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云南富源:洒居煤矿隐瞒矿难 死者妻儿0赔偿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6月12日 转载)
    云南富源:洒居煤矿隐瞒矿难 死者妻儿0赔偿


    得舍村是罗平县的一个贫困村,驰名国内外的九龙瀑布群离这里用脚走只要两个多小时,何粉云在这个村生活也有十多年了,但今年年后他带着两个年幼的孩子忽然从这里消失,自然引起了人们对她各种的猜想。
    
     经过十多天的寻找,我们终于与何粉云取得联系,电话的那端她显得胆怯,当问她为什么离家时,她停顿了几分钟后说:洒居煤矿和他(丈夫)家里的人把她赶了出来,他们说,我丈夫死了,这个家就不是我的了,所有的东西我都没有份,有土地、房子、家用物品、牛、马、猪、羊、庄稼等,两个孩子也不能上学,我现在帮人家搞建筑(挑沙灰),每天能挣50元左右,每天二十多元房租费,母女三人每天还有二十来元的生活费,节省一点也可以生存,但两个孩子不能继续上学了,天天只能呆在房子里,不放心让他们出去乱跑。但她拒绝告诉我们她现在居住的地点。三天后再次与她通话,在我们一再追问下,她才说在福建省,但她仍然不告诉我们她的具体位置。造成何粉云现在的处境,试想会不会和我们上次的调查有关?
    
     中国110新闻网、中国六五新闻网、呼声网、中国工矿企业网从2010年12月3日起对酒居煤矿隐瞒矿难进行调查,调查得知,2010年10月10日,富源县洒居煤矿发生井下安全事故,致一人死亡,死者名叫李院全,系罗平县九龙镇得舍村人,38岁,妻子何粉云,男孩李奎,12岁,女孩李爱8岁,都在上学。
    
     初冬的得舍村,气候依然宜人,不冷不热,全村的农民还在忙于初冬的最后收割,村子的中部有一个大水潭,何粉云的家就在大水潭西南方30米处。她和全村人一样,还忙着收割生姜,当得知我们的来意后,她显得坐立不安,脸上又挂上了一丝丝悲伤,她告诉我们,她丈夫是2010年农历后9月初3在洒居煤矿遇难的,是早上11点左右,被矿车冲着,当时有点小气,抬出洞口就死了,还说,死后矿上给了四万元的丧葬费,他们从未提到赔偿的事,我们问她为什么不去找,她说:矿上有一个领导是李院全的亲戚,说以后再说,我也去过矿上找,但他们不理我,李院全死的当时,煤矿上说给我家一车煤,现在他们不给了。
    
     2010年12月6日下午,我们走到洒居煤矿的办公区,正大门左前方的一行醒目的八个大字令我们心酸,自然也就停了停脚步,这八字是“以人为本”“安金第一”。在该矿办公室,我们见到了主管技术的邓宽,他告诉我们矿长(法人)叫刘正权,但他没在家,主管安全的领导也不在,当我们问到死者李院全的赔偿是多少,他也说不知道,还说会计也不在,又问有没有向安监部门和劳动部门报告,他说都报了。当天我们找到了一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矿工,他的话验证了何粉云说的是真实的。2010年12月中甸,我们在安监部门了解情况时,洒居煤矿并没有这次安全生产事故的相关记录。
    
     2011年6月4日下午5点30分左右,一个自称是何粉云亲属的人打进我们的电话,电话里他说:是谁告诉你们她老公是在煤矿上死的,谁委托你们的,关你们什么事,以后何粉云和孩子出什么事你们要负责,说完并挂断了电话,当我们再次拨通对方电话时,电话被挂断。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6891604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五名矿难者死去八年没有瞑目
·网络倡议:请为铜川矿难死者降半旗!
·太原一煤矿矿难致5人死亡 事后矿方将尸体藏匿 (图)
·贵阳矿难救援工作告一段落 已发现5具遗体
·贵阳矿难确认井下被困矿工为13人 (图)
·湖南冷水江矿难8人死亡 两名乡干部被免职
·鸡西矿难瞒报事故调查:当地政府部门涉参与造假
·河南规定发生死亡50人以上矿难市长将被免职
·黑龙江鸡西矿难瞒报被证实 矿主交代9人遇难
·云南宣威 半月瞒报两起矿难
·贵州盘县矿难已致2人死亡 仍有6人下落不明
·云南杨梅山矿难谎报被通报 矿主等伪造入井记录
·云南宣威半月连发两起矿难瞒报事件 死亡达18人
·河南伊川矿难45人被追刑责
·团伙买智障流浪汉制造假矿难索赔120万
·新疆“4·2”矿难已发现7具遇难者遗体
·六盘水矿难遇难者家属获66.8万赔偿 副县长辞职
·河南新规定:矿难死亡1到2人 矿长书记就地免职
·山西煤矿矿主瞒报矿难五年 花上亿元与官员勾结
·国务院批复王家岭矿难报告:39名责任人被追责
·陕西府新煤矿瞒报矿难 将遗体秘密运至外地 (图)
·乌鲁木齐矿难检讨会上部分官员打瞌睡剪指甲
·曹长青:智利大矿难震撼中国人
·矿难不该以献礼片画句号
·驳王绍光为矿难频发的开脱
·山西悍马矿难 血债要求血偿/王彻
·矿难不能寄望于一党一人/涂子沛
·数据民主之下的美国矿难追责/涂子沛
·王家岭搜救花了1亿多,别的矿难又花了多少钱?/林云海
·王家岭矿难救援的真与假:都是直播惹的祸
·矿难赋/柳白
·王家岭矿难救援奇迹后的思索
·矿难不断的中国,滑向何处?/姜维平
·权力腐败多矿难 劳工生命多死鬼/转业干部孙自卿
·矿难之殇,谁之殇/牟丽萍
·王家岭矿难混乱救援现场(图)
·山西矿难得抓大官大矿主/马晓霖
·矿难报道写成“表扬稿“ 湘潭官方还有人性么?
·等我回来——谨献给中国矿难中遇难的兄弟和他们的亲属/张俊秋
·谁令老百姓成屁,谁才是矿难的元凶巨恶!/林云海
·善良的人们哪里会想到:矿难竟然还会有大赢家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