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温总理:临安农户被征地变村干部私产/张金川
请看博讯热点:圈地毁田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5月21日 来稿)

——枫树岭农户给温总理的一封信
    
    “尊敬的温总理:
    
    你好!
    
     我叫张金川,住在浙江省杭州临安市太阳镇枫树岭村。手机号码:13093780276。
    
     前后几十次向临安市、杭州市、浙江省、党中央上访汇报我村干部利用人民赋予的权力,进行官商、警匪勾结,强占村里人民的土地800多亩,其中农田500多亩,低价收购,茶园地是3500元一亩,农田是(1999年至2002年)1.5万元一亩,2002年以后是2万元至2.5万元一亩。政府高价出售:2005年以前不论茶园地和农田全部6.5万元一亩,2005年16.5万元一亩。卖地的钱都被临安市、太阳镇、村里的一些干部私分了。
    
     我村全体人民非常拥护您的指示“中国的土地必须保证在18亿亩以上,保证13亿多人民的吃饭问题”。解决中国人民的吃饭问题,这在世界上就是一件伟大的事。
    
     在土地百日行动中,浙江省电视台报道说:“枫树岭开发区强占人民的土地盖厂房是一件违法大案,要求临安市、太阳镇两级政府追查到底,给全村人民有个交代。”但此事后来不了了之。毫无结果。
    
     2000年枫树岭村支部书记雷水良,副书记胡金友,村长王德全,2000年在太阳任党委书记的柴世民,现任临安市副市长,镇长李赛文(女)等,他(她)们以我村造国防教育基地为理由,于9月份到外村叫来黑社会人员和太阳镇一部分干部强行占用我们村400多亩土地,(其中农田250多亩)。在强占过程中,我们全体人民都起来反对有很多村民当场争的昏倒。其中有一位女同志昏倒后,立即送到医院抢救无效死亡。我们多次到浙江省、杭州市、临安市各级政府喊冤叫屈,他们理都不理,他们称的起人民的公仆吗?能为人民的利益全心全意服务吗?
    
     2002年9月,第一批开发区正式动工,于2004年建成。国防教育基地建好后,竟变成了支部书记雷水良的“枫岭大酒店”。 成为临安市、太阳镇两级政府干部吃、喝、嫖、赌的公开场所。临安市政府的干部为了争、抢情人,多次大打出手。全村人民和周围村的全体人民看在眼里,恨在心 里,敢怒不敢言。我们多次向浙江省、杭州市、临安市等各级党委、政府反应,但一直得不到解决。在人民群众中造成极恶劣的影响。后来实在是不行了,直到2008年不得不强迫停业。
    
     第二批强占土地是2005年5月,临安市土管局批15亩,实际占了200多亩。
    
     第三批强占土地是2007年10月,强占250多亩。这250多亩土地中有50多亩是村支部书记雷水良、副书记胡金友、村长王德全、三人私分的。他们私分土地后,要有大量资金造房子,三人就从土地款中动脑筋——做假账·······
    
     上述250多亩农田中王德全造了三十间三层楼的房子,还有10多亩每造。雷水良造了二十间三层楼的房子。胡金友造了三间三层楼的房子,有三至四亩的农田空在那里。
    
     我 们村的全体人民都认为,这样大张旗鼓的卖农田,不是公开对抗您老人家的指示是什么行动呢?这样强占农田,要是全国各自然村的干部都这样做,那全国人民吃西 北风吗?国家能安定吗?后果是不堪设想的。这样的大案,浙江省、杭州市、临安市各级党委、政府的领导不管不闻、视而不见、听而不问,这样的领导中央也不过 问吗?我们实在是想不通!我们多次去北京上访,去一次,临安市国土局就答复:“都是一些荒山荒地,你们不要告了。”并 且太阳镇党委、政府的领导对我们上访进行特务式的跟踪。我们一去北京,她(他)们马上打电话告诉浙江省人民政府驻北京办事处的代表林处长(管信访的)想方 设法把上访人抓到办事处,有时对上访人私设公堂,打骂、逼问,叫上访人写保证书,不再去北京上访等等,手段毒辣残忍,一直逼得你服软,讨饶为止,再打电话 告诉太阳镇领导派人把上访人带回去。
    
     请您老人家看看太阳镇党委书记李赛文是怎么对我妻子说的吧:2008年8月23日他到我家对我妻子说:“你劝劝他不要上访了,你丈夫上访用的是自己的钱,我们用的是公家的钱。他告到哪里,我们就到哪里摆平!我们政府有的是钱,你们是斗不过我们的。”我们村原村长、现任党支部副书记王德全说:“谁敢查我村的帐,那个人,还没有生出来呢。”这样对待人民的人能当干部,简直是站在人民的对立面在说话。
    
     我们第十六次去北京上访,杭州市国土局的答复:“枫树岭的农田拿来作开发区是违法的,要求临安市有关部门到枫树岭,把开发区的农田还给村民。”临安市国土局梅建明主任和几位干部对我们说:“我们现在就到开发区叫他们停工,把农田还给你们。”结果他们是叫开发区加班加点搞建设。2010年3月我们又到北京两会(全国人大、政协)秘书处送信,两会秘书处派人下来调查了解过,但事后又不了了之。
    
