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朔州拆迁惨案律师公开信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8月16日 来稿)
    
    朔州拆迁案律师武全 就朔城区吴学文拆迁案给山西省朔州市市委王茂设书记的一封公开信
     (博讯 boxun.com)

     尊敬的王茂设书记: 我受吴学文的儿子吴瑞曹的委托,河北兴蔚律师事务所指派,依法担任吴学文的辩护律师、乔香莲死亡案的刑事附带民事代理人和吴学文房屋拆迁案的代理人。 我现在以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身份,向中共朔州市委反映如下问题:
    
     一、朔州市朔城区对吴学文家房屋的拆迁以及事后处理涉嫌非法。 1、拆迁许可证的办理过程存在重大问题,由此导致朔城区法院的强拆措施非法。 2、朔城区公安在公安部明令禁止下,介入此次强拆。 3、强拆过程明显存在暴力,并且这个过程被人为的、讳莫如深的隐瞒。 4、吴学文之妻乔香莲的死因存在重大疑问,如果网上所说鉴定结果属实,鉴定人员及指使人员有可能涉嫌犯罪。 5、吴学文的两个儿子、一个老娘、从2011年6月23日至今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 6、朔城区公安局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48小时内安排会见),拒不安排律师会见犯罪嫌疑人,至今已经达十天之久。并且辅之以 “7.11”袭律事件,意在用恐怖手段吓退律师! 朔城区公安局在本律师接受委托,将所有的会见手续于2011年7月4日通过快递寄交给朔城区公安局殷相局长后(最迟应该在7日收到),殷相局长于7月11 日(星期一)上午九时许让一个姓田的副局长给本律师打电话,本律师要求尽快会见吴学文,并且告诉他本律师正在去朔州市的路上后,田文荣副局长答应本律师会见吴学文。 但是,当天下午近17时,在本律师刚刚见到吴学文的儿子吴瑞曹之后几分钟的时间,一伙不明身份的人就到朔城区祝家庄生态园314房间砸门,高喊:“武律师,开开门,我们有事要见你”! 我和吴瑞曹、吴瑞曹的表姑分别通过各种渠道报警,朔城区的公安没有任何措施。我们被迫向山西省公安厅报警后,朔城区的公安才姗姗而来,这时,砸门已经持续了一个多小时。 期间,吴学文的儿子吴瑞曹几次欲从三层楼的窗户上跳下去,被他表姑制止。 21时许,我见到殷相局长,他明确告诉我这次来不能够会见吴学文,要等到14日(星期四)或者15日(星期五)才能见到,具体时间,由他给我打电话。 但是,截止到昨天晚上十二点(星期六),我没有接到殷相局长的电话。也就是说,他公然违背《刑事诉讼法》、失信于本律师,剥夺了本律师的会见权和吴学文的被律师会见权。 而在此期间,据吴学文的儿子吴瑞曹向我反映,朔城区政府给吴学文介绍了一名律师,并且做工作让吴学文的儿子吴瑞曹将我辞退,吴瑞曹坚决不答应。 在砸我房门之前约一个小时,吴学文的大哥吴学红、吴学师、吴嫦娥等人在朔城区西易宾馆307房间,被一伙不明身份的人推打,吴学红还被摁在地上用头碰地。 而据朔城区政府的人讲:这些人是由专门小组保护,并且保证安全的,每个小组都有一名公安局的副职做小组长之一,另一名是其他局的副局长,最高的是区政协副主席;这些人的吃住都由政府安排,到那里去是要向小组请示后才可以走的。 对吴学文的儿子吴瑞曹的保护就更严密了,包括我见吴瑞曹,都是非常密秘的,要经过吴瑞曹的批准,由一个劳动和社会保障局的高副局长亲自验明正身后,才得以会见的。 我把这次袭击律师事件,定名为“7.11”袭律事件! 在袭击的过程中,我给朔城区公安局的田文荣副局长发信息:“我在祝家庄生态园被追杀,我来朔州只有你一个人知道。”但是,他至今没有回答或者解释。 我认为,这是朔城区政府个别犯罪嫌疑人精心策划的一次恐怖事件,意在将本律师吓退,将全国的律师吓退,好任由他们胡作非为。 据吴瑞曹说:他们主要是对本律师有恐惧感,害怕本律师的办案风格。 古人云:“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其实,本律师只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名尽职尽责的普通律师,他们大可不必惊慌失措、小题大做、出此下策。 关于“7.11”袭律事件的详细内容,我这里就不多说了,您很快就能在网上看到,在正式发表之前,我会将底稿发给您,请您的秘书斧正! 7、我们是一个文明的、法治的、和谐的国家,朔州市朔城区“7.11”袭律事件性质恶劣,是世界罕见的,这个事件发生在朔州市,是朔州市的耻辱! 8、朔城区政府一方面拒不让律师会见,另一方面给吴学文介绍一名律师,是非法的。 9、朔城区的问题,不是一个法院的、公安的、城建局、国土资源局、拆迁办的问题,而是朔州市政府的问题。 10、朔城区政府在“6.23”事件后,不是猛然惊醒、翻然悔悟、以此为鉴、痛改前非、亡羊补牢,总结教训,而是煞费苦心地做出这么多愚昧、暴力、非法、不耻、幼稚的行为,令本律师心寒! 他们这样做的最终目的是:文过饰非、隐瞒真相、欺骗上级政府、欺骗党和人民,以达到保官或者保护既得利益的目的。
    
