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宾语:我因言获罪的事实与真相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9月19日 转载)
    今年6月16日,人民日报批地方政府打压媒体,称舆情不是敌情:有平等的心态,才不会有“替党说话还是替人民说话”的傲慢官腔;有尊重的心态,才不会有“没时间跟你闲扯”的敷衍轻慢;有开放的心态,面对监督才能正视问题而不是列“记者黑名单”;有坦诚的心态,遭遇批评才会反躬自省而不是“诽谤定罪”……说到底,媒介是政府与公众交流沟通的平台,对待媒体的态度,也就是对待公众的态度。
       9月14日,在大连出席第五届夏季达沃斯论坛开幕式和企业家座谈会的温家宝总理,在回答世界经济论坛主席施瓦布和企业家的提问时表示,要将中国打造成一个开放、包容,文化上进步和谐的国家。要切实保障宪法规定的公民的民主权利和民主权益,其中最主要的是选举权、知情权、监督权和参与权。
       几年前,我曾在《人民日报》综合新闻头题位置,以《安徽省“依法治省”抓源头》为题,引用部分厅级干部的话,希望领导干部“在行使人民赋予的职权时,一定要慎之又慎。”
      
      
      高墙和铁门能关得住真相吗?
      
      
       被拘留11夜10昼,过了一段与世隔绝的日子。
       也填补了我人生中的一项空白。
       “出来”有些日子。一直沉默。一直在恐惧。
       觉得该把一些东西说出来了,不为别的,只为那些关心我的媒体和网友。
       不说,有点昧良心。
      
      
       【连续两起有人受伤的拆迁事件】
      
        2011年8月9日,我在自己博客发文《合肥市新站区暴力拆迁先抄家后扒房》(http://user.qzone.qq.com/622006317/blog/1312848024)。披露了合肥市新站管委会涉嫌暴力拆迁:
       7月29日上午09:19,合肥市新站区召集300多名城管和不明身份的人,趁七里塘街道星火社居委居民张良田妻子赵红艳一人在家之际,将房门踹开,开始拆迁(图片①)。赵红艳上前理论,被一帮人连撕拽带殴打(图片②③),拖到门外的水泥地上(当时室外38度高温),4000多平米的房屋和厂房被夷为平地,所有家庭财物被掩埋在瓦砾下,家里的现金、存折、电脑、彩电、空调、冰箱不知去向。张良田一家由居委会安排在附近的快捷宾馆里,连换洗的衣物都没有。  
      
    宾语:我因言获罪的事实与真相

  
      图①:7月29日上午09:19,合肥市新站区召集300多名城管和数百名不明身份的人,趁赵红艳一人在家之际,强行将房门踹开,组织野蛮拆迁。赵红艳偷拍下这张图片后就被连撕拽带殴打,拖到门外的水泥地上(当时室外38度高温)。【摄影/赵红艳】
         
    宾语:我因言获罪的事实与真相

  
      图②:赵红艳身上的伤。【图片由赵红艳家人提供】
      
    宾语:我因言获罪的事实与真相

  
      图③:赵红艳身上的伤。【图片由赵红艳家人提供】  
      
       8月10日,我以《合肥女居民遭暴力强拆被逼跳楼》(http://user.qzone.qq.com/622006317/blog/1312938182)为题,再度披露另一同类事件:
       8月5日,合肥市新站区强拆造成磨店社区农妇彭守春跳楼重伤,彭守春上颌骨和下颌骨粉碎性骨折,牙齿脱落八颗,肋骨骨折,肺部感染,左右手粉碎性骨折,盆骨粉碎性骨折,大腿粉碎性骨折,肺部受伤,脾脏切除(图片④)。
       彭守春的家人说,关于彭守春是怎么摔下来的,他们不知道真相,有说是跳楼的,有围观者说是城管上去抓她时,她为了躲避不慎摔下来的,也有说是因为强拆受惊吓而坠楼的。
        
    宾语:我因言获罪的事实与真相

  
      图④:8月5日下午,合肥市新站区磨店社区会棚小区居民彭守春,从自家的二楼屋顶摔在了正在施工的挖掘机旁边的水泥地上,造成上颌骨和下颌骨粉碎性骨折,牙齿脱落八颗,肋骨骨折,肺部感染,左右手粉碎性骨折,盆骨粉碎性骨折,大腿粉碎性骨折,肺部受伤,脾脏切除。【图片由彭守春家人提供】
      
