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胡锦涛,救救你的人民——中卫市冤民胡淑珍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2月09日 来稿)
    
    我,胡淑珍,来自宁夏中卫市宣和镇永和村,为了维护村民的合法权益,我长期被村支书周俊民打击报复,我自家的土地被强占,儿子被逼死,我本人被劳教,在劳教所里经常被剥夺休息,超强度的劳动和毒打导致身体伤残(冠心病、心血管堵、左心室大、子宫息肉坏死等)。我在劳教所时村支书又抢我土地,前夫被殴打致死,真可谓赶尽杀绝。
     当村民党员们发现村支书周俊民倒卖43.8亩果园、贪污高速公路公款、操纵选举,污染环境时我们最初的共同反应是相信党相信政府,通过合法渠道逐级反应我们遇到的问题,但是等待我们的是颠倒黑白打击报复:拘留、劳教、殴打、污蔑乃至谋杀。 (博讯 boxun.com)

    今日中国,盛世中国;今日社会,和谐社会。我当初检举的村支书周俊民现以贪污罪入狱,而我作为揭发罪犯的访民,却仍被打压摧残。
    我曾下决心把我匪夷所思的悲惨经历写出来,多少也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留下一点史实。现在的我可能做不到了,我的病情不断恶化,坐着都气喘吁吁,打字很慢,很吃力,我选择首先揭露劳教所的暴行以及相关的罪恶:
    1、如何被劳教——虚伪、欺骗、流氓手段
    2006年3月8日,宁夏驻京办主任陈华、中卫市政府人员丁明忠、中卫市公安局人员马天华把我从北京马家楼接走,告诉我村支书周俊民被免职了,并承诺这次回去一定会妥善解决我的问题。结果我人刚到中卫市尚未出火车站就被中卫市公安局的刘希厅强行押至市公安局审问。
    与我同行回宁夏中卫的警察马天华良心上过意不去,对我说:“胡淑珍,不该说的别说,我也是执行任务。这次我把你从北京带回来,局里(公安局)任命我当宣和镇派出所所长,我也没有想到会这么黑!”
    刘希厅和另一个我不知名的警察不停的辱骂殴打我,让我保证以后不再告状不再上访。我要求见公安局局长,刘希厅对我说:“这就是李锐市长和公安局长让我们这么做的。”我要见向我承诺解决问题的丁明忠,也见不到了,无影无踪了。我一个弱女子,被政府公务员、人民警察欺骗,进了强大的国家机器的圈套,我被打上背拷,投进银川女子吸毒劳教所。
    2、人间地狱——劳教所
    那段惨不忍睹、不堪回首的劳教生活,我曾经写了十几页纸。可现在的我已经没有力量再一字一字的打出来了。我只能择要列出:
    (1)、劳教第一天:三月份的宁夏冰雪在地,劳教所管教干部马爱苹指使劳教人员张彦红等人强行给我剪头发,并用凉水浇头半个小时。我反抗,管教就指使一些劳教人员对我拳打脚踢,揪着我的头发把我关在一间没有窗户的小黑屋,我大声呼叫,嘴被贴上胶带,两只手两只脚分别拷在床帮的两边,人成大字型躺了一夜,我浑身是伤,又冷又疼,那种煎熬、屈辱、愤怒,终生难忘。
    (2)、我有工作了——剥蚕豆
    感谢党,感谢政府,给我安排了工作,还提供了机器——剥豆机。这个可爱的小机器由两片锋利的刀片组成。稍不留神,手指就会被割破。蚕豆被药水泡过,流血的手也流脓。任务量不断翻番,干不完24小时不睡觉也的干,管教马爱苹白天安排了3个人,夜晚安排了3个人,监工,看着我干。工作的时候还有这么多人关心你,社会主义好!劳动最光荣!
