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因征地拆迁女儿被残杀后我为什么割腕自杀?/西安毛蒲霞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2月03日 来稿)
    因征地拆迁女儿被残杀后我为什么割腕自杀?/西安毛蒲霞


    因征地拆迁女儿被残杀后我为什么割腕自杀?/西安毛蒲霞


    
    我女儿李园园10月17号被残忍地杀害在家中。那天早上大约8点35分,我为女儿熬好了八宝汤,叫女儿起床,我到前院栽花,未见陌生人出入,约一个钟头后,我叫女儿的门,没人应声,我推开西侧门挤进了女儿的卧室,看见女儿仰面躺在地上的血泊中,衣裤被血浸湿,喉管被割断两处,身上有多处伤口。我赶紧叫后院的弟媳报警,我丈夫赶回家,把女儿送到唐都医院抢救,然而医生说已经没有生命的迹象。我女儿被刺杀十三刀,刀刀致命,显然是职业杀手所为。
    
    我们家在9点47分就报警,而警察在10点35分才到达唐都医院,蓆王派出所距离唐都医院只有一华里来路。
    
    案发后,到案发房间的警察把掉在地上带血的我的身份证拿走了,警察说,案发现场的任何东西都可以带走调查,而我认为是警察防备我带着身份证再上访“闹事”。我按办案警察留给我的号码给灞桥公安分局白警官打电话询问办案情况,电话一直是“正在通话中”。10月28日,我到蓆王派出所询问情况,警察说“案情不能给你说,说了你又在网上发”,下午我到灞桥公安分局,门卫不让进。
    
    10月31日,我到蓆王派出所再次询问办案情况,我问我女儿身中多少刀,死亡时间,要求看案发当天周围的监控录像和案发现场照片,归还我的身份证,郑警官说不能看录像和照片,身份证当时不能归还,要研究以后再决定。当天晚上,我们家房西边停了一辆可疑的白色面包车,车里有三个人,车外房子北边还有三个人,他们似乎在监视、威胁我们,第二天周围这一类车增加到两三辆,晚上我们这一带就停电了。11月3号,警察再次到我们家,我再次提出我女儿身中多少刀?死亡时间?等问题,警察说不能告诉我。
    
    警察这样答复我监控我,我觉得社会太黑暗了,很绝望,我们逃不出黑社会的掌控,下午我就用刀片割腕自杀。我丈夫回来后见状打电话给灞桥公安分局,分局的人来了后给我的伤口上贴了个创可贴,仍然不回答我提出的问题。
    
    有人当时看到从我家后门逃跑的凶手,凶手丢弃在村中路边的一条带血的毛巾也被找到,案发现场屋内有4800元现金,分文未动;我女儿性格内向,平日很少外出,对外很少结交,也没有乱七八糟的谈情说爱,更没有坑蒙拐骗。警方初步断定为仇杀,我们认为很可能是我们七组组长陈德敏报复杀人。
    
    我们村从2003年开始拆迁,我们组组长陈德敏贪污冒领了我们家的卖地分配款总共七八万元。我从2005年起就追讨这笔钱并逐级上访,2010年9月在网上实名发表文章《维权路上的荒凉》,披露官员和村组长的贪腐行为。为此,陈德敏多次当众对我发出死亡威胁。2011年5月23日,陈德敏在蓆王街道办事处三楼会议室,当着区和乡两级纪检干部等十几个干部的面威胁我说:“你再告下去,你就是你家公婆的下场!我就把你杀了!”我公婆是在十五年前被歹徒杀害的。
    
    我女儿是梁家街村因征地拆迁而死亡的至少第三个人
    
    2006年4月26日上午,西安市灞桥区席王街道办事处实施拆迁的第八项目部,雇佣民工进入我们村,拆除村妇女干部家的房屋。民工同时把没有签拆迁协议的邻居靳长年家的山墙也拆了,使他家的楼板悬空。靳长年上前制止,拆迁者就叫来预备好的五六十个打手,挥舞钉有铁钉的镐把见人就打,村民们四散逃避,打手们追着打,当场打死村民靳中华,重伤6人,轻伤多人;
    
