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孙武俊渥太华国会山上访抗议(2011年1月20日)
请看博讯热点:“麻雀行动”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月2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2011年1月20日,渥太华国会山上访抗议两个月又二十天,今天星期四,晴天。下午天气不错,国会山来了一大队游客。2011年1月20日,渥太华国会山上访抗议两个月又二十天,今天星期四,晴天。下午天气不错,国会山来了一大队游客。今天我在听收音机听到加拿大国家广播电台特约采访了艺术家吴玉仁的妻子加拿大公民Karen Patterson。
    这是加拿大国家广播电台CBC的在线收听链接http://www.cbc.ca/video/news/audioplayer.html?clipid=1752487974
    吴玉仁的妻子为营救他丈夫建立的英文博客 http://wuyurenincarcerated.wordpress.com/
    吴玉仁“袭警案”资料总汇,持续更新中。https://docs.google.com/leaf?id=0B4qvsKb092NHZGEyZDNkNTEtM2Q1Ni00MjRkLTk2YzQtY2RiYjI3YzBmMzM4&sort=name&layout=list&num=50
    北京艺术家活动人士吴玉仁“袭警案” 2010年11月17日在朝阳区一家法庭开庭。数百名各界人士前往庭审现场关注吴玉仁案的审理。吴玉仁“妨碍公务罪”也引起了海外媒体的关注。长安街2.22艺术家抗议艺术区被非法暴力强拆游行的组织者吴玉仁“妨碍公务”一案, 2010年11月17日在北京市朝阳区法院温榆河法庭第19号庭开庭。
    他的妻子加拿大公民Karen Patterson给中国警方的信的中文翻译
    亲爱的警官:
    我,凯琳·派特森,加拿大公民,中国公民吴玉仁的妻子。我想提请您对最近我家庭的离奇遭遇的关注,这一与警方有密切关系的事件,已经严重影响到我在中国的生活。
    2010 年5月31日,我的丈夫陪同798艺术区白糖罐唱片店店主杨先生到酒仙桥派出所报案,向警方报告一起798物业抢夺私人财产的犯罪行为。杨先生告诉吴玉仁,他和物业存在纠纷,希望得到吴的帮助。我的丈夫是一位热心人,他答应了杨先生的请求,一起去了派出所。吴和杨2010年5月31日晚上,都没能从警署出来。
    在派出所内,警员用言语激怒我丈夫,并对他录像。3个小时后,他在一个小房间里,被5名警员用T恤蒙住头暴打。
    吴玉仁和杨立才6月1日都被转移到了朝阳看守所,吴被刑事拘留,而杨先生则被行政拘留。对吴玉仁的指控是“阻挠并攻击警察”。在转至看守所后,吴玉仁要求进行X光检查,他感觉自己5月31日在派出所被殴打后受了伤。
    杨先生10天之后被释放了。他在进入拘留所时,填写并签署了一张登记表,上面的写着行政拘留十天。但不知道什么原因,给我丈夫的登记表,在拘留时间这一栏里是空白。截止到目前,我的丈夫依然被刑拘,我没有任何机会和他会面,也没有接到任何来自警方的电话(中国法律规定,警方必须在24小时电话通知被扣押人的家属),也没有拿到正式的拘留证明。我多次亲自找到警方想获得丈夫的信息,但都遭到拒绝。
    上周,我聘请了一位律师会见我的丈夫。但是他的会见申请也被拒绝。我不知道这是朝阳看守所的土政策还是警方试图对家属和公众掩盖事实。
    我已经在中国生活了将近14年。我嫁给了一位中国公民,我们有自己的孩子,我在中国的生活,绝大部分时间都是幸福的。但是这次,我忍不住要质问,为什么在派出所内,会有5个警员一起殴打一位报案的中国公民?拘留之后,警方没有给我任何电话,没有对拘留吴玉仁做出任何官方的解释,也没有向我说明中国拘留制度所规定的流程。所有能获得我丈夫信息的官方渠道都被堵死了。这一事件严重影响了我在中国的生活,更不用说对我们的孩子,我们6岁的女儿。她非常思念自己的父亲。当她问我:爸爸什么时候回家?我不知道如何面对她。
    我想获得您的帮助,请告诉我关于吴玉仁的近况,以及他的案情。我想知道5月31日晚间,在酒仙桥派出所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他为什么会被刑事拘留?为什么我无法获得任何关于我丈夫的信息?我会深深感激您对我的任何帮助。
    感谢您抽时间了解我的申诉。如果您认为可以跟我面谈,请直接给我打电话。
    真诚的,
    凯琳·派特森
    [email protected]
    1381 150 XXXX
    2010年7月3日
    
