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重庆市六户家被强拆后的呐喊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月01日 来稿)
    向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呐喊
    呐喊人,向平华,徐元清,何前蓉,李高珍,李国芬,李祖莲,
     我们是重庆市渝北区政府强拆了私房的公民,由于市国土和房管局不履行职责迫使我们夜留市地房信访室。 (博讯 boxun.com)

    2010年5日26日凌晨1点10分左右大约150多人将我们围起来,我们打110报警他们不准打,把手机给抢了。其中有穿黑制服和警服的,对我们连抓带打,打我时警察叫向平华喊上我名字打的, 当场打掉我的发卡,扯坏我的衣服,打伤我的肩膀,将我拖到铁椅上撞伤大腿。另有4、5人将徐元清围住,有的卡他脖子,有的扭手臂,将其强拉上警车。回到渝北询问时我提出被打之事,渝北区公安局的警察说是大溪沟派出所警察打的。26日白天我们去医院验伤,又去重庆市公安局报警,要求市公安局出面调监控。值班人说到大溪沟派出所报警,让他们带你们去。下午2点10分我们到大溪沟派出所报警,警号101310当时给了她医生验伤病历药发票(复印件)同时也让她验看打伤处,她收了医生诊段病历和打伤药发票,她当时就说,不是我们打的你们,我们大溪沟派出所总共才20多人,人头象都贴在强上怎么会是我们的人呢?然后她说,领导开会让我们等一会儿,半小时后再问她,还叫我们等一会儿。她的理由是新领导不知个性。4点10分她通知我们说,领导说你们要求调监控,要向市公安局报批。(在4点时,我打电话找过局长电话号码966555局长说他联系一下,叫我们等一会儿,并问过我的联系方式)要不要你们看监控,要领导来领导说了才知道,我们不敢当这个家,最后到下午5点30分要离开大溪沟派出所时 ,她给了一张便条叫我们上警务报警台查询,说看你们报警程序到哪一步了,我们按完程序下面时间是17点多结果一天报警就如此,连局长叫等一会儿也没有回音,这样迫使我们不段在报警台报警,在6月12日来了两名警察,警号分别100547;110260说是耒调查5月26零晨被打经过,说领导很重视,谈完经过后给了一张,公安机关权利义务告知书,(行政案件)没有落款,没有印章。我们当时问要多久才有结果,他们说几天内就会告诉你们。最后我们再一次将渝北区政府抢房资料及重庆市政府发给我们的转办信函给他们看,结果事到现在都没有任何一点说法,而且我们是每周一去重庆市委,市纪委,市国地资源房屋管理局上访,从5月26日被打后每周一也去重庆市大溪沟派出所问结果,然而大溪沟派出所是一周换个人我们问5月26日报警结果,当天值斑警察就说,你们给谁人报警就找谁,因为我们不知案情,从5月31日,6月14日,6月21日,直到6月28日这位101310警号的警察都没见过,就在6月28日再次去大溪沟派所当斑警察听了我说的情况叫我自己上报警台查看这就是我们重庆警察办案效力与结果。
    要求;查处混进市国土房管局的害群之马。
    对它下属渝北区房管局不监督管理,在区内到处强拆房屋,民愿四起,怨声在道大失民心,严重影响党和国家机关形象。
    要求;公安部严肃查处混进公安机关的害群之马。树公安良好行象。
    还小民一个公道。
     呐喊人:向平华;徐元清;李祖莲;何前蓉;李高珍;李国芬。
    这就是当晚留宿六人,而其中有两位都年过花甲老人,是政府抢了我们房产,收帐反被警察打,或是黑社会买通的打手来打,不然渝北区公安局没打,大溪沟派出没打,那是谁打的?为什么要求调监控这么难,难到有见不得人的勾当,(是文强的孝子贤孙干的吗?)
    抢了房产倒打人是那个的法律?是那条法律?2010年6月29日上
    7月14日两位前面调查的警察又打电话叫当晚在场人,借调查之名编方设法想摆脱打人事实,作为人民警察的它,要编造谎言笔上生花是轻而意举之事,它就不编造要打我,我也把它无法,因为它有铁权,这就是重庆警察的光辉形象,重庆警察的公平正义,半个小时就能真象大白的乱用警察打人案,到现在己50多天至今都没有结果为什么?是因为抢房人安排它来打的,得了黑钱所以才不顾,警察法,和警察令的约缚,要求有法必依,有令必行,不要让重庆警察与土匪这个名称共排列!
