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張玉璽合法選舉為村長,山东莱州政府、法院、公安為什麼不承認?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月14日 来稿)
    且问山东莱州政府、法院、公安对张玉玺提出的这些问题您能给以回答吗
    1、 张玉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合法公民,为什么在当选村主任时,找种种借口进行阻挠?我830票胜出为什么至今不颁发村主任就职证书?
     2、 二百多亩土地被霸占、生长四十五年价值几十万的器材树被盗伐、幼树十六年也基本成材、灌木无数、损失上千万,且问这是什么行为? (博讯 boxun.com)

    3、 我是民选的村主任,完全代表的是村民的集体利益,是法律承认的,且问莱州你们这些当权者,在地霸案件中至今代表的是谁的利益?
    4、 村委公章所有权究竟归谁所有?村委公章为什么要掌握在镇长手里?为什么竟出现了假合同?这些虚假证明都出自谁手?公章里究竟有多少利益?对于邹金海的虚假合同为什么不追究?司法所工作人员为什么说法院只相信公章,不相信真假,你们都统一口径,且问这是谁家的法律?市政府工作组和镇政府在党员会上为什么说“石柱栏村经济,必须由镇政府代管,村委须写申请,反之,市政府强制接管”。干涉村民自治、为什么还要披上合法外衣?
    5、 本来是侵占土地、伪造证据,盗伐树木,侵占集体财产……是公安局、检察院起诉的案件?为什么按合同纠纷来审理?且问他和谁订的合同?村委本来起诉了邹金海、张福新两个被告,政府给我们请的律师为什么给我们篡改为一个被告?村霸张福新很委屈地说“为什么只起诉我一个人?”邹金海背后是谁?莱州政府应该给以回答。
    6、 按诉讼标的一审本应烟台中院审理,律师为什么给我们拆散、分离、篡改诉讼标的?
    7、 人所共知,在法庭上张福新出示了“协商种地”一份伪造的垃圾证明,为什么在判决中竟篡改为“承包土地57.97亩”?一看就是拼凑合成的复印件,且问法院你们为什么要联手作假?
    8、 一开庭,村民代表、队长、党员来了八十多人,村委也提前做了申请,结果大厅闲置,只开了一个只能容纳七八人的小庭,只有被告张福新和他姐还有他的一帮五六个人和我们的律师一唱一和,却把我们驱逐到门外。且问这是公正的审判吗?在法庭外我们村民的人群中又为什么出现了一帮光头青年?且问这是谁操纵的?
    9、 二次庭审中,法官睡觉,也可能是闭目养神,只有律师和地霸张福新为一个电表盒子而争论,既不是热火朝天,也不是面红耳赤,这不是问题的焦点,也不是我们的诉求,且问你们这样的双簧演给谁看?
    10、 市政府常年聘请的文津律师事务所的所长梁宝军和胡镇长来我家为什么说:“知道你一心想为村民办事,不过有点太执着,现在不公平的事太多了,我们国家就是这样的一个体制,单凭你一个人能扭转过来吗?如果有人给你家扔个炸药包,万一有个好歹,抓又抓不着,吃亏的是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们到我家来就是为了说这个吗?
    11、 是谁操纵张福新、邹金海父子齐上阵铲断十五个丈量土地的尺子让村委分不成地?又是谁操纵张福新和其父及外甥强占村委四十多天,砸坏广播器材?其中还带领几位强占土地者关门对我进行威胁,大街拦截指划撕打,侮辱诽谤。被告两次驾驶面包车并摘掉牌子,对我骑的摩托危险飙车紧追猛靠,阻止我到村委办公,逼我辞职,这属于什么性质?
    12、 政府为村委聘请的律师共同合谋,究竟在为谁辩护?地霸和新任命的书记陈占云为什么对她情有独钟?
