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看完“浙江商人干善庆”的遭遇 思绪万千/宁津霞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2月18日 来稿)
     看完这篇文章后,我思绪万千。文中提到“浙江商人干善庆”的遭遇,使我感同身受。天津的很多商人,正是响应天津市政府的招商引资的号召,来天津投资经商,他们不是因为经营不善倒闭,而是让天津市各级法院的腐败法官枉法判案搞倒破产,逼得走投无路被迫上访。
    我们是台湾到天津来投资的商人,成立天津福之乐食品有限公司在天津投资2300万元, 100多人在我厂就业,生产经营红红火火,工人们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我们按时向政府纳税。但是;2000年,仅仅因为一起几十万元的经济纠纷,在北辰法院庭长卢绍和法官没有合法的履行法律手续的情况下,集立案、审案、执行、拍卖一条龙的违法行为,导致2300万元的资产只变卖了42万元,据传说是拍给了庭长卢绍和法官的亲戚,从而卢绍和法官连同其亲戚就此发财致富,我们台商就此破产,至今12年了没给任何法律手续,不给赔偿。
     当下在海内外商圈里流传着这么一句,“在天津投资就是钱留下人滚蛋”。让很多海外华人和成功商人止步,不敢到天津投资。 (博讯 boxun.com)

    浙江商人干善庆虽然遭遇到法律上的严寒,但是他又非常幸运,他得到媒体、记者的关注,登了报纸,继而转发到网上,引起了国家领导人和各界人士的关注,也许他的命运就此改变。
    相比而言,我们和所有天津市涉法涉诉的上访民众,得不到媒体、记者的关注,也登不了报纸,当然也不可能转发到网上,更不会引起了国家领导人和各界人士的关注,只能靠时间和历史把我们亲身经历的血泪事实化成法院及社会的反面教材,使更多的人明白了天津市各级法院不再是公平正义的化身。
    哲学家培根说过,“一次不公正的裁判,其恶果甚至超过十次犯罪”。每个问题的出现都绝非偶然,而问题得不到解决也必有原因,天津市北辰法院庭长卢绍和法官枉法是导致我厂倒闭的根源,天津市高级法院丧失监督职能,对冤假错案不纠正是问题得不到解决的原因。天津市法院知错不改的行为,直接影响了中央政府的招商引资政策,破坏了天津市的经济建设和发展,削弱了政府自建国以来树立起来的公信力。
    干善庆决不是个案。因天津市高级法院纵容包庇腐败法官,使天津各级法院枉法判案屡见不鲜,受害者越来越多。这充分说明了天津市高级法院领导下的各级法院不再依法办案,而是依人情办案,不是为了国家的经济建设保驾护航,不是维护国家长治久安,不是为了国家的和谐稳定,而是在激化社会矛盾,扰乱社会秩序,破坏社会稳定。更是为了他们自己发家致富,不惜牺牲法律的尊严。
     在津联系电话:15320168516
     2011年12月18日

天津中院因9年后撤销裁定被索亿元国家赔偿
    2011年12月08日
    来源:新京报 作者:陈博
    2007年,停建多年的盛运大厦。该楼紧邻天津西站,地段良好,目前该楼已接近竣工。资料图片
    本报讯 2000年,浙江商人干善庆在天津交375万首付款买房,结果项目停建。2001年,天津市第一中级法院(简称“天津一中院”)裁定“以房抵债”将该楼13个楼层商住房抵偿给干善庆。去年,天津一中院出具新的执行裁定称,2001年“以房抵债”的裁定确有错误予以撤销。
    干善庆认为,9年间房价飞涨,法院错误出具新裁定,导致他损失上亿元房产。他起诉要求天津一中院支付国家赔偿1亿元。目前,天津市高院已受理此案。
    法院裁定“烂尾楼抵债”
    干善庆称,1999年底,他和天津腾宇置业公司(简称“腾宇公司”)签约,预购该公司开发的盛运大厦A座4至9层,建筑面积共3180平方米,房价750万元,约定2000年12月交付。干善庆付款375万元,但房屋却未竣工,于是他向法院起诉。