     此前,他们通过记者发布的一些信息,都是被扭曲了信息。至于他们是如何运作的,无非是利诱和威胁,这个问题,有待下一步追究。 而在一个法治国家,这是不能允许的;在一个网络时代,这是做不到的。 纸里终究包不住火,雪窟里迟早埋不住死孩子。吴学文不死,他迟早会出来说话;吴学文死了,他还有两个孩子;两个孩子死了,还有朔州市无数正义的人民,朔州市的人民被镇压了,还有中共中央、中纪委、国务院、中央军委、全国13亿人民! 朔城区的问题,是到了刹车的时候了,悬崖再不勒马,迟早要跳深渊! 一个法治的社会,不会长期容忍公然的暴力和非法! 二、本律师的法律意见 我今给您寄这封公开信,就是对朔城区政府以及政府下属的相关部门个别干部前段时间一些行为的寒心和否定。他们辜负了党对他们这么多年的培养和人民对他们的信任。他们那些不耻的行为,不代表党和政府,只代表一个涉嫌犯罪的利益集团!是我们共产党人要清除的垃圾!
    
    我今给您寄这封公开信,就是对您的信任,就是对朔州市市委市政府的信任,我建议您做为朔州市的最高领导,马上采取以下果断措施: 1、将吴学文的刑事案件调到异地审理,一来争取最大限度的公平公正,二来对朔城区公检法的一批干部也是一种保护,否则,他们要么违法办案、涉嫌犯罪,要么得罪领导,舍弃政治前途,这是一个两难选择,我实在不忍心再看到这一幕,而这一幕正在上演。 2、将吴学文的母亲和两个孩子交给吴学文的哥哥弟弟,还他们一个人身自由。如果没有人敢揽盘,我可以负责安置。 3、尽快安排我会见吴学文。 三、本律师的承诺 本公开信最迟于7月19日到您的办公室,我在7月21日12时前,没有见到您的反应,我就视为您不理睬我,我将开始下一步的工作。 在此之前,我不会有任何动作。 仓促之言,有失礼仪,不妥之处,还请指正! 此致 礼 中国律师: 武 全 联系方式:18903235556
    2011年7月17日凌晨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6891021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江苏南通:暴力拆迁陈淑媛的血泪控诉信 (图)
·村委书记王成良非法承包拆迁并无法无天
·拆迁求救信/李莉
·官员违法征地拆迁后,用黑白两道打压农民的律师 (图)
·拆迁补偿商铺仅28元/㎡——武汉房管局创三个史无前例/杜正国
·看上海普陀区政府囤地、对市民实施强迁、伤害被拆迁户的事实 (图)
·第一奸商万科勾结武汉站北新村干部,请黑社会拆迁!
·临沂市政府暴力拆迁,受害人上访遭遇渣滓洞 (图)
·江苏灌云拆迁部队强拆抬人 指挥官员凶神恶煞镜头首次曝光
