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暴力征地的专政恐怖/薛思远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月21日 转载)
     多多少少有关权贵集团和弱势群体之间博弈事件的报道,其过程都极其雷同:强势强(他们根本不考虑要什么“巧”)取豪夺,掌控着完全的主动权;弱势一方只能拼死相争,甚至被迫铤而走险。其结局也毫无悬念——实力强弱过于悬殊,其结局还能有什么悬念吗?在这方面,你看到过的以弱胜强的奇迹吗?浙能乐清电厂立项征地引起的权贵集团和弱势群体之间的纷争,也不能例外。
    
暴力征地的专政恐怖/薛思远

    
     被征地的“刁民漫天要价”,往往被强势方说成是引起纷争的一个主要原因。请权力扪心自问:村民“漫天要价”,真的会使你们感到那么可怕吗?村民 “漫天要价”,只是以弱对强的一种绝望的呼叫和挣扎而已。而你们手中有的是各种资源,对此,只要发挥一点小小的智慧,完全可以通过各种手段予以解决的。可是,人们能够看到的,总往往是权力在采用极端的暴力手段“解决”问题。
    
      权力一再声称自己是在“服务”。什么叫“服务”?请问:在真正市场化(戴有**主义的不算)的服务行业里,你看到过对讨价还价的顾客拳脚相加的 “服务”吗?如果有,那还能叫服务吗?连“交易”都称不上,那只能算是抢劫。同样,权力采用暴力的恐怖,那就根本不是什么服务,甚至连管理也谈不上,而只是习惯性的出于专政思维的行为。且看在浙能乐清征地过程中,权力是在“服务”,还是实施暴力的专政恐怖?
    
      ……
    
      公安警车把参会的村干部全部押送到雁荡宾馆,不准家人和村民见面,胁迫他们签署‘一揽子’意向的各个协议。村干部一共9人,其中一人张松良借口上厕所逃了出来,所以最后签字的只有8个人。
    
      会议开到了第三天开不下去了,政府领导要求最后一次会议必须签字,“否则的话就强制执行”。
    
      ……
    
      4月26日,代表小组决定由钱云会和另外两名成员一起去北京上访。他们并没有从乐清出发,而是转道台州前往北京,但事与愿违,钱云会3人在台州的黄岩被拦截带回了乐清。
    
      ……
    
      事件的发展最终导致村民和警察对峙,造成了流血冲突。寨桥村的村民将其称为“4·28流血事件”。按照村民的说法,在那次冲突中,共有40多名村民被逮捕,几十人重伤。
    
      ……
    
      “4·28”事件后,包括钱云会在内有4名村民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被起诉。一审判决的刑期较长,钱云会被判3年有期徒刑,另外3人被判有期徒刑5年。村民不服进行上诉后,钱云会改判为有期徒刑1年6个月,缓刑两年。其他人改判为有期徒刑3年。
    
      ……
    
      乐清电厂主体工程施工后,村民们与施工人员冲突不断。依据乐清市政府的信息:“钱云会在缓刑期间,仍然举众阻挠浙能乐清电厂的正常施工,殴打施工人员,破坏施工设施,导致工程多次停顿、延期,给整个工程建设带来巨大损失。2006年4月13日裁定撤销缓刑,收监执行1年6个月。”
    
      ……
    
      60岁的侯旺奶在一次冲突中被打成重伤,花费了两万余元的医药费,至今左臂仍不能抬起,已经部分丧失工作能力。钱云会81岁的父亲,曾经两进看守所,第一次被关押了22天,第二次关押了32天。王世钗的妻子是个驼背的残疾人在看守所被殴打,她说:“我不说话,他们就抽我的脸。”“每次静坐上访,我妈和老婆都不让我去。如果我被抓了或被打伤,家里就没有依靠了。”王世钗说。
    
      ……
    
      2005年10月,政府要对打水湾山上的墓地进行拆迁,遭到了村民的对抗。“政府给予每个墓穴500元的补偿费,但市场上买一个墓地则要三四千元。”钱文峰说。为此,800名村民在山上驻守了一个星期。据村民们说,10月16日,政府动用了1000多名警察驱赶村民,强制拆迁,造成七八十名村民受伤。
    
