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重大打击报复案件 紧急上报中央/湖北恩施来凤县农民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月25日 转载)
    重大打击报复案件 紧急上报中央
    恳请中央给予高度重视,为正在受迫害的举报人黄世明主持公道作主撑腰
     现反映主要问题如下 (博讯 boxun.com)

    您们好:
    
    我是来自湖北省恩施州来凤县三胡乡黄柏村8组农民。
    
    一、试范村村支书杨长胜(文盲)长期利用职权之便,西部开发私自成暴发户,从而多年长期向老百姓诈骗钱财,数目巨大,性质极为恶劣,长期采取各种非法手段,欺上瞒下,公开欺压百姓。常狂言:“我叫谁穷,谁就穷,我的名字叫好了:长胜、长胜、长长胜。”
    
    二、鉴于杨的严重违法行为,群众极为愤恨,我受223户群众的委托依法向各级主管部门检举揭发过,在不予查办的情况下,强烈呼吁要求全国人大常委会对本案的提审,有关部门依党纪、国法严惩腐败蛀虫杨长胜,可是多年基层不给查办的情况下,反而雪上加霜,然而来凤县委副书记郜书记公开威胁对我说:“你如果告干部要判你的刑”,乡党委书记杨洋、卢红丽又多次威胁说:“你要告干部我们叫他到法院去起诉你”。
    
    三、杨长胜长期在乡党委、县委政府的大力包庇下,胆大妄为,长期目无党纪,心无国法,形成自己的独立腐败王国,并对我和群众不择手段的打击报复。我代表群众223户举报之后,2005年9月9日来凤县委政府同三胡乡政府公安一道将在山坡做工的我,非法押进县公安局严管监狱,非法行政拘禁15天,两晚不给被盖,造成多种疾病,狱中病中故将我脚上加戴50斤重的脚镣,进狱时由监狱民警在身上收去500多元现金,出狱时,未退,因钱是我借来给高中小孩的生活费。再则出狱后有来凤县仁信医院的检查结论为据,其结果“胆囊炎、胃肠炎”等结论证实。入法有据。
    
    在我被行政违法打击报复中,生命危难之际,被迫来京到中央反映,恳请中央给予高度重视,严查此案,严肃依照党纪国法给予查处,现造成我们有家不能归,倾家破产,我是2006年6月5号来京避难的。县乡政府同公安、法院混为一起、耍特权、逞威风、刑讯逼供、手段残忍,渎职侵权特别恶劣,司法骚乱,不作为,将我定为镇压举报“试范户”从多方面严重
    
