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河南省许昌市襄城县李东尧的控诉状
请看博讯热点:访民动态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1月09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控 诉 状
    
     我叫李东尧,男,51岁,河南省许昌市襄城县城关镇民主街(生产街)20号居民。 (博讯 boxun.com)

    许昌市政法委副书记卢自然害得我们一家好惨啊!他一手遮天,横霸中原,十多年来,对我们的案件他从没停止过干涉,他包庇犯罪持枪凶手,制造冤案,在他的操纵下,街道干部宋二增等伪造61年假房产证,城关派出所指导员兼副所长常浩亮伪造北京府右街派出所的工作证明和公章栽赃陷害我们,并且还要下毒手无限期地关押我夫妻二人,至死都不让我们与我年迈的老母亲见上一面,卢自然、常浩亮,还有襄城县的一些腐败官员为了掩盖他们作下的罪恶,用尽种种阴险卑鄙的手段,竭力阻止不让我们进京上访,我们的案件不但不给处理,他们却联手欺上瞒下已上报结案,卢自然的表嫂子王珊竟还肆无忌惮地到处猖扬说:卢自然说了如果我们再告,就把我们一家全杀掉。他们为了控制我们进京,每天对我们进行24小时的监控,连我们的电话也被他们所监控,这些贪官、腐败分子为使他们的阴谋得逞,不惜一切代价,不择手段地布置下了一幕幕的恶作剧,事实情况如下:
    1994年正月十五日晚七点,襄城县城关镇民主街干部宋二增(街道治保主任)、铁玉枝(街道秘书),还有铁玉枝的两个儿子,佘永军、佘永杰,他们以怀疑我给他两家门上贴白纸为理由,持枪率一伙人直闯我家院内,不分清红皂白地用暴力毒打我,他们拿我家的铁锨、木棍当凶器把我往死处打,直将铁锨把打断三节(凶器已提交公安机关)。在宋二增的怂恿下,这伙人又把我架到门外的大街中间,继续用暴力毒打我,其中佘永杰持枪照我身上连打了三枪,从我穿的棉上衣中取出一颗子弹头,已交给公安机关。我的棉上衣现还保存,上有弹孔,这伙人把我打得直到昏迷过去还不肯罢手,直到被街上的群众连连斥责,才纷纷溜走,独有宋二增仍不罢休,又遭到众人的斥责,把人打死,你不偿命!他这才勉强离去。
    我自被打昏迷后送往医院,经长时间抢救,第二天苏醒,醒后周身疼痛难忍,两眼肿胀睁不开,经县医院、县骨科医院分别检查,全身多处受伤,其中右侧前肋软骨骨折,右腿膝关节下腓骨骨折,腿肚上有伤口,脑血管、脑神经因钝器击伤受损造成脑部供血不足,在我住院治疗伤情期间,他们两家的门上又被贴上了白纸,这又是谁的行为?他们毫无根据地怀疑毒打我,使我蒙受了天大的冤枉!
    关于宋二增、铁玉枝、佘永军、佘永杰率人残酷毒打我的行为,当天晚上,我妻子就去派出所报了案,凶手宋二增于当年的6月18日被公安机关拘留,铁玉枝、佘永军、持枪凶手佘永杰却一直逍遥法外。当我妻子向公安人员提出凶手应承担的医疗费用等赔偿时,办案人员却态度冷漠地说,俺逮人算逮错了,俺要是一直不逮人,你还有啥办法,你找谁要药费。此句毫无正义之感的言语竟出自人民卫士之口!