·北京门头沟区政府所实施的拆迁,令百姓气愤不已/吴田丽 (图)
·江苏南通:暴力拆迁/张秀琴
·毛海秀向中央巡视组张文岳揭露上海拆迁腐败和行政暴力
·拆迁导致15年无家可归!/天津刘春荣
·武汉警方奇妙的截访/花楼街被拆迁户 (图)
·惊爆杭州市2份差价悬殊的拆迁合同 (图)
·杭州市2份差价悬殊的拆迁合同 (图)
·京杭两地被拆迁户相聚,共话被打压经历 (图)
·杭州拆迁上访人被关黑监狱
·在拆迁中谁侵害了我们的合法权益?造成十五年无家可归!/刘春荣
·实拍 北京四季青贴出拆迁公告随即被撕毁 (图)
·江西省玉山公安民警参与拆迁激民愤 (图)
·合肥暴力拆迁用麻醉针对付围观群 (图)
·济南市民拒绝高层、抗议拆迁居民楼! (图)
·呼和浩特强拆6拆迁人员伤
·拆迁公司造假偷卖安置房 法院判部分合同无效
·南京执行阳光拆迁 43人因拆迁“双违”被究刑责
·济南全福立交桥西南片区拆迁补偿打白条
·江苏南通秦灶拆迁惊现死亡公告 (图)
·广州一间公园拆迁后四年未动工 成为杂草育苗园 (图)
·中国拆迁与征地观察(第二期)
·上海“精武会”百年会址面临拆迁 由霍元甲创办
·岳阳政府因拆迁被企业告上法庭 曾发生武装对抗
·黑龙江省大庆市强制拆迁现无家可归/张宝珠 (图)
·鞠鸿怡因拆迁状告北京东城房管局公开审理 欢迎旁听 (图)
·脚下楼板被踩出大洞 拆迁安置房被曝是“纸糊”的 (图)
·红安一栋刚建3年住宅面临拆除 政府未下拆迁通知
·南通奇闻:拆房款竟不是拆迁户周叶本人所有!
·山东藤州暴力拆迁致死人命/血腥慎入 (图)
·刘逸明:拆迁悲剧是社会悲剧更是政治体制悲剧
·苗蛮子:拆迁之下,我们输掉了想象力
·“最牛拆迁部长”吴昌敏凭什么“代表国家”
·中国式“强制拆迁”是政体造就的癌症毒瘤/罗安平
·郑风田:拆迁条例修改不能忘记孙中山先生的遗训 (图)
·当代大拆迁与文化大革命的异同(6.1)
·教师没觉悟没师德被停课,拆迁总在上演着不朽的神话!
·曹建海:“跑马圈地”“大拆迁” 大崩溃
·“新拆迁条例”是风箱里面的老鼠/陈永苗
·叶檀:新拆迁条例面临地方政府严峻挑战
·给大学“拆迁专业”推荐几个好老师
·谢燕益:从钱云会案看征地拆迁的法律要害!
·2010年,「暴力拆迁」元年/张华
·“如果死了人就不拆了,那还叫什么拆迁?”
·“新拆迁条例”第二次征求意见稿中的一些问题和一些建议/三鞠请安
·中共当局大“忽悠”“征收条例”与“拆迁条例”不可混同/茱萸
·强拆改由法院裁决,真能抹掉拆迁血泪史吗/周丕东
·邹晓云:土地使用权补偿不明,拆迁纠纷难减
·济南槐荫区公检法:利益集团迫害拆迁户(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