    (3)、我受不了了——我要自绝于人民
    我没有证据(马爱苹亲口对我说:我们只是执行单位,领导安排我们这么干的——我不知道这算不算证据)。但我真的相信管教干部马爱苹同志肯定接受了上级领导的特别教导,要不然为什么那么丧心病狂的往死里整我?我受不了了——我要自绝于人民。我孬种我绝食我不活了行不行?党有的是办法:他们把我唯一孙女放在了我奄奄一息的怀里,我哭了,泣不成声,我,死不起!
    (4)、我要活下去——也没那么容易,
    我病倒了,“兽医”(其外号,非污称)赵医生诊断是心理作用。给了我一包药,说是维生素,服用后我越发头昏,心律不齐、乱颤有痛感、四肢麻木、思维也开始混乱不清。访民中流传着很多访民被打针被吃药致死致残致精神病的故事。我不敢吃药了,把药藏起来。那时我已经左眼塌陷身体左边的肌肉萎缩,走路膝胯酸散欲坠、吃饭手拿不住筷子、眼流泪、嘴流口水、口齿不清……赵兽医说我是装的,不给开患病证明,没有医生证明就减不了劳动任务,我干不了活了,那也不许休息,剥一个豆是一个,还不许别人帮助。
    当我家里人得知我患病的消息后,坚决要求给予治疗。我被送到武警医院检查,检查费用由我家人支付。给我看病的据说是个专家,他始终用那种轻视的眼光瞅着我,做CT、做心电图、量血压……结论竟然是我什么病也没有!!!作出无病诊断后还开出了处方:西比灵。管教干部吴佳把药品说明书抽走了,告诉我这药一天一次晚上服。服用后我身体开始浮肿、肚子鼓胀、四肢越来越麻木、大小便失禁。我要求得到一份填写完整的病历:医院名称、医生姓名、检查项目及数据、结论等,我要知道如果我病死或者因病没有得到及时治疗而导致严重后果谁应该负责。管教干部马爱苹对我说:“就是不给你,就是要让你求死不得求生不能。”
    这个时候村支书周俊民又去抢我家的土地并殴打我十几岁的孩子,我的前夫为了保护孩子和土地挺身而出与周俊民理论,结果被打成重伤,3天后死在卫生所。我孩子哭求劳教所允许我请假出来料理后事,所里同意了但马爱苹坚决反对,理由是:1、我与前夫已离婚,没有关系;2、我会借机逃跑。其实她真正的理由是怕我出去检查出病情使其奸谋败露。由于同情的呼声较大,马爱苹改口说要压钱,先是三千,等我孩子把钱凑齐了,又改口要压一万。等家里把一万元钱交上去的时候,马爱苹说,只能准假两天。劳教所里一位好心的管教干部帮我申请到6天假期。
    料理了前夫的后事,我就去医院看病,检查的结论是我的心血管脑血管有问题需要住院。我拿着医院的住院手续回劳教所请假,劳教科马凤莲科长说:杨政委不同意(医院检查证明被没收)。
    没办法,在劳教所里我拖着伤病之躯继续劳动,终于累倒在地上动也动不了,劳教所才又把我送进武医院检查。这次看病的是另一个医生,他检查后说:“这个病人的情况已很严重。”陪同我去看病的一位姓郭的队长说:“没有病,是精神压力大造成的。”医生很生气,不客气的说:“是器质性还是功能性,这需要进一步诊断。但非常明显病情已很严重,须尽快确诊治疗,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医生要求对我进一步检查,管教干部拿了我的病历后径直把我带回劳教所。那时北京又要开两会了,政府不希望我所外就医。北京两会开完了,劳教所认定我患了:神经炎。
    2007年3月25日,劳教科批准胡淑珍所外就医。
    (5)、离开劳教所,外面是个大监狱
    离开劳教所后,走到哪里都有人监视,去医院看病也有人跟着,武医院、中卫市医院、中医院,中国太大了,什么奇怪的事都有,在这些医院里我作为病人要求做心电彩超竟遭到拒绝,后来我才明白,我仍在劳教期,属于保外就医,如果确诊出严重疾病,劳教所脱不了干系。我去银川人民医院,四个便衣如影随形的跟到银川;我去兰州医院,四个便衣如影随形的跟到兰州,我要求做核磁共振,拒绝,开出胛骨铵、地巴唑,服用后心脏疼痛的更厉害,周身浮肿。后经一中医大夫介绍,我自己买了迪奥心血康服用,病情有些缓解。
    再后来,我成功偷跑到包头市医院做了心电彩超,检查结果是:冠心病、心肌缺血、左心室大、左室舒张功能减低、、冠脉内膜增厚、内见斑块。医院要求我住院治疗,我没有起码的经济能力,我看不起病。我这一身伤病皆因地方政府、劳教所殴打摧残而起,而地方政府、劳教所又拒不认账,除了进京告状,除了在告状中等死,我还能干什么?
