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郑州市朱屯村野蛮拆迁公然违反国家政策法规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月16日 来稿)
    
    朱屯村是郑州市中原区的一座都市村庄,我们是郑州市中原区朱屯村的世居村民,今天来反映中原区政府与朱屯村村委会严重违法拆迁的行为,朱屯村有居民2347户,近万人口。从2010年10月上旬起,中原区政府与朱屯村村委会组成拆迁指挥部,在没有上级拆迁许可证的情况下,不征求多数村民意见,以欺骗、瞒哄的办法逼迫诱使村民搬迁,埋下严重隐患,使村民私人财产利益遭到巨大伤害。现将真实情况反应如下,敬请上级领导干预。
     (博讯 boxun.com)

     (一)拆迁程序违法
    
     1、拆迁主体不合法。朱屯村的拆迁是以“朱屯村拆迁指挥部”的名义实施的。同村民签订的补偿协议也是以指挥部的名义签署的。
    
     虽然指挥部的指挥长由区长担任,但它毕竟是一个临时机构,不具备法人资格。而且随时有撤销的可能。这实际上是把村民的利益悬在了空中。村民要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就失去了法律主体。到那时真要哭天天不应了,从此为以后社会稳定和谐埋下不稳定因素。
    
     2、把多数村民房屋门窗给砸了,但至今没有拿到规划、用地、拆迁等批准手续。属典型的违法操作。严重违反国家法律法规。
    
    3、按郑州市人民政府(郑政文【2007】103号)文件规定,城中村改造必须先清产核资,后改造。但朱屯村在没有进行清产核资的情况下就开始拆迁了。当村民提出要清产核资时,区、中原西路办事处、朱屯村委会均置之不理。甚至说现在就说拆迁,不说别的。其他的事情改造以后再说。
    
    4、按国务院的精神,拆迁工作必须广泛征求群众意见,90%以上村民同意才能拆迁。郑州市政府《进一步规范城中村改造的若干规定》第二十六条规定:“实施拆迁前,拆迁人与被拆迁人应按照村民(股东)大会或代表大会讨论通过的拆迁补偿安置方案正式签订拆迁补偿安置协议。”
    
    国务院《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第八条规定:“房屋拆迁管理部门和拆迁人应当及时向被拆迁人做好宣传、解释工作。”
    
    朱屯村的拆迁一直对村民隐瞒真相,封闭消息。从来没有召开过村民大会征求意见,除了向党员通报情况外,只向他们指定的代表(不是选的)们通报了情况。而他们指定的代表绝大多数又是村组干部的亲属和亲信,根本不能代表群众。
    
     指挥部10月9日在杜康大酒店召开的动员会更是拒广大村民于门外。凡是没有他们发的入场券的村民一概不许入内。门口由保安把守。有几位村民想进去听一听,被他们以没入场券为名撵出,制造恐怖气氛。
    
    (二)整个拆迁过程充满着欺骗、蒙蔽和武力
    
    郑州市政府《进一步规范城中村改造的若干规定》第七条规定:“城中村改造的基本方针:坚持政府主导、市场运作、群众自愿、区级负责、因地制宜、一村一案,条件成熟一个,审批改造一个;以旧村改造带动配套房地产开发,配套房地产开发为城中村改造提供资金保证。”然而,朱屯的改造,群众并不自愿,条件也不成熟。
    
     1、竟然使用作废公章。
    
    早在1998年朱屯村村委会就以更换土地使用证为名把村民的宅基地使用证收去。长达十多年时间不发还。2007年4月在村民强烈要求发还使用证时,他们先是百般推脱,在实在推脱不过时,他们竟同街道办事处土地所串通,在村民宅基地使用证上加盖了“已注销”的作废章。实际是他们在群众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以土地使用证为依据背着群众把集体所有改为国有土地。
    
    2、改造项目事先不征求村民意见。
    
    村委会在区政府的监管下先后同上海升龙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签订了《郑州市中原区朱屯村城中村改造项目合作协议书》和补充协议。协议内容事先不征求村民意见,事后直到今日未向村民公布。
    
    3、《房屋置换协议》内容含糊不清。
    
    国务院《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第十三条规定:“拆迁人与被拆迁人应当依照本条例的规定,就补偿方式和补偿金额、安置用房面积和安置地点、搬迁期限、搬迁过渡方式和过渡期限等事项,订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
    