    有卢自然的权势作坦护,宋二增拘留不到半个月就被释放,宋二增、铁玉枝、佘永军、佘永杰等不但没有受到法律的惩处,而且官越做越大,宋二增由原来的街道治安主任升为街长兼秘书,他官报私仇,十多年来,我们家屡遭他们的迫害,因为惧怕他的势力,街坊邻居都不敢上俺家去,只要被他发现,吃低保的户给人家解除,其他人到街上找他办事,他刁难人家,县第二高中学校学生集体食物中毒一案,我遭他陷害被关押了一天一夜,关于我们的案件他还给俺作伪证。我在许昌中级法院阅卷时,却发现宋二增、铁玉枝写的诬告迫害我们的材料,便激起我以前曾多次受到他们栽赃迫害的悲痛心情。
    我做为一个普通公民,靠从事建筑装修劳动为业,一向奉公守法,安分做人,不料却遭到宋二增、铁玉枝等人的迫害,长时间不能从事劳动,经济上失去保障,生活没有着落。案发至2009年已15年之久未能得到公正处理和合理赔偿,我的身心受到了巨大摧残。
    自从1997年我诉县房产局侵我房产权一案至2008年已十余年,许昌市政法委副书记卢自然从没停止过干涉,卢自然是该案第三人李玉图的姑表弟,他利用职权,指示民主街干部宋二增伙同县房产局主任张华军伪造第三人李玉图之父李现州1961年的房产证,并以此伪造的假房产证为据,给李玉图颁发了1993襄房字第[3978]号房产证,使我们深受其害。
    以前,在诉讼当中,我们曾去房产处查找过,根本就没有李现州61年的房产证,我们也一直要求房产处出示该房产证原件,他们却百般阻挠拒绝提供。再者,1957年李现州我们两家同时下乡,同年,李现州的房宅卖给了房产处成了公房,本街居民王炳炎、李培林曾先后在该公房里居住,直到1993年李培林家搬迁走都属公房,他们哪里会有1961年的房产证呢?街干部宋二增曾在夜里十点多鬼鬼祟祟地拿着手电灯给李玉图家丈量宅基,房产处主任张华军利用职权向档案员要走钥匙,私自开门进档案室作弊。
    李玉图与其一家人一直都声称说:他家61年的房产证是在房产处照原件复印下来的,在法庭上,李玉图出示的两份复印件上的日期同是一天复制,且上写复制无误,但经与房产处提供的相核对,大小却不一致,明显是假的。故,我们申请法院请求对房产局提供的李现州的1961年房产证的真伪进行依法鉴定。只因他们害怕暴露真相,竭力阻止不让我们鉴定,如果非要鉴定,就要我们交五千元的经费和六千元的鉴定费,我们因长期遭受迫害,奔波十多年,经济上入不付出,连正常的生计都难以维持,实在是拿不出这笔巨款。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我们只能向上级党委政府倾诉不白之怨,恳请中央最高政府给予支持和援助,依法鉴定房产证的真伪,并追究其行政人员的法律责任。
    经过艰难的诉讼,我们的案件终于有了希望,得到了中央领导人和中央政法委的重视,许昌市中级法院再审了我们的案件,之后,发回襄县法院重审。襄城县政法委书记尹二军和县法院院长张景渠是百姓的贴心人,一心为群众办实事,他们历尽艰辛,冲破阻碍为我们主持了正义,县法院于2008年3月6日下发判决,对方于3月21日递交上诉状,二审法院于4月11日开庭审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60条之规定:(二审审理期限)人民法院审理上诉案件,应当在收到上诉状之日起两个月内作出终审判决,由于卢自然的强加干涉,至今早已超过法定时效,中级法院却迟迟不下判决。在此期间,卢自然还指派县领导和法院领导多次逼我们写不再上访的保证书,遭到了我们的拒绝。关于宋二增、铁玉枝、佘永军、佘永杰率人持枪行凶,毒打、伤害我的控诉状和鉴定房产证的申请于2008年3月28日,同时分别递交给了河南省政法委的处长高欣和省高级法院的路通,至今杳无音信。
    卢自然一手遮天,横霸中原,从襄县到许昌再到郑州,我们到处碰壁,迫于无奈,我夫妻于2008年5月份再次踏上了上访的旅程,走访了相关部门,并且得到了中央领导人对我们案件的关注和重视。2008年5月12日这天,我们在北京遇到了一位好心的警察,他耐心地倾听了我们的诉说,还看了我们所带棉衣上留下的弹孔,他很同情我们的悲惨遭遇,非常痛恨那些制造冤案、残无人道的贪官,我们得到了他热情的帮助,我们很感激这位警察,特意记下了他的警号留作纪念,时刻铭记心中。
    2008年5月23日下午,襄城县城关镇政府的二位领导高清洁、韩金辉到北京接我们,我们向他们诉说了所受的冤情,二位领导说回家给我们解决问题,我们同意跟他们一块回家。24日星期六,早上不到六点钟,他们二人和城关镇政府的马胜利,城关派出所的指导员兼副所长常浩亮四人一起去到我们的住处。高清洁说:常指导是连夜从襄县赶到北京接你们的。他们当面承当说,回家给我们解决问题,我们听了以后很感激,就同意和他们一起返回襄县。
    不料刚回到襄县,他们却把我直接拉到派出所,不但不提解决问题的事,反而编造事实,诬陷我们在北京拉横幅,游行示威,还伪造北京府右街派出所的工作证明和公章硬加害于我,在派出所,我们当场揭穿了他们的假相,常浩亮却抵赖说,证明是他亲自去府右街派出所拿的。证明上的日期是2008年5月24日,这天是星期六不上班,常浩亮又是连夜从襄县赶到北京,早上不到六点钟去到我们的住处,又和我们一块直接乘火车离京返襄,更何况我进京上访根本就没有去过府右街派出所,常浩亮为什么要用这种阴险的手段陷害我?面对我的质问,常浩亮无法回答,就厉声恐吓我:“当官的打你活该,你在不老实,就管抓你去劳教”。我妻子听了又惊又怕,当时就昏死到派出所的地上,常浩亮不但不管人死活,还冷酷的说:“别说你死了,就是死你个三、五个,这儿也给你抵不了命”。当时,派出所民警宋忠孝也在一边咋呼说:“当官的安排好了,这回回来就是要收拾你们的,别说你没事,找你的事你就有事”。常浩亮又给公安局副局长郭中全打电话,随后郭中全来到派出所盘问我们到半夜。我们说在北京我们只是正常上访,根本就没去过中南海地区,更没有到过右街派出所,如果我们真是在北京拉横幅,游行示威,那么北京的警察不抓我们,却让你们千里迢迢的去抓我们,当天晚上,我妹妹带我儿子和我外甥女去派出所看望我们,常浩亮却把我妻子,我妹妹和我未满11岁的儿子都关押起来,他竟然连一个孩子都不放过,太残无人道了,可怜我年幼的孩子被他们粗暴、恶劣的凶相吓得病了一场。他们哪里还象是人民的卫士啊 ,简直就是一群流氓、无赖、畜牲!