    吴玉仁在新浪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wuyuren2010 不过在2010年2月21日之后就没有日志了。这是他仅有的2篇日志。
    心得之一
    (2010-02-21 01:32:10)
     疲劳,一次彻底的疲劳,工作很多,千头万绪,一言难尽!有些现象和问题到了必须要讨论和清楚认识的时候了,维权到了最艰难的关头,但很多人却很乐观与XX 谈判,缺乏战斗准备;极少数人开始出现了捞名夺利的倾向;舆论上也出现了很多不明就里的言论;每个艺术区都缺乏不断提高维权认识的提高,这都是问题。这也是我要单独再开一个博客的原因。我们究竟维什么?为什么坚持?维权和展览的关系在哪是合理的?艺术维权往哪去?我们到底要团结哪些人?我们怎么认识艺术维权?这是一场经济纠纷还是文化运动或是XXXX?这些问题我们在维权一线各个艺术区是要面对的,也是要提高的。
     我设问了这么多问题,我试着疲劳的身体和有限的思考跟大家探讨一下。
     我们究竟维什么?我想每个参与到维权中来的受灾户都会在这个上清楚起点,没错,维护自己的私有财产在暴力拆迁中的流失;维护个体受到损害的尊严;维护断水断电断暖带来的伤害;维护个体创作工作的权利等等。这与你身处哪个阶级无关,只与每个受损的个体到群体相关。
     为什么坚持?这和《秋菊打官司》的执着是一样的,但纵深性不一样,如果每个个体都切实维护自己的权利并准备不逃避(这不管你有钱还是没钱),坚持到底,在斗争;谈判;博弈中升华对问题的认识,那坚持本身就是我们的需求之一。
     维权和展览的关系在哪是合理的?这个最简单的问题但成了一些人的负担,展览显然是辅助维权的,而且在斗争的早期是有切实贡献的,就是放大了维权的声音,让更多的媒体介入并找到传播的兴奋点逐渐延伸到问题的核心,但现状由于认识上的不提高转而形成“XX”地迷恋或个人情感回报这是可悲的。
     艺术维权往哪去?这和最终诉求有关,在我看来艺术和维权是在艺术区受到强拆的背景下联系起来的,但也是有两个方向的,这点和一些战友们讨论中更清楚了。艺术维权如果重在艺术上,发展到最后阶段是文化运动(如果还有坚持下去的运气的话);如果重在维权上,那最终(同样坚持下去的话)会在公民意识的觉醒上引发 minzhu运动,我个人现在比较支持后一种。(这点在我个人没在前面的展览活动中做个人作品可以证明点什么)
     还有好多事要处理,下来有空的时候我是愿意慢慢道来的,现在与大家分享我现在的一些不太成熟和仓促的思考,欢迎批评,对了,我的个人立场是可以讨论批评,不要情绪化的无理取闹被利益团体所利用,谢谢!
    
