国内和国际上都是很有影响力的。
    
    高律师是站在专业律师的角度上去看问题的,并运用法律来帮助人们解决与思考问题,应该说这对我们国家的法制化建设也是有推进作用的。在当时,许多老百姓的房屋被政府违法强迁,对于被害的当事人来说简直就等于天塌下来的感觉。高律师文章的出现,对被强迁户来说犹如企盼到了春风和甘露。高律师写的针对强制拆迁方面的法律知识自然在访民中广为流传,至今在一些老访民中都一直保留着高律师的许多文章。一段时期,访民们争相购买《中国经济时报》,后来上海市政府知道了这种情况,率先在上海市内封杀了这份报纸。高律师在写这些文章之前已被司法局评为“十大名律师”之一。记得当时凤凰卫视的节目主持人曾子墨对高律师做了一档名为《拆迁之痛》的专题节目采访,他用相关法律条文揭示了政府如何利用权力,漠视宪法与法律的存在,对老百姓实施违法强迁的详细过程。
    
    当许多访民已经学到了相关的法律知识并且运用这些知识向政府有关部门伦理的时候,政府部门采取了统一的手段:推、拖、赖和打压。只要涉及强拆的案子国内电视台和各大新闻媒体一律不予采访和报道,而高律师的文章却在海外网站上持续不断地发表着,这些文章能使拆迁户看出拆迁问题的症结,国内很少有这样的律师。高律师发布了一些具有普世价值观的言论,却遭到了邪恶政府的打击报复。一篇《黑夜,黑头套,遭黑帮绑架》就是对高律师遭受酷刑的最好例证。
    
    与高律师的几次见面每一次都会给我们留下很深的印象,其中让我们最难忘的一次是:我们在北京上访期间去高智晟的律师事务所探望他,并集体买了花篮和水果篮。到了楼下门卫不让我们上去,正在交涉时看见高律师下来了,他走到楼梯转弯口向门卫打招呼,门卫要求我们每个人必须出示身份证登记后方可进入,这是故意刁难。当时因为人多时间紧,留下两位访民出示证件让门卫登记就算协调过关了。
    
    进入他的事务所后,当时可能是高律师的手机快没电了,高律师就用艾福荣妻子的手机接受了由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许琳记者的采访。与此同时我们在座的三十多位访民也有幸上了一堂生动的法律知识课。
    
    然而在回去的路上,我们几十个访民被二十多位国安人员跟踪和拍摄,他们有的在马路对面将摄像机偷偷地对着我们拍摄,有的则毫无顾忌地当面对着我们拍摄。只要谁去找高律师,谁就会被跟踪和拍摄!还有几辆无牌照的汽车也尾随我们。最后我们三十多个访民各自分散叫出租车回旅馆才甩掉了国安的跟踪。
    
    真不明白对与这样一个正直、善良、敢于讲真话的敬业的专业律师,政府为何用这种邪恶、阴险的方式对待他?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政府?这是一个政府官员普遍不讲法制、群体堕落的利益集团,是一个没有道德底线的邪恶政府。这种事情只有在独裁、专制的中国才会发生。
    
    在经济高度发展的中国,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现象到处可见。因为高律师犀利的言语刺中了政府腐败堕落的软肋,所以这个权力至上的邪恶政府就如恶魔般打击并残害他。为此,我们向联合国和国际组织呼吁:关注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的生命安危!
    
    中国共产党,是国内一切问题的根源!
    
     中国媒体流行语:政府可以骂,但党绝不能骂,政府做的不好或做了强盗土匪,那是党的精神没有落实好,而永远正确的党,会让领导政府慢慢改良的。
    
     为什么你总是指向中共?是啊,在党管一切、党操控一切的中国,发生的一切也当然应该由党负责,政府是党组建的;官员是党任命的;政策是党制定的。
     所以说,党才是中国一切问题的根源,政府只是党的傀儡而已。
    
     我们联合国冤民要告诫中国共产党的儿孙们,不要让你的党妈妈操心、丢脸,清醒清醒吧,不要再干脑瘫的事了。中国老百姓的私有财产要由共产党政府来作主,真是岂有此理?让世人贻笑大方吧!
    