    8月18日在前面调查的两名警察其中的一名和另外一名警察找到我谈,5月26日被打情况,提出医药费及扯坏衣服需要赔多少钱,我提出两个问题,要求找到喊到我名字打我的警察,我须要给他面谈,他为什么打我?是区里那个领导按排他来打的?结果他们两都说找不到,我说调监控什么都一目了然,他两说那天局长打火机丢失,找打火机关了监控没有开,无法确定是谁打的,那晚有5个单位的人跟本没有办法查到是谁打的,第二个问题,我是因为我母亲给我的房屋和我自家的房屋被政府抢拆上访在市国地房管被警察打伤了的,那就把抢拆两处房屋解决了也好说被打事件,因抢拆房屋解决我以后不在上访,你们也就不会再来打我了,他们说拆房问题我们无法解决,我们至能管警察内部的事,我说没解决好抢拆的房屋问题我还要继续上访,那以后又该被警察打,我须然没有钱,但我不要钱,看来是特别有人按排打的,公安局和政府有钱,打伤医治或医了出钱就能解决问题,打死了更好,有人找公安局或政府出几个钱了事,没人找就活该,这就是人民政府保护公民的合法财产及人身安全吗?什么警察法?什么警察令?是出给老百性看的?金钱是万伦吗?它能践踏法律法规吗?5月26日零晨出警的人多,但觉大多数是穿黑制服,只有几个穿警服,怎么能查不到,全案在国地房管局信访室不过15分钟,面积就10多个平方一间房,只有几个穿警服的,为什么查不到,这不明摆着是领导按排来打我的吗?因我是接着母亲继续上访的我的上访生涯十三年的老上访户,我母亲房屋是73年” 文革” 属十年浩劫政府因修办公楼拆除我家两楼一底,地面积52平方米是商业门面房,两楼104平方米是住宅,拆房时未安置未补偿,分文未给,有重庆市高级法院再审(2002)2号判决,认定政府拿了诉送费的,对”文革’ 侵占挤占的房屋中央明文规定,谁占谁退,谁拆谁赔然而区政府抗法长期不落实法院及中央文件迫使我长年累月上访08年奥运在即迫使我老公专乖飞机来京要我回渝解决当时说好25万是补助费,叫另找一套房屋,结果后面至今不给房。
    在09年我在建设路二巷10号平房小院,有证35平方米,还有七一年卖房人自建两个厨房一个侧所无证是给卧室配套的共计测量91.95平方米而拆迁人只认35平方米与实测差55.95平方米,它用3149元收购我商业区内平房小院,而不在商业区内的商品房住宅卖价为7500元一平方米,我无法只好上访,区领导不按党的法律法规解决它该解决的问题,总认为老上访就是刁民,所以让警察零晨1点多耒打,现在警察说找不上是谁打的,你相信吗?公安机关打黑除恶这么坚难都能破案,难到那是假的吗?从8月18日市公安两人来过,至今未得到认和音信,如得不到合理说法,我至好向联合国投述
    附证据;医生病历 2份,药发票2份,打照片5张 重庆市政府,市房局转办函,20份就今年的
    2010-10-2
    从8月18日来了两名警察说要付给我被打的医药费和被扯坏衣服的费用后,到现在市公安局在也没有人过问,5月26日被警察打伤之事,在它们眼里他打人是应该的,打人就是它的职责。你老百性能怎样,我有特拳。在重庆警察特拳谁处可见,对外公布每年12月4日是法制宣传日,往年重庆市都要在重庆的文化中心(解放碑)搞法制宣传,今年12月4日大量被政府抢了房屋土地财产的一些公民都到解放碑讨说法,我也在人群中,结果市政府没搞法律宣传,大家都拿出自己被政府抢了财产的资料等待,没过多会就被解放碑派出所的便衣警察以连糸下面解决为由把我们骗到解放碑派出所软囚关起,门口用专人把守,止准进不准出,其中有用手机拍访民像的,有拿着被抢房屋资料登记的,上午9点多就骗进去中午不给饭吃,我们提出吃饭它们不准出门,说上级有规定一定要地方来人我们才放你们,我们己经给总局汇报了不用吃饭,等一会就会来人接你们回去了,等到下午1点多钟不给饭吃,我和另外几个人连早饭都没吃,只饿得头晕脑胀,再次要求吃饭派出所女所长还是不准出门,她还说我们人多在外面影响其它办事的,把我们全部赶到里面死胡同小屋去,里面空气不好没有日光是电灯,我们不同意就连拉代推进去,叫几个协警把胡同口守住不准出去,没过一会李素华快满80岁的老太喊头胀往外走,协警不准,就让老太坐风口的位子,2点半过去了,实在饿得不行了,有人喊饿得很,就是文强判了死刑都给了饭吃的,这个女所长还是不准去吃饭,后来访民哀求说:我们去一个人在外面喊面进来吃吧!这个女所长才同意了,并派出没带警号的警察一道去面馆喊面,直到下午3点多钟我们才吃上贰两面,我们继续被软囚在重庆市解放碑派出所,放出我回到两路己是晚上9点15分了。这就是当今的法制中国,也是我们国家的法制宣传日,我们本来就是被地方政府官商、官匪、勾结抢了房财的访民,结果倒被人民警察骗到派出所软囚12小时。 官不遵法、警不卫民、弱为强食、难道改革开放就是这个样子吗?重庆警察受不受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的警察法、警察令的约缚
    要求严查混进人民警察的害群之马,树立良好的人民警察型象。
    
    重庆访民向平华    
    2010年12月28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