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贵州省桐梓县违法占违法乱纪强行地拆迁
请看博讯热点:缺德、没人性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1月12日 转载)
     贵州省桐梓县违法占违法乱纪强行地拆迁职权侵权残酷暴力官员滥用地
     我们是贵州省遵义市桐梓县燎原镇油草村石门组农民。我们过着和谐美好的幸福生活,可是,好景不长,在地方官员的职权违法领导下,暴力残酷违法占地拆迁。
     (博讯 boxun.com)

     就中共桐梓县县委书记罗其方,县长王忠,县人大主任兰远驰,利用党和国家职权职务,以权谋私,贪赃枉法,官商勾结,无任何国家法律合法手续证明文件,血腥暴力侵毁我们农民的土地和良田,同时也毁了快要成熟的玉米、稻谷等副作物,农民生存的主要生命来源
     在农民不同意占地拆迁以不签协议的情况下,进行阻止侵权他们违法占地,毁地,在中共桐梓县委书记罗其方的指挥下,动公安人员及黑社会势力人员,抓捕关押毒打农民,就连中共老党员陈天海也被打得周身是血,昏迷不醒,强毁黄家弟兄几家的祖坟,尸骨现天,逼迫农民签合同领取无法生存的房屋拆迁补偿和土地补偿,农民反对违法占地拆迁,被一群不明身份的犯罪恐怖分子,提着长刀乱砍拆迁占地无辜农民还向农民开枪,当时就倒在血泊中呼救,幸亏我们农民帮忙及抢救送进医院挽回生命得生存。
    
     随着县政府机关领导违法腐败官员利用职权指挥相关部门,断水、断电,使农民无法生存下去。多数农民受不了这般白色恐怖暴力血腥残酷手镇压,放弃了土地房屋逃命,失去生存生活,准备同县政府书记,县长,人大主任等腐败分子抗战到底的房屋也被非法强毁。
     至于我们黄家几家,被县政府违法腐败分子,白天逼我们搬迁,强迫签协议合同,晚上就派人打击报复,我们弟兄几家死活不搬,要求县政府官员拿出合法有效的审批文件和公告,规划许可证及拆迁许可证。他们说【政府违法官员】不搬就强毁我们几家的房屋。我们说;强拆要依法申请检察院法院,才能强拆,并要求人民法院院长签发公告才能拆迁。你们连合法审批文件都没有,分明就是在犯法。在无任何相关合法手续证明的情况下,县委县政府职权指示公安人员及黑社会黑恶势力恐怖犯罪分子进行强毁我们兄弟几家房屋的当天,天上乌云密布,忽然就下起了大雨,公安及黑恶人员说;就是天上下石头,就是十级地震也要房子把黄家几家的挖掉。当时我的妻子坐月子才二十八天,被犯罪分子拖出来毒打,婴儿也被他们抱出来在大雨中哇哇直哭。周围的农民强烈反对不满,你们算人么?看到没有,老天都在流泪,你们这样对她们母子,比畜生不如,豺狼毒,你们把房子毁了他(她)们住哪儿?还称为人民服务的政府,配不配?不配。
    
     在挖房子的过程中,我(黄明海)为了不放弃我的家祖祖辈辈居住的家,就是死也要死在我自己的房子里。法治中国民主的国家,县政府违法官员职权违法,我家人和当地受害农民要求中央领导处理。好在天不灭我黄明海,房子挖垮了我还没有死,正好有点空隙,家人哭泣着找我,最后听到我在废墟里的呼声,他(她)们把废墟刨开还见着我。可我身上有些伤就像打了麻药一样,感觉不痛,他(她)们叫我慢慢爬出来,可我死活不出来,叫我的家人搭篷死守我们祖辈的阵地家园。就是多么的艰难困苦我们都不能放弃。坚决捍卫自己的合法财产。
    
