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中央政法委交办的野靖环案被民主评议和谐了! (图)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2月30日 来稿)
     北京市司法局信访办徐主任的谈话
    2010年12月23日星期四上午10时40分至11时40分
    
    12月16日,徐主任给我打电话。我第一次见到他还是2009年2月,出狱2个月,那次是为了感谢他,因为我在劳教期间被停止与家人会见3个月,野靖春和朋友们向他反映,是他做了努力,提前一个月见到了家人。后来再没有见过他。所以,接到他的电话非常奇怪。
    他说:年终了,清理一年的情况,给一个答复。
    我说:我今年没找你呀,还是去年的事。都快2年了。
    他说:虽然你没找我们,但是你没有结束这方面的活动,你现在的情况我都了解,所以要给书面答复。知道你编了一本书,我对你提出忠告,可能你的书会受到一些人的欢迎,但是,可能不会被主流社会认可。
    我说:不是编的书,是全部的劳教经历。你看过了吗?
    他说:我不看。就是提个忠告。可能不会被主流社会认可。
    他还问我又找过哪些部门?我说找了司法部,司法部信访办的孙主任在当天下午就把北京劳教调遣处、劳教局的叫来,还有司法部劳教局的王处长也来了,开了联合办公会。最后孙主任和王处长都对我表示感谢,说从来没有听到过这些问题。
    他说通过派出所或者调遣处把答复给你,让我等通知。
    
