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重庆打黑灯下黑督办案轻判,以权抗法修齐锰矿惨损近亿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9月03日 来稿)
    
    重庆打黑灯下黑 挂牌督办却轻判,以权抗法6年多 修齐锰矿惨损近亿
     编者按:最近重庆城口县修齐锰矿有限公司上网呼吁重庆市委市府不但要打击黑社会,而且,更要整治敢于滥用公权力对抗两级法院判决长达6年之久的不法护黑行为!
     重庆轰轰烈烈打黑闻名世界,君却不见重庆灯下黑得透顶,国家公安部挂牌督办的重案犯案代号A0038的重庆城口县黑恶头目汪文政,却能轻轻松松地做到重案轻判,仅判两年,如今黑恶头目汪文政即将出狱。缘由是重庆市城口县有着汪文政根深蒂固的保护伞。当年汪文政为首黑恶组织在要判刑之际,地方好多官员帮忙硬要城口县修齐锰矿公司替受害人做工作、勿上访、勿上诉,叫息访,应允会把汪文政霸占的城口县修齐锰矿公司矿山、厂房用地,完璧归赵,官员表态一定要赔偿矿山被霸占所造成的损失。结果是什么也没有兑现。
     重庆城口县黑恶头目汪文政强行霸占的城口县修齐锰矿公司矿山,经重庆两级法院判决,旨结果,重庆国土部门却将重庆市两级法院的判决视同如废纸。国土部门之黑,就黑在明目张胆抗法。原该模范遵守法院判决的国家行政机关,却视法律为儿戏,以强悍的行政手段对抗法院判决,重庆市两级法院的判决,抵不过重庆国土部门的行政权力,这已经构成不争的可怕抗法事实。让重庆城口县修齐锰矿有限公司在经济上惨损近亿元,其践踏法律的严重后果,堪比黑社会对老百姓的伤害。
     打黑,不能有灯下黑!
    
    
重庆打黑灯下黑督办案轻判,以权抗法修齐锰矿惨损近亿

    
    重庆国土部门以权抗法6年 城口修齐锰矿惨损8千万
    
    (发贴人:胡西菊 身份证:512229196410070929
     电话:13983549167 )
     (发贴人:胡希荣 身份证:512229197107261014
     电话:13896929608 )
     (发贴人:胡希望 身份证:512229197312301011
     电话:13638272366 )
    
    (发贴人:何泽华 身份证:512229197210152414
     电话:13896255882 )
    
     重庆在依法打黑,这场打黑运动深得民心,打出重庆声威来!
     可是,在轰轰烈烈的打黑战役中,我们却被迫站出来指控重庆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下文简称“重庆市国土局”)已经在对抗法院判决的道路上走了6年之久,让重庆城口县修齐锰矿有限公司在经济上惨损8000多万,其践踏法律的严重后果,堪比黑社会对老百姓的伤害。
     我们呼吁重庆市委市府不但要打击黑社会,而且,更要整治敢于滥用公权力对抗两级法院判决长达6年之久的不法护黑行为!打黑,不能有灯下黑!
    法院的生效判决,却在重庆国土部门面前不算什么东西,重庆市两级法院请求国土局尊重法院判决的请求,形同废纸,违法行政到了如此严重的程度,请全国网友监督身为国家机关的重庆国土部门,看看还要在抗法的道路上走多远!
    
    行政不作为,竟然是重庆市城口县矿产局
    
    重庆市城口县修齐锰矿有限公司(下文简称“锰矿公司”)是修齐锰矿厂改制成立的,我们前后共投资了800多万元扩大公司的生产规模,为了做大做强城口县的锰矿产业,我们不惜倾家荡产。
     既然是在城口县从事锰矿的生产和加工,拥有矿山是必须条件。修齐锰矿厂在1991年成立时,申请办理了有效期为三年的修齐到石坊矿区13个采点的采矿登记。1994年,在办理延续登记中,缩小了矿区范围,申请了延续登记,并领取了采矿证,有效期到1997年1月18日止。
     就在锰矿公司采矿权有效期间内,西南地质勘探局604大队在1993年在我们的矿区范围内获得了探矿资格,领取了勘探资格证,并几次延续登记。
     1998年2月12日,国务院出台了规定,明确了采矿权、探矿权不得重复设置。为了绕开这个硬性规定,604大队在1999年的延续登记时,城口县地矿局明知其所申请勘察作业区范围有矿区重叠的情况下,违法为604大队出具了无矿区设置重叠的证明,并办理了延续登记。
     城口县地矿局明目张胆违法出具证明帮助了604大队延续了勘探登记,当我们在采矿区期满时多次想地矿局申请办理采矿权延续登记时,重庆市矿产管理办公室发文通知停止给我们办证。1998年4月9日,上级通知开展采矿权登记换证工作,锰矿公司的申请再次因为矿区内出现矿权交叠而被叫停。但是,城口县地矿局却出具证明许可我们继续开采。当我们在2000年12月30日继续申请换证时,我们提供了相关资料,经城口县地矿局审查认为符合换证条件,并签注了同意意见。
     可是,城口县地矿局依然在从事阳奉阴违的坑人勾当,他们没有将我们的资料报送重庆市国土局。是在忍无可忍的我们选择依法维权,我们相信,只有依法讨要采矿权才是唯一的道路。
    