    侵害我们的人生合法权益,其事实如下:
    一、公安、法院大办维护政府官员的违法腐败行为作保护伞。
    从而对举报人不择手段加以惨无人道的进行行政镇压报复和指示公安从多渠道对举报人进行公开迫害。
    (1)将举报人定刁民,利用县武警官兵将我押去(原三胡区八股管理区)千人大会上侮辱人格。违反《宪法》规定。
    (2)指示三胡乡政府八民党干以我欠15.00元钱三提五统为由在我家住宅房间打伤我和十一岁的小女孩。他们不听分说,欠15元钱要收150多元,案发后法院错判案,灭失因果关系,实体错误,实用法律错误。被告未提起反诉,法院把被告的请求也判在了里面,把行政伤害赔偿和民事混为一起;中级法院不予纠正,进行加深侵害,雪上加霜。多年久拖不决,长拖不理,故判错案。违背《法官法》和《最高人民法院2010第71号》文件的规定包庇同案人员,省高级法院多年,多次不给予立案。
    (3)官民勾结成网络性的侵害,政府调动来凤县人民法院:2002年6月23日,来凤县三胡乡在原八股管理区召开烟叶现场会时,将我家的大肥猪赶去开现场会杀掉吃了,他们赶去的不法理由是;1997年,来凤县人民政府欠我754.45元烟叶款,九九年县里规定可以给老百姓抵三提五统,农业税,同年给别人的都抵了,我的不给抵,我反应到县、州、省中央农业部领导后,他们还是不给抵去,我没有办法,只好拖欠2000年的96.90元的三提五统,农业税,尔后,他们将我家用生活买米和用于生产资料的大肥猪,违法强行赶去开烟叶现场会杀掉吃了,这样给家人6口生活生产造成极大的损害。法院草率判案,灭失因果关系,赶去杀掉吃了,违反法律规定,不给评估,当时未开收据,严重造成错案,各级法院长期不予纠正。严重违背了《法官法》的规定。
    (4)加深行政侵害,勾引公安和银行一道,多次对我进行欺诈手段,来凤县公安局三胡乡派出连续三年参入来凤县三胡乡信贷社违法收贷不入账,进行“刨收”活动,多次违法中,而他们用钱我出息,并将由来凤县信贷联社三胡分社对我进行非法诈骗活动,开据诈骗单三张,一切都有证据证实,入法有据,在各级金融门不法处理的情况下,我多次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多次向县、州法院交递诉状,而县、州法院从未给予答复处理,省高法院也多次不给立案督查,中央最高法院批示重重叠叠至今了无音讯。
    (5)党中央实行西部开发扶贫百姓,2002年国家拨款给老百姓房屋搞扶贫三改五建工程,每户一吨水泥,一百元现金,当年有来凤县开发办主任沈永安的证明为据,证明“本年8月30日60户的款项早以全部到位”,这是第一批,而他们只搞公路边让各级领导下乡检察看得到的地方。而村支书只搞15户,他向县政府虚报假表40户假的,因为我住在公路边是第一户,我找到村支书杨长胜,要求我也搞一户,他说:“这是国家的行政扶贫事业,你哪能享受这个权利”,然而我找乡政府领导:乡政府称管不了,这是县里直拨的。我找到县里只是县开发办主任沈永安开了个证明,叫我去找村支书杨长胜,杨说:“你要搞现在没有了,你这户的钱拿去做县、州、省领导下来检查的生活费去了”。我说:“我不是飞来之鸟,浪来之沙,做上级领导下乡检查的生活费,每户出点是可以的,各级领导下乡检查不可能代碗米,也不可能将我这户全部拿去,每户抽一点是可以的,这是对我在行政服务中的欺压侵害。
    (6)、退耕还林,我实造林3.44亩;以来凤县林业局,我反映后给我的丈量的亩计为据,而三胡乡政府同黄柏村一道共同侵害,加以克扣,只给搞1.9亩,要求平等补助实造退耕面积。县、乡、政府反而无中生有作虚假回报,玩忽职守。不给予支付,搞暗相操作。
    (7)、2001年10月三胡乡修建三个组的组级公路,强占我家入法有据的耕地五处,其中住宅基地一处,不给我补。6口人吃饭,2亩耕地,以82年承包2人的合同为据,严重侵害我的合法权利。违反《宪法》和法律的重大规定。
    (8)、村支书杨长胜长期无法无天,为了加深侵害我的合法权利,本案被举报人2002年3月26日调动他家亲属杨谷、杨荣友、杨胜强等6人在我家合法有据的住宅处,在光天化日之下,自带凶器,抢去财物24件,当时我们都未在家,发案时我向三胡乡派出所电话报案3次,书面报案2次,派出所称:那是干部叫他们搞的,我们管不了,你去找乡政府。乡政府为了维护非法行为利益草率法规,公安严重的违背了《治安处罚法》的重大规定,行成失职、渎职侵害。
    
    二、湖北省恩施州来凤县纪委1994年5月4日误认我哥黄仕友贪污,在双规中造成死亡一案,县、州、法院、纪委多年不给立案处理。来凤县政府与三胡乡政府一道故称是“临时工”,其理由不成立,根据《劳动合同法》相关规定,他属于中国公民,也是属于行政编制的行政机关,为本乡城建部门的工作人员是不可推托的真切事实!
    
    黄仕友简历,生于1952年8月23日,中国共产党党员,一九七一年冬月初三应征入伍,在河南省33996部队复兵役,一九七八年退伍后任6年村副支书记,一九九0年冬被来凤县城建局招聘为原三胡区乡建站站长,1993年县城局拨款8万元。修建三胡街道,此款到位后(原三胡区政府要将此款借去发工资,黄仕友已附街道建设款了,有附款收据为证,三胡乡政府就向来凤县纪委申请,对黄仕友进行双规,关押24天,造成死亡,九四年五月县纪委见黄身体不行了放出后,三天死于三胡区政府三楼,不给医治而死亡。
    
    本案县纪委处理结论是“黄仕友挪用公款私存款利息437.45元,记大过一次”此文件抄送:三胡乡政府、来凤县人民政府、来凤县纪委、来凤城建局、恩施州委、恩施州人民政府、恩施州纪律。437.45元当时退还,由于黄仕友当年一年未发工资,又有两小孩上学。黄死亡时42岁,本案多年各级纪委、政府不给查处,人民法院不立案,难道本案没有法律规定吗?不是,而是有法无人依,权大于法《国家赔偿法》和《继存法》《政府组织法》《国家公务员条例》《劳动合同法》这些法律法规都以明确表明即无人行使。从而,也没有规定撤销这类法律法规,请求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大给予救助处理公民的生命、财产得到依法保护。2007年中央纪批示信件,交给湖北省纪委,省纪委说:中央纪委没有要我们返回处理结果,所以不能查办。你找恩施州纪委,而恩施州纪委称:“下级纪检部门办错了的,不能复查、复核,只能继续找下级”!
    