    常浩亮一帮子人在逼问无果的情况下,拘留证都没有办,连夜就把我投到拘留所,依仗职权拘留我十天,期间还硬逼我的家人交二百七拾元的伙食费。2008年5月25日,我被拘留的第二天,县公安局副局长郭中全和常浩亮二人去到拘留所,在拘留所杨所长的办公室里,郭中全对我说,只要你把持枪案和伪造假房产证案放弃不告,你告县房产局侵你产权一案我给你办,把你的宅基还给你就算了,现在只要你签个手续,我立即办手续放你出来。还说,打了你已经十来年来,你告也没用,已经过时了!老李,你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形势,要是在告下去,你不为自己,也得为恁孩儿和全家想想,你就那一个孩儿,万一卢自然急了,找黑社会把恁孩儿跟全家都给收拾了,你咋着……,我万万也想不到这样的话会出自一个公安局局长之口,让人听了浑身冒冷汗,管法的人都这么说,还到那里能找到公平和正义!26日上午常浩亮和一名警察又去逼我非让我放弃不告,我没答复,因为北京那位曾经热情帮助过我的警察,虽然我不知他的姓名,但我记有他的警号,我坚信这位警察会给我们一个公证的说法。常浩亮却厚颜无耻地说,你跟共产党对敌你能对过喽,这次拘留你十天,要是再去北京告,回来就牢教你。和常浩亮一块去的警察恶狠狠地说:你还告状哩,就这有你这条命都不赖了!
    卢自然,常浩亮,宋二增等,还有襄城县的一些腐败官员,为了遮盖他们所做的违法犯罪行为,联合织了一张“因特”网,利用卑鄙地手段,利用金钱、权利、人际关系、挖空心思地把中央领导批示的专案做到“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专门处理,蒙蔽中央领导,使冤案继续冤下去。从县到省里的官员不但无人过问我们的案件,并且还采取种种卑鄙地手段充当黑恶势力的保护伞,打击压制我们,逼迫我们放弃权利,最可恨地是卢自然还狂妄嚣张地口出狂言要杀害我们一家。这些残无人道的执法者的腐败,实在令人心寒。
    卢自然穷凶极恶,逼得我们走投无路,为使我们一家免遭毒手,2008年10月份,我携妻、儿,带家母再次千里迢迢赴京上访,不料,在首都北京还是遭到多方官员与邪恶势力的打击,压制和威胁,襄城县信访局的王占民冒充许昌市信访局的领导,鄢陵县的孙全有冒充省信访局的领导等,还有省信访局驻京办事处的刘局长说,只要你们去马家楼就是违法了,回家就要被拘留,甚至劳教,我问他国家哪一条法律法规说去马家楼就是违法,他不作声,这些官员没有一人关注我们的案件,却一个威风凛凛,耀武扬威,一次又一次地对我们进行威胁和压制,硬是逼我们离京不容我们辩诉,威胁我们说:我身边养了一千多名警察干啥用哩!如果你们不回家,我立即通知地方警察进京强行把你们带走,当我们说北京警察会保护我们的安全时,这些官员说:北京的警察都是诳骗你们的,你都不要相信他们,我说,我们在北京曾多次看到过北京的警察保护上访人的安全,只要遇险报警,北京警察就会及时赶到给予安全保护,怎么能说是诳骗我们呢?我们的辩解,这些官员却置若罔闻,还是继续对我们进行逼迫和威胁,逼我们离京。一些地方官员竟还有恃无恐地说,这次进京若不是带着我老母亲,就把我们夫妻长期关押起来,至死都不让我们与我年迈的老母亲见上一面。
    由于多方官员对我们的威胁和恐吓,使我老母亲的心脑血管病复发,病倒在床,滴水不进,这期间,竟无一人近前关注一下老人的病情,我给省信访局驻京办事处的刘局长发短信,恳请他关注老人的病情,他却避而不见,并且还派人2008年12月6日夜晚11点多强行把我们连夜送回。当时,他们说,回到家让地方政府安排给我母亲治病,现已到家多日,至今没有一位领导来关注一下我老母亲的病情,对我们的案件更是置之不理,并且还派人对我们进行每天24小时的监控,阻止我们进京上访。为了能尽快解决问题,我又先后多次去找县政法委尹二军书记,询问案情进展情况,每次见他他都说正在解决,在我们的案子上,尹书记一贯都很关注,费了不少心血,从他的表情中,我能感受到一个“清官”的忧虑和无奈。当我问到常浩亮伪造北京府右街派出所的工作证明和公章硬非法拘留我一事的处理结果时,尹书记让我去找县公安局长刘延召问情况,还让我记下了刘局长手机号码。我打了很多次电话,刘局长要不是不接,接了就说太忙没空,问他啥时间有时间,刘局长回答很干脆:“等通知”。可是一个多月又过去了,刘局长的通知也再无消息。