    13、 2010年9月8号开庭完毕张娟律师告知村民下次十月十日开庭辩论,得知我哥免费出庭辩护,为什么不开庭?立即判决。
    14、 在共同约定中为什么不采用《合同法》?属于《刑诉法》的为什么分离出去不立案?在侵占土地赔偿问题上为什么要采用《合同法》?在强占的土地上种植林木,判决返还耕地时,采用《林业法》拒不执行。且问法院你们是不是在玩法对抗老百姓?
    15、 石柱小学占地二十二亩,是集资建立的,是石柱栏村集体资产,且问镇政府你有什么权利变卖我们的资产?不管怎么狡辩都无法掩盖这一人所共知的事实。且问你们又有什么权利委托给邹金英代管?今年又出租给电厂,且问租金归谁?且问闲置将近两年的损失该由政府赔偿还是由政府当权者赔偿?
    16、 国家为我村“小亩方”打井补贴资金据说是五十万元,镇政府以我们村委的名义且问套用了多少?为什么把八口井指标四十万补贴资金投放给两人?其中由村霸张福新参与分配。且问我村的“万亩方”又是多少?这又是一个天文数字。村民议论纷纷。且问能政务公开吗?三间医务所被村霸一伙强占多年。政府派出所不管,然而他们就是让这样的一伙人罢免村主任,且问讲得通吗?
    17、 会计是我们村委的雇员,且问镇政府你有什么权力辞退他?村委的现金保管不作为,我作为村主任辞退他是理所当然,且问镇政府你有什么权力至今不让他交账。为什么我民选的村主任任命的会计、治保、现金保管你们不承认,却承认你们任命的两位书记提名的妇女主任,并任命她为人大代表。且问究竟谁的任命合法?
    18、 邹建武因讨要土地摔了个板凳被拘留,且问邹金海张福新两位村霸铲断丈量土地的尺子、强占村委四十多天、砸烂广播器材为什么不拘留?
    19、 张玉桥、邹正斌、郭香莲2010年9月2日从北京上访开信回来,为什么要拘留?且问莱州政府你们在打击谁,保护谁?
    20、 原书记郭洪海没按政府的意图操纵把村主任张玉玺挤下来、为什么在广大村民和党员的反对下又任命村霸的亲信陈占云任正书记。口口声声说为村民节约开支,书记村长一个人干。为什么又任命两个正副书记?是不是没挤下张玉玺造成的无法实施?又何况两位书记都与地霸都有绝对的关系,又为什么把十几万巨款让陈占云掌管,至今一年多没下账,是不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21、 胡镇长和新任命的陈占云狼狈为奸,任命不到一个月,迫不及待的把石柱栏村的自来水工程,不经村委投标揽给了自己的老婆。本来八千元的费用,为什么让石柱村民负担两万八?
    22、 九家维权村民被放火,三家门窗被砸,我的机井电缆被剪断拿走,李贵发六分多地的花生苗被打“一扫光”,二块墓碑被砸毁,村民提供电话威胁等有利线索,为什么不记录、不追查?地霸如此无法无天、十分嚣张。且问莱州政府这一切都是谁操纵的?
    23、 我到法院拿判决书,法院为什么要对我说:“张福新上诉、你也上诉?”《党支部致全体村民公开信》人们都知这是镇政府操作的。说“当事人已经起诉,村委应该应诉”。上诉和应诉本来是两码事,且问你们意图是什么?我们是11月4号交的上诉状、而张福新是在上诉期9号最后那天交的上诉状。这是谁摆得迷魂阵,想拖过上诉期限?在这期间又是谁组织策划罢免村主任,阻止上诉?莱州法院为什么要超过法定期。在我们再三催促下,大年二十八才答应交到烟台中院。这期间又打着选举的旗号操作把张玉玺选下去,目的是什么?
    24、 村主任任期三年,这是法定的。我们不是补选村主任。而是提前合村选举,如果是补选,到换届时可以补选还可以说得过去。市工作组打着换届的旗号进驻我村在党员会上史艳春说:“本届选举被选上书记与主任,政府看不好,照样拿下去,上访人员没有被选举权”且问法律依据在哪里?
    25、 为什么你们把监禁起来后召开村民会进行煽动,明人不办暗事。为什么背后搞鬼?
