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公开与中央政府“叫板”的门头沟区政府/吴田丽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2月28日 来稿)
    12月26日,是伟大领袖毛泽东的诞辰日,对于中国人民来讲他老人家已是神的化身。
    在这样一个吉祥的日子,我父亲吴金海的住房,却被北京市门头沟区区长王洪忠领导下的政府违法的野蛮强制拆迁了,虽然我父亲打赢了行政诉讼,还是没有逃脱房子被野蛮强制拆迁、家人被殴打的命运。
     (—)子虚乌有的棚户区改造 (博讯 boxun.com)

    我父亲的住房坐落在,北京市门头沟区大峪光明2楼3单元10号,是已购公房。2010年11月2日,我父亲所居住的小区张榜公布拆迁,从此我父母与世无争的幸福日子提前结束,开始了提心吊胆的生活。看着父母每天都焦虑着,身为儿女的我只能到相关部门去查询,得知这个所谓的《采空棚户区改造黑山地块定向安置房项目》是一个没有任何合法手续的项目,没有得到北京市政府的审批。
    在一年多漫长的维权抗争中,王洪忠区长领导下的政府拆迁办利用恐吓、断水断电,掀翻楼顶的保温层,破坏下水系统,堵路等流氓下三滥卑鄙的手段,使我年逾古稀的父母被逼只身离家,但年迈没有文化的父母依然坚信党中央还在,天子脚下还有说理的地方,更是教育我们要依法维权,要上法院,要坚信朗朗乾坤下,乌云不能永蔽日。
    (二)提起行政诉讼,终于打赢了官司
    在这一年当中,我年近九旬父亲先后两次到门头沟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区法院)提起行政诉讼,第一次于2010年12月20日,起诉门头沟住建委违法发放拆迁许可证,区法院立案庭张庭长多次找我谈话,口头告知区领导不让受理该案,所以不能受理,且不能按照法律规定出具裁定书。第二次起诉区住建委行政裁决违法,这一次经历了一审败诉,二审胜诉(于2011年12月13日接到二审判决书),我们取得胜利,高兴劲还没有过去,噩梦就来了。
    (三)、天子脚下照样制止不住的政府强拆
    新的征收条例明确禁止任何非法律形式的强制拆迁。但王洪忠区长领导下的门头沟区政府从来就没有把中央的政策当做行政准则,在拆迁过程中肆意妄为。早在2011年12月26日之前,就组织了两次强制拆迁,由于我们及时打110报警,警察出现场让拆除人员,出示手续,由于拆除人员拿不出合法手续,拆迁就停止了,从而使我们的私有财产得以保全。但是,在2011年12月26日,也就是我们接到判决书后第13天,王洪忠区长领导的门头沟区政府组织的第三次野蛮强制拆迁中,我们再打110报警,要求拆迁办主任石研出具合法手续,请求警察保护我们的私有财产时,由于门头沟区大峪派出所所长李焕成,不仅没有让现场拆除人员出具合法手续,还纵容支持加快拆除的速度,让警察极力阻止我和我母亲进入现场,造成我们家被强拆,住房等财产遭受损失,家人被殴打。
    无论是旧的拆迁条例还是新的征收条例中,都明确了达不成协议禁止违法行政强拆,中央领导更是在各种会议上一再要求,切实保护群众的利益,坚决制止违法强拆现象。但是,北京市门头沟区区长王洪忠,让吴金海老人一家不明白了,为什么打赢了官司,还要被政府行政强拆,可见王区长在公然的挑战党中央的执政能力,无视北京市政府的存在,不断激化社会矛盾,制造社会混乱,破坏社会的和谐稳定。
     吴田丽
     2011.12.28
     13241983133
人民警察是依法保护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 还是保护拆迁公司的利益

    ——致北京市公安局傅政华局长的一封公开信
    尊敬的傅政华局长您好:
     深知您在北京市民眼中口碑极佳,又是干刑侦的出身,可以保卫北京这一方平安,让老百姓可以踏踏实实的过日子,让老年人可以安享晚年。
     我父亲吴金海年近九旬,连楼都下不了,但每天的新闻是必看的,他在电视上看到过你,他说看样子你这人有正气,逼着我给你写信,向您说说关于2011年12月26日,我们家被门头沟区政府野蛮强制拆迁,家人被殴打一事。
    傅局长,事情是这样的,我父亲的住房在门头沟区大峪光明楼,属于大峪派出所管辖。去年我父亲居住的小区发榜公布拆迁(项目名称为:采空棚户区改造黑山地块定向安置房项目),但是经过我的查询,这个项目是没有任何合法手续的三无工程。被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判决:1.撤销北京市门头沟区人民法院(2011)门行初字第23号行政判决;2. 撤销北京市门头沟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裁字(2011)第17号《北京市门头沟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房屋拆迁行政裁决书》。我们打赢了行政诉讼官司,我父亲的住房还是被政府强制拆迁了。
     2011年12月26日早晨8点多,我妈妈告诉说我们家被强拆了,我第一个反应是赶紧让家人拨打110,求助警察。我在9点多到达现场,在11点以前,先后打了10几次110求助电话,但结果令人气愤,现场约有200人,西边的马路上停了100多辆小轿车,现场只看见3个穿制服的警察,事后听说人群里有许多便衣警察,看见我父亲房子正在拆除,我赶紧跑上前去制止,并告诉现场警察,他们没有任何合法手续,我打赢了官司,请求警察赶紧制止拆迁,保护我们的财产,遭到现场警察(045358陈振东,有图片为证)的拒绝,他一直拽着我的胳膊,说是政府强制拆迁。不知道什么时候派出所李焕成所长来了,我赶紧告诉他说,我打赢了官司,请求他制止拆迁,保护我们的财产,他却说,拆迁办主任石研和荣副主任都在,你去谈,我说现在不能谈,要先停止拆迁,李所长说是政府行为,不知道什么时候李所长把警察全给叫走了,在他纵容下,那些不明身份的人把我连拖在拽,给扔了出去,衣服给脱掉了,两臂给掐青了,我哥哥和侄子看到我衣服给拽脱了,就急了跑了过来,去拉开拽我的人,被他们掐住脖子,这时警察不知道哪里去了,而且拆除的速度加快了,造成了我父亲的住房和财产损失,我和家人遭到了殴打。