    胡锦涛主席,我宁愿血洒疆场,也不愿被流氓政府、无赖官吏打压、迫害、摧残;非法劳教毁了我一生,法西斯监狱暴行使我身体致残,终生失去劳动能力、服药度日,活着,生不如死,八年上访,从希望、失望直至绝望,北京无青天,政府无包拯,我,一个妇道人家,拖着病残之躯,还能怎样,或许,我只能血染毛主席注目下的天安门了!
    2011年10月6日清晨,拖着病残之躯在北京上访的我突然鼻血狂喷,堵也堵不住,嘴里、脸上、衣服上全是血,起初我以为是毛细血管破了,没有大碍,也就没放心上,可是到了晚上,又开始流鼻血,一次比一次急,我慌忙到附近卫生所买了止血药服下,症状得到暂时缓解,可天还未亮,也就是7日早上,突然间鼻血又喷射不止,我感到眼前发黑,天旋地转,昏倒在地。意识稍微清醒点后,我跌跌撞撞的赶到医院,血流了一路,先是华军医院,拒诊,又转入喉鼻医院,医生初步检查后说:右鼻中隔前下部可见小动脉喷性出血,会有生命危险;医生问我:为什么不早点来?而我却关心手术费、药费,咨询后得知最保守的治疗须人民币1500元。在生命的危急时刻,在北京举目无亲的我只好拨打了曾经抓捕过我的本地驻京办的电话求助,驻京办主任陈华在得知我现于711医院急需医疗费的情况后迅速挂断了电话。
    天不亡我,一个熟识的访民恰好也来711医院就诊,了解了我的情况后立即代缴了医疗费用,使我的治疗得以进行。生死关头,救命的人,不是党,不是政府,不是发出呼救的政府;是人民,是上访的人民。
    胡锦涛主席,我是在劳教所残酷的迫害下罹患的动脉硬化、心血管堵塞、冠心病等。我现在的鼻腔动脉出血也是因之而起。而流氓政府无赖官吏,总是背上牛头不认赃的给我胡乱定为急性神经炎、神经官能症、抑郁症,甚至在医院(北京安贞医院,中卫市医院)里做手脚(错误、危险的检查方式、胡写病例、乱改病例、销毁病例等,我保留有部分证据),黑监狱令人恐惧,白医院也令人恐惧。
    我冤!我冤啊!胡锦涛主席:盛世中国、和谐社会,访民何止九牛,我仅区区一毛,国家越来越强盛,政府越来越有钱,理应更有能力为人民服务,可随着政府力量的增强,政府变得越来越强横,越来越无道、越来越缺德,胡锦涛主席,在盛世中国,在和谐社会,还有谁来拯救我们这些被人民政府残害的人民?!今天,我动脉破裂,明天,或许我就会倒地不起。天不下雨,北京最干,我的血,一定可以滋润北京的土地,在我的血尚未流干之前,我恳请胡锦涛主席:党治不可为,德政不足期,建立文明、民主的法治社会!一个民主法治的中国,不会有访民!不会有黑监狱!不会有非正常死亡!