    卢自然一个许昌市政法委副书记,为什么县、市、省里的领导都怕他的势力,竟然没人敢为我们主持正义,十几年来我们的案件,他从不停止干涉,卢自然的背后莫非有更庞大的权势作后盾。他的表嫂子王珊竟还有恃无恐地说:李东尧,你跟俺打官司你都甭想打赢,俺县、市、省里都有人,是你的宅基,就这,你也要不成,卢自然叫给我了,房产证也是卢自然给我办的,就这假证我有,我掏了一万五千块钱买哩,卢自然现在许昌,你告他去吧!
    由于长期受卢自然恶势力的欺压和迫害,十多年来,我们不能和正常人一样地生活,为寻求正义,讨回公理,我们曾多次进京上访,并多次给中央领导人寄信伸诉,中央政府相关部门以及领导人把我们的案件和相关材料发回地方政府,由于卢自然的干涉以及地方一些腐败官员的阻扰,我们的案件至今仍然无人过问,如石沉大海。
    关于常浩亮伪造府右街派出所工作证明和公章陷害我,拘留我的问题,今年十月份,我一家四口在北京上访,我们曾多次向地方接访的领导提出要求,要常浩亮带住此证明进京,我们一块去府右街派出所澄清事实,因常浩亮做贼心虚,始终都没敢露面,对我的非法拘留我于2008年7月23日向襄城县人民政府提起行政复议,并递交了行政复议申请书,至今没有音信,我请求中央最高政府维护我们的合法权益,尽快铲除贪官卢自然、常浩亮以及混进共产党内的败类干部,依法惩办犯罪凶手宋二增、铁玉枝、佘永军、持枪凶手佘永杰,还我们一个公道,使我们在这和谐社会的祖国大家庭里,得到和谐阳光的照射,享受到和谐社会的温暖,我坚信,党和政府一定会给我们撑腰做主的。
    
    
    控诉人:河南省襄城县城关镇民主街(生产街)
    20号李东尧
    
    2011年 11月9 日
    
     电话:15939962484
     身份证号:410426195702235010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4184051237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河南访民聂丽娜的控诉!
·河南访民张小玉为访民发放御寒衣物 (图)
·河南访民杨培林讲诉自己传奇的冤情/视频 (图)
·视频:河南访民说,截访试图强奸女访民
·河南访民胡醒爱要卖器官给书记送礼 (图)
·北京南站“访民一条街”河南访民张小玉西瓜喊冤/视频 (图)
·河南访民“被精神病”6年半 获政府“补偿”30万
·河南访民卜秀焕被拘留后面临劳教 (图)
·河南访民刘炳同被国信局保安殴打
·河南访民打横幅、唱歌、喊冤/视频 (图)
·河南访民卜秀焕被押送回老家 (图)
·河南访民王金兰的控告书
·河南访民自拍:两个老人,一位是涉军上访 (图)
·河南访民张小玉打横幅“我要立案” (图)
·河南访民自己录制的视频,讲述各自冤情
·河南访民聂力娜身孕3个月,去中南海请愿被拘留 (图)
·河南访民王群凤被诱骗后囚入黑监狱(图)
·河南访民阮开香被截访人关入唐河县黑监狱
·河南访民王金兰劳教获释后来京(附偷拍视频)(图)
·河南访民阮开香法制宣传日被关黑监狱(图)
·河南访民刘学立给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