       以上两起强拆,一家的房子被夷为平地,一家出现跳楼致重伤的惨剧,警方没有立案,也没有单位和部门给他们一个说法。
      
       8月13日早上,我根据彭守春儿子席贻俊、现场目击群众口述及提供的图片、证人证言、视频,在博客发出《合肥暴力拆迁用麻醉针对付围观群众?》一文。
        
       文字很短:
       据当时在场的群众反映,在这次暴力拆迁事件中,有围观群众受伤,伤口处有明显的针眼。经过调查发现,原来事后有人在现场拣到了状如飞镖的麻醉针。根据调查,事发时在现场“中针”的两个人都是当地群众,刘姓大妈今年50来岁,是磨店社区会棚小区居民,就住在彭守春家的前面;马姓男子(图片⑤)是磨店社区少荃家园小区居民。他们都是事发当天的全程目击者。两个人称,刚中针时,右半臂发沉无力,虽说没有感觉到疼痛,但针孔周围很快就黑了。
        
    宾语:我因言获罪的事实与真相

  
      图⑤  
    宾语:我因言获罪的事实与真相

  
      图⑥:安徽电视台新闻视频截屏。  
      
    宾语:我因言获罪的事实与真相


    宾语:我因言获罪的事实与真相

  
      图⑦⑧:安徽电视台新闻视频截屏。  
      
       这篇文字,是依据群众反映的情况进行客观叙述,安徽电视台也播出了记者现场采访的报道,(详见安徽省电视台:《现场家人讲述惊悸一刻》http://www.ahtv.cn/v/TVM/ahtv/yx60/short/2011/08/2011-08-14571529.html),节目中有图有字幕有真相,有彭守春小儿子的具体描述:被针扎了(图片⑥⑦⑧)。即便如此,还是很小心地在标题后面加了个“?”号(图片⑨)。
       没想到,就是这样小心,我还是祸从天降,大难临头。
       按说,我把受害群众反映的情况如实、客观地记录下来,警方应该实事求是地调查两名自称受伤群众胳膊上的针眼是怎么回事,图片中飞镖状的针头又是怎么回事,还原事实真相。然而,后面发生的事情证明,这一切都是一厢情愿。  
      
    宾语:我因言获罪的事实与真相

  
      图⑨:
      
       【刑警队管起来网警的闲事】
      
       此文发出不久,当晚8点多,我被通知到合肥市公安局网监支队,新站分局刑警队的人在那里等着。一见面,他们就说我的博客失实了,是个假新闻,让我将博文删除。
       警方的话我不能不信。在他们的“帮助”下,我删除了博文。
       之后,他们将我带到新站公安分局刑警队,办案警察要求到我的住所,将我的个人电脑带回新站分局。在去我家的路上,一位警察告诉我,“现在公安部不让跨省了,但在一个城市里,还是随时都可以找到你的。”在新站分局,他们调取了我和席贻俊的全部QQ聊天记录,“劝”我说出QQ和邮箱密码,询问了我的采访过程,但就是不让我回家。
       我说,只要公安机关拿出调查结论,证明麻醉针的事是假的,我会通过我的空间向全国网民道歉,但没人理睬我。
      
       8月14日上午9点,问了12个小时的话才结束,我方得离开。
       当晚与我一同被“问话”的,还有合肥市的一个网友。他在合肥论坛上转载我的博文,也被问了12个小时的话。  
      
       【警方跨区办案,带人车辆来历不明】
      
        8月21日,自称合肥市公安局新站分局刑警大队民警的男子给我打电话,让到新站分局问话。鉴于上次问了12小时的话,一个纸片都没给。我要求他们给我出具一份书面文字性材料。对方说:好,我们就满足你,你真想要我们就给你弄个书面材料。
       20:00,我来到位于合肥市淮河路新华大厦上的一家律师事务所,等待警方的到来。
       20:02,自称合肥市公安局新站分局刑警大队警官的两名便衣男子,来到律师事务所。没有未出示任何证件就要求我跟他们走。
       我让他们出具书面材料,对方晃了晃手中的空白传唤证说:这是传唤证,走吧。
       “你们把传唤证填一下。”我提出要求。
       对方不情愿地现场填写了传唤证,边填边说:“你非要这样搞,我们只好公事公办了。”
       传唤证填好后,却不允许我将传唤证交给委托律师留存,只是答应让复印一份。由于复印效果不好,我的朋友随手用手机将传唤证拍下,内容是:“合肥市公安局新站分局传唤证:合新公(刑)行传字2011第03号,因涉嫌传播虚假事实扰乱公共秩序,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处罚法》第八十二条第一款,限21日20:30前到新站公安分局接受询问。”
        尽管他们这是越权执法,跨区办案(我户籍在高新区),我却无法不在传唤证上签字,签完即被带离律师事务所。
        20:12分,在新华大厦楼前淮河路上,我被两名警察带上一辆悬挂“京A.16398”牌照的别克商务车(图片⑩)。见不是警车,也不是本地牌照车辆,我朋友当场要求警方对此作出解释。两警察没有作出任何答复。
       经北京的朋友帮忙查询,“京A.16398”牌照在北京登记的是北京吉普车,车主是韩旭,住石景山黑石头南街1号,年审到2012年。“京A.16398”牌照的车也不在黑牌照之列 。  
      
