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99722个读者,谢谢!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重庆1695人及1045户访民给市委薄熙来书记,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4月03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重庆1695人及1045户访民给市委薄熙来书记,


    
    市人大陈邦国主任,市长黄其帆,强烈要求三位领导对重庆市信访
    问题进行关注调研和责成有关部门认真处理、解决问题的公开请求信。
    三位领导:你们好!
    从薄书记一行到三峡库区的巫溪、巫山、奉节等区县考察调研,在谈到
    信访工作时指出新官也要理旧帐,不能回避老问题,要有直面难题的勇
    气和解决问题的办法。对于矛盾和问题,你越是躲着走,越是堆的多,
    越是不安宁。与其被动应付扬汤止沸不如打主动仗,“釜底抽薪” 解决
    信访群众问题,使访民由衷的高兴,大家还整理成小报相互传看,都决
    得薄书记来了访民被地方政府官商勾结抢去的房屋财产会得到很
    快落实解决,谁想他们满上欺下,就渝北报2010年1月11日第3版
    报道,渝北重点信访积案解决了百分之百,这纯属谎言,就渝北老案未解决新案又从生;现案例如下。
    案例一、
    我名向平华:渝北区五星路一巷七号,祖屋商业门面52平方米两楼住宅104平方米(不含凉台)共计156平方米、73年政府修办公楼拆除,有市高院(2002)2号判决认定属“文革”侵占未安置补偿,中办发(1986)6号规定,“文革”侵占私房,谁占谁退,谁拆谁赔,两代人几十年上访,到08年政府补助25万口说给一套二手房,今至未给,要求地方政府按判决认定,中央文件执行相。电话13637809490
    案例二:
    我名朱忠柏、建设路二巷10号合法房产91.95㎡私房、因09年旧城改建政府拆迁办,每平方米用3149元收购,我商业区住宅,而在住宅区房价7500一8000元㎡,全是半成品房,差距太大我不同意,在09年9月,晚上用砖头杂房顶,使你离房,先撬水电气表、在撬门窗、然后掀房盖,2010年3月补发强拆通知,其实早就整得残必破强,不安置不补偿,拖至现在未给一分钱,市里转办单一大堆,没人管,要求严查黑恶势力,早日落实我无房居住困难,电话13883307780
    案例三
    我名赖春学、原住渝北区回兴镇三湾二社、98年开发商用地,官商勾结抢了我两个企业(肠衣厂和塑料加工厂)机械设施,及器具、767㎡厂房、157㎡住宅房等固定资产上仟万,03年当地政府强拆房时家中90多万现金及家财卜损失,强行抢劫!赖春学全家五口合法生活生存财产!上访北京,数十次,市,区上千次至今无人解决要求早日归还我合法财产电话:13983246848
    案例四
    我名凌天群、原住渝北区义学村六号(滴水界200㎡)合法私房,代理拆迁人扣押抢劫失业居民100㎡生活房及职业安置社保款,全部家具物品等,
    现子孙三代无生活来源及社保!02年依法诉状至今政府各部委信访有备案
    材料。电话:13883724185
    案例五;
    吴孝西:渝北区石船镇玉峰山,80年划给我自留山、2000年官商勾结把我自留山抢去开采矿石、毁山100亩以上,我上访,他们对我采取法西斯暴行,谁时想抓就抓,抓去就关几个月,黑关押数次,想打就打,打伤打残,不给治疗。2008年归还林权证,但不赔林损失和打残我的治疗费、要求严查混进党内的黑邦级团,以振党威。吴孝西身份证510224194404205150
    案例六