    顶风违规办证,是城口县地矿和重庆国土部门
    
    城口县锰矿公司取得采矿权在先,604大队获得勘探权在后,而国务院在1998年规定采矿权和探矿权不能重复设定,城口县地矿局是严格执行中央政策为锰矿公司办证还是要保护604大队的非法利益呢?
     对城口县地矿局一再庇护604大队的非法勘探行为实在难以接受,我们只得向城口县法院提起行政诉讼,控告地矿局的行政不作为。
     法院的传票送到,稍微触动了城口县地矿局的一点点神经,好歹在我们提供的《采矿权申请登记初审表》上签注“同意上报”的意见,重庆市国土局也在2001年8月20日受理了我们的申请。
     原以为城口县锰矿公司有救了,矿业主管部门总算走到依法行政的轨道上,对于重新换证,我们信心百倍。谁知,重庆市国土部门比城口县地矿局还要黑,不作出准予登记或不予登记决定的之下,就将申请办证资料退回。
     重庆市国土部门退回资料的目的,就是为明火执仗地将604大队的非法勘探,升格为合法的采矿行为。
     2001年12月18日,声称是604大队下属单位的广元吉奥实业公司,即速提出办证申请,重庆市国土部门未经城口县地矿局初审,便直接受理其申请,并向广元吉奥实业公司颁发了采矿许可证。
     城口县锰矿公司面对如此滥用公权力,无法忍受,明明我们采矿权设置在先,按照规定应优先划定矿区范围,重庆市国土部门竟然却将采矿许可证颁发给了吉奥公司。这种严重的滥用公权力,唯有通过法院判决,讨个公道的说法。
    
    重庆两级法院判决,国土部门竟视同如废纸
    
    重庆司法公正决定了该市轰轰烈烈的打黑深入民心。
     在控告重庆市两级矿业主管部门的行政诉讼中,重庆市两级法院站在维护司法公正立场上,依法给了我们正义和公道。
     重庆市两级法院认为:我们两次取得采矿证符合当时的法律法规,应为有效证书。重庆市国土局以颁证机关越权行政否定其效力,其理由不能成立。城口县锰矿公司申请延续登记优于吉奥公司,重庆市国土局应该受理。从我们和吉奥公司提交给重庆市国土局的办证材料来看,大家的申请都在同一矿区范围。重庆市国土局在明知604大队与城口县锰矿公司对勘察作业区范围和矿区范围发生争议,为按照矿产资源管理办法去办理,相反是以604大队作为探矿权人有优先取得勘察作业区内矿产资源的采矿权为由,向其下属单位颁证。
     重庆市两级法院还认为:按照重庆市国土局自己下发的文件规定,要获得采矿权的颁证,必须先通过所在地地矿部门提出初审意见和矿权设置说明后,再向市矿办申请划定矿区范围。重庆市国土局未经此程序,便向604大队颁证的行为违反了办证程序。城口县锰矿公司采矿权有效期满,立即向城口县地矿局申请延续登记未能获准,系城口县地矿局人为所致。虽有效期满,但按照重矿发(1998)25号文件规定,仍可办理延续登记。
     重庆市两级法院最后认为:城口县锰矿公司采矿权设置在先,且矿山投入较大。依照重庆市的相关文件规定,颁证机关应保护采矿权人的利益,优先划定矿区范围。重庆市国土局先行受理并经初审机关初审合格的锰矿公司申请不予受理,反而将争议矿区采矿证颁发给了滞后申请又未经初审的604大队,属滥用职权。因颁证行为属于地质部门的行政行为,不属于司法部门范畴,城口县锰矿公司要求颁证,重庆市国土局应该按照法定程序进行申请。
     重庆市两家法院判决:撤销重庆市国土局2001年11月13日给颁发给吉奥公司颁发的采矿许可证的具体行政行为……
     法院判决的权威不容许非法挑战,可是,重庆国土部门却将重庆市两级法院的判决视同如废纸。当终审判决下达之后,重庆国土部门不但不给锰矿公司颁证,相反,产生争议矿区的采矿证,却以转让的形式,颁发给了城口县矿产公司。
     重庆市国土部门之黑,就黑在明目张胆抗法。原该模范遵守法院判决的国家行政机关,却视法律为儿戏,以强悍的行政手段对抗法院判决,重庆市两级法院的判决,抵不过重庆国土部门的行政权力,这已经构成不争的可怕抗法事实。
    
