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重庆市渝北区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8月07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我7月5日从北京回重庆后,当地对我在北京上访恨之入骨,以城区大检查为名、不顾党纪国法、把我和老头一起被黑白两道抓去渝北区双龙派出所戴上双手拷30多个小时,我身上18处伤痕、拘留所拍照了的有照片、我拘留10天、我老伴拘留5天.渝北区政府一箭双雕,打击报复我到北京上访,在我拘留期间趁机把我在老房基地上的棚子拆了.等我们拘滿回家、房屋地基己栽了树木、两套房子至今没个说法.渝北区的文明卫生城市、是血腥镇压換来的.下面是我的申诉,请放在不被删的网上,谢谢!
    一.在重庆市渝北区旧城改造丁字口片 区里的五星路一巷七号街房处,原有我家一栋私有街面房屋被政府侵占的历史遗留问题未得到合理合法解决就被政府强拆了。
     私房原为两楼一底木结构穿逗瓦房,底屋52㎡是商业门面房,两楼104㎡为住房,在73年“文革”中被修建场管会非法占用至今,当时未安置未补偿,逾年我家在他占用后剩下一块19.64㎡的宅基地上再次建房时,有街道工业负责人简文芳、李德蕙来与我母借用,双方答成口头协议:用我家的房料在我家宅基地上建房,由街道工业出工搭建权属归我家,暂时借用要时即还。而后我母多次去收房时,他们都说找到地方搬了就还。(借房人有归还报告)。1997年我下岗回家收房时,始发现同街小业主陈希荣,利用其妻租用街道工业借用我家街房的条件,私刻我母印章、伪造我母送约从国土局骗取了土地使用权证。经我家举报,国土局查明,陈坦白交待了骗房事实,(国土局笔录在案),区府发文将陈所骗地使用权证予以注销。但陈仗其有钱状告区政府程序不合法,当时的区委书记老婆为他游说相关部门,区府又180度大转弯,又发个函件把区府对陈原注销所骗土地使用权证的文件给拆销了,尔后政府不主张我家收回,而收归国家所有,我妈八十多岁的人经受不起这样的打击,一病不起在临断气时还哀泣的呼叫着:“我的房子哟…”。这种 天理不容之事造成我家多年打行政官司和上访之苦,政府中的腐败、黑恶势力让盗房贼逍遥法外,继续霸占街房获取不法钱财,害死我母!官司直打到重庆市高院,到2002年才下再审判决书,认定了政府在73年“文革”中拆除了我家私房未安置、未补偿,应按照国家相关政策由政府合理解决,继而有司法函、有张轩院长派人到区府摧办落实记要,然而区府均不给我合理合法解决。迫使我家人在区、市、北京进行数百次千次上访。在2008年8月奥运开幕在即,有区府政法委书记袁勤华、双龙湖街办田主任和敖付主任来找我男人座谈,在光大公司三楼会议室里我家人向领导提出了要求:(1)同街小业主陈希荣伪造我母送约,窃取我家借与街道工业的商业门面屋19.64㎡财产应归还,(2)场管会占用部份按国家相关政策协商解决。在会上并未有异议,而领导要求向平华不在北京上访即时回耒。家人连夜飞北京把人找了回来,事后政府言而无信,由因我侄儿在光大公司租房开修理门市,我男人在当帮工。政府以此赖到光大公司头上,要公司拿钱来落实判决,公司办公室主任只好来向我男人说:“如再不听政府的招呼,就拉门市的电或不租门市你了”。 在政府法弊奸生的协迫下于2008年8月13日,双龙湖办事处给了我两代人上访补助费25万元人民币。而至今不依据判决落实我家在会上提出的要求。政府拆了我家私房,贼偷办了我家私房证,双龙街办倒要我写承诺书。这就是重庆渝北区和双龙街办官员“依法行政” 给百姓落实判决的新创意。8月13日后我一直打电话和写信给袁书记要求他按判决和中央文件落实,在08年8月27日,袁书记和他女秘书及双龙街办敖平主任来我家房内外看后,袁书记对我说叫我找套房子由政府承接,出门时敖平主任叫我-定记住,给袁书记送感谢信和锦旗。9月1日我按他们要求送了感谢信也送了锦旗,但一直不给房子,我们受迫忍气来维护政府的形像,但这些人越法缺德,枉法害民。去年5月份,上面来人检查工作在区信访处我去交资料,袁书记喊我在边边说:你那25万暂放一边叫双龙办从新解决,但至今无果。 (博讯 boxun.com)