    宾语:我因言获罪的事实与真相

  
      图⑩
      
      【我想向全国网民道歉,但警方一直没给我机会】
      
        20:25许,新站公安分局二楼的刑警大队办公室。一位自称姓毛的警官说,“本来没什么事,只是叫你来问问情况,你非逼着我们公事公办,那我们只好按程序来了。”
       时候不大,有人进来说,房间腾出来了。我被带到一间审讯室内,口袋里的东西和手机被搜去。
       8月21日夜23:30,讯问结束。我再次向毛警官要传唤证,被拒绝。
       随后,进来三位陌生人,说是要挽救我,让我认罪服法。
       我说我如实叙述了解到的事实真相,何罪之有,何法可伏?尽管新站分局第一次找我时,在没做任何调查的情况下就说我的博文是虚假的,我还是按要求删除了博文,凭什么还要给我安罪名?为什么不调查群众反映的被扎情况,为什么不去追查针的来源?
       面对我的质问,对方回答:如果没有造成后果,也许就不追究你了,但你的博客影响太大了,转的地方非常多,对合肥造成了严重影响,你知道不知道?
       我说:我是8月13日发的博客,当天就被你们逼着删除了。如果说转的地方很多,影响很恶劣,你们做了哪些补救工作,是否主动发函要求相关网站删帖了?我曾再三申明,只要公安机关拿出调查结论,证明麻醉针的事是假的,我会通过我的空间向全国网民道歉,主动消除影响,但你们至今也没拿出结论,这影响是谁造成的?
      
       【老实就拘你10天,不老实搞你两年!】
      
       我说:你们没有证据能证明我写的东西是假的。
       坐在我左边的男子说:但你也不能证明这是真的。
       我说:那你们为什么不去调查群众是被什么扎伤的,不去追查针的来历,不去调查彭守春跳楼的事,而是直接对我搞有罪推定?
       对方说:我们找你是想挽救和教育你,你要是态度好了,我们拘留你10天就算啦,要是不老实,可以判你两年。
      
       我说:我是按照自己采访来的东西客观叙述的,让我认错,让我违背良心说话,我做不到。我国法律规定,未经法院审判,不得认定任何人有罪,谁也不能一手遮天!
       坐在我对面的男子说:“是的,你也不能一手遮天!别看你有那么多的粉丝,我们把你关起来后,开个新闻发布会,说你捏造传播虚假信息,就全澄清了,全国媒体和网民只能听到我们的声音,哪还能听到你的声音?”
       我说“你们这是滥用公权力”,几个人相视一笑:“看来你是要顽抗到底了。”坐在我对面的男子说:“我不怕你出来后在网上说,没人会信你的。”
       这还有继续说下去的必要吗?我请他们几位离席。几个人说“我们已经仁至义尽了,你这是自找的”,先后走了出去。
      
       【上厕所被拒绝,电话被禁打】
      
       然后进来两位自称姚警官和(之前审讯我的)毛警官的人。
       姚警官宣布:我“虚构事实扰乱社会治安”,依照治安处罚法,对我行政拘留10日。
       我在拘留书上写道:这是公安机关借题发挥,打击报复,搞有罪推定,制造文字狱,我这是因言获罪。
       我问姚警官能不能见律师,姚警官说,对你执行的是行政拘留,只有刑事拘留才能会见。
       我说,那就把我转为刑事好了。姚警官提高了声音:你想转刑事很容易,我马上可以对你继续侦查,你信不信?
       我信,还有什么不信的呢?
       然后,我被带去强行采集指纹、照相、留存生物样本。
       在等着去拘留所的20分钟时间内,我肠胃不舒服,要求去厕所解手,被一次次拒绝。拒绝我的年轻男子(穿白上衣)说: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等会儿去拘留所再拉吧!
       8月22日凌晨02:30许,毛警官开车将我送至合肥市拘留所。路上,我没憋住,拉到了裤子上。
       按照拘留所规定,被行政拘留人员是可以给家人打电话,也允许会见的。但拘留所对前往要求探望我的亲友表示,“上面”打了招呼,任何人不允许见面,电话也不允许打(只有严管对象才禁止打电话)。
       也许在他们看来,把我关进拘留所,也就关住了真相。  
      