    2010年02月20日
    008国际艺术区,在北京市朝阳区金盏乡长店村西南角。成立于2008年,主要分为A区和C区,鉴于政府的扶持和乡领导的推荐,008艺术区艺术家和文化类商户150户(房东统计提供),他们来自中国大陆各地以及香港、台湾和其他国家。不少租户与房东签署了长达20—30年的租赁合同,并投入了少则数万,多则几十万、近百万元的装修费用。甚至有艺术家将自己的房子卖掉,来此投资,希望能够在此长期安心创作。
    第一承租人(刘金刚,即房东,长店村主任刘金库的弟弟,以50年的土地租赁奇迹逐步开发了艺术区)在租赁008艺术区房屋期间,一直强调这是“政府支持的文化产业”(刊登在北京晚报、北京公共频道、008网站、008印刷品),并向租户出示了该区规划图、金盏乡党委副书记李杰民在电视台推荐008艺术文化产业区的采访(有资料存档)、照片、视频等。并在008大门上悬挂着“北京市金盏乡文化产业区”的大字(后在强拆中被首先拆除)。
    2009年夏天艺术区出现朝阳区土地储备,艺术区将拆迁的传言,附近的东营艺术区此时已有腾退拆迁的书面通知,但008房东从未告知租户,对此隐瞒。
    2009年10月下旬,艺术区办公室一边书面通知收暖气费,一边却在拆卸艺术区的锅炉房。此时正值寒冬,北京刚刚下过罕见的大雪,天气异常寒冷。开发商的欺诈言行是在令人发指。
    2009年11月10日,房东在未通知008租户的情况下,又对008租户断水。没有供暖后又断水,对艺术家们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他们的生活失去了基本保障。
    2009年11月11日租户们集体找房东断水断暖的具体原因。房东刘金刚回答说不是要拆迁,是要修马路,是暂时性的断水断电。
    11月13日在租户追问下,房东告知租户他没有见到拆迁的任何正式文件,保证14日正常供水。但事实上14日并未恢复正常供水。
    11月18日租户收到《金盏乡人民政府的信访答复意见书(金盏信访字2009直访件028号)》,该文表示本区域一切现状都是因为道路拓宽需要。并且,目前还未到拆迁阶段。至此,尽管拆迁即将执行,008租户却未收到任何正式文件。
    12月4日008艺术区办公室书面通知租户12月10日艺术区将大面积拆迁,要求租户12月10日前腾空房屋并办理腾空手续,12月10日后将停水停电。12月6日A区停水。(房东刘金刚从通知拆迁,到必须搬离时间只有7天时间!)
    在此期间,因原来签署的合同还未到期,现在又面临拆迁,008艺术区租户与房东多次协商有关赔偿事宜。房东称艺术区拆迁对于承租人的投资等国家不给予任何补偿,对于装修投入二三十万的租户,房东会看私人交情个人掏腰包给予一两万元的补偿。
    12月7日艺术区代表及所聘律师去金盏乡拆迁腾退办公室递交律师函并去乡政府和区政府质询,政府部门相互推诿。008艺术区艺术家们至今也未看到合法的拆迁手续。1月12日艺术家在无耐的情况以艺术展览的形式下举行了维权活动,在活动2个小时内就遭遇到三次过程中遭到有组织的流氓,城管,村里巡防三次的阻挠和打人事件。发生了流血事件。
    1月21日和22日,在门口有房东安排的看门人的情况下,发生了两次大规模盗窃事件,并且偷盗者是开大卡车去偷盗。窗户被砸,门被敲,丢失电冰箱洗衣机电磁炉 保险柜 空调暖气等被盗,部分艺术品被盗(其中有张大幅启功书法,和名家收藏品),共16家被撬,目前统计出的实际损失507400元。
    在强拆过程中,被打砸抢偷后共20多次报警,没有得到一次回复!
    1月25日,上午在毫无通知的情况下发生强拆事件,推土机和工人直接上房拆除有人居住的房屋,当天艺术家和拆迁队又发生肢体上的冲突。
    28日凌晨4点前沈惠文艺术馆和刘玮工作室被砸, 住守工作室的人们听见声音赶出来,见到四五个人逃去,没能抓着他们。
    因约定上午去乡政府找李杰明书记商谈,众人去了乡政府,没有处理此事。中午回来,刘玮发现从艺术区开出来一辆白色货车上拉的东西像是自己的,拦也没拦住。回工作室一看,果然自己的工作室被盗,电器和两张油画等物品被盗,储藏画幅的架子被掀翻,一片狼籍。 有人告诉他是一帮戴安全帽的人用车拉走的。
    28日上午在张立辉律师的建议下吴玉仁 刘玮 刘懿 枫翎 北兰亭法人 王维刚 安波 郑文柱彭弘智和律师一块去见008艺术区代言人李杰明书记。在他的办公室做了交谈。他劝我们不要去追究拆迁的合法性,只需谈判补偿数额。并愿意为我们和房东之间的矛盾搭建谈判的平台。谈过至今再也找不到此人。
    29日刘玮把自己工作室盗窃案破了,却在派出所的主持下不得不以:不追究法律责任的条件,索回部分被盗物品。偷窃的车是拆迁公司的,人也是拆迁公司的!
    29日晚刘懿去A区巡视竟然发现喷写了“留”字的郑毅 丁梦涛工作室屋顶没了,大门洞开!郑毅 丁梦涛工作室被“误拆”
    2月1日上午008拆迁诉讼第一案吴玉仁诉008艺术区不履行合同案在温榆河法院开庭。
    到今天为止,艺术区还有31户艺术家坚守在008艺术区,要求得到合理的赔偿。以此来解决搬出艺术区的生存问题。
    008艺术区的管理者以及金盏乡拆迁腾退办公室,特意选在数九寒冬,以拆迁(非法)的名义,在合同还未到期之时,仅限7天时间,用停暖停水停电等卑劣手段逼迫艺术家们腾退,不仅致使艺术家们流离失所,基本生活保障受到严重威胁,完全不估计民生! 甚至作为金盏乡政府支持的文化产业园区的008艺术区,竟同样遭此拆迁而无补偿的悲惨命运。
    