    二.在丁字口拆迁区里的建设路2巷10号是我退养之家,由于拆迁不按国家法律、法规及相关政策实行拆迁,又再次遭政府抢拆。跟据重庆市确定土地权属的若干政策规定的通知,重国土地(1989) 字第083号文的规定内容:我家建设路二巷10号是平房小院,拆迁丈量使用面积应以房檐滴水为界,而厨房、厕所、洗漱间又是71年前就建成的(有历史证明),而文件规定:八二年以前所建附属屋占地面积均应确认其使用权。而这次拆迁人丈量68.8㎡有争议未答成补偿协议。其原因是:(1)、因其背沟和屋前左侧滴水界未量到位。(2)、拆迁人用3149元/㎡与市场价7500元㎡相差太大。(3)、要求现房安置双方又未答成协议。(4)、开发办早在2009年9月份晚上就向我二巷10号房屋顶甩石块,接着又断气断水和橇门窗(我在派出所有报案),屋里家俱也遭抢空,连水、电、气表都给橇走了,缸子、花盆也不放过,最后揭瓦撬檩子。现断壁残墙一片凄凉(有摄像片可查)。完全是土匪活抢人!这又是依何法而为之?市委薄熙来书记讲:“旧城拆迁要让利与民,改善其居住条件”…。 我平房小院地面积91.95㎡,说还建楼房102.88㎡要我补钱,装修又用钱,每月物管费还得付钱,事实上我越迁越穷。原私房是永久性使用权,而还建房是50年使用权。我们穷人享受不起!他们这些人残酷的拆迁,把我们几代人艰辛劳动创造积累的一点安身立命财富给掠夺了,还谈什么和偕社会!,我在市府多次上访开的转办单交到区府无果,去年5月26日在市国地房管局上访因不接待,我们无法,只好夜留信访室,深夜1点多钟来了-百多人有穿黑制服的,有穿警服的喊上我的名字打我们.当场打掉我的发卡,扯破我的衣服,把我拉到铁椅上撞伤我大腿,打肿打伤我肩部,后找到市公安局时只承认付医疗费及扯坏衣服,他们说拆房是政府的事他们管不了。当地政府还对我上访进行监控。
    
    白天、夜晚都无时的来敲门,敲门人说是上面领导按排的,如未看见我本人,立即向上回报。我60多岁的老太婆,依法上访有何罪,宪法保护了我们什么?抢了房产还要打人!这就是党和政府的拆迁吗?从2009年9月至2011年5月5日,未给一分钱补偿、一个平方安置房,一个字的安置协议、在2011年5月5日渝北区港投公司挖机再次强行挖掉我的房墙并夷为平地,我不准挖,挖机负责人说是双龙湖街办胡大奎喊挖的,然后我电话找胡大奎时,他说:“是港投公司搞错了”,挖房强拆人打电话叫胡来现场,胡不来。后打110来了人,问明情况,110警察也打电话喊胡来现场对质,胡大奎还是我18日直接给副区委书记李联铁反映此事、我并申明如未解决好房屋事宜、开发商挖机再强行进场来我就用汽油燒挖机,走自我维权路。5月25日又向渝北区常务区长黄宗华反映、6月8日又一次向渝北区政法委书记吳钰鸿反映诉求。在毛主席的土攺时候,我家沒去分别人的房子和土地,是靠几代人勤俭来积聚的财产,在依法治国的今天难道就无个合理合法的公道可言!我呼求严肃党纪国法查处害群之马!依法合理归还我合法房产!国法不申天地暗,黑恶不除民何安。就在5月28日上午8时,无耻的开发啇挖机又进场违法强挖, 我拍下照片后冲上去, 在挖机发动机上把一壶4公斤的汽油淋上, 转身把预先准备好的汽油然烧瓶打开进行点火时, 挖机司机可怜地衷求着说: “ 老人家, 我是老板喊来的, 不知实情, 我立即撤走, 敬请原谅我吧!我再也不来了"。见他如此情景,我说:下次我决不同情任何人、我60多岁了,我死也要找几垫背的坏人才心干。此时消防车来把车上汽油冲洗了,司机开车就撤出了。下午5奌多钟,我去再准备一壶汽油时,回来时群众纷纷给我讲:將才有两个坏人把《违法强拆罪该万死》的横幅标语扯下来像贼样拉起就往树林跑了. 这些黑恶之徒就是怕党的阳光政策, 我又写了一幅等漆干了再扯上去、这同样是喧传党的政策,可为什么有人要如此反对、害怕、直至破坏。这无凝是保护了百姓利益、而有损黑恶腐败集团的利益。可見渝北区党的正气树在哪去了!
