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重庆右派受害者及其家属上书6机构求偿的公开信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3月05日 来稿)
    

重庆473名右派受害者及其家属子女共同联名再再上书中共六机构要求赔偿的公开信

     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国务院、全国政协、全体人民代表、全体政协委员: (博讯 boxun.com)

     最近几年,全国各地残存于世的右派老人纷纷向中共中央,全国人大上书:要求发还“错划”期间被扣发20多年的血汗工资,并赔偿损失。此类讨债信件多如牛毛,数不胜数。这些受害老人满怀希望盼着执政党做出善意的回复。可是你们至今仍不理不睬,不予答复,既不说这笔拖欠几十年的劳动工资应该补,也不说不应该补。为此,我们再次敦请中共中央做出答复,我们的劳动工资钱该不该补?

     右派是否属于冤假错案?如果你们认为是,就应该依照宪法规定痛痛快快地补。1979年“改正”时每人的“改正通知书”上都明白无误写着“属于错划”,应予“改正”,上面还盖有中共党组织的镰刀斧头园戳戳。既然划错了,错划期间被扣发的工资就应该补发。我国宪法41条明确规定:“由于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侵犯人民权利而受到损失的人,有依照法律规定取得赔偿的权利。”我国民法也规定:“负债人有偿负债的义务。”把无辜公民划成右派,判劳教,实行专政,当然是“侵害公民权利”。扣发工资,当然是“受到损失”。受害人理所应当“有依照法律规定取得赔偿的权力。”侵犯公民权利的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就应当承担赔偿的义务。拖欠右派工资,国家已构成负债,依照法律规定,就有偿还负债的义务,欠债不还即是违法。要依法治国,就应追究中共五部委联合发出的“55号文件”工资不予补发的错误决定,这叫违法必究。

     请问中共党组织是否有权直接给公民定罪?如果无权就是越权违法。我国宪法从未规定执政党可以直接给公民定罪判刑。我国任何一部法律条款都未写上“共产党请来帮助党提意见的改进工作的人就是犯罪”。国家最高权力机关——全国人大,也从未授权中共可以直接给公民定罪。但是,1957年“反右运动” 却由反右领导小组一手操办。中共各级党组织抛开人大、政府,未经任何司法程序,就直接关进农场和监狱。伤的伤,死的死,亡的亡,而且一关就是十多年,这明明是执政党违法。如今,执政党当局若是真的想执政为民,至少也应向受害者说声对不起,可是你们至今从未这样做,仍傲慢无礼,拒绝公开赔礼道歉。“有法必依、违法必究”这是起码的法律常识。如果执政党连这点法律常识都不懂,还能依法治国吗?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1954年)(1982年)》第八十七条、第八十九条、第十九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1982年)》第三十五条、第三十七条、第三十八条、第三十九条、第四十条之规定,向依1957年为主的被划为“资产阶级右派分子”的552877名受害者赔礼道歉,并用正式文告昭告全国,同时对受害者依法进行赔偿。

     事实证据和理由如下:

     中国共产党于1957年的整风反右运动,直接违反了1954年《宪法》的第八十七条、第八十九条、第九十条及1982年《宪法》的第三十五条、第三十七条、第三十八条、第三十九条、第四十一条的明确规定。同时置中共中央于1957年4月27日发布的“关于整风运动的指示”中的诸多许诺于不顾(如:共产党整风只限在党内,党外人士可参加,也可以不参加,进出自由。坚决实行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言者无罪,闻者足戒,有则改之,无则嘉勉的原则),背信弃义于天下,甚至动用国家公劝力,迫害有名在案的552877名绝大多数党外的知识界、教育界、文艺界、法律界青年学生和普通公民。因此,1957年时的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和她的代表人毛泽东犯下了严重违宪罪。

     毛泽东的罪责在其任职期,由于十分严重的迷信于“党政不分”、已党代政和“领袖权威”,使其罪责没有受到法律的清算,而成为最大罪责责任的政治遗产由继任者承担责任。继任者必须承担毛泽东执政时期造下的罪责责任的法理依据是:中国共产党及领导下的政府、及其以党占绝大多数的权力机关、立法机构,都实行的是“党领导式的接班人”制度,历届“接班人”都召告过“坚持马列主义和毛泽东思想”,继承毛主席的遗志“永远高举毛泽东思想的伟大红旗”……等等表示其继承的正统性和合法性的政治誓言。以上的“继承制度”和继承人的政治宣誓就有力的证明:继承者要继续实行毛泽东的违宪罪责,从而承担法律责任。

     对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的除“继承制度”的法理理由之外,还有该委员会的违宪事实。违宪事实一:按照一九五四年《宪法》第二十五条的规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会议每年举行一次;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召集”。一九五四年《宪法》对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性质和职权做了明确的规定,即第二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是最高国家权力机关。第二十二条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是国家行使立法权的唯一机关。然而,1957年召开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被其常务委员会为了秉承中共中央的“反右”意志,违宪地篡改了大会的议事内容。置《宪法》赋予的十四项职权不议,将揪斗和批判资产阶级右派分子”的非法内容定为该次大会的全部内容。为共产党发动和领导的‘“反右运动”涂上一层“合法色彩”。

