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母亲马永田再次被侵权 长春市还讲不讲理,要不要脸?/ 杨海涵
请看博讯热点:“麻雀行动”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3月12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我的母亲马永田再次被长春市政府和公安局违法侵权
    2011年3月4日我母亲到国家信访局正常上访,当时国家信访局的程序是,访民从前门进到后边接待,由国家信访局工作人员开单子交给保安,再由保安直接交给吉林省接访人员,吉林省接访人员交给长春市驻京办,我母亲被长春市驻京办关进了黑监狱,到晚上9点钟,长春市驻京办派两名接访人员押送我母亲乘坐T61返回长春市,2011年3月5日早晨6点30分火车到达长春市火车站时,在站台里长春市政府和公安局派长春市朝阳区义和路派出所民警孙忠学没有着装(还有一个民警着装不认识)以及朝阳区永昌街道办事处7、8名工作人员,在没有任何合法手续的情况下想把我母亲带回派出所,我母亲向他们要合法手续他们不给,并动手粗暴强制拉我母亲去派出所,我母亲在围观人的帮助下逃脱,在这种情况下,派出所民警孙忠学和永昌街道办事处张书记主管信访的王主任多次到我母亲的亲属家寻找,并威胁(后附视频)。
     我作为儿子,真的很为我母亲担心,我母亲没违法不告状想要生存,长春市市长竟然下令拘留她,我母亲正常上访长春市政府又非法限制她的自由,到底在长春市老百姓还有没有生存权,在两会期间地方政府害怕我母亲讲话发出声音,那么为什么我母亲十一年上访当地政府却不给解决?我家工厂是在2001年被长春市建委和长春市南关区法院违法强抢,2002年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判我家胜诉,认定长春市建委和南关区法院违法,2003年长春市政府内部通报我家是一起错案,可是十一年了,长春市分文没给我家,违法的政府官员和法院法官没有受到任何处理,却年年先进连连高升,这就是长春市的民生,这就是长春市反腐败的成果。 (博讯 boxun.com)

    这次长春市公安局义和路派出所还要强行把我母亲马永田迁出长春市,这意味着什么。
    请广大网民支持、呐喊,请看视频
    
    http://upload.peacehall.com/news/temp/201103101549471.avi
    http://upload.peacehall.com/news/temp/201103101549472.avi
     杨海涵
     2011年3月10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长春市长崔杰因为博讯报道马永田案,痛批市外办/杨海涵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55天/杨海涵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五十三天/杨海涵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五十四天/杨海涵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五十二天/杨海涵(图)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五十一天/杨海涵
·电话询问麻雀行动杨海涵家乡长春政府/王宁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五十天/杨海涵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四十九天/杨海涵(图)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四十八天/杨海涵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四十七天/杨海涵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四十六天/杨海涵(图)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四十五天/杨海涵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四十四天/杨海涵(图)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四十三天/杨海涵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四十二天/杨海涵(图)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四十一天/杨海涵(图)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四十天/杨海涵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三十九天/杨海涵(图)
·杨海涵联合国上访正在长春政府各部门传递/王宁
·麻雀行动杨海涵母亲马永田被迫在京乞讨/王宁
·麻雀行动:杨海涵的母亲马永田的感谢信
·长春外办重视杨海涵在联合国上访已报到检察院/王宁
·麻雀行动杨海涵家乡官员回信:无法打开博讯网页/王宁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三十三天/杨海涵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三十二天/杨海涵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三十一天/杨海涵(图)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二十九天/杨海涵
·麻雀行动杨海涵家乡官员回信3:爱国/王宁(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