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一个流亡泰国中国计生难民的哭告/周小平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1月12日 来稿)
     我不知道什么原因,UN一再拖延我们。我们会逃避迫害来泰国已四年多,而我先生两次被关移民局也将近四年了。
     我先生被关后,我们没钱租房。好心的教会姐妹空出一个杂物房给我们暂时居住,我有时帮她干点家务活,打扫一下卫生。杂房面积仅两三平方,晚上我们母子四人用张破布铺在地上挤在一起睡觉,白天收起来就在地板上煮饭。由于房间在顶楼,泰国天气又炎热,除了下雨天外,跟一个微波炉没有差别晚上要到十一、十二点钟才能睡得着。雨天,雨稍微下的大一点,房间就进水,有时早上起来竟发现我们睡在水里。孩子们没上学,有时我叫他们读读书、写写字也只能趴在地上,孩子们对我说:“妈妈,你买张桌子和凳子吧!我们趴着写字手也疼、脚也疼。”我心酸的忍着眼泪、安慰他们说:“妈妈没钱,我们忍耐点,等UN批准我们的难民身份、我们一家团聚了、我们有自由了的时候,你爸爸会赚很多钱,我们就什么都有了!”
     没钱吃饭,就跑去一些教会、有时会领到一些米、面和几百泰铢。由于我们来泰国已四年多,教会的人都认识我了,因为已帮助我们很多了,现在没有以前那样给得多了。因此,我们就有时一天能吃两顿饭,有时一天只能吃一顿饭。没钱买菜,就坐免费公交车跑去很远的批发市场去捡一些没有完全腐烂的蔬菜和水果,有时也能捡一些不太臭的鸡骨架。孩子们吃不下去,说:“妈妈,这菜臭了。”我也只能强忍泪水,安慰他们说:“乖孩子,听话!我们要活下去、要坚强、要忍耐、不管什么吃饱肚子,这段日子我们要熬过去。快了,UN很快救援我们了,官员已经说过了,我们一家会很快团聚,很快就有自由了,我们会过上好日子的。” (博讯 boxun.com)

     没钱买穿的,就去教会领一些旧衣旧鞋,很少有合身的,大的大,小的小。我女儿十五岁了,知道爱美了,穿着一些长的长、短的短的衣裤,都不敢出门。在教会领的一些拖鞋,有些质量比较差,由于我经常带着孩子们跑这跑那,把脚都磨破了,孩子们疼的直哭,说:“妈妈,你买运动鞋给我们穿吧!”我也只能心酸地对他们说:“泰国天气太热,不能穿运动鞋,穿拖鞋够了,妈给你们把脚用布包一下,咱们慢慢走,乖!”
     为了讨得一些生活费,我有时得低声下气去求人家:帮人家干点家务活,打扫卫生什么的,不求多少工资,只希望能多少给点钱就行。这还得看人家高兴不高兴,人家高兴给点钱,不高兴不给钱,还说这里没干好、那里没干好,真没用。我也只能泪往肚里吞,还得强作笑脸、点头哈腰,生怕得罪人家。
     我们来这里多年,我先生关在牢里,UN又一再拖延我们,常有人说风凉话:“你们这些土包子,没文化,来这里申请什么难民,在哪里不一样,是当奴隶的命。”受人嘲讽、随意辱骂、我也只能默默忍耐。
     孩子们没有父亲的关爱,已变得越来越胆小、畏怯,见了生人都不敢说话,又没法上学,我女儿也只能去一些教会,一个星期参加一两次的短暂的免费学习。
     除了生活的艰辛,还要面对这种“要叫警察把我们抓起来,、要让我们完蛋、要让我们一家就这样被拖死在泰国。”让人不寒而栗的威胁,使我们整时提心吊胆、如惊弓之鸟、见到警察就躲,有时甚至发现可疑人跟踪,吓得我们几天都不敢出门。
     由于在中国我身体受到过摧残,加上这种艰难处境和心理的压力,我有时浑身疼痛,几乎不能起来。孩子们就帮我捶背,边哭边说:“妈妈,你要好起来,爸爸关在牢里,你要是病倒了,就没人管我们了。”看着可怜的孩子们,我肝肠寸断,想到我们凄惨的境况,无尽的辛酸、委屈,实在忍不住就抱着孩子们哭成一团。
     我先生在移民局,多年的关押和对妻儿的牵挂担忧,使他身体每况愈下,老胃病复发,有时疼得打滚,并常有胸口疼痛,呼吸困难和严重的咳嗽。近段时间,更是很少禁食,身体正在迅速崩溃,甚至想绝食自杀。
     我和我孩子们与我先生虽然近在咫尺,却形同远隔天涯。这两年多来,我与他只见过两次面。每次都只是泪眼相对,而孩子们却只有在梦中与他爸相见。