    侯远全;渝北区龙溪镇龙山村五社,2002年官商勾结抢房夺财,侯远全 侯世奎、侯世林3户共有合法住房670平方米,官商官匪勾结止还38,25平方米住房并倒要我补差价2208,9元。还有我90年代就开始经营重庆雄丰养殖有限公司,共有40多亩基地及设施资产200多万元一分不赔,全部进行三光政策,把我们打个半死,用手铐反铐8小时各拘留15天,老小关押零时看守所,拘留期间对我们三天两头毒打,其目的就是要强迫我们接受官匪公开抢劫何法性,残苦折磨,比当年法西斯还残暴,至今无家可归,流浪街头,一直上访,北京数拾次,市,区上百次千次至今不解决,要求严查害群之马,以振党威。手机13638376138
    
    案例七
    我名龙华孝、龙泽波、彭着明、龙泽涛、龙杰、龙强共6家,原住渝北区回兴苟坝村九社,1998年回兴街道征地,2002年7月6日强拆我的私房498㎡,强拆企业养殖场奶牛32头,2005年8月19日强拆奶牛场(520㎡)及奶牛38头,至今还居无所住,漂流在外,至今上访多次未得到任何补偿。电话:13508396239
    案例八
    陈晓玲,渝北区两路中院五社,2003年土地未征,2003年房屋被抢,财案例八产被毁,上访无果反被违法行政乱作为非法被拘留软禁,电话:13883063908。
    ;案例九
    何前容,渝北区两路汉渝路300号。2002年上9月遭遇黑拆迁,4户人的合法房屋、财产、林权地、承包土地被非法俺埋。至今都还有70.3平方米的房屋没进行补偿,一家三口没按政策安置住房和赔偿一切损失。,现还有2户6口人失去正常生活空间。为维权被打抢数次,强权乱法让我们无处电冤,希望上级加大依法行政监督力度,还我们人权,还我房屋财产;电话13668013226,
    案例十
    吴周会;渝北区成年称号四队,2006年区府为了开发抢我土地房财,将我捆绑到精神医院,打毒针迷到我,又迫死我丈夫陈仕富,区委、区府侵占公民财产权(第一土地、第二房子、第三绿化) 非法拘禁我多次。官商勾结抢了我全部财产,我一点儿都没得道。喊天天不应,喊地地不灵,我一直上访至今不解决。
    
    案例十一
    陈光友、原住渝北区鸳鸯镇邱保十九社,2002年6月第一次炸毁我的门面和住房382㎡,强拆企业养殖场(360㎡)及奶牛70多头,上访至今居无所住、漂流在外,至今未得到任何补偿。电话:15923572922
    案例十二
    徐元清、原住渝北区双凤桥瓦房村九社,在2009年12月16日拘留期间,
    渝北区法院将瓦房村九社的奶牛养殖场等400多平米的房屋未办理任何安置的情况下实行“三光政策”(抢光、毁光、推光)一切财产导致我至今
    居无所处,电话:13996062492
    案例十三
    我名李祖莲、原住渝北区瓦房村八社,在2009年12月14日拘留期间,渝北区法院刘成院长带领一千多人将瓦发村八设的养殖场、600㎡的房屋、全部财产及83岁的老母亲抢走,至今没得到任何安置与赔偿,李祖莲全家一无所有、无家可归。电话:13212330716
    案例十四
    我名李高珍、原住渝北区瓦房村九社,2009年12月18日地方政府抢劫我住房80㎡及家里全部财产,至今无处居住,上访至今未得到任何补偿。
    电话:13996183568
    案例十五
    我名尹启福、原住渝北区瓦房村九社,2009年12月18日地方政府利用黑恶势力抢劫我私房534㎡,养殖场1100㎡,抢走全部猪牛鸡鸭,还打伤我父亲,无故关押68天,上访至今未得到任何补偿。电话:13996183568
    案例十六
    我名李明;渝北区两路镇新华一社社民、2010年7月30日下午1点30分,法院冯兵带领几百保安把我家前后包围,不准进出,我家上有老、下有小,没有任何商量,没有任何赔偿,至进还流浪街头,眼睁睁看到我一辈子的心血被政府洗劫一
    空。电话:13628349115
    案例十七
    周焕云,渝北回兴上湾七社,99年政府强拆私房,不按置不赔偿,上访至今不解决,电话:13983629362
    案例十八
    颜会梅,渝北区两路镇新华一社村民,2010年7月30日法院派几百保安把我家层层包围,不准进出,我家上有老、下有小孩被围困在家中,在没有任何商量,没有任何赔偿的情况下,法院强拆房屋,09年7月28日就已经来强拆了几家,并且把人也打伤了,我们家大人、小孩共9口人,害怕像他们已经强拆的那样被打伤,(特别是又三个小孩、两个老人。)因此我们就只好眼睁睁看着一辈子的心血被洗劫一空。电话:15023630508