    “朱屯村拆迁指挥部”同村民签订的《房屋置换协议》既不明确回迁地址,又无户型面积及朝向也没说明公摊面积比例。只写明了回迁总面积。给他们和开发商侵犯村民利益埋下伏笔。中原区已改造的几个村庄大岗刘村、小岗刘村、于砦村等村也是这个升龙集团实施的,大体也是这个模式。结果因房屋设施等问题严重,现几个村庄的村民都拒绝回迁入住,上访不断。就是一个证明。
    
     4、同开发商签订的补充协议中确定500个地下机动车停车位是不收费的,超出500个以外的,是50000元一个。但他们却把价格提到60000元,欺骗村民说凡11月20日前搬迁的,一个停车位优惠10000元,只拿50000元。实际上优惠的是虚的。简直是拿群众当阿斗。
    
    5、采用停水停电的形式强迫村民就范。
    
    国家三令五申,在任何拆迁工作中不允许使用停水停电的方式围困被拆迁户。然而,“朱屯村拆迁指挥部”对因维护自己合法权益尚未搬迁的村民,依然采取了断水断电和以行政手段强制这些村民在外工作、经商的亲属停止工作返回村里作动员,做不通不准回去上班或经商。
     6、2010年12月19日、20日,朱屯村2组村民晋国庆因想把原来自己居住的地方留下一些资料做纪念、因无意中拍摄到工作组的人员和不该看到的场面就被工作组的人员抢走摄像机并被打伤住院,同时还和工作组的其他人员诬陷是晋把他们的人打伤,3组村民赵铁忠等人因维护自己的权益阻止他们拆迁,他们竟大打出手,使两位村民受伤入院。其间群众打了110,但110民警在4个小时以后才到现场。
    
     (三)他们为什么这样做,其目的是为了掩盖村里严重的经济问题,利用改造机会浑水摸鱼。
    
     1、朱屯村的经济问题是非常严重的。朱屯村的村民长期以来一直向上级直至中央机关反应揭发。始终未得到查处。虽然2010年4月初,朱屯村原支部书记、中原区城建局长卢建军被逮捕,但对他在朱屯的经济问题未涉及,朱屯村的盖子还捂得严严的。实际上有些人害怕把朱屯的盖子揭开,那样会把很多人牵进去。
    
     2、1992年编写的朱屯村志记载;当时朱屯村有村组企业14家,年产值4000多万元,纯收入700多万元,可耕土地1200多亩。但到了2006年,14家企业全部垮完,1000多万元的设备当废品卖掉;可耕土地卖得只剩下100多亩。
    
     3、从1993年以后村委会没有给村民办一件实事,道路坑洼不平,电路没有进行维修,经常断电。那么多卖地钱到哪里去了?2007年原准备承接朱屯改造工程的河南省泰宏房地产有限公司预付朱屯村委会6000多万元,不到一年钱就花光了,朱屯参加村民分配的人口只有1100来人,按每人一年10000计算一年才支出1100万元,实际平均每人不到8000元。其余的钱到哪里去了?怎么花的?1995年左右,开元房产开发公司给了村委会59套房子冲抵购地款。这些房子被村干部全部私分和行贿用了。其他事实还多的是,这里不一一列举。
    
     4、朱屯村这些年买各类小汽车30多部,大部分下落不明。
    
     5、村委会先后在外地购买土地好几宗,因他们一直隐瞒群众,我们很难知道具体数子也不知其下落。
    
    这些问题不查清,改造后更难弄清了。
    
     《郑州市人民政府关于城中村改造经验总结和措施完善等问题的会议纪要》明文规定:“城中村改造工作坚持政府主导、市场运作、群众自愿、区级负责的原则,最终实现村民、开发企业和政府“三满意”。”现在,大多数村民对此十分不满。
    