    司法判决和舆论监督
     遭遇行政权力竟然不堪一击
    
    重庆市两级法院的判决,给了城口县锰矿公司的公道,重庆市国土部门却玩弄文字游戏与法院判决对抗,并明目张胆地将采矿证颁给了他人。
     神圣的两级法院判决,竟在滥用公权力的重庆国土部门面前失去了威严,无法执行生效判决重庆两级法院,只好一次又一次通过司法建议等形式,呼吁重庆国土部门回到依法行政的正轨上来。
     2001年,城口县法院向城口县政府发出司法建议书,呼吁政府监督城口县地矿局尽快给我们办理初审意见上报办证;
     2005年1月25日,城口县法院向重庆市高级法院和第二中级法院递交报告。县法院报告中一针见血并无奈地申明说:我们多次给锰矿公司做工作,要求这家公司依照法定程序申请颁证,但重庆市国土局不依法行政导致产生情绪冲动,声称要用生命维护自身权益。虽然法院判决是公正的,但司法权不能代替行政权。我们希望上级部门能督促颁证机关依法行使权力,不能使矛盾进一步激化。
     2005年1月26日,城口县法院再次给重庆市中级法院呈送报告,表示将配合当地党政和基层组织,做好我们的思想工作,竭力将矛盾解决在基层,解决在萌芽状态,引导当事人通过法律途径解决问题。
     重庆市国土部门滥用公权,挑战司法权威,在社会上产生极其恶劣影响,引发了一连串影响社会稳定的严重恶果。为保护合法权益,不至于让合法的巨额投资血本无归,城口县锰矿公司最终与非法取得采矿权转让的城口县矿产公司,发生了激烈的冲突,锰矿公司数名职工被打成重伤。
     2005年至今整整6年多,重庆国土部门依然一意孤行滥用公权力。原本以为至高无上的司法权,当与行政权相对持之时,想不到竟然却是如此不堪一击。法院公正的判决,竟然无法约束重庆国土部门滥用公权力,更谈不上强有力制约。
     重庆国土部门胆敢置两级法院判决为无物,更不用说履行依法行政。如此胆大妄为之举---够硬够黑,在全国行政机关部门之中纯属罕见。
     重庆电视二台深度调查,将重庆市国土局不依法行政的行为予以严厉曝光。
     法院判决,无法产生实质性的效力;舆论监督,同样撼不动重庆市国土局。如此够硬够黑以权抗法的重庆国土部门,面对血淋淋的冲突,仍阻止不了滥用职权的步伐。如今,深受滥用公权力之害,而丧失采矿权的锰矿公司,只好走上晋京上访控告和网上呼吁求助的艰难维权之路,以捍卫国家法律的尊严。
    