     就在我们坚守阵地的同时“罗其方”“王忠”“兰远驰”职权违法指示公安及黑社会恶势犯罪人员经常打击报复我们弟兄几家,白天晚上致使我们大人小孩不得安宁。我们坚持再坚持,最后,公安人员及黑社会黑恶犯罪人员决定想把我们整死在窝棚里和废墟。半夜三更提刀提枪向我们冲锋攻击而来,好在我们家的狗叫醒了我们,当时我们两个兄弟从睡梦中惊醒。鞋袜都没有穿,衣服都没有穿,在寒冷的天气翻床就跑,当时犯罪人员就呲牙咧嘴地说,快追,不能留活口,当时还向弟兄俩开枪,弟兄俩在漆黑的夜里拼命地跑呼救,惊动了当地的全体农民,有的拿钢钎,锄头,铁铲,包围了犯罪黑恶恐怖人员。犯罪黑恶恐怖人员是蒙面而来,农民把他们包围的时候,看到还有面具,农民看到有公安人员忙着撕下他的肩章领章。结果最后向农民求饶放他们一条活路,说他们为了找一碗饭吃说句实话,是县委县政府的官员指示他们来的。
     没过几天,公安人员及黑社会恐怖犯罪人员公然在大白天追我兄弟,把我兄弟逼下悬崖,认为再也没有活命,他们转生就走了,幸亏我兄弟被悬崖的树枝挡着,没有被摔死。
    
     为了达到侵害我们的目的,县委书记“罗其方”县长“王忠”指示公安人员及黑社会犯罪恶势人员,用几个大车拉来几百人镇压当地农民有帮黄家的可能,向我们家(黄家)窝棚和废墟投放毒气弹。当时在场的农民被毒气弹中毒。当时我(黄明海)就鼻子嘴里出来血,已经快不行了,一个好心人救我对我说,活命要紧,留着青山在,今天他害我们,也许总有一天就是违法犯罪恐怖分子人员和他家人的死期,有成千上万的农民被政府人员违法职权暴力残害,到时候为成千上万的受害农民伸冤报仇雪恨。
    
     南方记者,了解到农民呼声强烈,喊救命,地方县政府领导违法,瞒天过海,暴力残酷侵占农民家园,欺上瞒下,打击报复农民,出于正义,就发传媒在中央电台,被政府违法官员知道后,就责问南方报社记者,你是广东省的记者,为什么管起贵州省的事。
    
     我们曾经求过的几个电视媒体和报社媒体,他们各有说法,有的说,行政的事他们不管,有的说,他们机构太小,不敢管,这有北京新华社记者对我说,说他们的分社在贵州省某个地方,当时还把电话号码告诉给我,叫我们联系贵州新华社记者向我们了解情况,可是我们多次打电话联系,接我们电话的领导对我们说,我们主编不知为什么不接你们电话。导致新华社接我们电话的同志,都可怜我们,对我们农民关心,问候。我们又向贵州都市报记者联系,都市报记者叫我们联系遵义市记者,程小伟,我们又联系到市里面的记者“程小伟”,记者“程小伟”回答我们说,知道了,最后就音信全无,从不过问。-
    
     我们知道,暴力残害我们的是县公安人员和犯罪恐怖分子,向他们举报完全无用,于是,我们就向贵州省公安厅电话联系0851-110可是,贵州省公安厅没有领导接我们的电话。
    
     县政府腐败人员不断对我们农民打击报复,莫名其妙地抓捕当地农民进行关押毒打,被抓的农民有“陈光发”“胡军”“黄明吉”等人,被毒打关押的“陈光友”放出来后,因伤害严重导致死亡,儿子“陈小东”精神失常,他(她)们家人至今以不敢上告,因为怕没有清官替他(她)们伸冤,至今被关押毒打的人和死者“陈光友”都不知道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的哪条法律法规。
    