    关于我们村的强拆情况,这是文章链接 法官说:“要想出去,不要上网,不要上诉!”——官黑勾结 百姓凄惨 http://www.peacehall.com/news/gb/china/2010/06/201006211736.shtml 我们家就是在这个宁波市江东区东郊乡戎家村。这是我的一位网友制作的英文网站 www.chinapetition.net (这是一个google的group) 里面有很多关于国内暴力强拆和黑监狱非法对待访民等英文媒体报道。我就把这个网址写在我的抗议横幅上了。谢谢大家 作者孙武俊 613-791-7788 邮件[email protected] skype用户名chinesepetitioner
    孙武俊渥太华国会山上访抗议(2011年1月20日)
    孙武俊渥太华国会山上访抗议(2011年1月20日)


    孙武俊渥太华国会山上访抗议(2011年1月20日)


    孙武俊渥太华国会山上访抗议(2011年1月20日)


    孙武俊渥太华国会山上访抗议(2011年1月20日)


    孙武俊渥太华国会山上访抗议(2011年1月20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孙武俊渥太华国会山上访抗议(2011年1月19日) (图)
  • 孙武俊渥太华国会山上访抗议(2011年1月18日) (图)
  • 孙武俊渥太华国会山上访抗议(2011年1月17日) (图)
  • 孙武俊渥太华国会山上访抗议(2011年1月16日) (图)
  • 孙武俊渥太华国会山上访抗议(2011年1月15日) (图)
  • 孙武俊渥太华国会山上访抗议(2011年1月14日) (图)
  • 孙武俊渥太华国会山上访抗议(2011年1月13日) (图)
  • 孙武俊渥太华国会山上访抗议(2011年1月12日) (图)
  • 孙武俊渥太华国会山上访抗议(2011年1月11日) (图)
  • 孙武俊渥太华国会山上访抗议(2011年1月10日)(图)
  • 孙武俊渥太华国会山上访抗议(2011年1月9日)(图)
  • 孙武俊渥太华国会山上访抗议(2011年1月8日)(图)
  • 孙武俊渥太华国会山上访抗议(2011年1月7日)(图)
  • 孙武俊渥太华国会山上访抗议(2011年1月6日)(图)
  • 孙武俊渥太华国会山上访抗议(2011年1月5日)(图)
  • 孙武俊渥太华国会山上访抗议(2011年1月4日)(图)
  • 孙武俊渥太华国会山上访抗议(2011年1月3日)(图)
  • 孙武俊渥太华国会山上访抗议(2011年1月2日)(图)
  • 孙武俊渥太华国会山上访抗议(2011年1月1日)(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