     2006年我们多次去临安市,要求政府派人把村里的财务账查一查,临安市政府派(临安市农林经济总站)于2007年3月12日给 了一份答复。太阳镇政府也给我们一份报告,村里又给一份报告。我们对三份对照反复看,三份报告各说各的?数字都不一样,问题很多。我们就弄不清楚,哪份报 告是对的?哪份报告是错的?以哪份报告为主?后来我们又到北京、浙江省、杭州市、临安市上访、举报。后来太阳镇纪委又给我们一份审计报告,发现和其他的审 计报告的数字都不一样,差距很大。
    
     2008年8月4日,我去内蒙打工。临安市政府叫安全局全国通缉,说张金川是法轮功嫌疑人,有包头市国家安全局七八个人将我抓住并送到铁南派出所关了两天两夜后,由临安市、太阳镇的干部把我押送到昌化清凉峰山顶关了二十五天。由临安市、太阳镇的干部30至40多人看管,不准我家亲人见面,限制人身自由,还逼我写保证书,不准去任何部门、特别的去北京上访、告状。对我儿子张涛进行绑架到昌化殡仪馆门口威胁,到学校进行搜身毒打。对我家小作坊的生意进行封锁,造成我家40余 万元的经济损失。尊敬的温总理:他们这样肆无忌惮地残踏法律、党的纪律,把人民赋予他们的权力反过来镇压、迫害人民能行吗,请您支持正义,千万千万派得力 干将下来调查处理处理这些害群之马?这些干部不撤了他们,开除她(他)们的党籍,有的该法办,不这样处理,党还有威信吗?党中央还有威信吗?要把这些坏干 部处理了,人民才能过好日子,社会才能太平。
    
     您派人下来调查下边这些单位的工作人员和有关单位的人,问题就真相大白了:
    
     全国人大、政协两会秘书处;临安农村经济总站徐开德;浙江电视台;临安市国土局办公室主任梅建明;临安市公安局去内蒙抓张金川的;临安市纪委办公室主任潘桥仙和曾振华;临安市副市长马志伟;太阳镇梁关林镇长、林相和部长。
    
     2008年11月一个错误满身的李赛文调到於潜(大镇)任党委书记。同年12月原太阳镇镇长周杰担任党委书记。从外地调来一位镇长叫梁关林,2009年2月11日,梁镇长到我家调查上访的事,我向他汇报村里买卖土地的全过程,他听后说:“你给我一点时间,我到临安纪委,请他们来查。”他到临安市纪委数次,也没有请人来查。于2009年4月22日下午五点多钟,周杰书记打电话对我说:“你明天下午到镇里来,我把你们村的账务给你看,如果查出有一处违法的,我就去请公、检、法来查。”第二天2009年4月23日下午2点左右开始查,到4点结束。我们四个人仅仅看了一小部分账,就发现不少问题。例一:有一张三联单,收入12万元记在账上5万少了7万。周书记说:“村长王德全拿五万,出纳薛风英拿二万元”。例二:我村三小组2007年7月向村里拿土地款53000元,但是村里领款单支出是753111元,暗中多开了七十多万元私分。问题很多,不一一例举了。查出的问题向周书记、梁镇长回报后,到2009年8月,梁镇长请来临安市纪委办公室主任潘桥仙和马志伟副市长,他们翻看了枫树岭的财务账,发现问题不少,对我说:“我们的权利太小,牵连的人太多,我们管不了,他们来过3次。”事后,他们回去了。过了几天潘桥仙主任调走了。”梁镇长打了两次报告给市委常务副书记兼政法委书记卞吉安(今年3月25日市人大选他任市长)。2010年3月临安市几位干部和市农经总站徐开德一起到我家说:“给我们六个月的 时间查账,一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交待。”到2010年10月23日上午徐开德、周杰、梁关林和其他几位干部和我们村几位代表共8人。徐开德把审计报告中的事进行讲解,他说:“枫树岭的财务账都有很多问题,还少了很多本收据(少的收据里有多少问题不得而知),我们回去请市纪委来解决。”但至今也没消息。
    
     2010年我拿着审计报告到北京上访。梁镇长和人武部长林相和立即赶到北京对我说:“临安市纪委曾振华专门到枫树林调查案子的,一定会调查清楚的,请你和我们一起回去。”回到家的第三天,曾振华、徐开德到太阳镇,我请他们查(土地拆房作物等补偿),这一处账发现一笔229167元的资金,就有148215元的资金进入村干部的腰包。还假做土地青苗款,假开暂借款七张,三十多万元。我问曾振华,什么时候给我们答复处理结果?他说:“一个星期。”过了半个月一点动静也没有,我就到临安市纪委找他问个究竟,在 市纪委没有找到他,给他打电话后,他说:“在外边”我就去找另外几位干部,刚好和曾振华碰个照面,他看到我就跑,我急忙赶上去叫住他,他只好硬着头皮对我 说:“上次查的几件事是违法的,因为牵连的人职务太大,我没权处理。请你原谅。案子转给上边了。”说到此就走了。不久曾振华又被调走了。此事有录音带作 证。
    