    三、三胡乡政府,2009提古历8月21日,在我行政避难期间,黄柏村支书杨长胜官民勾结,本组指任组长农户张东海家连同三人,蜂拥而入殴打伤害90岁独自在家的残疾老人,控告人8月22日向来凤县公安局110报案,该局称先由三胡乡派出所调查。
    
    8月26日,三胡乡得信后,称:“由信访办从新同公安调查处证。重大治安案件报警110后,难道该由信访办调查吗?公安失职,长拖不理,久拖不决。严重在形成一种渎职侵权行为。
    本案实续加深侵害,镇压举报人的意途,2009年古历8月21日进行官民勾结本组指任组长农户张东海家非法无证毁林开矿,改变土地用途,森林用途,非法强占,硬要恶霸,90岁残疾老人的所有财产,多次对老人进行伤害。
    
    2009年4月,为了谋取残病老人的财产,由张东海欺负、殴打独自在家的残疾老人。
    2009年古历8月21日,其原因,由张东海非法强占,硬拿老人的各项财产后,教唆其母袁春云并指使两名未成年人二个,共三人,当日一天进行蜂拥而入对90岁残疾老人家中住宅处,连续殴打伤害两次,进行恶劣侮辱伤害,严重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治安处罚》法以及《刑法》的规定。同时也严重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检察院2008年6月25日公布的立案追诉标准的通知的第三十六条、三十七条规定。
    
    最为特别恶劣的事,采用毒草,竹条进行恶劣伤害90多岁的残疾老人。对此,我们将强烈呼吁维护法律承诺的公平正义。回过头来,2009年古历8月21日,残疾老人被殴打伤害后,他们恶魔多端,黑恶成性,丧尽天良。
    
    被害人之子黄世明于本月22日得信后,及时向湖北省恩施州来凤县公安局三胡乡派出所“110“报案,公安民警3小时内赶到现场进行调查,“110”回电说:“黄世明,你母亲的伤,你及时找人送去医院治一下”,于是我爱人覃水香火续从北京赶回将伤者送去县医院治疗,残疾老人遍体鳞伤,脸上满面还血糊糊的。
    
    本月26日,三胡乡政府信访办张飞林要求对此由他同村支书记杨长胜和公安一起去作重新调查取证,这不言自明,其内在因素的恶果,如果说:“对重大殴打伤害暴力案件,公安不能单独办案调查客观事实的真相,必须得由政府信访调查,那么公安“110”就失去了职务,对此中央政法委目前也未规定,取消公安局“110”;对一切非法、治安、殴打、暴力伤害案查处,都由政府信访调查,也没将公安警务的职责全部转移给政府信访。
    
    尔后,我多次电话给湖北省恩施州来凤县公安局,三胡乡派出所反映,公安其答复说:“这案我只能负责调查,处理由公安局,我们没有处理权利,你以后就找公安局,我将一切调查材料都交给公安局了的”。本案在来凤县公安局不给予依法立案处理的情况下,我只好电话查找恩施州公安局,而恩施州公安局单听一面之词说:“这事,你去找来凤县民政局或法院,你家老人这么大年纪了,就不打也会有病呀”!续话说:“家家有老人,人人父母生”。同时本案又如2010年10月3日由张东海将其残疾老人的耕牛强卖5300元自拿,县委政府管不了。
    
    本案受害人之子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处罚法》第20条、第26条、第40条和第43条教唆未成年犯罪的规定,同时中华人民共和国2010年6月1日监察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公安部、联合公布了《公安机关人民警察经律条令》20号的规定,应当立案,不应立案的规定。
    
    因为本案控告人入法有据,理念成章,恳中央给予高度重视,本案人身财产住宅深受非法侵入伤害、强占,硬拿的重大非法行为而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2008)第36号,第36条和第67条的规定,理应给予依法立案查处。
    
    然而党中央指示“依法治国,以人为本,权为民所有,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群众利益无小事”和“八荣八耻”的方针政策,这是向全国人民定制金制的指南针。
    
    综上所述,而基层呢?与党中央的这一指示就差得太远了, 如政府官员、司法公安、法院,有所问无有答,有法无人依,权大如法,举报人倾家破产,有家不能归,造成有地不能种,政府官员严重玩忽职守、渎职侵害的危及处景。
    
    再如对举报人进行行政报复,将上访举报人关进严管监狱,两晚不给被盖,造成多种疾病,得病后,并将脚上加戴50斤重的脚镣。而《宪法》第四十一条明确规定,对此这是在侵害公民的合法权利,实施的侵权行为,而有关法律规定,合法权利,它包括行政机关,及其工作人员对公民进行威胁,不给吃饭,不让穿衣;不让睡觉,得病不治疗,噪音干扰,这都是违法侵害公民人身权的重大违法行为。脚铐难道是对准举报人的吗?还是针对犯罪的杀人犯呢?所以来凤县委政府镇压举报人的手段是严重的违法渎职侵权行为。作虚回报、谎报,雪上加霜侵害,公安已成为渎职侵权的恶劣行为。
    