    国土部门以权抗法6年,修齐锰矿惨损8000万
    
    2002年4月4日,黑社会头目——城口县泰正矿产资源公司法人汪文政抢占修齐锰矿矿山,打伤修齐锰矿公司5人,一重伤二轻伤一轻微伤。政府职能部门不但不管,反将修齐锰矿矿山划给泰正公司,从02年--07年非法开采到07年7月发证,硬为汪文政企业披上合法外衣。公安机关至今不追究其法律责任。
     城口县黑恶头目汪文政,重罪轻判有期两年,缘由是城口县有着根深蒂固的保护伞。2010年12月在汪文政为首黑恶组织判刑之际,好多官员帮忙硬要我们替受害人做工作、勿上访、勿上诉,叫息访,应允会把汪文政霸占的矿山、厂房用地,完整归壁,再三表态,一定要赔偿我司矿山被霸占所造成的损失。
     如今,黑社会头目汪文政,即将出狱,应允我们的事,结果一件也没给解决,反将2008年办理开采许可证的矿山(下茅坡子工区)强行占走。职能部门为了帮汪文政,在公司换证之际设置重重障碍,搞得我司矿山停产,又无法换证。
     国土部门抗法6年多,让我们遭受惨重损失:为建立冶炼厂和收购修齐锰矿公司,全部家产押上,并从银行抵押贷款,本金和利息超过1400万元;修齐铁厂占用锰矿公司土地5亩多,租金550万元;在东河董家湾矿山投入矿井六口,架空索道800米,设备闲置报废和矿石损失等,超过2474万元;因强行霸占矿山,让2000年在下茅坡子掘进的主井掘进见矿,投入200多万元打水漂;因受干涉三番五次停产,造成投入无法收回,巷道被破坏,矿石被采走……
     原该模范维护司法权威的重庆国土部门,以权抗法6年,让我们惨损超过8000万元,用大大的“黑”字,都难以形容我们心中的愤怒!
     苍天在上,我们苦难何时才到尽头?
     我们强烈呼吁:重庆市委市府不但要打击黑社会,而且,更要整治敢于滥用公权力对抗两级法院判决长达6年之久的不法护黑行为!
     打黑,不能有灯下黑! _(博讯记者:小草民)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6891029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甘肃打黑除恶专项运动:维权=黑社会,上访=恶势力
·打黑恶,还我公道/重庆向平华 、朱忠柏(图)
·公开举报贵阳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分管打黑的副支队长潘立新
·乱“打黑”:企业家李俊逃亡海外,其妻重庆受审
·领导借打黑侵吞巨额财产 重庆企业家李俊海外喊冤 (图)
·“打黑记者第一人”王克勤疑被解职 (图)
·重庆富豪李俊惊曝薄熙来“打黑”内幕 (图)
·薄熙来:打黑除恶不得罪人行吗?
·重庆党校苏伟教授与法国记者谈重庆“唱红歌”、“打黑” 中国网民大加批判 (图)
·“打黑市长”王立军 山城打黑这三年
·薄熙来诠释重庆唱红打黑 唱红歌不是回到文革 (图)
·重庆打黑案律师李庄刑满出狱 全家照首度曝光 (图)
·薄熙来称精神可变物质 唱红打黑促进经济发展
·薄熙来称“唱红打黑”促进经济发展社会稳定
·济南11部门联手严打黑食品
·重庆“唱红打黑”全面崩盘--中南海力挺薄熙来受阻/牟传珩
·中国女留学生打黑工 讨欠薪反遭报警驱逐 (图)
·东莞粪水捞油勾兑食油普遍重庆“食品打黑”现地沟油晶石鸡 (图)
·王立军撰文谈打黑 呼吁引入有组织犯罪概念 (图)
·重庆掀“食品打黑”风暴 派上万警力百日严打 (图)
·薄熙来:唱红歌不是极左运动 不怕对打黑负面评价 (图)
·薄熙来回应对“唱红打黑”的指责
·打黑除恶就要敢于硬碰硬
·唱红打黑,薄熙来叫板习近平/陈破空
·唱红打黑的“红与黑”/胆小草民
·重庆打黑:司法运动化的又一标本
·白岩松:打黑变狂欢 中国足球需要一个服务员
·中央七个月的除恶打黑在河南固始县有效果吗?
·重庆打黑功臣迅速沦落为打黑对象
·徐迅雷:与其扫黄不如打黑
·深圳打黑“高举轻放” 因黑白关系盘根错节
·美国式“打黑”的启示/白向阳
·深圳和重庆打黑有啥不同
·薄熙来的唱红打黑和民主改革/右志并
·从冯正虎回国,薄熙来重庆打黑谈胡锦涛的思路和国家的政改
·中国足球打黑见效?
·为什么我反对薄熙来的打黑/张鹤慈
·重庆打黑猜想:李庄和文强会怎么死?
·酷吏的打黑本质上是镇压/李铁
·从“法治”与“制度”的高度审视重庆打黑/杨恒均
·中国学者批评重庆“打黑”变“黑打”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