    案例十九
    我名李愧英、傅梅、傅平、傅纲、傅江共5家,原住渝北区两路镇新华一社,2010年7月28日凌晨2点政府主导渝北区法院冯兵带领上千人闯入我家,把我家傅梅、杨思国在睡梦中打得头破血流,用手铐强行带走,其他人软禁在长河村三天,把我五家全部财产全部抢光、推光、毁光,至今未得到任何赔偿。电话:15823470855 15823341903
    案例二十
    我名王万芬、原住渝北区两路镇新华一社,2010年6月2日下午1点政府主导渝北法院冯兵局长带领社会黑恶势力几百人,忽然从我家顶楼跳下,将我们一家正在营业中的餐馆强行拆迁,然后将我们拉到一家农家山庄里进行软禁,后才知道家及财产已被全部抢光。电话:18983968008
    案例二十一
    我名王万全、原住渝北区两路镇新华一社,2010年5月20日下午1点政府主导渝北区人民法院和社会黑恶势力来我家吃饭,吃完之后,将我们一家人用手铐强行带走,未作出任何说明,就把我们带到拘留所,进行拘留,然后将我们正在营业中的房屋强行拆迁,屋内所有财产已被抢空,电话:13996311236
    案例二十二
    我名李永彬、原住渝北区两路镇新华一社,2010年7月28日凌晨2点政府主导渝北区法院和社会黑恶势力上千人闯入我家,把我妻子和儿子在睡梦中用手铐带走,妻子拘留,儿子软禁在长河村三天,把我困在屋顶上40几度的高温三天,不准吃喝,欲将我困死在房顶,只有眼睁睁的看着一辈子的心血被洗劫一空,使我变成居无所处、一贫如洗的乞丐,至今未得到任何补偿。电话:15923945355
    案例二十三
    我名周传兰、原住渝北区瓦房村九社,2009年12月18日被渝北区法院冯兵软禁,在被我软禁期间渝北区法院将我200㎡的房屋未办理任何安置的情况下实行抢光、推光、毁光一切财产,是我和孩子到处流浪。电话:13637783542
    案例二十四
    我名潘光碧,渝北区回兴镇高岩九社,97年地方政府官商勾结,说征用
    我土地,当时征用5亩8分地事过这么多年不安置,不补偿分文不给,
    我一直上访,多年来一直未解决,请求领导督促解决。
    电话13983173662
    案例二十五
    徐培良,渝北区一碗水后街E幢4单元2-2,97年3月政府开发强拆138.2平方米房屋不按置,不补偿,上访直今不解决
    案例二十六
    陈义云;原中院村2社住渝北区双龙湖街道,因2003年9月23日征地拆迁原房屋建筑面积147.42平方米,只赔偿61.91平方米,差85.51平方米未赔偿,(2)集体土地总面积381.61亩,陈义云现住地址一碗水前街10号4单元4-1号,要求严查贪官,赔偿我85,51房屋。电话:15823541720。
    案例二十七
    刘世英,2001年被渝北区政府强拆房子,至今没有给过渡费,生活费。
    案例二十八
    詹中智,渝北区上果路500号附8号,2003年政府强拆房屋150平方米,不安置,不补偿,一直上访不解决94平方米房屋,个体企业煤球厂,全部被抢劫分文不赔偿。
    案例二十九
    祝子兰,渝北区公路管理所退休职工家属,三十年前单位分得福利房,被强拆后无数次上访多次,被单位打伤耍赖,更恶劣的是以不适当理由非法关押劳教黑、黑、黑
    案例三十
    周焕财,渝北回兴上湾七社,99年政府强拆私房,不安置,不补偿上访至今不解决。电话:13696429178。
    案例三十一
    段成富,渝北汉渝路125号,2008年政府强拆不安置,不补偿,上访至今不落实,电话:13883503038。
    案例三十二
    万显文;象江中古南镇中山路12一5号,因父母打成右派父被领导打死。母被迫害死,抢去我家私房财产,单位给的房也被强拆,自今受迫害流浪。身份证510223195707110026
    案例三十三