    天津一中院在2001年的判决书中称,经查腾宇公司资金不到位,该大厦只完成主体工程。和干善庆签约后,腾宇公司未进行合同登记备案,且所购房屋早在签约前已被抵押。腾宇公司构成违约,判决双方合同解除,腾宇公司退还购房款、违约金等455万余元。
    腾宇公司未按判决如期赔偿。2001年5月,天津一中院出具执行裁定称,双方均同意将部分停建楼层以655元/平方米的价格抵偿干善庆。法院裁定将盛运大厦的地下1至2层、B座6至8层、16至23层共计13层停建商住房抵偿给干善庆。
    法院9年后撤销裁定
    去年10月,天津一中院向干善庆出具新的执行裁定称,“本院于2001年5月21日作出的以房抵债民事裁定确有错误,经本院审委会讨论决定,依最高法院相关规定,裁定撤销2001年的以房抵债裁定。
    两份执行裁定书的落款也不同。2001年的裁定落款“执行长田春燕、执行员王永 王俊发”,新裁定书的落款是“院长刘金波”。以房抵债裁定撤销,那么干善庆和腾宇公司的债权债务如何处理?新裁定丝毫没有提及。
    天津高院受理赔偿案
    干善庆对新裁定非常意外和不满。他认为,2001年以房抵债裁定作出后,双方的债务纠纷执行完毕,自己依法享有了该房产权。
    今年10月17日,干善庆委托北京亿嘉律师事务所律师韩一村向天津市高院起诉,要求天津一中院为其错误裁定付国家赔偿1亿元。
    11月29日,天津高院正式受理并向干善庆发出传票。昨日,办案的张法官在电话中表示,目前正对此案进行审查,何时能出裁决还不好说。
    ■ 争议
    【原告干善庆】
    法院曾错判“一房两主”?
    干善庆还拿到了法院的另一份判决;2002年,天津市第二建筑工程公司房地产开发建设公司(简称天津二建开发公司)也将腾宇公司告到天津一中院。
    天津二建开发公司诉称,1992年,该公司和天津市红桥区平房改造办公室共同开发危房改造工程,因资金短缺,该公司完成拆迁和桩基等工程后,于1995年将该项目转让给天津惠亨贸易公司。1997年,惠亨贸易公司将该项目转让给腾宇公司。红桥区建委召集各方确认,将该楼B座的6、7、8、18、19、20层抵偿天津二建开发公司先期支付的拆迁补偿等投入。1997年,原被告签约补充确认。起诉要求法院确认上述楼层归属。
    判决中,天津一中院称,腾宇公司经公告未到庭参加诉讼,法院缺席审理并判决确认该工程B座的6、7、8、18、19、20层的房屋归天津二建开发公司所有。
    干善庆的妻子李女士称,天津二建开发公司和腾宇公司的纠纷以及一中院的上述判决,他们最初不知情。后来得知上述判决后,去一中院反映,被告知“你们的裁定在前,不用担心”。
    楼价10年涨亿元谁来赔?
    干善庆的律师韩一村认为,天津市一中院对早已执行完毕的案件,在没有任何理由和根据的情况下作出新裁定剥夺了干善庆的物权,属于错误执行,给干造成了巨大损失。退一步讲,即使新裁定正确,作为房屋实际所有人,干善庆天然地享有溢价利益,该案房产价格如今已升值一亿元。一中院应对十年间房子的溢价部分给予赔偿。此外,如10年前不裁定“以房抵债”,干善庆的455万再投资的增值同样巨大。因此天津一中院理应为其执行错误进行赔偿。
    【天津一中院】
    以房抵债裁定不具执行条件
    据媒体报道,盛运大厦从1997年动工建设至今仍未完工,被称为“最牛烂尾楼”。2008年前后,腾宇公司将盛运大厦转让给了江胜公司,由后者续建。
    对于新裁定书为何没有说明撤销9年前裁定的原因,天津市一中院漆姓法官接受媒体采访时称,此楼一直停建,为了城市形象才协调江胜公司续建此楼,也有腾宇公司和江胜公司签订的房产转让合同,所以续建合法。江胜公司续建此楼属添附性质,此楼不再是当初的“烂尾楼”,且此楼因历史原因导致手续不全,不能过户,也不能办房产证,所以2001年的“以房抵债”裁定书不具备执行条件,且腾宇公司已具备偿还当初购房款的能力,当时判决有其特定原因,其实无法实现债权转换,一中院本着有错必纠的原则把当年的裁定书撤销了。