     我们的标语:“中国共产党:请把抢去的财产还给我们”。
    
     如果你(共产党政府) 强迁我们还有理的话,就大胆地站出来论理,来联合国小广场开听证会。
    
     我们会天天去联合国总部抗议,直到强迁问题得到妥善解决!
    
     请海内外各界人士持续关注我们在联合国的维权行动!
    
     联系我们:中国冤民大同盟 联合国控告团
    
     艾福荣:3478326300 葛丽芳:7184501446 陈黛莉:3476909260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1003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上海艾福荣、葛丽芳和陈黛莉联合国上访记(1月16日)(多图) (图)
·上海艾福荣、葛丽芳和陈黛莉联合国上访记(1月13日) (图)
·上海艾福荣、葛丽芳和陈黛莉联合国上访记(1月12日) (图)
·上海艾福荣、葛丽芳和陈黛莉联合国上访记(1月11日) (图)
·上海艾福荣、葛丽芳和陈黛莉联合国上访记(1月10日) (图)
·上海艾福荣、葛丽芳和陈黛莉联合国上访记(1月5日) (图)
·上海艾福荣、葛丽芳和陈黛莉联合国上访记(1月3日) (图)
·上海艾福荣、葛丽芳和陈黛莉联合国上访记(12月27日) (图)
·上海艾福荣、葛丽芳和陈黛莉联合国上访记(12月23日)(多图) (图)
·上海艾福荣、葛丽芳和陈黛莉联合国上访记(12月22日)(多图) (图)
·上海艾福荣、葛丽芳和陈黛莉联合国上访记(12月20日) (图)
·上海艾福荣、葛丽芳和陈黛莉联合国上访记(12月13日)(多图) (图)
·上海艾福荣、葛丽芳和陈黛莉联合国上访记(12月9日) (图)
·上海艾福荣、葛丽芳和陈黛莉联合国上访记(12月8日) (图)
·上海艾福荣、葛丽芳和陈黛莉联合国上访记(12月6日)(多图) (图)
·上海艾福荣,葛丽芳联合国上访记(12月2日)(多图) (图)
·上海艾福荣,葛丽芳联合国上访记(12月1日)(多图) (图)
·上海艾福荣、葛丽芳联合国上访记(11月2日) (图)
·胡锦涛:背井离乡的冤主们为你准备了臭鸡蛋和烂西红柿为你接风/艾福荣 葛丽芳 (图)
·上海艾福荣,葛丽芳联合国上访记(11月25日)(多图) (图)
·上海艾福荣、葛丽芳联合国上访记(11月1日)(多图) (图)
·上海艾福荣,葛丽芳、杨律联合国上访记(10月11日)(附多图) (图)
·上海艾福荣,葛丽芳、杨律联合国上访记(9月12日)(多图) (图)
·上海艾福荣,曾霞敏,葛丽芳联合国上访记(8月1日—3日) (图)
·上海访民人权博览会(三十)——黄金地段惹来飞来横祸的徐汇区居民艾福荣、陈修琴夫妇(图)
博客最新文章:
  • 陈泱潮電子書《中國光榮革命》作者陳爾晉簡介
  • 吴倩你们的耶稣:那些把他们与生俱来的权利交给巨兽的人,将永
  • 胡志伟周佛海介紹毛澤東入黨胡適覲見溥儀稱皇上
  • 谢选骏土八路痛宰洋博士
  • 潘一丁香港暴徒集体失业,毕业学生也受牵连
  • 谢选骏特朗普是共产党中国的红人
  • 胡志伟蔣介石見周佛海懺悔函潸然淚下
  • 谢选骏还是高加索人种好
  • 曾节明儒家不等于中华,华夏文明包含诸子百家
  • 苏明张健评论世界首恶的共匪们又能逃亡到哪里
  • 谢选骏红色资本主义的冰山一角
  • 严家祺《霸权论》连载之4第三章《国家与边界的变动》
  • 谢选骏对暴君下跪也无济于事了
  • 廖祖笙廖祖笙:有关“回去和他们再谈谈”的通报
  • 徐文立贺信彤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海外第四次党员代表大会照片
  • 生命禅院沉睡的世界和清醒的人群/仙山草
  • 谢选骏学生会就是精神折磨的魔窟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