    我王先芬:重庆市渝北区(现北部新区)鸳鸯镇翠云街道字藏村五社社员,土地于2006年8月17日被重庆市国土资源和房屋局北部新区经开园分局骗征,征地内外两本文件,暗箱操作。伪造土地原用途,拟征地清理没有通知村民更谈不上签字确认。字藏村没有园地、居民用点及独立工矿用地。字藏村的基本农田1818.0015亩,占耕地的100%,总面积3184.28亩,总人口1161人. 全村土地于2009年7月已征收完毕,征地几级行政部门没有公告征地批准文件,没有公开村社的征地明细表及收支情况,没有出示拆迁许可证,指使开发商野蛮将我的农房、林权地、自留地及成林绿化树(2000年种植的)抢推活埋,至今没有补偿;没有出示安置房的规划许可证、验收合格所有证明、总房产证,威胁失地农民高价购买裂缝生、铁皮拉缝的安置房,况且都是划拨地,我们没有社保、医保。征地几级行政部门行政不作为,至使我公爹(一级残废)、公婆2009年(7-9)月的过渡费被人冒领伪造签名、手印无人管,至今没有安置,租房渡日。地方政府抢夺强食土地上瘾,希上级部门重视重查,还重庆征地灾区人民公道!电话:13647673541。
    案例三十四
    重庆市渝北区蚕茧丝绸公司,有职工含退修162户在,2007年8月由渝北区经委非法申请破产, 职工住宅6700多平方米,职工160多人居住30多年,官商勾结,将住宅强行拆出,不安置,不补偿,上访北京多次,市,区无数一直不解决,使我们无家可归,请求严查混进政府,法院的害群之马,让我们早日过上正常人一样的生活。
    职工代表联系电话;王启文13114057067。
    案例三十五
    我张礼恒,原重庆两路织布厂174名职工,94年被兼并时,重庆两路织布厂的债权债务,劳保务利,由两路镇人民政府负责解决,我现2002上访至今无人解决。
    案例三十六
    龙兴正;渝北区长建工贸公司职工314人,2001年渝北区政府下停产通知书,以64号文进行评估2900万元,刘信勇的侄儿刘世勇搞假合同1300万变卖,电话:13637872965。
    案例三十七
    陈兵;渝北区;中院村、观岩村、郑家村、高岩村、2003年政府开发,320户不安置,不补偿上访至今,要求解决。唐际秀电话:13883931955;陈兵:13658354062。
    案例三十八
    174人; 情况反映渝北区206年官商勾结,征地为留马公园,实质建为商品房卖,(红树林) 小区,瓦房村9组非法征地情况反映全体社员有签名手印。
    案例三十九
    段祥云; 渝北区人眭中建六社,2006地方政府官商勾结强拆私房一栋120平方米不按置,不赔偿活抢人,上访至今不解决。
    案例四十
    李素华: 原住沙坪坝天星桥有5一1一1魏前友5一1一5魏劲两套商业门面房136,18平方米在2005年沙区政府官商勾结,抢房夺财,强抢我房子,又抢光我门面货物上访了数千次都不归还,在2010气死魏前友,至今分文不给一,要求严查贪官。电话15683307747
    案例四十一
    我名许池云: 奉节县羊市镇派出所,土匪所长熊大春在2000年11月27日无顾抓走我丈夫向朝本,活活打死,为此我一直上访,他们不准我上访,常无顾关押,去年大儿子被残害致死,二儿子含冤入狱,羊市镇纪委书记,强制送我去精神医院,事图对我终身监禁,上访11年无人管,请求严查害群之马: 许池云身份证152226195207174585
    案例四十二
    我名肖成林:北碚区蔡家岗镇三溪村光明社农民,95年地方政府捏造我抗农业税,答到公开抢我准备修造新房的六万多元现金,抄家清单,他们伪造我的签名,我不服上访,镇政府小车储意状伤我6岁儿子,造成终身残废,我继续上访,他们想关就关,无顾拘留,判刑劳教,对我采取法西斯,认意打骂,非人生活,造成终身急病,无钱治疗,地方政府搞得我妻离子散,要求严查混进,党政公安,法院的黑恶势力,我想回家,奉养80多岁的双亲。
    案例四十三
    我名闫传英;大度口区建设村14栋6号:79年被混进重庆市公安局黑恶团伙,无中生有,捏造事实,说“我围公干部,阻拦列车运行” 将我无顾劳教3年,从我知道就喊冤到北京,市,区都得不到平反,现重庆黑恶势力被打倒,至今仍不给我平反,请求领导督促查清,早日为我申冤。
    案例四十四
