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拆迁导致15年无家可归!/天津刘春荣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3月21日 来稿)
    本应是民事纠纷,非逼你打行政官司。其目的是让百姓败诉并没有任何单位承担后果。
    判决应有法律依据、事实清楚、程序合法。
     事实如下:我原住天津市河西区谦德庄王家台新村西,《天津市公有房屋租赁合同》记载:住房2间、居室面积为13.32㎡和7.13 ㎡,合计20.45 ㎡。 (博讯 boxun.com)

    1996年天津市河西区建设开发总公司对谦德庄地区实施拆迁,《安置方案》中规定:公房以《租赁合同》的居室面积为安置依据。由于该公司不想对小间(7.13 ㎡)进行安置,与我们发生争执。此后,天津市河西区房管局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情况下出台了《关于谦德庄乐寿西里王家台宿舍房屋用途的决定》,单方面宣布我们的小间住房不是住房,我的住房面积就由20.45 ㎡变成13.32㎡。
    我不服,起诉到法院,河西区法院不允许我们进行民事诉讼,只能进行行政诉讼,河西区拆迁办与河西法院依此《决定》对我们进行了强迁。我不服并上诉,然而各级法院在没有法律依据的支持情况下,均判我败诉。
    一、本应是民事纠纷
    过错责任应由过错方承担。1986年天津市房地产管理局颁发的《房产所有证》(西房企字第1789号)中明确记载:“产权人为天津市冶金实验厂(现为天津市特殊钢厂),间数72间,住宅面积为1650平方米,建房日期为1952年”。河西房管局在拆迁前也是据此向住户颁发的《天津市公有房屋租赁合同》,这一过程居民住户是无法介入的,但是在拆迁实施中戏剧地上演了“纠错闹剧”。
    从上述事实我们不难看出这是件民事纠纷,《天津市公有房屋租赁合同》是天津市河西区房管局签发的,而天津市河西区房管局却否定这一事实,又不想承担责任,过错方仅以一纸《决定》将责任推得一干二净,将这一后果推到了“居民” 身上。
    二、即便是做出行政行为也错误的
    1.程序颠倒: 1996年8月拆迁,行政行为是9月12日做出。行政诉讼法中规定,行政行为不得在行政事故发生后在进行。
    2.无法可依,行政诉讼法规定任何行政行为必须有法律依据,河西房管局作出的《决定》法律依据是什么,始终没有答案。
    三、判决的情况有理无处申
    抛开事实、瞒天过海。《天津市公有住宅房屋租赁合同》是房管局颁发的;1997年市建委、市房管局、市房产总公司核准了我的情况,并出具了《证明》:证明我的《租赁合同》合法有效,并指出拆迁安置应以《租赁合同》证载面积为准。这些事实各级法院均不理睬。
    1.引用作废法条
    (1996年)西行初字37号《行政判决书》的判决是参照国家建设总局(82)城字第77号《关于城市(镇)房地产产籍管理暂行规定》(第5页最后1行)进行的,但是该法规早在1990年被建设部第7号令宣布废止。
    2. 维持原判没有法律依据
    (1997)二中行终字第13号《行政判决书》的判决,维持原判的根据是1994年建设部《城市公有房屋管理规定》,但是没有指明具体的条款(第6页4行),改变了一审的适用法律。
    3.审监依然没依据
    (1997)二中申行监字第7号《驳回再审申请通知》判决根据是《城市公有房屋管理规定》第七条第三款之规定(第1页最后1行)。
    未能说明其是河西房管局下达《关于谦德庄乐寿西里王家台宿舍房屋用途的决定》的法律依据。
    4.高院驳回令人失望
    在有悖事实、错误百出的情况下,(1999)高审监字第1号《驳回申诉通知》理由仍然是“认定事实和运用法律方面正确……申诉理由不能成立,原判决应与维持”。
    5现在的情况