     违宪事实二:违宪和玩忽职守。该常委会对执政党重大的违宪行为熟视无睹,玩忽职守,放弃《宪法》赋予的“监督宪法”的实施之责。更令人不能容忍的是时任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副委长的郭沫若,公开宣称:“无罪者言者无罪,有罪者言者有罪”,直接地歪曲解读。“关于整风运动的指示中坚决实行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言者无罪,闻者足戒,有则改之,无则嘉勉的原则”为毛泽东的“引蛇出洞”“锄毒草”诸论张目。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除“继承法法理之外,还有国务院违宪越权,公权力使用违法的罪责。具体事实是:一九五八年国务院为了配合中共中央处理被揪出来的“资产阶级右派分子”。 违宪的颁布了“关于劳动教养的决定”。该“决定”从开始到以后的长达几十年的实施效果,有成千上万的人和事实指证,该“决定”是一种刑事处罚“法”。开除公职、强行押送劳动教养场所进行劳动改造的处理决定,就足以证明“该决定”是非法之法,其非法有按《宪法》规定,其时的国务院只有根据宪法、法律和法令规定行政措施发布决议和命令,并且审查这些决议和命令的实施情况。一九五四年《宪法》第四十九条(二)款规定:国务院只有向全人民代表大会或者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委会提出议案之职权。一九五四年一宪法明确规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是行使国家立法权的唯一机关。其时的国务院是没有立法和颁布法律之权的。其强行颁布和实施的“关于劳动教养的决定,是违宪的非法的。“关于劳动教养的决定”这部“非法之法”的强行实施使几十万个家庭遭到毁灭,使几十万人被投入各样的劳改营地,使几十万人丧失了为国家为社会作出贡献的发展机会。

     发生在1957年整风反右运动的违法行为应该受到一九五四年《宪法》的管辖。因而不存在“溯及力”的追溯问题。

     综上事实、证据和理由的陈述,是有大量事实、证人证据、文件和中共中央领导人的文章、谈话、电台广播、书籍等各种确凿证据所证实的,事实直白而清楚,并且为中共中央(78)55号文件“全部摘掉右派分子帽子”所肯定了的。

     473名右派受害者名单如附表。(编辑注:未见“附表”,请及时补充)

     蒋文扬电话:023-68108800

     重庆市九龙坡石坪桥九杨兴村8栋13单元4-4,40051

     2010年3月4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被绑架后 住房被強拆/“右派”上海杨浦区徐绍华
·党性?人性?兽性?/上海杨浦区幸存右派徐绍华(图)
·中国右派二代索赔委员会:右派二代索赔声明
·司法公正乎?-----幸存“右派”老人徐绍华的陈述(图)
·铁流:现代中国版的“冉阿让”—至今仍在贫困中挣扎的小右派严家伟老头
·学者打成右派后逃往德国成为教授 曾被指叛国 (图)
·一篇导致作者被打成“右派”的杂文
·一个共产党养大的孤儿是怎样当上“资产阶级右派”的
·朱忠康:“绝食右派”不同凡响的经历
·《往事微痕》斑禅活佛联络秘书怎么成了右派
·视频:老右派博绳武先生谈反右、文革和时事(图)
·北京著名右派老人举报廊坊国保大队讹诈企业钱财/《往事微痕》北京义工
·成都右派声援刘贤斌并捐款
·朱学勤PK汪晖,左右派领军引爆学术论战
·陆清福等60余位右派起诉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和国务院
·北京大学右派校友在春节联谊会维权请愿纪实/俞梅荪(图)
·朱健国:老右派在新三十年的大分裂
·“原右派人员”这个诬蔑性称谓目的和效果都是破坏和谐,制造社会不稳定
·四川右派老人致中央:23年的工资何时补发?精神伤害何时赔偿?
·北大“五.一九”“右派”老友追思林希翎(之一)
·杜光:沉痛悼念精神不朽的右派难友林希翎
·中国最后一个大右派林希翎:不管多么大的罪名 回去审判我好了 (图)
·曾被打成右派的中共老党员蓝祯伟向政府索赔
·右派老人第一万零一次索赔呼吁书
·我的右派老师赵德通/庄晓斌
·党内右派要胡锦涛向邓小平胡耀邦学习
·查建国:给右派二代的一封公开信
·中国民主化会右派专政?/张三一言
·不仅要从精神上、可能还要从肉体上消灭右派/李毅(图)
·当党内民主派披上“毛右派”马甲/陈永苗
·谁在给英国极右派捧场?(图)
·天堂里没有右派:忆林希翎/陈弘莘
·严家伟:“原右派人员”给人们的“温馨提示”
·格丘山: 毛派(极左派)与极右派是一对孪生兄弟(图)
·左派应如何对待介入邓玉娇事件的右派/程意弘
·漫谈左右派、官民派与爱国者之间的关系/曹久强
·牟传珩:抗战大律师牟其瑞的右派人生—— 写在清明的追思
·蒋绥民:右派抗争与官方打压
·黄佶:中国左派和右派——请摆脱偏执和幼稚
·宪章签署人茅于轼:我是准确地被打成了右派
·十六岁右派李曰垓现在的声音
·中国政治大格局:左派、右派与当权派
·左派与右派的区别/安锦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