    今年6月29号上午,73岁的村民陈益民服农药敌敌畏自杀身亡。政府借建西安东三环路之机,多占了我们村358亩土地,把拆迁村民迁到离我们村四五里远的柳巷村的地面上安置,而且安置的土地是政府租用的,不是征用或购买的。至今,有142户村民拒绝入住政府的安装房,其中54户拒绝签拆迁安置协议。陈益民至死都没有在拆迁安置协议上签字,这几年他就寄居在他儿子家,不断抗争上访。他和许多村民受到严密监控,不准出门,
    
    有四个人进入陈益民儿子家,扬言陈益民再不签协议,就要杀陈益民的儿子、儿媳、孙子。这四个人就住在陈益民儿子家,还叫陈益民的老伴儿给他们做饭烧水伺应。陈益民不肯屈服,走投无路,服毒自尽。
    
     村民们数百次上访,得到的是推诿、欺瞒、耍弄、殴打、关押、判刑。2007年6月7日,村民们打着标语到陕西省政府上访,标语上写着:“官商勾结,违法占地,强挖民宅,国法不容!”灞桥区政府雇用的打手撕扯标语,打伤四位村民。2007年7月,三十多名村民到北京上访,遭到灞桥区政府官员及雇用的黑恶势力八十多人围追堵截,被北京市府佑街派出所扣留,送到马家楼收容站,后被西安政府和警方连夜押回西安,其中邱土改、梁管社被警方拘留十天。
    
     2008年8月6日,西安市灞桥区人民法院以“非法集会,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罪名,判处多次参加上访的村民邱土改有期徒刑4年、梁管社有期徒刑3年、张建荣有期徒刑1年,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于同年11月11日维持原判。11月13日,《西安日报》以《3名村民因组织百余人在陕西省委前非法集会获刑》为题对此判决作了报道,且不说此报道是不是公正、客观,我们只想问一下《西安日报》,政府雇打手打死打伤村民,我们打电话要媒体来采访,你们怎么不来呢?
    
    直到11月12日,我问灞桥公安分局办案的王警官,案件侦破情况,王警官说他已经不管此案了,谁管此案他也不清楚。蓆王派出所的郑警官也答复说,案子目前没有进展。
    
    我自杀后第二天,11月4日,我丈夫把身份证要回来了。
    
     西安市灞桥区蓆王街道办事处梁家街村民 毛蒲霞 电话号码 13991823781
    
     郑警官 15309262293
    
    白警官 13909211688
    
    王国强警官 13772042221
    
    2011年11月13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770023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惨绝人寰,“计生办”残杀婴儿
·河北定州刘敏杰控诉儿子被残杀,法院轻判主犯/视频 (图)
·昭通男子残杀女生逃亡被捕 法院认定为自首 (图)
·男子残杀女学生扬言用钱摆平 二审改判死缓 (图)
·安徽男子不满6元罚款残杀队长一家四口 逃亡16年被捕
·男子不满6元罚款残杀队长一家四口 逃亡16年被捕
·湖泊干旱成这样 螃蟹开始自相残杀
·一妇女听信“大仙”残杀9岁儿童潜逃14年后被抓
·火烧博望,河南方城计生办残杀群众激起千人民变
·湖北沙市访民季荆平来京,控告黑社会残杀其儿(图)
·歹徒当街残杀交警,围观者起哄叫好:交警也围观 (图)
·从逼死到残杀百姓 中国政府走的是一条不归路
·冤冤相报何时了?新疆莎车又有3汉族人被残杀
·连续非礼残杀两女性 逃亡中袭警嫌犯被捕
·湖南男子残杀13亲邻续:凶手失败人生曝光(图)
·杨全永举报村官贪污遭残杀 主凶仍逍遥法外(图)
·重庆女孩杨诗雅被干部的儿子残杀真相
·现役军人张晓明遭残杀,母亲上访被劳教/梁凤芝(图)
·女童被碾压:中国的冷漠社会残杀这个小女孩
·当社会病入膏肓,目睹残杀儿童/时寒冰
·残杀与欺压弱者的中国民族性/林保华
·温家宝:残杀幼儿园孩子 情何以堪
·残杀幼儿园儿童的男人为啥都是四十多岁
·‘自相残杀’始于毛——富田事变及其他/张成觉
·千万不要忘记被暴政残杀的同胞--姚祖彝的故事/李大立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