    我已是89岁的高龄了,我不想死在上访的路上,无家可归我死不瞑目,2010年,在我们要求下,天津高级人民法院于2010年8月6日到建设部取证:建设部明确答复以原特殊钢厂的《产权证》为准(有录音)。(我的《租赁合同》与特殊钢厂的《产权证》面积数相符)。
    虽然天津市高级法院信访部门承认此案有问题。想协调解决,但是拆迁部门不来、不配合,我寄希望高院领导督促协调、或重新立案,让我风烛残年中享受家的温暖。
    天津市河西区友谊路新会里10号地下室 刘春荣
     联系电话 13821152278
    2011年3月4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武汉警方奇妙的截访/花楼街被拆迁户 (图)
·惊爆杭州市2份差价悬殊的拆迁合同 (图)
·杭州市2份差价悬殊的拆迁合同 (图)
·京杭两地被拆迁户相聚,共话被打压经历 (图)
·杭州拆迁上访人被关黑监狱
·在拆迁中谁侵害了我们的合法权益?造成十五年无家可归!/刘春荣
· 郑州市朱屯村野蛮拆迁公然违反国家政策法规
·江苏灌云县拆迁拆疯了
·韶关拆迁户今日前往华盛顿中国大使馆上诉(图)
·北京门头沟区拆迁:赶走再说/吴金海的次女吴田丽(图)
·拆迁难民王建芬 2010年第二次关进黑监狱经历
·拆迁只不过是一场分赃盛宴
·武汉东湖高新关南茶棚新村残疾被拆迁户的遭遇和感受
·河北省玉田上演“权大于法”违法拆迁(图)
·孙武俊渥太华国会山上访抗议之关于宁波市江东区房屋拆迁事务所发生的丑事(下)(2010年12月9日)(图)
·孙武俊渥太华国会山上访抗议之关于宁波市江东区房屋拆迁事务所发生的丑事(中)(2010年12月8日)(图)
·孙武俊渥太华国会山上访抗议之关于宁波市江东区房屋拆迁事务所发生的丑事(上)(2010年12月7日)(图)
·看看农民们吧!!大连市英歌石奶牛场暴力拆迁
·武汉马秀云为因拆迁被刺死的弟弟上访遭打压(图)
·昌黎渟泗涧村民要组织起来和拆迁黑社会对抗
·总经理帮北京门头沟原副区长骗拆迁款获刑12年 (图)
·野蛮暴力拆迁之最牛的施工工地 (图)
·北京朝阳小红门乡郭家村:野蛮暴力拆迁
·新疆:老太被拆迁工人抬出家后楼房遭强拆
·近千拆迁户扛煤气罐散步 武汉强拆户刺人案开庭
·判死刺死拆迁官员 辽宁抚顺拆迁命案嫌犯被缓
·广东佛山"糊涂科长"算错拆迁面积多发300万补偿
·两会期间杭州市一百多拆迁冤民赴京上访,多人被拘留关押和失踪 (图)
·天津市拆迁户申淑燕被精神病的经历
·人权动态:上海沈佩兰被严控 杭州拆迁户被拘等五则
·武汉拆迁户宋永安夫妇进京上访难阻房子被强拆 (图)
·故土流浪,北京被拆迁者徐香玉欲在“两会”撒传单 (图)
·公安部:严禁公安民警参与征地拆迁等非警务活动
·西安高新区拆迁办深夜强拆我家住房
·海淀四季青强拆前,朱福祥为拆迁户依法维权 (图)
·无锡市87岁老太抗议开发区非法拆迁 (图)
·记者调查称“村民不想种地盼拆迁”报道不属实
·最高院:基层法院审慎处理拆迁案 确保社会效果
·郑风田:拆迁条例修改不能忘记孙中山先生的遗训 (图)
·当代大拆迁与文化大革命的异同(6.1)
·教师没觉悟没师德被停课,拆迁总在上演着不朽的神话!
·曹建海:“跑马圈地”“大拆迁” 大崩溃
·“新拆迁条例”是风箱里面的老鼠/陈永苗
·叶檀:新拆迁条例面临地方政府严峻挑战
·给大学“拆迁专业”推荐几个好老师
·谢燕益:从钱云会案看征地拆迁的法律要害!
·2010年,「暴力拆迁」元年/张华
·“如果死了人就不拆了,那还叫什么拆迁?”
·“新拆迁条例”第二次征求意见稿中的一些问题和一些建议/三鞠请安
·中共当局大“忽悠”“征收条例”与“拆迁条例”不可混同/茱萸
·强拆改由法院裁决,真能抹掉拆迁血泪史吗/周丕东
·邹晓云:土地使用权补偿不明,拆迁纠纷难减
·济南槐荫区公检法:利益集团迫害拆迁户(图)
·新拆迁条例凸显国家主义思维/张千帆
·马光远:拆迁意见二稿的进步与退步
·质问政府:商业拆迁——先强奸再恋爱模式何以流行?/原烟台大学讲师张忠顺
·惟有民选官,才能遏止野蛮拆迁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