    26、 全国都已进行换届选举。为什么对广大村民和党员都反对的您却任命?到换届时又为什么不进行选举。张玉玺村主任未到届满,罢免不成、被戳穿,今天你们又打着换届选举的旗号为什么要把张玉玺搞下去?既然你们合法,手中还有公安法院,还怕张玉玺吗?我们村原来有村主任,不需要补选,明明是合村提前换届选举,今天怎么能说是过渡期,且问法律依据在哪里?村主任任期一届三年,这是法定的,我才就职两年为什么要选举?且问你们把张玉玺拿下来想干什么?
    27、 十八届人大在我们一千六百人的选区为什么不成立选举小组,违法选举,为什么选女不选男,且问指定两个候选人合法吗?
    28、 判决中对财产分离的部分,在书面上谁保留了诉权,政府也口口声声让我们走司法程序,为什么已起诉至今为什么不立案?如果说诉讼标的是虚构的,我们早已给您充分的实事和法律依据,对于诉讼请求你们可以不支持,但不能被剥夺,不开庭审理又怎么能判定我们的诉讼标的是虚构的呢?是否虚构是要经过双方辨论等程序,为什么不经辩论先出自您口?且问法院你们的审判正义的吗?为什么张福新对判决生效返还的土地,至今不执行,并继续霸占已收回他人的土地,气焰十分嚣张。且问是谁在支持他?
    29、 政府为什么怕张福新上访,且问你们在他手里还有什么短处吗?张福新是真进京上访还是假进京上访?为什么雇地霸上访,目的是什么?2011年6月30日为什么把我大哥和张福新安排在一个车上,从北京拉回来,并扬声“最高人民法院已行文,停止执行”,既然是最高人民法院行文,必须再审必须答辩,结果半年过去了,这又是一个阴谋,不攻自破,其实玩的全是初级游戏,不堪一击。且问这烟幕弹是谁精心设计的?是在挡驾村民还是挡驾在您当权者手下夹着尾巴做人的公务员?
    30、 莱州法院判决张福新返还土地、中院维持,至今一年为什么不执行,二十八年来四百三十人至今没土地、你们当权者不顾民生。且问你们有人心吗?
    31、 政府为什么要把在强占判回的土地上种植小麦补贴不顾村委反对交给地霸?本来种植的是草莓、为什么套用国家补贴?大搞歪门邪道?
    32、 不经村委评议,政府为什么把大米拉到两位书记家,随便发放,真正贫困的为什么不给?是不是你们在利用国家财产来贿赂村民?
    33、 中院为什么只审张福新的诉讼请求?又为什么要维持?为什么对书面保留的诉权不立案,耐人寻味。
    34、 原始合同虽标明承包土地57.97亩、加上四边林地和道路集结八十亩左右,且问你们法院为什么要量出57.97亩给村委,且问剩下的给谁?这是在返还土地吗?而是别有用心,再问这又是谁精心设计的?
    35、 我是合法的民选村主任,为什么至今不发给我就职证书?在资金转移补贴方面,为什么不给我?是谁操纵金矿处处刁难我,矿上本来知道我是业余村主任,为什么给我安排长白班,利用各种借口扣我的工资,在经济上打压我,让我无法上班。
    36、 张福新在强占土地上种了三十亩速生杨,执行庭为什么让村委到林业局申请批准后才能执行?村民说法院又在搞歪门邪道,人们都知,只要违法,即便是高楼大厦也要拆除,这是道理,为什么你们要引向歧途,是执法还是玩法?
    37、 本来是村委的事务,镇政府为什么安排给村委书记陈占云?且问是谁在干涉村民自治?宪法是共产党制定的,你们不在宪法之内活动,却打着党领导一切的旗号,是不是别有用心?难道你打着共产党的旗号就能掩盖你们的违法吗?
    38、 镇政府私下放风“叫张玉玺先作吧”,胡镇长在莱州和我村邹秉铎说:“张玉玺早晚得进监狱”邹秉铎回答“如果张玉玺能进监狱,我觉得石柱栏村的村民都得进监狱”这是什么意思?