    我,胡淑珍,一个盛世中国和谐社会的访民,贱命一条,死不足惜,但愿以后的中国,每一个国民的生命都弥足珍贵,每一个国民的人权都得到尊重和保护,每一个国民都免于恐惧,为自己是中国人感到光荣、骄傲、自豪,感到幸福!
    我,胡淑珍,一个盛世中国和谐社会里垂死的人,希望胡锦涛主席能成就以后的中国。
    胡锦涛主席,如果您愿意慈善捐助我这个共和国冤民治病救命,我将不胜感激:中国工商银行,胡淑珍,6222 0202 0001 1072903。
    如有疑问,请拨13121803120
    电子邮箱:[email protected]
    
    
    中卫市冤民:胡淑珍2011年12月5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590325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胡淑珍:请求国际社会的仁忍之士关注我的人权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關於香港事態的緊急聲明
  • 穆斯林的灵魂非常疲乏
  • 關於香港事態的緊急聲明
  • 共产党的腐化证明马客死主义的荒谬
  • 有一种事实承认叫做坚决反对
  • 国共两党的战争不是内战
  • 国庆还是国难
  • 民主政治就是“坏人之间势力均衡”
  • 中共有关香港抗议的宣传战略及局限
  • 爱情协议还是车震通知
  • 苦难三部曲之二《兽影》(长篇小说节选13)
  • 废垃民族需要暴君的暴力混凝土
  • 张志新获奖与杀鸡儆猴
  • 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连载)
  • 废垃民族热爱黄赌毒
  • 香港危急!习近平以大陆公安凌迟香港民运,港人该如何自救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教师被埋操场是江泽民还是胡锦涛的责任
  • 陈泱潮總論5
  • 谢选骏魔鬼的瓶子已在北极打开了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梦、梦境
  • 谢选骏中美联合的喷火妖怪——Chimera拾人牙慧
  • 张杰博闻中国经济寒冬已至为什么30岁以下的年轻人最惨?
  • 陈泱潮總論4
  • 谢选骏中国人民是共产党的俘虏
  • 陈泱潮總論3
  • 曾节明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不应否定,中共鼓吹的“爱国主义”,实
  • 谢选骏歼灭蓝色中国的“蓝色朋友圈”
  • 点滴人生港事隨筆:前景茫茫
  • 李芳敏14400014從自己的住處,他察看地上所有的居民。
  • 陈泱潮總論2
  • 谢选骏投降土耳其是川普背上的最后一根稻草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禅、无字天书、天启
  • 谢选骏杀人犯推进送中法案
    论坛最新文章:
  • 潘基文率国际众名人参观韶山毛泽东故居引猜想
  • 超美又一例 胡润说最值钱新创公司在中国数量也超美
  • 法德在是否允许英国推迟脱欧日期上存在分歧
  • 外交暗战急 美大使呼吁北京松盯美国外交官
  • 威廉与哈利王子哥俩感情真的不好了?
  • 韩美关系败象? 美大使官邸遭亲平壤人越墙侵入
  • 台湾质疑港人杀港人为何香港不审
  • 香港反送中的“蝴蝶效应”
  • 北京香山论坛官方鹰派学者警告:中国有能力摧毁美国
  • 卢浮宫举办纪念达芬奇逝世500周年展
  • 智利:社会风潮骚乱酿7死 总统称进入交战状态
  • 加泰或再学香港反送中: 蒙面
  • 中国防长香山论坛 :解决台湾问题是国家最大利益
  • 贸易战蔓延 中国申请对美国24亿产品课加制裁
  • 英国议会今应再次表决脱欧协议
  • 欧洲央行行长更替 负利率政策是否延续引关注
  • 部分实现超美 中国富人多过美国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