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吴田丽之父吴金海的行政起诉状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6月10日 来稿)
     行政起诉状
    原 告:吴金海 ,男,84岁,汉族,退休职工,住本市门头沟区光明2楼3单元10号。
    代理人:吴田丽,女, 45岁,汉族,住北京市丰台区长辛店教堂胡同98号,邮编:100072 电话:13241983133。
    代理人:王卫平,男,汉族,57岁,住北京市海淀区德胜门西大街七号院四号楼十层二号,邮编:100082,电话:13901067033
    被 告:北京市门头沟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地址:门头沟区新桥南大街27号:负责人:冯飞,职务:主任。建委办公室电话:69842655
    诉讼请求:
     1.判决撤销被告极其违法的《门住建裁字(2011)第17号房屋拆迁行政裁决书》(见证据1。以下简称《行政裁决》)。
    2.判令被告支付本案诉讼费用。
    事实和理由:
    2010年11月2日,被告先为北京市门头沟区采空棚户区改造建设中心(以下简称:区棚改中心)核发了《拆迁许可证》(见证据2),又于11月11日颁布了《拆迁公告》。原告即住在被告《拆迁许可证》及《拆迁公告》所标定的拆迁范围。
    一、被告核发《拆迁许可证》及颁布《拆迁公告》严重违法
    不论是国务院颁布并于2001年11月1日起实施的《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以下简称:国务院《管理条例》),还是北京市政府2001年颁发实施的《北京市城市房屋拆迁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北京市《管理办法》),都对《拆迁许可证》的核发以及《拆迁公告》的颁布作有极其明确的规定。国务院《管理条例》第七条和北京市《管理办法》第九条第(一)至第(三)项与第三款都这样规定:
    “申请领取房屋拆迁许可证的,应当向房屋所在地的市、县人民政府房屋拆迁管理部门提交下列资料(注:北京市《管理办法》第九条的开头为“建设单位申请核发房屋拆迁许可证时应当提交下列文件”):
    (一)建设项目批准文件。
    (二)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或者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
    (三)国有土地使用批准文件。
    市、县人民政府房屋拆迁管理部门应当自收到申请之日起30日内,对申请事项进行审查;经审查,对符合条件的,颁发房屋拆迁许可证(注:北京市《管理办法》第九条第三款为“区、县国土房管局应当在收到申请之日起30日内,对申请事项进行审查,经审查符合条件的,核发房屋拆迁许可证。”)”
    而经原告委托女儿吴田丽到门头沟区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北京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查询后得知:被告在核发《拆迁许可证》以及颁布《拆迁公告》时,不论是拆迁人或者建设单位均没有取得上述法定文件和许可证。此事实有:门头沟区发展和改革委员会2010年月11月26日给吴田丽回复(见证据3);北京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2010年12月7日给吴田丽的告知书(见证据4)予以证实。
    被告的行为显然违反了国家和北京市政府的强制性规定。
    二、违法的“绿色通道”,从“开通”那天起就没有任何法律效力
    尽管被告或者门头沟区法院均声称拆迁地区为北京市重点工程,还说什么北京市政府专门为该工程开通了绿色通道。
    但是,既然为北京市的重点工程,甚至专门为此工程开通了“绿色通道”,那么不论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刘淇同志领导下的中共北京市市委,还是中共中央委员郭金龙同志领导下的北京市政府,为什么不责令他们直接领导下的相关职能部门,为门头沟区采空棚户区改造建设项目大开“绿色”之门,要这些职能部门即刻从保险柜里拿出公章,立马盖在门头沟区采空棚户区改造建设项目的“建设项目批准文件“上,盖在”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或者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上,盖在“国有土地使用批准文件”上,盖在法律法规所规定的所有相关文件上,也好让被告及区棚改中心乃至门头沟区法院不以违法为代价,在“绿色通道”上撂开蹶子,好好撒欢它一把呢?
    难道被告、区棚改中心乃至门头沟区法院吵吵的“绿色通道”就是随意违法?
    如果这样,被告、区棚改中心乃至门头沟区法院无疑是在对以胡锦涛为总书记的党中央所倡导的“依法治国”进行着无情的嘲弄,是在对以温家宝为总理的国务院所要求的“依法行政”进行着的辛辣讽刺,是在对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法律进行着肆意践踏。
    被告、区棚改中心乃至门头沟区法院如此违法,如此残害百姓,如此颠覆国家政权不会不受到追究,不会不受到制裁,不会不向1949年建国之后清查反革命份子,1976年文革结束之后清查“三种人”那样的受到惩罚。要知道受命犯罪也有罪!
    三、被告举行的所谓“情况调查与调解会”、作出的《行政裁决》没有合法性
    其一、被告核发《拆迁许可证》已经违法,其后被告的所作所为必然违法。
    其二、原告在参加被告所举行的“情况调查与调解会”上,不仅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对被告的违法予以了批判,还对区棚改中心违反建设部“城市房屋拆迁估价指导意见”第六条之规定,单方指定北京华信房地产评估有限公司对原告房屋及附属物进行评估等诸多违法违规事项进行了揭露,但是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决员”的被告,从事情的开始就同区棚改中心穿着一条连裆裤,做出违法的《行政裁决》系其反党、反华、反人民的反动本性所决定。
    综上,特要求法院判决
    此致北京市门头沟区法院
    附:本诉状所举4份证据。
     原告:吴金海
    