     我名陈桂芳;渝中区,金汤街204年政府强折我房屋,抢走全部财产并警察将我打至晕死,使我无家可归一直上访到08年暂调房住下,但我一屋财产及打伤我的费用至今不赔,请求严查害群之马,还法律一个公道。
    案例四十五; 蒙延年;
    原住渝中区七星岗金汤街58号一3一2; 1989年3月18日被石板坡派出所警察王万亮,无辜污陷我偷了邻居钱,对我惨无人道残害,私自关押我个多月,无认荷证据手续,便将我送,少管所关押3年,我双亲和我一直上访,从派出所到公安局,公安部全没说法,我请求有正义感的人,为我主张正义
    案例四十六
    刘天利;原是重庆高新区石桥镇兰花村同心社,2004年10月15号强拆未补偿未安置一直上访六年未解决。还拘留4次,基涂对我劳教一至两年阻治我上访,身份证号码:510212195206295828。电话:13638366533。
    案例四十七
    徐延分;原住重庆市江北区五里店街道,皂角岭村永平门组24号,2003年开发一直未达成协议,07年4月骗拆我的私房和另有当街商业门面4896。46平方米的自己房,没有任何合法文书,就给我哄去了。我一直上访几年、未解决,一切问题都未解决,还把我们搞进拘留所关了5天,几年了全家无家无业。身份证号码:510211194612244523。电话:13110130504
    案例四十八
    北碚区童家桥镇建设材全体村民463户,地方政府2003年征地,确按1494所为标准赔偿而且还不到位,2003年地方政府按人平21000元土地每给予我们补偿,我们买了政府的还建房和维持最低生活,根本没有钱购买养老保险。因此,要求为我们购买保养保险。北碚区童家溪镇建设村全体村民463产
    案例四十九
    刘光兰,重庆市北碚区童家溪镇洞山社,我原有房子153平方米,只赔偿了我125平方的房子。安100块钱平方计算,2004年、2005年强行拆掉二次,所以他们低价收购,房屋和果树分文不补偿上访至,今高价买出,每人只赔偿我们18个平方,多余的750计算。没按协议执行,剥夺我们的私有产权。电话:18723309850。
    案例五十
    申德慧,原住重庆市北碚区童家溪镇建设村鸡冠组,现住重庆市北碚区同兴北路96号一幢一单元1-1,03年地方政府官商勾结以每平方米
    90元收购小青瓦楼房,我家楼房135平方,住房安置每人18平方米,按安置按90平方米的户型,而政府卖给我们的房价是750元一平方米,使我们付债累累,2008年12月才完清房款,政府不办房管证,不按协议执行,我们祖辈留下的私有产权剥夺。电话:13618288406
    案例五十一
    焦太华,原住北碚区童家溪镇建设村中堡组,现住北碚区同兴北路96号4幢一单元2-4,2003年政府以90元一平方米收购我们小青瓦楼房,我家111,1平方米住房,安置每人18平方米,而政府卖给我们的房价是750元一平方米,每户按90平方米户型,使我们付债累累2008年12月才完清房款,政府不办房管证剥夺我们私有产权。上访至今仍不得到解决 电话:13368278538。
    案例五十二
    李祖琼原綦江赶水福田村八社农民,59年被綦江县赶水镇率领一帮人(乡党委和公安)到我家一抡而空,后将我捆绑吊打后关押三个月,渝贵两地众所周知至今不于赔偿,党纪政纪何在?现住沙坪坝区凤嘴62号7-3。手机:15223453485。
    案例五十三
    刘华威,63年4月30日渝中区公检法错抓错判将我打成现成反革命。判刑10年(63)刑字779号。73年刑满戴上反革命帽子,强制留场九年,83年给我平反宣告我无罪。84年放回重庆不上粮上户,造成第二次冤案二年,造成我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当时未出世的孩子。现年48岁仍受诛连,受苦受难,中央人大、中央最高院给函重庆、重庆党政法说中央一切信函无用,是张废纸可想重庆与中央背道而此驰,不给我受害人冤狱赔偿。还将我多次毒打关押拘留,有凭为据这难道是党中央的政策吗???
    现我住重庆南岸花园五村6幢2单元8-3。手机:13896029240。)
    三位领导!