    
    附件:重庆市政府,国地房管局信访转送单60张。渝高法((2002)2号判决书,渝高法(2003)3号司法函,渝高法督(2003)99号;中办发(1986)6号,建设部(87)575号文,国办发明电(2003)42号文。重危办发(2008)12号文。重庆〈国土地(1989) 字弟083号〉
    重庆渝北区建设路二巷十号被拆迁户:向平华 、朱忠柏
    2011年6月22日 电话;13883307780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8411008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重庆市六户家被强拆后的呐喊
·重庆市下岗失业职工头上的梦魔----马正其副市长
·重庆市六户家被强拆后的呐喊
·请查查重庆市政府公布的各类“政绩”数字的真伪
·教师要生存--重庆市渝北区全体教师的呼吁
·重庆市北碚区委书记黄波的三大功劳
·重庆市决定5年内使城乡居民收入差距缩小到2.5:1
·重庆市脐带血库下月底建成 可治疗白血病等绝症
·重庆市血液库存告急 拉响今年首个一级预警警报
·重庆市民向市长投诉:我们这城管懦弱太温柔 (图)
·重庆市质监局在全系统集中开展廉政风险排查工作
·重庆市民方竹笋微博讽刺薄熙来被劳教 (图)
·重庆市市长:房产税改革方案将适度微调
·重庆市公安局长王立军全票当选副市长
·视频:重庆访民在重庆市委门口和信访局喊口号 (图)
·重庆市教委指“专升本”考前疑似泄题传闻不实
·重庆市政府新闻办开通微博 创省级微博问政先河
·重庆市公安局热烈欢迎乌有之乡红色网友 (图)
·重庆市江北区人民检察院对李庄作出不起诉决定
·首起直辖市万名公民罢免重庆市长黄奇帆(多图) (图)
·重庆市原长寿区副区长林家鹤收受贿款9万昨受审 (图)
·重庆市长:将房产划分10个等级征收房产税
·重庆市潼南县路政大队长周炜被杀 (图)
·重庆市中心万人齐唱红歌迎新年(图)
·重庆市公安命案来破,殴打拘禁上访人
·重庆市粮食维权职工:下岗失业头上的魔咒
·重庆市信访办改善了吗/田嘉力
·何蜀:简述中共在文革中的“领导核心”作用—以重庆市为例
·重庆市长应该道歉/毕研韬
·重庆市公安局局长王立军的“丰功伟绩”
·重庆市副市长终于找到了出租车罢运的原因/蔡慎坤
·重庆市“统筹城乡综合配套改革”座谈会/曾庆文
·该为重庆市打黑战果呼还是为社会治安担忧/赵小波
·致重庆市政府的公开信 开发商求救薄熙来解急难
·齐家贞:大跃进前后的我和重庆市一中
·大跃进前后的我和重庆市一中/(澳大利亚)齐家贞
·重庆市长就钉子户表态:拆迁不涉及开发商利益
·致重庆市万州区第二五金交电化工公司全体职工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