     我兄弟“黄老五”因受不了他们政府违法人员的打击报复和折磨,还服毒自杀,在我们抢救我兄弟的同时,政府违法人员威胁要求我们兄弟黄老六签定土地补偿和房屋补偿合同协议,不然就没有钱抢救黄老五的命,为了抢救我兄弟黄老五的命,当地好心人借了钱给我们。这样我兄弟才有了活命,但是政府违法人员的多次打击报复,我兄弟黄老五,受到严重伤害刺激大脑,在精神上,生活上,不能自理了。
    
     由于被县政府违法领导人员知识打击报复黄老六,因无家可归,到城里租一间房居住,在城里,被一团伙人手持凶器向黄老六追击,正当在危机罐头,黄老六亲自跑到桐梓县公安局报案,说有一伙人追杀他,桐梓县公安局领导问“黄老六”你是那个你是哪个镇的,“黄老六”说,我是燎原镇的,桐梓县公安局领导说,那么你去找燎原派出所,我们这里不管这些事,在无奈之下,黄老六冒着生命危险,躲避行凶者的追杀。简直县公安局警官值班员,失职,不作为。
    
     县政府领导官员指示犯罪恐怖分子,到处被他们打击报复,遭到种种残酷暴力压迫,无家无底一无所有,妻子儿女五流四散。为了躲避他们的暴力残害,在寒冷的天气,我们躲进大山过夜,在尸娃洞,死人坟墓等地方小孩以受苦受难,甚至小孩子看到公安人员就怕就哭,以前不是这样子的。
    
     我们依法,依规,有理由,事实证据,向党中央各部门申诉反映桐梓县政府领导违法官员暴力残酷占地拆迁,经县政府领导违法官员知道后,就派人在进强行收缴了我的身份证件和所有重要证据及材料。违法越权剥夺了公民人权自由。
    
     经我们多次上访到市,省,中央各部门,未见相关部门调查处理严重违法占地拆迁,暴力残害农民。反而还在不断违法违规大量占地,到处抓捕关押无辜农民,据我们了解,桐梓县人民政府周边占地已经几万亩了,而且农田特别较多。大体都是以强毁强占的方式非法霸占的。
    
    我们的土地房屋被违法强毁强占,衣食家具全无。妻室儿女流落街头乞讨谋生以要被阻止,没有房屋生活的我们到处找房子租房子,找到租到过一段事件,政府领导官员违法分子知道后,就叫房子老板追我们妻子儿女走,我们就是收捡矿泉水瓶捡垃圾也有坏人干扰。我们向市县人民法院起诉违法占地拆迁暴力残酷血腥打击我们农民。中共桐梓县委书记“罗其方”县长“王忠”人大主任“兰远驰”勾结上下人民法院罗其方跟院长打招呼,不准立案受理。
     在漫长的艰苦岁月,被违法官员指示犯罪恐怖分子的破坏下,我们的生活多么艰苦,身体心里不断受损。为了我两个子女不被饿死,留他(她)们的活命,父母亲多次饿昏在地。政府官员违法领导假惺惺地拿了一小袋米(20斤),给我们救命,我坚决不敢要,因为我们还怕他们投放毒药在米里面把我们全家毒死。
    