    我不间断打110找督察投诉,从11点到晚上8点钟离开,也没有看见督察的出现,我依照110的提示,及时报案,要求对违法强拆、抢夺财产,殴打他人的行为立案,派出所就是不给立案。我朋友张建平给门头沟公安分局投诉台69835154打电话,从一个高姓警官的解答录音中,清楚地听到,“派出所警察和治安警察正在现场处理问题,只要没有合法手续,就抓人。”高警官说的非常的好,确与事实正相反。(下附录音)
    傅政华局长,2010年6月22日网上刊登的,北京公安局长要求严打房屋拆迁等多领域黑恶势力,您的话余音未落,在门头沟区大峪光明楼强制拆迁中,在派出所李所长等警察的眼皮的底下,黑恶势力出现了,他却不管。
    我肯请您,责令门头沟公安分局调取现场的视频资料,看看里面有没有派出所的便衣警察,请您调查核实在这起违法强拆中有没有黑恶势力,派出所李焕成所长到底充当了什么样的角色?在拆迁公司抢夺我们家的财产并殴打我和家人时,那时候李所长、治安警察、督察都跑到哪里去了,他们的行为够不够成渎职,或者他们是不是直接参与拆迁。李所长为什么能够这样不遗余力帮助拆迁公司,损害群众的切身利益,俗话说,无利不起早。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一再要求把矛盾化解在源头,李所长却是纵容矛盾发生在源头,矛盾就是这样发生和被激化的,和谐社会就是这样被破坏的,社会混乱就是这样产生的。
     吴田丽
     2011.12.27
     13241983133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841001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吴田丽之父吴金海就违法行政裁决二审代理词
·吴田丽之父吴金海行政上诉状 (图)
·门头沟区政府令门头沟人民法院作枉法判案/吴田丽 (图)
·“政府玩死你们 让你们家三代住不上房”/吴田丽
·吴田丽之父吴金海状告北京市门头沟区住建委行政起诉案的代理词
·北京市门头沟区区政府向党的90周年生日献大礼/吴田丽
·吴田丽之父吴金海的行政起诉状 (图)
·北京门头沟区政府恶意逼迁第二招 切断电话线/吴田丽
·北京门头沟区政府所实施的拆迁,令百姓气愤不已/吴田丽 (图)
·北京老访民向总理说愿望/吴田丽
·北京门头沟区拆迁:赶走再说/吴金海的次女吴田丽(图)
·告诉你 火灾救不了的真相/吴田丽
·质问: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之13——我的第40封上访信/吴田丽
·北京访民吴田丽:因为生活困难向中共北京市委书记刘淇申请贷款10万元
·质问: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之12——我的第39封上访信/吴田丽
·我的第38封上访信/吴田丽
·质问: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之11——我的第37封上访信/吴田丽
·质问: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之十——我的第36封上访信/吴田丽
·北京访民吴田丽:向中共北京市委书记刘淇申请贷款10万元
·北京门头沟:吴田丽父亲家赢了官司仍遭暴力强拆/视频 (图)
·北京丰台区吴田丽获选民提名为人大代表候选人 (图)
·吴田丽之父吴金海行政起诉案公开审理 欢迎旁听
·北京维权人士吴田丽被拉到久敬庄无人管
·北京吴田丽因被强拆上访 被关到久敬庄病危
·“阳光 为信访减负”所想到的/吴田丽
·北京人大前被抓访民吴田丽等拘押超24小时
·维权人士吴田丽北京市人大门前被抓
·视频:麦子熟了,民工艰难回家/吴田丽(图)
·上海访民陈建芳两会间曾看望北京访民吴田丽(图)
·北极访民吴田丽的上访故事(图)
·北京高级法院联合接访处“法警也疯狂”/吴田丽(图)
·我为什么竞选人大代表之一/吴田丽 (图)
·北京市丰台区人大选举委员会/吴田丽
·“总理首次与来京上访群众进行面对面交流”之读后感/吴田丽
·我是北京市A级重点稳控对象/吴田丽
·“向总理反映问题农民:压力大很后悔 想离开家乡”的读后感/吴田丽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三封上访信/吴田丽
·致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一封上访信/吴田丽
·报告党中央 我们被零上访了/吴田丽
·致最高法院院长王胜俊的一封信——信访办的法警难道是打手不成/吴田丽
·“和谐”来源于爱/吴田丽(图)
·北京访民吴田丽有话要说
·北京丰台政府违法成性 说慌成性/吴田丽
·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执行奇闻/吴田丽
·吴田丽的生活限入困境/吴田丽
·欢迎旁听 转业军人王伟平上诉案/吴田丽
·苦不堪言的日子啥时结束/吴田丽
·北京访民吴田丽 再致温总理一封信
·前中央警卫局的转业军人王伟平又快被逼疯了/吴田丽
·北京转业军人王伟平 民事上诉状/吴田丽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