     有时我自问,为什么我们会落到这种地步?我们是老老实实的农村人、安分守己、从没干坏事、更没违法犯罪,只因多生了孩子,虽然在中国虎狼横行的社会里,我们没有餐肉饮血的能力,我们只是待宰的羔羊,被剥夺的一干二净。但是我们并非无用的人,我先生多少有点文化,而且他还有多项比较简单实用的机械设置,在某些特定行业有革命性的作用。本打算在中国申请专利,是中共把我们逼得没有喘气的机会,才不得已逃离中国。
     在泰国我们参与民主运动,是对压迫的本能反抗,是被“逼上梁山”,是发自肺腑的呐喊。
     如今我们落到如此地步,UN一再拖延我们,这种炼狱般的生活,正在把我们逼疯、压垮,多年来我们忍耐、忍耐、再忍耐。等待、等待、再等待,等待UN救我们的一天、等待我们一家团聚的一天、等待自由的一天,然而多年过去了,等来的依旧是无限期地等待。难道UN也不想救我们吗?难道我们一家就这样被毁灭吗?难道这世界就没有我们的安心之处吗?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701622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共产党的腐化证明马客死主义的荒谬
  • 有一种事实承认叫做坚决反对
  • 国共两党的战争不是内战
  • 国庆还是国难
  • 民主政治就是“坏人之间势力均衡”
  • 中共有关香港抗议的宣传战略及局限
  • 爱情协议还是车震通知
  • 苦难三部曲之二《兽影》(长篇小说节选13)
  • 废垃民族需要暴君的暴力混凝土
  • 张志新获奖与杀鸡儆猴
  • 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连载)
  • 废垃民族热爱黄赌毒
  • 香港危急!习近平以大陆公安凌迟香港民运,港人该如何自救
  • 苏联分裂中国自己灭亡
  • 浦志强自相矛盾
  • 中国大陆民众的巨变
  • 博客最新文章:
  • 陈泱潮總論4
  • 谢选骏中国人民是共产党的俘虏
  • 陈泱潮總論3
  • 曾节明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不应否定,中共鼓吹的“爱国主义”,实
  • 谢选骏歼灭蓝色中国的“蓝色朋友圈”
  • 点滴人生港事隨筆:前景茫茫
  • 李芳敏14400014從自己的住處,他察看地上所有的居民。
  • 陈泱潮總論2
  • 谢选骏投降土耳其是川普背上的最后一根稻草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禅、无字天书、天启
  • 谢选骏杀人犯推进送中法案
  • 曾节明谁是中共红朝的诸葛亮?
  • 陈泱潮總論1
  • 曾节明居美华人生存兵法:中国反对派在美择业的策略
  • 吴倩救恩之母:許多忠信神职人员的頭銜將被剝奪。
  • 徐沛為了韭菜不再為鐮刀唱贊歌
  • 谢选骏汉化不是共产党化
    论坛最新文章:
  • 世界互联网大会乌镇开幕 用谷歌推特脸书YouTube仍需翻墙
  • 萨德反导系统争端五年后 韩中重启国防战略对话
  • 陈同佳赴台投案或吃闭门羹 马英九表示应该让他来台受审
  • 美军撤离叙利亚转而进入伊拉克继续应对IS
  • 警方用催泪瓦斯和水砲对付数万示威者
  • 游行变冲突 警方驱散时以水炮射向清真寺
  • 中国经济数据虚无缥缈 学者深度质疑
  • 法国一太阳能越野车将穿越(澳)辛普森沙漠
  • 《南德意志报》:约翰逊再次惨败 弱点毕现
  • 《好莱坞往事》在中国撤档 消息称因李小龙片中“傲慢”形
  • 林郑松口不排除改组港府班底 20日九龙大游行受阻 民阵提上
  • 37家人权组织致信美国海关要求停止进口中国新疆的奴工棉花
  • 数以万计港人非法游行 公民抗命对应警方禁制 派单张青年被
  • 陈云飞等三名维权人士因支持香港反修例被拘留 近日获释但
  • 港澳办要香港借鉴澳门实行一国两制 设证交所分薄香港影响
  • 狱中人权律师王全璋脸变黑突发胖 其妻忧遭故意伤害
  • 朝媒:金正恩骑白马登白头山预示历史大事件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