     我们同违法腐败分子对抗,他们说我(黄明海)精神病症,准备把我强行精神病院。幸亏所有农民百姓激烈反对。我有什么精神不正常,违法恐怖分子,毁房,毁地,暴力残酷,我们有依据,证据,证明他们所作所为全全违背国家法律法规。公平公正的法律是我们农民道德品质的依据和准则。
     综上所诉;坚中不虚,真实拮据,向党和国家政府新闻媒体各单位、记者、人民解放军、教师、国家干部、老红军老八路、大学生、执法机关、人大代表、政协代表、共产党员、共青团员、国家机关领导同志、请求网民朋友给我帮助,万分感谢。 盼望共同保民生保人权和谐共享国家社会劳动成果,保平安。
     贵州省遵义市桐梓县燎原镇油草村石门组受害人;黄明海电话;15085417009
     2011年11月5日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1184090051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贵州人权研讨会:作家廖祖笙广场卖房被拘留 (图)
·贵州宋淑芬申冤三十多年未果
·强烈要求解决弱势群体集体资产/贵州建筑公司合同工 (图)
·贵州人权研讨会强烈抗议迫害廖双元! (图)
·贵州省赫章县一村民在家中冰冻父亲尸体喊冤近两年
·贵州省六盘水市公安局经侦支队受旨意硬把民案整成刑案 法院以推定判罪
·贵州省台江县政府派人半路围殴上访百姓(图)
·草民刘黎明向贵州省金沙县委书记赵牧等人发起生死决斗
·控告贵州省六盘水市六枝特区人民政府滥用公权对水沟边村寨进行暴力侵害的罪行
·贵州派出所副所长击毙跪着的村民:是自卫?
·贵州遵义老干部集体上书胡锦涛 举报贵州省人大副主任傅传耀
·张思之等九位法律专家就遵义驻京办一案给贵州省纪委书记王政福的信
·关于敦请最高法院纠正并撤销贵州省高级法院
·贵州警察入室强奸枪杀无辜续:受害家人呼吁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关注
·贵州遵义连续发生冒充县长秘书诈骗案
·贵州安顺市西秀区副区长因项目推进不力被免职
·贵州出租司机听口音收费 普通话收钱多于贵阳话
·贵州福泉爆炸事故52名伤员接受心理疏导
·贵州梵净山景区发生雷击事件34人受伤
·贵州金沙一座煤矿坍塌致2人死1人伤
·敬请关注因病住院的王国齐、黎小龙二先生/贵州人权研讨会 (图)
·贵州三级检察机关介入福泉爆炸事故调查
·贵州仍在销售涉含致癌物质强生婴儿沐浴露
·贵州福泉爆炸现场实拍:政府严重掩盖死亡人数/视频 (图)
·直击“11.1贵州福泉马场坪特大爆炸事件”现场(附视频、多图) (图)
·贵州炸药车爆炸死伤人数续增 (图)
·贵州福泉爆炸追踪:运输规定路线被擅改
·两辆运送炸药车贵州福泉爆炸 殃及周边三公里 (图)
·贵州炸药车爆炸7死200伤
·独家:贵州福泉爆炸 现场死至少300,伤数千
·现场:贵州福泉发生爆炸 (图)
·贵州福泉市两车共70吨炸药爆炸 7死20余人重伤 (图)
·贵州福泉境内发生爆炸致4人死亡 上百人受伤
·贵州福泉70吨炸药,只炸死7个人,你信吗?
·贺谢长发先生获得贵州人权研讨会首届“人权捍卫者”奖 (图)
·贵州:恳请新任领导尽快为遵义老区人民主持公道
·牟传珩:为公权力枪口下的冤魂鸣笛/贵州省安顺市关岭枪杀案
·凶手张磊安然无恙,贵州关岭枪声渐渐被人遗忘
·殷德义:一起改变中国(评:贵州警察五枪爆两头)
·2010年第一祭: 郭氏兄弟冤魂难安/贵州警察杀人
·贵州警官张磊与上海民警马天民
·贵州警察杀人:不是谁的嘴大!就谁说了算的?/李志友
·贵州关岭县“1·12”事件十问
·全林志:贵州人权研讨会随想
·全林志 《贵州人权研讨会》随想
·贵州喀斯特石漠化的危害
·陈杨被劳教的背后/贵州 紫电
·王藏:闪光的丰碑【“贵州人权研讨会”亲历】前言(图)
·贵州水城:政府充当私营矿主“保护伞”村民遭殃
·中共的良知到哪里去了(诗歌)/贵州人权捍卫者
·正气凛然,鬼神畏惧——清明祭扫抗日英烈墓抗暴纪实。 贵州公民
·贵州人权研讨会:就廖双元先生受到国保警察粗暴待遇的声明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