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我从国保谋杀的车轮下逃生——印证钱云会的死亡就是一起谋杀案/张长虹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月11日 来稿)
     本人张长虹.男.天津市人.在八九民运中,被天津是国保局关押了五个月。后来我又多次到北京张贴大字报,抨击中共的专制统治,被中共国保视为顽固不化分子,长期被监视.跟踪,受到惨无人道的迫害,亲朋好友中有数人受到牵连,暴死于迫害之中,这些详情日后再详细揭露。今天只就中共天津国保局为了达到置我于死地的目的,采取谋杀的手段,把汽车当做杀人工具,制造了一起所谓的“车祸”。在这起中共天津国保局制造的“车祸”中,有两人死亡,我侥幸从车轮下捡了一条命。
    
     中共天津市国保局对我的迫害,手段之残忍.花样之繁多.令人瞠目结舌。在我的身后隐藏着一个专案组,根据我的工作规律和日常生活习惯,制定出相应的迫害计划。我是一名司机,国保特务对我所驾驶的车辆做手脚.破坏车辆是家常便饭,同时还根据我开车要走的固定路线,来制造各种事端。 (博讯 boxun.com)

    
     2008年4月6日夜里,我驾驶东风牌厢式货车去北京送货,在103国道.津京公路快要进武清县的一个地道口,国保特务人为制造了交通堵塞,我驾驶的汽车被迫停了下来,一点一点向前蠕动,国保特务趁机在车后,把左后车轮的挡泥板向下折弯,与轮胎接触在一起。这样车轮一旦转动,便和被折弯的挡泥板发生摩擦。10几分钟后,国保特务制造的交通堵塞解除,我驾车继续前行。当我驾车穿过武清县,行驶到津京公路韩营村口附近时,遭磨擦的左后轮胎突然爆胎,于是我向右靠边停车,把车停在了非机动车道白线以内,并打开了双闪警示灯.车廓灯。此处的津京公路为双向六车道,路况非常好,接下来我和同车的一名装卸工就开始更换轮胎,半小时后,轮胎换好。于是我和那名装卸工就钻到车底下收拾千斤顶及工具,此时一辆五征牌运输车,以时速100公里的速度,在非机动车道内,从后方高速撞向我的车辆,一声天崩地裂般的巨响后,我的车辆被撞出十几米远并冲上便道,肇事车辆驾驶室严重扭曲变形,司机被困在里边,当时和我同在车底下的那名装卸工,身体多处粉碎性骨折,送往医院抢救无效当日死亡,肇事车后排卧铺上一名正在睡觉的跟车人员颅脑损伤当场死亡,万幸的是虽然当时我也正在彻底下收拾工具,但肇事车没有撞着我,捡了一条命。
    
     惨案发生后,现场惨不忍睹我随即拨打了110.120,一个小时后消防车.救护车陆续赶到,4个小时后交警大队处理事故的车辆才姗姗来迟,为掩盖谋杀罪行以交通事故定案处理。一个星期后,于4月14日葱葱下达了交通事故认定书【津公武(交)认字2008年0438号】,认定肇事车司机负主要责任,我的车辆虽然是停在了非机动车道内,但未在50米处设置警示标志而负次要责任。
    
    由于我不同意按交通事故处理,认为这是天津市国保局精心制造的谋杀案,后来我就去了天津市武清县公安局刑警大队报案。以下是刑警大队警官在给我做笔录时的对话:
    
    警官问:你认为是天津市国保局在谋杀你,他们为什么要谋杀你?
    
    我答:我是一名持不同政见者,由于参加了八九民运,曾遭到天津国保关押。从89年到现在近20年里,因政治言论我长期受到天津国保的监视和跟踪,由于我从未放弃对自由.民主理念的最求,并顽强地和国保局作斗争,天津市国宝局对我恨之入骨残酷地对我和亲朋好友进行迫害。期间有数人暴死或病残于迫害之中,天津国保之所以要谋杀我,目的就是要杀人灭口。因为在这近二十年内,他们的迫害罪行,惨无人道.罄竹难书。杀了我,就可以掩盖其罪行。
    
     警官问:你能对我讲讲他们怎样迫害你的吗?
    
     我答:我今天是来报案的,是一起天津国保精心策划制造的谋杀案,请你们先把这个问题解决了再说。至于我和我的亲朋好友是如何遭受迫害的,当然要讲,但不是今天,也不是对你们讲。
    
    警官问:那你认为是谋杀案,有什么根据?
    
    我答:第一.造成爆胎的原因是后轮胎挡泥板,被人为折弯搭在轮胎上,造成磨擦爆胎。我是司机,对汽车的构件非常了解,当时爆胎后,我仔细查看过原因,我可以100%肯定轮胎的挡泥板是被人为折弯的,是蓄意的破坏。
    
     第二.撞车的时间选择的恰到好处,如果撞早了,我肯定是站在汽车的侧面换轮胎,伤害不着我。如果撞晚了,我就驾车走了,如果当时在稍微晚五分钟撞车,我肯定开车离开了。当时轮胎已换完,我和那名装卸工正在车底下收拾工具,此时撞车,时机选择的恰到好处,是有计划.有预谋的谋杀案。
    
     第三.肇事车是在非机动车道内高速行驶,在没有采取任何刹车措施的状况下,高速撞向我的车辆,说明杀手心狠手辣,目的很明显,就是要夺车底下人的命。
    
    第四.肇事司机是杀手,惨案发生后隐瞒后排卧铺上还有一个死去的人,是为了掩盖罪行。当消防车赶来救援时,消防队员一下车就问还有被困人员吗?我说被困司机自己已经从变形的驾驶室出来了,当时肇事司机就站在旁边看着,对后排卧铺上还有一个人只字不提,故意隐瞒。大家都以为他的车上就他一个人呢,又过了半小时左右,天也亮了,一名消防队员无意中发现后排卧铺上还躺着一个人,立即用破拆工具把驾驶室锯开,把那个人抬出来,但人已死亡。
    
     警官问:你认为到公安局刑警队报案,管用吗?
    