      ……
    
      两年前,村民陈珠迪16岁的儿子遇害身亡,尸体在乐清总工会职业学校对面的山上找到。警方至今尚未破案。陈珠迪相信,儿子的死和电厂征地有着直接关系。“因为我曾经接到过恐吓电话,如果我再参与这些活动,就要把我丈夫和我儿子弄死。”陈珠迪说。
    
      ……
    
      钱云会在死亡前一天并没有住在家里,他觉得住在家里不安全,“可能晚上会被人带走”。2004年他开始带领村民上访,反对浙能乐清电厂征用村内土地,6年间他曾被两次判刑,坐牢3年半。
    
      钱云会之死被认定为交通肇事案件。然而,在警方再三再四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可曾听到他们对暴力征地过程中的恐怖行为的合法性有过说明吗?没有,甚至连提也没有提到。难道他们真的认为:这些与钱云会死亡一点关系也没有?这就好比:在匪徒追杀的过程中,某被追杀者走投无路,在慌乱中撞车身亡。这样的事件能够因为最终是被追杀者撞车身亡,而被说成是单纯的交通事故吗?
    
      在钱云会之死问题上,如果权力方心底坦荡,真的认为是单纯的“交通肇事案件”的话,那么,在钱云会死亡之后出现的又一波恐怖状况就使人疑惑不解了:
    
      ……
    
      随着赶到的警察数量不断增多,村民们的情绪也越来越激动。……双方一直僵持不下,15点多,警方出动了防暴警察,面对全副武装的警察,村民们开始扔砖头和石块。
    
      冲突中,十几名村民被警方带走,包括最初目击者钱成宇,而钱云会的二女儿钱旭玲和二女婿赵旭也被裹挟其中。
    
      晚间,很多男性村民们开始离开村庄,他们说害怕被警方连夜带走,有人甚至睡在柴草堆里。
    
      ……
    
      村民们始终坚信钱云会是被人陷害致死的,被人扔到了车轱辘下面碾压身亡。目击者钱成宇也因袭击警察被逮捕,而另一位钱云会的上访搭档王立权在出事当日下午失踪,这些都使村民不信任任何解释和证据。“我不能跟你说什么,也不能给你带路,因为我会被警察带走的。”每天都有很多村民这么说。
    
      人们将钱云会之死与之前权力实施的暴力恐怖联系起来,根本不是什么“别有用心”,甚至也不是什么因为“公信力”丧失而引起“遐想”的问题。而是鉴于很清楚的事实:不管钱云会具体是因何而死的,之前的暴力恐怖实施者是无论如何也脱不了干系的。警方自己在侦查任何非正常死亡的案件时,总是会把那种在案发前对受害者造成恐怖威胁者确定为嫌疑人的。这应该没有什么不正常、而且是非常理所应当的吧?那么,他人作这样的联系,又有什么不正常呢?难道真的是:放火的可以尽情地放,点灯的不许就是不许?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暴力征地受害人卓友桂致福建省人大公开信 (图)
  • 江苏灌云暴力征地致人死亡后……
  • 江苏灌云县:暴力征地致人死亡,亡者死不见尸
  • 江苏灌云县暴力征地图片(一):警察与百姓短兵相接(图)
  • 原温州龙湾区人大代表章国良揭露动用黑社会暴力征地
  • 湖北仙桃市迁户家门口被摆花圈相威胁,苛政猛于虎、暴力征地拆迁猛于苛政
  • 广西桂林暴力征地引发大规模警民冲突
  • 血腥图片:广西平乐暴力征地导致严重流血事件(图)
  • 江苏邳州一村支书涉暴力征地被拘
  • 广东翁源县暴力征地拆迁引发大规模冲突(图)
  • 成都暴力征地拆迁,鸣枪恐吓村民
  • 佛山稔海村暴力征地25名村民获刑:梁穗香狱中含冤自杀
  • 广东佛山稔海村:暴力征地后,25名村民获刑(图)
  • 湖北郧西县法院联合东方社区暴力征地(图)
  • 福建省南安市水头镇南侨村暴力征地
  • 浙江倪雪华披露暴力征地遭警方约谈 武汉戴幼萍获释后痛哭一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