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上海的黒监獄一嘉定区南翔救助站
请看博讯热点:访民动态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8月20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上海的黒监獄一嘉定区南翔救助站
    2007年7月12日我去京走访申诉囬沪, 被嘉定区安亭镇派出所副所长带到京嘉定区南翔救助站(浏翔公路1515号), 並按排一个民警和二名联防队员,24小时同住一室被软禁关押, 不得与外界及家人联系, 于2007年11月22日通知妻子倪明娣领囬, 共计134天. 亊因起沅于嘉定区安亭镇信访办主任许杰(兼任镇司法所所长), 在年初把市政府下发的2006年10月对532名上访人员单和监埪措施方案, 在网上发表, 使党和政府的形象名誉受到影响, 为了逃脱责任, 为了对我加害和打击报复, 为了阻止我上访申诉, 通过区公安分局和国保查处, 进行24小时的逼供(2007年2月28日), 到次日上午调唤地方再次逼供(没有拘留证, 沒有传唤证), 被关押嘉定拘留所30天,2007年4月1日释放. 我为了诉权, 多次向嘉定区法院提交诉状请求立案, 但嘉定区法院对我的几件诉状即不立案又不裁定. 完全剥夺我的诉权和合法切身利益, 无奈多次去京走访申诉. 而嘉定区公安分局和安镇派出所. 用违法犯罪手段迫害与我. 在134天的黑监獄里没有行动自由! 有照片为凭证. 自述人: 鲁俊2011.8.8. 联系电话13651817422上海的黒监獄一嘉定区南翔救助站
    上海的黒监獄一嘉定区南翔救助站


    上海的黒监獄一嘉定区南翔救助站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9831432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姚山同志冤案三十多年的控告书(被俘死于国民党军监狱的九名先烈)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五四」給毛澤
  • 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三十七至四十二毕汝谐(作家纽约)
  • 中国反腐模式是制度失败的产物
  • 大忽悠贪得无厌上当者自学成才
  • 仗“贱”之人必死于剑下
  • 超长“报平安”背后的慌张
  • “奮鬥,探求,不達目的,誓不罷休!-蘇聯小說《船长与大
  • 錯上賊船的“國母”-宋庆龄书信述评
  • 孙立平不知蒙古统治
  • 无所忌惮戏演砸曲终人散终已定
  • 瘟鬼“闭关”后的大厦将倾
  • 人类自救的最好出路
  • 人类自救的最好出路
  • 谈谈马蚁帮的“精忠报郭”
  • 头重脚轻根底浅嘴尖皮厚腹中空
  • 头重脚轻根底浅嘴尖皮厚腹中空
  • 博客最新文章:
  • 36.18.以賽亞書强調我耶和華必從北方興起一位從東方日出之
  • 徐文立:草先生的觀念太過陳舊
  • 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六十一至六十六毕汝谐(纽约)
  • 失道寡助路难行
  • 他们只是为了迫害死我
  • 36.17.彌迦書預言由婦人所生的傳道者出生後,以色列才能復
  • 垂死挣扎的革命
  • 9耶和華啊!求你拯救君王!我們呼求的時候,願你應允我們
  • 仗“贱”之人必死于剑下
  • 五角大楼拟采用爱立信等5G设备
  • 千夫所指众矢的隐匿偷生众叛离
  • 三首金曲
  • 强制募捐尚未平,威胁恐吓事又起
  • “负豪”的自救之路
  • 逆天而为痛悔迟57-1:千年预言在,王者悄归来3
  • 失道寡助路难行喜马拉雅终是梦
  • 从前
    论坛最新文章:
  • 国际能源署:2018年碳排放继续攀升
  • 挽救多边主义 中欧领袖勾勒共同阵线
  • 国际特赦:去年香港人权状况“严重恶化”
  • 何志平在美行贿判入狱三年 美斥厚颜无耻
  • 香港澳洲签自贸协议 开放行业数量高于世贸
  • 逃离歧视 沙特姊妹花滞港半年获第三国收容
  • 港前高官何志平因贪污洗钱罪被判3年徒刑
  • 马克龙邀默克尔、容克与习近平一起谈
  • 欧盟今天面对中国如此被动:责任在拉米?
  • 德媒:意国拥抱中国投资是欧洲无能的证明
  • 中俄报告称已遣返超半数朝鲜劳务人员
  • 美、朝高官周二现身北京 或有互动
  • 2019年法国圣埃蒂安国际设计双年展
  • 梅首相失去脱欧控制权 英议会明将投票
  • 应对习近平到访 欧盟重要领袖齐聚巴黎
  • 韩国瑜晤王志民 蔡英文上紧发条
  • 马克龙担忧北京的霸权主义企图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