    我们访民给你们代烦麻了,我们出于无赖,实在没有办法,才出此下策,我们成经寄了很多信件都石成大海,而且在市委信访,市纪委信访,市国地房管局信访,市人大信访,这些监督部门的转办函一大堆,到区里由如便纸,没人实际解决具体问题相互推委,实在无法,有时听说中央,市里有领导开会或检查工作想交份资料都不行,站岗一步一哨,有时是办事处或居委会用人把你照着,不准去,说实的重庆冤民很多,这只是重庆冤民百分之一都不到,下面政府瞒上欺下,尽给你们假汇报或乱汇报所以我们只好如此,如有不当之处,敬请批评指证。请求三位领导督促给我们实际解决为感!并严查混进党,政,公安,法院的害群之马,以振党威,收回党在群众的光辉形象,崇高威望。谢谢
    
     在表冤民2011年3月24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证据确凿天津市两个司法鉴定造假/访民郑建慧
·上海访民沈兰珍控诉被抓、被虐的经历
·上海访民紧急呼吁俞正声书记关注访民孙玉兰被动迁组下药谋害病危的严重事态!
·上海访民紧急呼吁俞正声书记关注病危访民孙玉兰
·访民与茉莉
·上海花钱江西推磨,上海访民如同货物被倒腾
·上海访民颜芬兰给市委书记俞正声的公开信
·辽宁访民郝志全的另类控诉 (图)
·天津二十一年的老访民向总理说愿望/刘淑英、陈文秀
·北京老访民向总理说愿望/吴田丽
·残疾访民赵明帮写给奥巴马的求救信 (图)
·上海访民马旖茵:我的九大恨
·浙江访民梁丽婉看望倪玉兰律师 (图)
·上海访民张海萍的公开信
·吉林访民邓志波给中央领导的举报信 (图)
·北京老访民叶国强的刑事诉讼状
·73岁唐山访民扬启茹,为冤俺上访十年无果 (图)
·河南襄城政府雇佣黑社会枪击访民李东尧 (图)
·武汉访民在京被关“黑监狱”每天一顿饭 (图)
·重庆访民郑忠成在高法门口被殴打
·视频:涉军访民在空军大院举牌喊冤强烈抗议官员不作为
·武汉访民邹桂兰再次被非法绑架的纪实 (图)
·实拍:北京南站附近访民栖身地被铁皮围起来 (图)
·中央巡视组到沪数百访民喊冤 沈佩兰金月花等被上岗
·中央巡访团到上海 只接待20左右访民
·清明将至 上海访民集体进京维权/视频 (图)
·湖北英山县访民被驻京办雇佣黑保安绑架殴打 (图)
·访民在北京召开研讨会/视频
·郧西访民胡宗海上访被辱骂抢走录音笔 (图)
·重庆访民汤吉珍住房遭强拆,儿子被诬“袭警”受酷刑 (图)
·视频:北京继续扫荡访民栖身地,访民处于绝境 (图)
·上海访民马志森私房被强拆 临时住处被断电
·实拍:北京对访民进行最大规模扫荡/视频 (图)
·河南访民自拍:两个老人,一位是涉军上访 (图)
·视频:上海访民沈兰珍、毛菊华被非法关押、虐待,释放前被威胁 (图)
·北京六里桥黑监狱非法拘禁女访民,其他访民试图解救未成功/视频
·北京南站:有访民买了些食物分享/视频
·北京南站:信访变截访,访民要罢访/视频
·访民是什么?——上海访民迎春寄语
·温家宝总理不太地道的“访民秀”/尚好
·刘逸明:温家宝接见访民,又是一场“亲民秀”?
·温家宝接见访民掌掴谁?——这样的“作秀”多多益善/牟传珩
·温家宝总理直面访民是进步、踏步还是退步?/赵岩
·吉林登塔访民张洁等被判刑:当某一级政府官员出尔反尔应当怎么办?/李阳
·新征收搬迁条例会货真价实吗?/上海访民
·人权日,人权组织、警察、访民都没有人权/潘公正(图)
·为访民窝棚中的主内肢体们祈祷/徐永海(图)
·宜宾执政者暴打上访民众就不应给一个说法?/于建嵘
·河南访民刘学立给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访民老太街头散传单呼吁整顿公检法、抗议精神迫害(图)
·评访民“告洋状”:中国状况的悲哀/高洪明
·押送访民的安元鼎是建国以来最大的黑社会组织—读后感
·押送访民的安元鼎是建国以来最大的黑社会组织/周丕东
·拽着狼尾巴喊救命的“访民”/赵景洲
·北京西城区访民马秀英为夫上访说明了什么?
·上海访民孙玉兰至全国政协委员吴光正先生的公开信
·楚江天:从官太太挨打看中国访民的悲惨现状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