     二○一一年六月七日
    吴田丽之父吴金海的行政起诉状


    吴田丽之父吴金海的行政起诉状


    吴田丽之父吴金海的行政起诉状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90728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北京门头沟区政府恶意逼迁第二招 切断电话线/吴田丽
·北京门头沟区政府所实施的拆迁,令百姓气愤不已/吴田丽 (图)
·北京老访民向总理说愿望/吴田丽
·北京门头沟区拆迁:赶走再说/吴金海的次女吴田丽(图)
·告诉你 火灾救不了的真相/吴田丽
·质问: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之13——我的第40封上访信/吴田丽
·北京访民吴田丽:因为生活困难向中共北京市委书记刘淇申请贷款10万元
·质问: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之12——我的第39封上访信/吴田丽
·我的第38封上访信/吴田丽
·质问: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之11——我的第37封上访信/吴田丽
·质问: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之十——我的第36封上访信/吴田丽
·北京访民吴田丽:向中共北京市委书记刘淇申请贷款10万元
·质问: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之九——我的第35封上访信/吴田丽
·质问: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之八——我的第34封上访信/吴田丽
·质问: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之七——我的第33封上访信/吴田丽
· 质问: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之六 ——我的第32封上访信/吴田丽
·质问: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之五——我的第31封上访信/吴田丽
·质问: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之四——我的第30封上访信/吴田丽
·质问: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之三——我的第29封上访信/吴田丽
·北京吴田丽因被强拆上访 被关到久敬庄病危
·“阳光 为信访减负”所想到的/吴田丽
·北京人大前被抓访民吴田丽等拘押超24小时
·维权人士吴田丽北京市人大门前被抓
·视频:麦子熟了,民工艰难回家/吴田丽(图)
·上海访民陈建芳两会间曾看望北京访民吴田丽(图)
·北极访民吴田丽的上访故事(图)
·北京高级法院联合接访处“法警也疯狂”/吴田丽(图)
·我们共度时艰/北京访民吴田丽
·“总理首次与来京上访群众进行面对面交流”之读后感/吴田丽
·我是北京市A级重点稳控对象/吴田丽
·“向总理反映问题农民:压力大很后悔 想离开家乡”的读后感/吴田丽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三封上访信/吴田丽
·致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一封上访信/吴田丽
·报告党中央 我们被零上访了/吴田丽
·致最高法院院长王胜俊的一封信——信访办的法警难道是打手不成/吴田丽
·“和谐”来源于爱/吴田丽(图)
·北京访民吴田丽有话要说
·北京丰台政府违法成性 说慌成性/吴田丽
·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执行奇闻/吴田丽
·吴田丽的生活限入困境/吴田丽
·欢迎旁听 转业军人王伟平上诉案/吴田丽
·苦不堪言的日子啥时结束/吴田丽
·北京访民吴田丽 再致温总理一封信
·前中央警卫局的转业军人王伟平又快被逼疯了/吴田丽
·北京转业军人王伟平 民事上诉状/吴田丽
·警匪帮一号追杀令:追杀北京访民吴田丽
·北京访民吴田丽 紧急辟谣——致国务院总理温家宝的一封信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