     我答:如果是司法真正独立,就管用,就能查出真相。我今天来还有一个要求,就是希望你们刑警队立即对那个造成爆胎的挡泥板进行拍照备案。因为它确实是被人为折弯的,这是个关键的证据,爆胎是谋杀的第一步,车胎不爆,车辆不停,就不可能有后来的谋杀惨案。
     警官说:你自己去拍照吧
    。
     我答:我已经向你们刑警队报案了,你们应该拍照备案,这是你们的职责。再说车辆已被交警队拖到指定的停车场,门卫不让我进去,出事那天去停车场倒车上的货,必须有交警对开的介绍信,说了半天好话才勉强让进去。
    
     我问:我什么时候能知道你们的调查结果?
    
     警官答:你回去听消息吧。
    
     以上是天津市国保局一手制造的,以汽车为杀人工具的谋杀案,其中有两条无辜的生命瞬间消失。而杀人凶手至今逍遥法外,幕后黑手尚未揪出,真相依旧被掩盖。提醒世人.一党独裁的中共垄断了国家的所有权利,各级党的政法委操控着公.检.法,在中华大地上为所欲为.什么恶事都干得出来,什么坏事也都能掩盖的下来。在此制度下有无数个亡灵死不瞑目,有无数个冤魂等待昭雪。2010年12月25日浙江乐清的维权村长钱云会惨死于车轮之下,中共当局又故伎重演.歪曲事实真相.蒙骗中国人民。钱云会死了,不可能说出真相。而我还活着,我要把我死里逃生的事实告诉那些关心钱云会死亡的人们,并从我的遭遇中认清中共凶残和丑恶的嘴脸,钱云会的死亡就是一起谋杀案。
    
    本人电话:13207692501.邮箱:[email protected]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钱云会事件”,我们都知道的真相
  • 乐清访民金丽丽:我作证——钱云会是被谋杀的(图)
  • 象钱云会一样为民请命的浙江安吉村民组长蒋苗土今遭拘留(图)
  • 关于“钱云会事件”的公民共同声明(第二批签名)
  • 法广:村长钱云会之死何以惊动天下(图)
  • 济南强迁受害人悼念钱云会,高喊还我家园/视频(图)
  • 关于“钱云会事件”的公民共同声明
  • 济南多人悼念钱云会,抗议暴力拆迁(图)
  • 钱云会案公民调查人员屠夫收到威胁短信(图)
  • 律师被指骗钱云会40万 自称昨日归还5万
  • 北京律师被曝骗取钱云会40万 辩解称已返还20万(图)
  • 乐清钱云会死亡超级低俗屠夫山寨总结
  • 目击者母亲讲述村长钱云会之死 暴露政府诚信危机
  • 乐清钱云会碾死案视频:村民、民选村长等谈案情(图)
  • 刘杰:钱云会的今天就是访民的明天
  • 乐清钱云会被碾死案:目击者叙述事发过程/视频(图)
  • 法国媒体关注浙江乐清“上访村长”钱云会之死(图)
  • 孔庆东:钱云会案血债要用血来还!(图)
  • 浙江乐清钱云会六年维权路回顾
  • 乐清钱云会案肇事司机费良玉被正式逮捕
  • 韩寒博客文章点评浙江乐清钱云会血案(图)
  • 钱云会案:需要真相还是需要符合需要的真相/韩寒
  • 钱云会治丧委员会第一号公告
  • 刘逸明:钱云会之死为其他维权人士敲响了警钟
  • 钱云会事件:许志永于建嵘马失前蹄
  • 诗人力虹、村长钱云会彪炳青史的英雄豪杰/陈维健
  • 杨恒均:钱云会惨死、谋杀与新加坡模式
  • 钱云会、国安部暗杀与新加坡模式/杨恒均
  • 夏小强:钱云会之死和廖祖笙之冤
  • 李承鹏评钱云会命案:我只是一只有情绪的鸡蛋
  • 乡村哀歌──为钱云会,为灾难深重的中国农民而歌/吴春夫
  • “钱云会之死真相”调查报告/公盟
  • 钱云会是社会爆炸临界点/陈行之
  • 因浙江钱云会案强烈回击窦含章/李承鹏
  • 黄河清:哭钱云会、力虹
  • 钱云会告诉世界 中国进入了危机社会/颜昌海
  • 钱云会之死:标本还是里程碑?!
  • 地球人齐动手,查明钱云会死亡真相/潘公正
  • 钱云会车祸案:地方政府若无公信力一切无从谈起/吾非羊
  • 且看浙江乐清官员的三大罪状……向钱云会村长三鞠躬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