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以中共政权的量刑标准定共匪的罪行12/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2011年11月27日
请看博讯热点:访民动态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1月27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像宋毅这样的知识分子在国内的比例占大多数,他们不屈从于中共,但也不敢得罪中共,采取一种玩世不恭的人生哲学,把精力花在提高教学质量上,也就是被中共污蔑为只专不红的白专道路。事实证明此路不通,中共决不允许世外桃源,中共洗脑的标准是:不革命就是反革命,要么帮助中共咬人,要么被别人吞噬,没有中间道路。中共通过反对胡风反革命集团、反右斗争两次运动,主要目的就是打击影响力最大的知识界,消灭有脊梁骨的知识分子,造成万马齐喑的政治局面。这两次运动造成的后果,是空前绝后的,把中国最有发言权的聪明人一网打尽,再也不可能出现像司马迁、鲁迅这样的人。把中华民族礼仪之邦的精英改造成了不敢说真话,仰中共之鼻息,看中共脸色行事成了文人升官发财、代替科举仕途的捷径,为中共实施专制独裁,一党独大扫除了障碍。虽然两次运动都进行了平反,但是都留有尾巴,尤其是作为“人民内部矛盾”的反右运动,罗隆基等96名资深右派终身不得平反。
     1961年初中毕业我被分配到闸北区饮食公司当厨师,像我这样没有政治背景,又疾恶如雠,不愿附炎趋势的草民,只想有一碗太平饭吃吃就行了,我看不起那些动嘴不动手的党政工作者,我本来是不可能上贼船的。 (博讯 boxun.com)

    面上的小四清运动即将开始前,闸北区区委第三书记,曾经参加万里长征的女共产党员鲁英来我店蹲点,她平易近人,不端高干架子,很快我们之间有了共同语言,当她得知我政治上一无所有时,对围在周围的干部说“这样的青年没有入团,还有谁能入团?”闸北区饮食公司党总支、团总支如奉圣旨,督促下属五和楼党支部、团支部找我谈话,希望我马上写申请入团书,我不想加入政治,所以对他们不置可否,他们加强谈话攻势,甚至在上班时,叫别人顶替我工作,或者下班后不让我回家进行谈话,最后我推脱不会写,团支部书记屠善初、支部委员卜玉女马上表示:不会写可以叫人代写,你只要签个名。我为了结束纠缠,敷衍地答应了,从我签字到入团宣誓,只有短短的三个月不到。这种领导督办与现在的领导督办可谓天壤之别,从此我就上了贼船。
    入团后不久我被脱产参加小四清工作组,组长是党总支书记严茂林,副组长是团总支书记朱焕咸,朱焕咸与我谈话交心时提问:你们厨师平时尝味道,吃不吃东西?我回答基本上是不尝味道,有时忘了是否放过盐也只沾点卤水尝尝。
    我们五和楼支部是行业中出了名的不沾油水的饭店,不仅没有在店里办伙食,而且是三家(五和楼、红星、康乐)饭店另觅地方办食堂,经办人员又从中揩油粮食、菜金。我们康乐清真饭店平时的氛围,都看不起那些偷吃者,除非是新学者即学徒工。谁都不会偷吃,但是朱焕咸变换着手法追问“一次都没有尝过?”,我回答“有时吃不准火候,尤其是牛肉,吃不准时可能偶尔会尝尝”。朱焕咸按照这条“口供”反复追查、反复运作,反复纠缠不久,我成了每年吃掉一头牛的多吃多占的典型,并被迫在全公司范围内亮相作报告,其实不论是运作者、作报告者、听被告者心里都明白是子虚乌有,正如亩产10万斤的谎言每个农民都知道不可能,但中共为了政治需要,什么弥天大谎都敢造。
    经过违心地作典型被告过了关,我成了支部重点培养的对象,好几个党员私下对我说“支部准备发展你,你要经得起考验”。
    本来一条平坦的路已经铺开,我只要按照党的要求,听党话、跟党走,党叫干啥就干啥,会在这条贼船上一直乘下去。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3198271107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又一个被政治迫害致死的维权冤民被湮灭/上海闸北杜阳明
·20117号控诉状/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2011年11月8日
·以中共政权的量刑标准定共匪的罪行9/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以中共政权的量刑标准定共匪的罪行7/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庆祝卡扎菲灭亡,预祝中共政权同样下场/上海闸北冤民杜阳明
·以中共政权的量刑标准定共匪的罪行4/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以中共政权的量刑标准定共匪的罪行1/上海闸北冤民杜阳明
·永远缅怀乔布斯 上海市维权冤民杜阳明2011年10月8日
·养过儿子的女人还是处女吗2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2011年10月7日
·论白色恐怖与红色恐怖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寃民杜阳明2011年10月2日
·中共进入万劫不复的周期论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寃民杜阳明 2011年9月18日
·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寃民杜阳明2011年9月17日
·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寃民杜阳明 2011年 9月9日
·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寃民杜阳明2011年 9月7日
·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寃民杜阳明2011年9月6日
·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寃民杜阳明2011年9月3日
·上海市维权寃民杜阳明2011年8月31日
·朝鲜另觅强势保护的弦外之音/上海闸北区寃民杜阳明
·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寃民杜阳明2011年8月28日
·掀起全民说不高潮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访民打出来的化解平台/上海杜阳明
·安元鼎黑监狱是个例吗?谁是全国范围截访的保护伞?/杜阳明
·段春芳狱中近况/杜阳明
·上海访民人权博览会(十四)——侥幸活着出狱的杜阳明(图)
·中共编造谎言,愚弄全世界人再次质疑邢鲲案的真实性/杜阳明
·9月2日抄家记 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上海张翠平和杜阳明因“诽谤”被传唤却不知诽谤了谁
·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的控诉状
·杜阳明:陈小明英烈二周年祭日中共政权在干什么?
·骚扰、威胁是中共政腐惯用的伎俩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九评共产党是一面照妖镜/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以中共政权的量刑标准定共匪的罪行/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中华苏维埃是中共法西斯政权的雏形/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以中共政权的量刑标准定共匪的罪行8/上海闸北杜阳明
·以中共政权的量刑标准定共匪的罪行6/上海闸北杜阳明
·以中共政权的量刑标准定共匪的罪行5/上海闸北冤民杜阳明
·以中共政权的量刑标准定共匪的罪行3/上海闸北冤民杜阳明
·以中共政权的量刑标准定共匪的罪行2/上海闸北区冤民杜阳明
·养过儿子的女人还是处女吗1/上海闸北杜阳明
·“中国威胁论”应该正名/上海维权寃民杜阳明
·胡萝卜加大棒是中共惯用的/上海闸北寃民杜阳明
·何为合理要求7/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寃民杜阳明
·高铁追尾事件凸显共匪残忍的本性/上海闸北冤民杜阳明
·何为合理要求?5/上海闸北寃民杜阳明
·江泽民死有余辜/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寃民杜阳明
·胡锦涛亲民言论的目的所在/上海闸北寃民杜阳明
·胡锦涛亲民言论的目的所在/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寃民杜阳明
·何为合理要求?2/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寃民杜阳明
·唱红歌的背后——铜臭2/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寃民杜阳明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