    昨日,记者致电天津一中院专门负责执行异议、复议等执行审查的“执行裁决办公室”,办公室称不清楚干善庆的执行案件,需找李法官,但记者拨通电话后被告知李法官不在。
    ■ 律师说法
    索赔1亿元无需交诉讼费
    北京中闻律师事务所律师王雪琴曾代理多起国家赔偿案件。她表示,目前国家赔偿案件多是针对刑事判决出错或是行政机关执法错误的案件,比如“赵作海案”。针对司法机关在执行裁决中出错的案例并不多见,1亿元的索赔数额应是目前个人起诉国家赔偿索赔额最高的诉讼。但天津高院最后能否裁决支持这一索赔尚不敢断言。
    王雪琴表示,据《国家赔偿法》规定,行使审判职权的机关及其工作人员在行使职权时侵犯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造成损害的,该机关为赔偿义务机关。赔偿义务机关、复议机关和法院不得向赔偿请求人收取任何费用。
    韩一村证实,尽管索赔额度高达1亿元,但干善庆并没有向天津市高院缴纳诉讼费用。
    【国家赔偿案例】
    今年5月,最高法院发布的《法院工作年度报告(2010年)》中统计显示:2010年,全国各级法院共审结国家赔偿案件1419件,其中决定赔偿的案件355件,赔偿金额为3764.1万元。
    43万(已执行)
    1995年10月,武汉市中院审理某企业破产案时,认定企业一笔债权为振兴炼油厂所欠。该院裁定将泰达公司交给振兴炼油厂加工的油品及加工费余款予以扣押。2004年,武汉中院再审确认属错误执行,撤销原民事裁定,向泰达公司支付国家赔偿43.4264万。
    10万(已执行)
    范某租赁给一家公司的私人财产,却被法院错误执行抵偿了这家公司的债务。范某诉诸法律并进行了15年的奔波。去年10月,范某获得国家赔偿10万元,由陕西省高院、西安市中院、新城区法院共同赔偿。
    700万(索赔中)
    山东淄博村民曹永刚起诉新德威耐尔公司欠款101万获法院支持,法院将新德公司的一批瓷砖拍卖。而此前新德公司已将该瓷砖典当给济南银通典当公司。银通典当诉讼要求高新区法院国家赔偿700万元。
    本版采写/本报记者 陈博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022254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质问:天津市高级法院院长李少平公开听证有那么难吗?/宁津霞
·迟到的“最高法司法解释规范法院委托评估拍卖”——致最高法院王胜俊院长/宁津霞
·质问:天津市高级法院院长李少平之六/宁津霞
·质问:天津市高级法院院长李少平之五/宁津霞
·质问:天津市高级法院院长李少平之四/宁津霞
·质问:天津市高级法院院长李少平之三/宁津霞
·质问:天津市高级法院院长李少平之二/宁津霞
·质问:天津市高级法院院长李少平之一——我们的第16封公开听证申请书/宁津霞
·如此的践踏法律 谁来追究!/宁津霞
·台商要求公开听证 法院为什么怕/宁津霞
·普法教育 应该从教育法官开始/宁津霞
·五项制度落实需要多长时间/宁津霞
·司法腐败 最终伤害的国家的信誉/宁津霞
·天津北辰法院庭长卢绍和法官枉法判案 逼着台湾商人上访/宁津霞
·天津的反腐展览能让腐败法官害怕吗?——致天津市高级法院院长李少平一封信/宁津霞
·依法纠错什么时候轮到我/宁津霞
·至天津市高级法院院长李少平一封信/宁津霞
·强烈要求最高法院王胜俊院长向天津派案件复查组/宁津霞
·幸福随着法院的一纸判决就给判没了——写给人大代表王胜俊/宁津霞
·天津访民齐聚一堂,怀念毛泽东/宁津霞(图)
·12.4普法日 我的困惑/宁津霞
·质问:天津市高级法院院长李少平/宁津霞
·天津市南开区政府破坏选举/宁津霞之一
·天津宁津霞竞选人大代表的声明
·天津市政府门前发生爆炸 说明了什么?/宁津霞
·致天津高级法院院长李少平第九封公开信/宁津霞
·天津访民宁津霞的申诉信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