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不平则鸣]
   

举报全国人大代表北京高级人民法院院长池强/吴业夫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6月28日 来稿)
    
    从2011年元月13号起,我给中央相关部门寄去举报信一百四十三封,并三十多次通过网络进行举报,可至今无任何有关部门与我联系,另人费解。
     (博讯 boxun.com)
    我到北京高法信访接待站上访已有66次了,原判裁定有错,己得到所有接待法官的共识,本人及大部分接待法官期盼问题的早日解决,可至今问题没任何进展,也未给过任何答复。本人认为池强院长渎职,涉嫌对原案件的操控并收受好处,才使本案不好解决。
    
    理由如下:
    
    1、我到北京高法信访接待站上访,共有十八位法官与我接谈, 其中除一位领导稍加辩解,想推掉部分责任外,其他与本案无关连的十七位法官都一致认可原裁定有问题(有谈话录音为证),有很高的认同率,是非真相在高法己很明确。特别是北京高法丁亮华法宫2010年6月上旬已将本案重审的意见上报给了北京高法主管信访的呼红章和姜春玲两位庭长。
    
    2、本案的二审、再审均在北京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池强当该院院长期间,池强负有领导责任,涉嫌操控此案。
    
    3、海淀法院信访办潘玲玲法官、于2010年8月23日专门找我谈话,讲到解决我的问题已提到议事日程,海淀法院己合议过了,可至今得到潘玲玲法官的唯一答复是北京高法在研究,此案的处理最后得由高院拿出意见,此后再无音信。可见此案解决在北京高法受阻。
    
    4、本人十多次以邮递书信、领导转信、公开信形式向北京高法池强院长反映情况。其中包括北京高法院办公室负责信访的杨法宫、北京高法信访接待站李长生站长的转信和催促,以及在博讯新闻网上发表的给迟强院长的五封公开信。
    
    5、法院在我案及相关案件中不惜代价,在无任何道理情况下公然违法帮助北京自来水公司赖掉566万元赔偿款,自来水公司答谢是必然的,这为收受行为提供了条件。
    
    6、池强在北京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当院长期间,编著出版<新型疑难民事案例解析—让抽象法律变得鲜活>一书,将我案关联案件用于民事案例,证明主编池强了解案情。
    
    7、本人在美国博讯新闻网(中国笫一监控网站)发表相关文章二十几篇,有多篇文章在全国司法系统影响很大,可法院出奇的沉默,另人费解。
    
    列举几篇发表的文章,标题为:
    北京高法信访化解矛盾以“0”的记录首当其冲遭众人指责 2010年11月22日发表
    寄给北京政法委的《赌命生死文书》--要求北京政法委为我案召开听证会 2010年2月28日发表
    北京市两法院早己变成枉法的温床 2010年1月19日发表
    
    8、针对我在美国博讯新闻网发表的文章,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派出所三级派出专人对本案案情进行了调查,对我的所为未指出任何不适,对我发表在博讯新闻网的十多篇文章表示理解,对本案合理信访表示支持。
    
    9、此案理应好解决,因它纯属于法院解决的范畴,不牵扯它方。法院裁定我不是本案的合格原告,即主体不对,至使本案未审。走审判监督程序再审或公开听证都是解决问题的途径。
    
    本人保证,一但调查组介入,我会直接提供可靠的证据,我相信通过对此案的追究,定会百发百中,抓出北京司法内部的蛀虫。
    
20110620致两位大书记的公开举报信/吴业夫
20101122北京高法信访化解矛盾以“0”的记录首当其冲遭众人指责吴业夫
20101110中央涉法涉诉信访工作步履坚难-转业军人吴业夫
• 连续十六位北京高法接待法官一致认定的错案何时能纠正--致池强院长的公开信(五)/ 吴业夫
• 十五位高法接待法官一致认定的错案何时能纠正--致北京高法池强院长的公开信(四)/ 吴业夫
• 致北京市政法委书记王安顺的公开信(六)/赌命人吴业夫
• 致北京高法池强院长的公开信(二)/ 吴业夫
• 致北京市高级法院池强院长的公开信(一)/ 转业军人吴业夫
• 到底谁在逼着我们反党---点评京城司法(一)/吴业夫(图)
• 中国有没有讲理的地方--致北京市政法委书记王安顺的公开信(五)/赌命人吴业夫(图)
• 司法内部护短是腐败之源--致最高检检察长曹建明的公开信(三)/吴业夫(图)
• 致北京市政法委书记王安顺的公开信(四)/赌命人吴业夫(图)
• 致北京市政法委书记王安顺的公开信(三)/赌命人吴业夫(图)
• 寄给北京政法委的《赌命生死文书》——要求北京政法委为我案召开听证会/吴业夫(图)
• 北京专业军人吴业夫将赌命向政法委提交召开听证会申请(图)
• 海淀法院一纸裁定--看京城司法现象/吴业夫(图)
• 致北京市政法委书记王安顺的公开信(二)/吴业夫(图)
• 致北京市政法委书记王安顺的公开信/转业军人吴业夫
• 北京市检察院一分院知错不改亵渎法律/吴业夫
• 北京市两法院早己变成枉法的温床(二)/吴业夫(图)
• 北京市两法院早己变成枉法的温床/吴业夫(图)
• 北京检查院第一分院己成法院枉法裁判的帮凶/转业军人吴业夫(图)
• 致北京高法池强院长的公开信(三)/ 吴业夫
• 叫天不应、叫地不灵--,中国哪里是讲理的地方?/吴业夫
• 所谓法官旗帜带来的灾难--致最高检检察长曹建明的公开信(之二)/吴业夫
• 法官大人,您克扣吴业夫多交的诉讼费做什么?/转业军人王卫平
• 转业军人王卫平:吴业夫案焦点谈 }
以上删除