    39、 且问莱州政府、法院、公安,你们情为谁所系,利为谁所谋,权为谁所用?你们坐在人民政府这座圣殿里,干的都是些什么勾当,是谁在为地霸穿针引线。贿赂当权者,村民议论纷纷,难道真的需要我撕开这道铁幕吗?你们已背离了政府为人民、人民法院为人民的宗旨,超过了红线,且问党纪国法允许吗?给村民造成的严重损失且问由政府法院承担,还是由那些操纵地霸的当权者承担?
    40、 在此我警告莱州当权者你们今天报复的不是张玉玺,得不到土地的受损失的却是全体村民,报复的方向错了是你们今天最大的失误。
     2012-1-13
    山东莱州平里店镇石柱栏村委会
    张玉玺
    手机号码:13181632581
     宅电:0535-2613009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6168840642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曾节明2019年10月13日演讲:特朗普对华贸易战为何在大放水
  • “慢活哲学”的生态基础正在消失
  • 犬儒、脏皮士、公民抗命
  • 马克思主义者都是乌鸦
  • “六四”之后,中共新手法有效地防范了社会化反抗合力的形
  • 特朗普丢掉幻想准备投降
  • 台湾政府拥护中国共产党
  • 林昭的革命
  • 如此活学活用望梅止渴的诈术
  • 民运如何学习瓦文萨?驳胡平关于中国反对运动的谬论
  • 猪的智慧超越人类
  • 徐文立「人类正常社会秩序」系列节目十集专访 第八集
  • 私企本是官商从来姓党
  • 川普为何自称巫婆
  • 大陆民族情绪泛滥 《灌篮高手》作者挺港运遭网民封杀/RFA
  • 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体育界
  • 博客最新文章:
  • 台湾小小妮239
  • 滕彪国庆还是国难
  • 徐永海用两面各写着男厕女厕的一扇门来讲解半导体
  • 谢选骏民主政治就是“坏人之间势力均衡”
  • 滕彪中共有关香港抗议的宣传战略及局限
  • 金光鸿香港独立,诸夏独立,中华分疆裂土而治势在必行
  • 谢选骏爱情协议还是车震通知
  • 王巨苦难三部曲之二《兽影》(长篇小说节选13)
  • 谢选骏废垃民族需要暴君的暴力混凝土
  • 独往独来江泽民栗战书王岐山纽时曝元老如何被“腐化”
  • 苏明张健评论保政权的习蠢货自身难保
  • 点滴人生港事隨筆:鬱悶
  • 少不丁张志新获奖与杀鸡儆猴
  • 胥志义胥志义:国家形成机制的重大突破
  • 非智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连载)
  • 谢选骏废垃民族热爱黄赌毒
  • 曾节明香港危急!习近平以大陆公安凌迟香港民运,港人该如何自救
    论坛最新文章:
  • 美在台协会主席:反对两岸任何一方片面改变现状
  • 港民阵召集人岑子杰街头遭铁锤袭击送医急救
  • 美国谴责中国当局干扰基督徒婚礼葬礼
  • 法为缩减排碳量抽选150民众组气候公约工作小组
  • 北京对美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表愤怒威胁反制
  • 韩国访日客锐减日本不慌 中国人足以填补
  • 知道什么是反抗灭绝运动吗?
  • 艺术品市场遭遇英国脱欧:是危机也是机遇
  • 土叙边境混乱局势引发圣战分子东山再起的担忧
  • 林郑施政报告被抗议中断 不回应政治诉求恐难脱困
  • 安倍表示可与参加天皇即位庆典的韩总理会谈
  • 民调:大部分港人指反蒙面法无效 促警队大改组
  • 向港医管局开刀 中央官媒反被斥营造白色恐怖
  • IMF:全球经济增长撞上了关税这堵墙
  • NBA巨星詹姆斯批莫雷挺港在美引发怒火
  • 陆隐形资金大出逃 据指1312亿美元被搬到海外
  • 美国会众议院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