    20日,又接到徐主任的电话,约好23日面谈。
    上午10时,野靖春、王玲、贾建英、刘秀贞先到了,她们交王玲和何德普受虐待的材料。但徐主任只收材料,不与他们谈话。10时40分,我到了。
    野靖环:你说让派出所或者调遣处给我,怎么又亲自办了。
    徐主任:还是咱们能沟通,就改了。
    野靖环:怎么这么长时间没人管的事,你又想起来给答复了?
    徐主任:本来已经淡化了的事,但是,中央政法委发通知,要求清理信访积案。司法部把你的案子翻出来了,报给中政委,中政委批示由北京市司法局做个了结。中政委交办的事,不敢不办。希望你能尽快翻过去。
    野靖环:你在电话里给我提出忠告,说我编书的事。我不是编书,是写的亲身经历。我的书中没写我挨打,如果我是编的,编几段挨打的故事更能刺激读者的心。但是王玲挨打了,她交给你的材料里有关在小黑屋的经历,犯了什么罪了被那么虐待?还不承认是事实吗?
    徐主任:今天就是跟你谈的,其他人的事先不谈。对你的事开了民主评议会,根据这个会,对你的事做了一个决定。
    野靖环:和我有关的评议会,为什么不让我参加呀?你参加了吗?还有谁呀?
    徐主任:我参加了,执法监督员、派出所干警、人民调解员、劳教局的都参加了,对程序进行了评议。他们怎么说,咱们都明白,结论是预想的,由不得咱们,同意不同意没用,超脱一点儿看问题对自己的心情有好处。争取翻过去,至于你怎么认识,咱们国家还是思想自由的,不能强求。同样事项不重复办理了,今后,这一段就翻过去了,不再重复办理了。
    (徐主任让野靖环在《终结决定书》上签字。野靖环念给大家听。)
    野靖环:你这上面说我"多次信访反映"的4个问题是谁给编造的?我向谁反映过"劳教制度违法违宪问题"?这个问题我用得着跟你们反映吗?伪造我的信访事项是不是太不要脸了!这种做法纯粹是激化矛盾。说我"违纪",你们敢不敢把我"违纪"的事实公开?敢不敢把怎么处分我的事实公开?
    野靖春:这里说"民警违法侵害其会见、购买食品权利"都不存在。这事儿你知道,是你帮助才在第3个月见面的。既然说没侵害购买食品,这更简单了,查一查帐,每个月花了多少钱?这不是睁眼说瞎话吗?这不是更激起了心中的愤怒吗?还不如装聋作哑,扔到一边不管哪。
    野靖环:每个人买物品都有小票,跟超市的一样。不让买食品可不是我一个,连70岁的都不许买。我们会感激每一个公正对待我们的人,我这个盘里是给西城法院法官送锦旗的照片,我给一中院、市高法的法官都送过锦旗。就像你,本来他们停止我3个月见家里人,后来提前一个月。我永远感谢你。我永远不会改变对这件事的说法。
    王玲:我也不让买,那么多上访的都不许买。这还不好调查吗?我13个月都不让和家里人见面。
    野靖春:我找劳教局局长反映这个问题时,他说违反规定的就是不让买。我有录音,哪天拿来你听听。为了这件事也找你反映过好几次,你当时怎么不说不是事实?
    徐主任:上面要形式,不相信我。
    野靖环:你看过我在劳教期间给劳教局的15份举报材料吗?
    徐主任:没看过。
    野靖环:在民主评议会上公布这15份材料了吗?
    徐主任:具体的问题我就不解释了。
    野靖环:我在调遣处给检察院的一万字的举报材料要来复印件了,我后来找劳教局就是为了要那15份材料材料的复印件,他们为什么不敢给我复印件?
    (野靖环讲了关于杨亚楠"你一个字也带不出去"的有关内容和写书的有关过程。在劳教期间就反映过这些问题,而不是出来以后的信访事项。怕我揭露他们的罪行,一个字都没带出来。)
    野靖环:你说是中央政法委交办的,要求清理信访积案。你这张纸上的每一句话都是假话,连你都不敢解释,能服人吗?我看过王乐泉的讲话了,他说要"案结事了",还要"倒查问责"。你们怕中央政法委知道调遣处的罪恶,怕承担连带责任,才做出这样的了结,是欺骗中央的。
    徐主任:查了,没有问题。中政委要求,同一事项不重复办理。关于劳教制度怎么发展,你有你的想法自由,你可以继续思考,不能限制你思考。目前法制环境,做什么事要慎重考虑言行,避免给自己带来麻烦。
    野靖环:这种做法纯粹是激化矛盾的做法,今后我不用为劳教受虐待的问题找了,要为这张纸上访了。
    徐主任:今后就没人接待了。
    野靖环:这算什么"民主评议会",连当事人都没有,还民主哪?法院还有个庭审记录呢,你这里连一个会议记录都不让我看,就结论啦?这能案结事了吗?杀人犯还能在法庭为自己辩护,你们这样一个评议,我连发言的权利都没有。我马上就公布到网上,让大家看看是不是民主的笑话,让中央看看你们是怎么糊弄他们的。
    劳教调遣处的虐待是刻骨铭心的,司法部的孙主任说,第一次听到这么多问题。所以当天下午就叫来了劳教局的,和调遣处的郭芳,开联席会议。完了之后,司法部劳教局的王处长还说谢谢。孙主任让北京劳教局的写出材料,到现在他们也没写呀。为什么以前没有人详细的反映这样的问题,这种伤害太痛苦了。(野靖环举了挨饿、不让看书、低下狗头、罚站几个例子,一边说一边哭。)我是下了极大的决心,克服了心理上的恐惧才写出来的。我写的过程就是又经受一次痛苦的过程。就像我这样的人,我自己说是坚强的人,他们说我是脸皮厚,不要脸的人,不管怎么说我,可能我这样的人实在是太少了,所以别人写不了。这张纸说我反映的问题都不存在,就埋下了伏笔,就会说我写的书是诬陷、诽谤。就像你在电话里给我的忠告:你编的书可能会受到一些人的欢迎,但是不会被主流社会认可。
    徐主任:不要以为你现在可以自由行动就不注意了,你的每一个行动公安局都掌握,今天到这里来也掌握。
    野靖春:是你汇报的吗?
    徐主任:我没有跟别人说。你在网上的活动也都掌握,网上也有警察监视着,你发表的内容会被删除。适可而止,干嘛要给自己找麻烦呢?
    野靖环:我已经发表了许多文章和言论,还没有找我的麻烦。
    徐主任:都记录在案。包括你今天来都有记录。本来今天来是很正常的事,但是公安都掌握了,还有你们去上海的事。人要能屈能伸,不然的话,反而处处受限制。你现在这样就不容易了,不要再给自己找麻烦了。
    
    (最后,徐主任让我在签字的那一份《终结决定书》上写几句话,我写下了以下的话。)
    此做法是激化矛盾的做法,此决定书是违法、违背事实的决定。
    为什么不敢公开我的15份举报材料?为什么不敢让我参加"民主评议会"?
    
中央政法委交办的野靖环案被民主评议和谐了!

    
    从即日起开始在网上公布劳教罪行,让公众判断。公布杨亚楠、袁源、杨敏、李颖、张宏虐待劳教人员的罪行。
    原件已收到,野靖环。2010-12-23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维权人士野靖环等在铁道部门前反映情况被殴打抓走
  • 警察说因为你叫贾建英所以不能去上海----关注野靖环等因去看世博被抓
  • 野靖环: 我的牢狱挨饿生活(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