     据我们掌握,原太阳镇党委书记李赛文(女)贪污1000多万,柴世民1000多万元(他现在是临安市的副市长,原来是太阳镇的党委书记,李赛文是镇长),他是这个大案的保护伞。案子查不下去主要由他挡着,查出问题的当事人立马调走,可能和他也脱不了干系。王德全这个地头蛇、枫树林一霸的女儿考公务员,没考就被柴世民给叫走安排在市财政所工作。2008年10月去美国。现在在美国定居。王德全200多万 、雷水良200多万、胡金友100多万、金志荣(太阳镇财务主管)200多万。
    
     尊敬的温总理,全国人民的好管家:您看到我们的上访信肯定会生气痛心!我们不是为了什么钱,我们是为了您老人家的教导,怎样保证18亿以上的农田,让全国13亿人民过着小康生活,过个太平日子。特别是您在今年3月 全国人大作报告时提到,在十二五计划内,一是要提高全国人民的生活水平,缩小城乡的贫富差距,城乡人民都要享受最好最富裕的生活……。我们是盼望这一天早 日到来。问题太多,再写与上边的内容相仿,不写了。我们祝愿你老人家贵体健康、长命百岁、太太平平!万事如意!请您一定要为我们做主,彻底处理这批害群之 马!谢谢!
    
    浙江省临安市太阳镇枫树林村全体人民代表
    张金川
    
    温总理:临安农户被征地变村干部私产/张金川


    温总理:临安农户被征地变村干部私产/张金川


    温总理:临安农户被征地变村干部私产/张金川


    温总理:临安农户被征地变村干部私产/张金川


    温总理:临安农户被征地变村干部私产/张金川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杭州临安一建筑工地塔吊倒塌 5人死亡
·浙江临安村民代表上访遭殴打、关押(图)
·临安运管所就是这样欺负老百姓的吗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墨西哥为何吸引摩门教
  • 保密局潛港人員以賣報、養鴿、採石為生
  • 系列爆炸在一片静默中席卷欧洲
  • 香港正在购买进入中国的门票
  • 只有更野蛮的才能战胜野蛮
  • 拿香港人权做交易,特朗普与中共下一步的勾兑暨港、台的凶
  • 共产党侮辱了中国
  • 周恩來勸周佛海太太交還蔣氏手跡
  • 特朗普绥靖形势下香港人如何自救?
  • 焦国标猛扇自己的耳光六次
  • 125亿年前的宇宙神话
  • 被美国征服是一种幸福
  • 当今中国禁忌话题:猪瘟、猪头、习近平领导能力/VOA
  • 当今中国禁忌话题:猪瘟、猪头、习近平领导能力/VOA
  • 蔣公坐敞篷車接受萬眾歡呼毛澤
  • RCEP15国——新的大东亚共荣圈
  • 博客最新文章:
  • 李芳敏14400018耶和華親近心中破碎的人,拯救靈裡痛悔的人,
  • 谢选骏如何扫除毛泽东遗骸
  • 曾铮自古英雄出少年——謹獻給香港大學生及所有反抗中共暴政的
  • 谢选骏开枪杀人只是最低武力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宽恕
  • 谢选骏蔡崇国是个共产党
  • 高洪明明天香港二十三条立法与双直选二者缺一不可
  • 谢选骏彭博是个死硬的政治骗子
  • 曾节明习近平搞砸大陆,毁掉香港,台海战争的浩劫临近
  • 谢选骏美国正在滑入个人统治
  • 陈泱潮ZT制度转型的前提是改变信仰/罗慰年
  • 谢选骏南极争议证明主权国家的盗匪性质
  • 紫电灭绝人性的抽象劳动理论
  • 谢选骏我知道美国债务的最终结局会是如何
  • 申有连邪恶无耻的马克思主义之十一
  • 谢选骏康有为梁启超都是贪污犯
  • 少不丁笑谈解放军在香港搬砖
    论坛最新文章:
  • 亲北京家族候选人赢得斯里兰卡总统大选
  • 教宗方济各即将走访泰国与日本
  • 陆新招抗击台独港独「融一」思维提供国民待遇
  • 63% 的法国人已经不去治病了
  • 香港再爆警民冲突,一名警员腿部中箭
  • 陆航母过台海 美日紧跟 专家研判尚未形成战力
  • 港民坐满遮打花园祈祷 不同意警方过分使用武力
  • 威尼斯水患持续:新海潮来袭 水高1.6米
  • 黄背心周年抗议 巴黎中国银行被涂撑香港标语
  • 伊朗逮捕40多名参加反政府游行的示威者
  • 区选可能如期举行 建制吁投白票 泛民促投票
  • 理工大成新战场 警散 军戒备 全港学校明续停课
  • 驻港解放军自动清路障 外媒及美议员忧有后着
  • 中国首艘国产航母穿越台湾海峡
  • 斯里兰卡:拉贾帕克萨宣布赢得总统大选胜利
  • 德国有计划派军舰通过台湾海峡和南海以示反对中国的领土主
  • 东盟国防部长非正式会议聚焦南海问题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