       【警方果然兑现了“承诺”】
      
       我被拘留的第二天,合肥警方向当地各媒体发通稿。
       这篇被当地多家报纸刊登的新闻通稿漏洞百出!
      
       通稿称,“经警方调查,拆迁当日,现场围观群众均在警戒线外,拆迁方与围观群众未发生冲突”。
       请看围观群众在现场偷拍的照片,彭守春的二哥被多名拆迁人员抬离现场(图片⑾),这不叫冲突叫什么? 彭守春好好的怎么摔成重伤?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8168901645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北京市海淀区法院第二圈抢钱事实/访民沈彬之六
·看上海普陀区政府囤地、对市民实施强迁、伤害被拆迁户的事实 (图)
·我被中共政治迫害,酷刑虐待的的事实/上海闸北冤民杜阳明
·河南孙文波因检举一百元贪污事实几乎被迫害致死
·转业军人王卫平:用事实证明当今司法机关涉嫌颠覆国家政权之二
·杨恒均:支持CNN歪曲“事实” 的报道
·事实述说邪恶
·许霆案判决认定事实存在重大错误!/梁剑兵
·海外学子:上海动迁组凌架国家宪法之上的犯罪事实
·安魂曲: 对死伤人数的“巧妙”说法,反映了大陆中共政府对事实真相的故意回避误导
·究竟是谁在抢劫老百姓的财产 --- 党政犯法事实备忘录
·河南宋庆龄基金会回应放贷质疑:报道不符事实
·孙林给监狱管理局的公开信得到答复 但与事实有出入 (图)
·河南汝阳称疑似人大主任不雅照网帖与事实不符 (图)
·舒可心:温州动车追尾 抢先掩埋火车头只为掩盖事实 (图)
·温州动车追尾事件:失去五位亲人,杨峰只有一个要求,可以不要赔偿,但要求将事实全部还原 (图)
·河南“瘦肉精”案开庭 嫌疑人承认产销事实 (图)
·广州出租车公司称"茶水费"举报事实不存在
·残酷的事实:用数据告诉你一个真实的北上广
·辽宁杀害10人犯罪嫌疑人被抓获 供认杀人事实
·关于孙长江违法违纪事实控告书 (图)
·实名举报信,举报北京青远房地产公司公然行贿海淀法院住房5.4万平米的违法犯罪事实 (图)
·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二审案件原则上只能发回重审一次
·重庆公安局长:对歪曲事实的报社和记者实施"双起" (图)
·山西称“转基因玉米致动物异常”报道与事实不符
·中国的软实力:事实还是虚设?(图)
·毛新宇很坦白:少将军衔有家庭因素是事实(图)
·如尊重事实和法律 刘正有明天将被判无罪
·武汉晶银债权人维权系列报道:我所经历的事实
·钉子户称面积评估与事实不符 开价拆迁费6千万
·同居已成另类婚姻事实/阿弋
·事实胜于诡辩:不在和谐中爆发,就在和谐中灭亡/奉己
·舆论是事实,还是期望?
·为官即富是当今中国社会不争的事实
·严家伟:关起门来自己吹,不知今夕是何年?--评习近平先生违背韩战历史事实的讲话
·宜黄县人民政府办公室最新“事实情况”
·“二奸二假”是谣言还是事实?胡锦涛无以辩驳/吕加平(图)
·看两会看的不是数字,是事实
·希拉里的“网络自由”与中国事实
·真相:那些揪心的事实说说我做实习医生时的真实遭遇
·猛批传媒无助澄清真相,曾荫权最好让事实说话
·从毛泽东的军事实践看学历和能力的关系/田嘉力
·是谈西藏自古以来的历史,还是否定1951年以前的事实?
·印度海军司令公开承认军事实力无法与中国抗衡(图)
·事实教育职工,通钢揭竿而起,:下岗不不如死去
·真假“胡斌”说最好让事实说话
·杨在新:709交通事件的事实
·文革期间发生的灭佛报应事实
·事实证明邓玉娇绝对不是自首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