    同时,征收财产摊派费用,是指行政主体依照法律、法规的规定,向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收取金钱或者将其财物收归国有,所摊派费用是指行政机关及其工作人员在法律、法规规定以外,以其他任何方式要求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提供财力、物力和人力的行为。凡未按法律规定而征收财产,摊派费用的,并造成重大损害受害人行为的,实施行为的行政机关应承担赔偿责任。
    
    造成财产损害的其他违法行为,规定说明违法干涉承包人经营权,非法强迫公民,法人或其他组织转让商标权、著作权、法规确认资源所有权或使用权归属等其规定,凡对造成损失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合法财产权受到损害的。正因为此,受害人都有权取得国家赔偿的权利。根据《国家赔偿》第25条、第27条的规定履行。
    
    综上所述,本案受害人,受害程度极深,公安队伍里面形成部分公害,公、检、法不依法,违法不究,徇私枉法,渎职侵权,本案受害人不能得到合法的人身保护和赔偿,虽有民主和法制,但公民得不到合法权益的保护,政府官员同公安、法院混为一谈,司法骚乱,乱作为,从而包庇,纵容包庇犯罪分子逍遥法外,构成了特别恶劣的腐败行为,法院不予正确对待将冤害的人,纠正冤假错案,然而在旧的案件长期未处理的同时,新的行政报复案件年年数次发生,冤害愈累、愈深!长期玩忽职守,作假回报、谎报。造假案入法有据。
    
    我是在当地公安长期监视的情况下,2006年6月15日夜晚12时出家被乱的,流落来京以四年多了,自家的门面房卖了作被乱的生活费了的,造成倾家破产,讨米要饭,这是基层官员同司法骚乱的恶劣悲剧所造,我将所有冤情案卷全部材料,在京用邮寄的方式2007年3月17日邮寄给湖北省委书记愈正声、恩施州委书记汤涛(现任副省长)、肖抛明和来风县肖书记的。并将中央纪委的批示信函在京邮交给,湖北省纪委书记宋育英,黄光辉书记的,也从未见回音。因为县委肖书记不给办理的因素是,原来凤县委书记王建民(现任恩施州纪委书记)留下的问题。
    
    要求中央机关领导和全国人大常委会真正将“为本案下在受迫害的冤民及时澄清,落实家人团聚,依法查处立案赔偿,为此镇压举报所造成的一切损失案件问题,忠心感谢全国人大常委会的两会各位领导首长,让我这个忠于党,忠于人民的草民得到法律的保护,重见光明。请党中央领导“奋力能起千钧棒,愈宇澄清万里岩!”还我一个公道!依法保护举报人的合法权利。合法、合理赔偿重大违法所造成的一切损失!
    此致!
    
    湖北省恩施州来凤县三胡乡黄柏村8组
    反映人:黄世明 覃水香
    电话:0718-6291752
     13697183025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湖北恩施宣传部长吴希宁被查 牵出25名官员买官
  • 湖北恩施煤矿透水事故致2人死亡1人失踪
  • 英国记者到湖北恩施市采访遭警方非法盘查(图)
  • 湖北访民王桂兰被恩施驻京办雇黑社会关押
  • 恩施纪委:对腐败日记主角谭志国的调查已提上日程
  • 推荐:湖北恩施州公安局谭副局长的情色及生活日记
  • 网曝湖北恩施公安局长腐败日记(图)(图)
  • 湖北选举专家姚立法疑被软禁在恩施
  • 快讯:恩施访民王桂兰再遇危险/ 任君平
  • 哥哥双规死亡:湖北恩施州来凤县黄世明的求助短信
  • 湖北恩施株连访民黄世明90岁残疾母亲
  • 湖北恩施20余名农民工讨薪被打
  • 警察袒护杀人犯:恩施受害人遗属生活无着北京乞讨(图)
  • 湖北恩施河道建七层高楼续:政府将强行拆除
  • 湖北恩施访民谭怀敏带二幼子天安门喊冤(视频)(图)
  • 湖北恩施原市委书记吴希宁受贿一审获刑
  • 湖北恩施州政协委员建议恢复裸体纤夫引争议(图)
  • 湖北武汉马秀云、恩施王桂兰先后被押派出所
  • 快讯:湖北恩施访民王桂兰在朋友家被警察包围
  • 巴东警方出局,恩施州扫黄,湖北公安厅督办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