从2011年元月13号起,我给中央相关部门寄去举报信一百四十三封,并三十多次通过网络进行举报,可至今无任何有关部门与我联系,另人费解。

我到北京高法信访接待站上访已有66次了,原判裁定有错,己得到所有接待法官的共识,本人及大部分接待法官期盼问题的早日解决,可至今问题没任何进展,也未给过任何答复。本人认为池强院长渎职,涉嫌对原案件的操控并收受好处,才使本案不好解决。

理由如下:

1、我到北京高法信访接待站上访,共有十八位法官与我接谈, 其中除一位领导稍加辩解,想推掉部分责任外,其他与本案无关连的十七位法官都一致认可原裁定有问题(有谈话录音为证),有很高的认同率,是非真相在高法己很明确。特别是北京高法丁亮华法宫2010年6月上旬已将本案重审的意见上报给了北京高法主管信访的呼红章和姜春玲两位庭长。

2、本案的二审、再审均在北京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池强当该院院长期间,池强负有领导责任,涉嫌操控此案。

3、海淀法院信访办潘玲玲法官、于2010年8月23日专门找我谈话,讲到解决我的问题已提到议事日程,海淀法院己合议过了,可至今得到潘玲玲法官的唯一答复是北京高法在研究,此案的处理最后得由高院拿出意见,此后再无音信。可见此案解决在北京高法受阻。

4、本人十多次以邮递书信、领导转信、公开信形式向北京高法池强院长反映情况。其中包括北京高法院办公室负责信访的杨法宫、北京高法信访接待站李长生站长的转信和催促,以及在博讯新闻网上发表的给迟强院长的五封公开信。

5、法院在我案及相关案件中不惜代价,在无任何道理情况下公然违法帮助北京自来水公司赖掉566万元赔偿款,自来水公司答谢是必然的,这为收受行为提供了条件。

6、池强在北京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当院长期间,编著出版<新型疑难民事案例解析—让抽象法律变得鲜活>一书,将我案关联案件用于民事案例,证明主编池强了解案情。

7、本人在美国博讯新闻网(中国笫一监控网站)发表相关文章二十几篇,有多篇文章在全国司法系统影响很大,可法院出奇的沉默,另人费解。

列举几篇发表的文章,标题为:
北京高法信访化解矛盾以“0”的记录首当其冲遭众人指责 2010年11月22日发表
寄给北京政法委的《赌命生死文书》--要求北京政法委为我案召开听证会 2010年2月28日发表
北京市两法院早己变成枉法的温床 2010年1月19日发表

8、针对我在美国博讯新闻网发表的文章,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派出所三级派出专人对本案案情进行了调查,对我的所为未指出任何不适,对我发表在博讯新闻网的十多篇文章表示理解,对本案合理信访表示支持。

9、此案理应好解决,因它纯属于法院解决的范畴,不牵扯它方。法院裁定我不是本案的合格原告,即主体不对,至使本案未审。走审判监督程序再审或公开听证都是解决问题的途径。

本人保证,一但调查组介入,我会直接提供可靠的证据,我相信通过对此案的追究,定会百发百中,抓出北京司法内部的蛀虫。

转业军人吴业夫
2011年6月28日
联系电话:13381497081 66707696
地址:北京复兴路83号院甲九楼甲门1号

[博讯来稿] (Modified on 2011/6/28)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6891016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池强: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院长:请帮帮一个母亲, 再审申请书/美籍伊丽莎白•丁
·质问: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之13——我的第40封上访信/吴田丽
·质问: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之12——我的第39封上访信/吴田丽
·质问: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之11——我的第37封上访信/吴田丽
·质问: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之十——我的第36封上访信/吴田丽
·质问: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之九——我的第35封上访信/吴田丽
·质问: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之八——我的第34封上访信/吴田丽
·连续十六位北京高法接待法官一致认定的错案何时能纠正--致池强院长的公开信(五)/ 吴业夫
·质问: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之七——我的第33封上访信/吴田丽
· 质问: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之六 ——我的第32封上访信/吴田丽
·质问: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之五——我的第31封上访信/吴田丽
·十五位高法接待法官一致认定的错案何时能纠正--致北京高法池强院长的公开信(四)/ 吴业夫
·质问: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之四——我的第30封上访信/吴田丽
·质问: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之三——我的第29封上访信/吴田丽
·致北京高法池强院长的公开信(二)/ 吴业夫
·质问: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之二——我的第28封上访信/吴田丽
·质问: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我的第27封上访信/吴田丽
·致北京市高级法院池强院长的公开信(一)/ 转业军人吴业夫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26封上访信/吴田丽
·致北京高法池强院长的公开信(三)/ 吴业夫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三封上访信/吴田丽
·致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一封上访信/吴田丽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