     (四)村民强烈要求
    
     1. 要求对朱屯村15年来的经济财产进行清产核资,经济、财务、帐目一并公布。给群众以明白交代。该追究责任的追究责任,该退赔的退赔,该追究刑事责任的追究刑事责任。
    
     2、要求先明确回迁安置房的地点、户型、结构、质量、容积率、公摊面积等相关技术规范并与被拆迁人进行协商。协商一致后,以协议或合同形式,双方确认。
    
     3、制止他们对群众进行威胁打骂,并严惩打人凶手。
    
     4、要求从被拆迁人中选出代表,参与监督朱屯村的拆迁改造工作,对回迁安置房的资金使用、质量、安置房回迁的分配等事项进行全面监督,阳光作业。预防出现弄虚作假,贪污腐败的事情发生。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江苏灌云县拆迁拆疯了
  • 韶关拆迁户今日前往华盛顿中国大使馆上诉(图)
  • 北京门头沟区拆迁:赶走再说/吴金海的次女吴田丽(图)
  • 拆迁难民王建芬 2010年第二次关进黑监狱经历
  • 拆迁只不过是一场分赃盛宴
  • 武汉东湖高新关南茶棚新村残疾被拆迁户的遭遇和感受
  • 河北省玉田上演“权大于法”违法拆迁(图)
  • 孙武俊渥太华国会山上访抗议之关于宁波市江东区房屋拆迁事务所发生的丑事(下)(2010年12月9日)(图)
  • 孙武俊渥太华国会山上访抗议之关于宁波市江东区房屋拆迁事务所发生的丑事(中)(2010年12月8日)(图)
  • 孙武俊渥太华国会山上访抗议之关于宁波市江东区房屋拆迁事务所发生的丑事(上)(2010年12月7日)(图)
  • 看看农民们吧!!大连市英歌石奶牛场暴力拆迁
  • 武汉马秀云为因拆迁被刺死的弟弟上访遭打压(图)
  • 先受政治迫害 又遭拆迁迫害/长沙古稀老人孔祥柯(图)
  • 河北沧州荷花池小区非法拆迁跟踪报道之二/郭起真
  • 强烈呼吁党中央新的拆迁条例早日问世/上海公民石林
  • 福建征地拆迁黑社会化 故意杀人案被公安当作抢劫案 (图)
  • 安徽黄山拆迁-台胞自杀(图)
  • 沧州荷花池小区非法拆迁最新动象/郭起真
  • 江苏灌云县:暴力拆迁致农妇喝农药,导致精神病(图)
  • 太原拆迁血案17人被公诉 涉故意伤害罪
  • 前拆迁官员发帖建议大学设拆迁专业
  • 武汉花楼街如此“亲情”拆迁:雇黑社会打砸 (图)
  • 长沙前一线拆迁官员发帖建议大学设拆迁专业 (图)
  • 武汉花楼街拆迁户进京上访,控诉拆迁办黑社会手段逼迁/视频 (图)
  • 贵州省委书记栗战书:征地拆迁不得运用警力 (图)
  • 湖南省公安厅严禁公安机关参与征地拆迁
  • 湖南严禁公安机关参与征地拆迁 要积极化解纠纷
  • 济南多人悼念钱云会,抗议暴力拆迁(图)
  • 太原“10-30”暴力拆迁致人死亡案17人被公诉
  • 上诉凯撒——韶关拆迁户前往华盛顿向胡锦涛主席上诉
  • 济南槐荫区暴力拆迁:不签协议按法轮功论处(图)
  • 荆州市非法暴力拆迁(图)
  • 河南民权县政协委员遭非法拆迁至家破人亡(图)
  • 村主任村支书受贿帮人骗取拆迁款双双获刑5年
  • 济南袁静夫妇天桥废墟中度元旦,抗议拆迁暴行(图)
  • 警察在拆迁现场遭20余名城管持铁棍打断腿
  • 北京两名律师在江苏镇江代理拆迁案遭围殴(图)
  • 上海数百人凌晨进攻民宅强拆未果 四名拆迁户誓死抵抗上访纪委
  • 给大学“拆迁专业”推荐几个好老师
  • 谢燕益:从钱云会案看征地拆迁的法律要害!
  • 2010年,「暴力拆迁」元年/张华
  • “如果死了人就不拆了,那还叫什么拆迁?”
  • “新拆迁条例”第二次征求意见稿中的一些问题和一些建议/三鞠请安
  • 中共当局大“忽悠”“征收条例”与“拆迁条例”不可混同/茱萸
  • 强拆改由法院裁决,真能抹掉拆迁血泪史吗/周丕东
  • 邹晓云:土地使用权补偿不明,拆迁纠纷难减
  • 济南槐荫区公检法:利益集团迫害拆迁户(图)
  • 新拆迁条例凸显国家主义思维/张千帆
  • 马光远:拆迁意见二稿的进步与退步
  • 质问政府:商业拆迁——先强奸再恋爱模式何以流行?/原烟台大学讲师张忠顺
  • 惟有民选官,才能遏止野蛮拆迁
  • 强拆不等于暴力拆迁?!/张兆林
  • 新京报:强拆权交给法院能否避免拆迁悲剧
  • 当代大拆迁与文化大革命的异同
  • 秋风:拆迁变法更具重大政治意义
  • 为什么中国老是拆迁出问题
  • 新拆迁条例征求意见近1年 5学者不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