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期盼杨恒均与维权者同行/周鸿陵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2月21日 转载)
    杨恒均更多文章请看杨恒均专栏
    有天爵者,有人爵者。仁义忠信,乐善不倦,此天爵也;公卿大夫,此人爵也……
     ——孟子《孟子 -告子篇》 (博讯 boxun.com)

    
    
天爵杨恒均与石狮土地维权弟兄同行

    

杨恒均兄,你好!
    
    我们本月初在北京一别,转眼到了中旬。再过不到半个月的时间,也许你走遍中国的计划就要开始了。而在准备给你写此公开信之时,我们注意到了南都多媒体记者孙涛所做的《空城记之荒城固始》,这个以中原固始开篇的图文并茂之专题,涉及东南西北,对此,想必哪怕是被《博客天下》评为年度人物的于建嵘兄,也唯有为之空悲切。
    
    经过三十年改革的中国大陆,确如《凤凰周刊》所说,如果不“从改写不合理、不公平社会规则的高度来审视群体性事件,来反省官民之间的矛盾,仅仅依靠所谓的‘意识形态式’的旧思维和旧方式来解决是没有出路的。”(2010,第27期)所以,对我们所有身处摸着石头过河中的人来说,如果我们身上还留着传统文化中那种“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血脉的话,那么,恰如你在网文所说,我们现在“很有意义的一件事就是和体制内外的朋友广泛磋商,为国家发展寻找新的突破口,力求探索可行的道路。”因为我们都“有一个梦,当民主到来的时候,没有经济崩溃,没有暴力流血,大家在自由和法治的社会里安居乐业……”。
    
    那么,国家发展新的突破口,以及可行的道路又在哪里呢?
    
    记得你在今年上半年为“我们两次对‘被偷的一代’说了对不起”所感动,撰文《读11岁儿子的作文》,表示要“和儿子一起上‘小学’,寻求中国富强之路”。并公开说“我曾经暗中决定,要和儿子一起读;‘小学’,看看他们是如何从小做起,培养公民的。”你知道,任何公民教育,都是以身作则的。所以,如果想让公民这个外来的词语有根基和生命力,我们也许必须重温孟子在几千年前所说的话,即:“有天爵者,有人爵者。仁义忠信,乐善不倦,此天爵也;公卿大夫,此人爵也。”
    
    作为一个民间组织,我们北京新时代致公教育研究院从2001年始,就自觉“为国家发展寻找新的突破口,力求探索可行的道路。”为此,从2004年到2008年,我们和北京市京鼎律师事务所联合举办了20多次“中国社会转型论坛”,邀请国家行政学院的竹立家教授、中国社会科学院的于建嵘教授、清华大学的秦晖教授、北京大学的杨凤春教授等专家学者共同探讨。
    
    期间,自2005年开始,我们北京新时代致公教育研究院联合北京市京鼎律师事务所等机构,先后在浙江遂昌、河北容城、河北黄骅、吉林省吉林市、河南禹州、河南桐柏、山西大同、河北滦平、河南兰考、广东汕头等地进行了多起群体性事件和社会冲突的调查研究、协调处理,其成功经验多次被社会所关注(《民间》、《21世纪经济报道》、《新闻周刊》、《北京法制晚报》、中央党校出版社等都有报道和关注)。
    就像米奇尼克所说,“我一直执着于这样一种愿景:波兰将爆发一场不同于法国或俄国,而是美国式的革命,这场革命应该是支持而不是反对某种事物。它是一场旨在构建一部宪法而不是寻求一个天堂的革命。它是一场反乌托邦的革命。因为乌托邦会导致断头台和古拉格(前苏联劳改集中营)”。我们的行走或行动,简单地说就是为“治兴天下”打基础。这是我们公民教育的希望之所在。“治兴天下”,就是要落实胡锦涛主席所说“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用2008年3月18日,温总理在与中外记者见面会上说的一句话就是:“只有把人民放在心上,人民才能让你坐在台上。”
    
    就像我们在开始提及的《空城记之荒城固始》这个可说乃是现今大陆中国死结的强征与强拆来说,我们在重点参与介入河北容城、河北黄骅、吉林省吉林市土地维权之后,现在,我们正在和多年来孤独地为维护他们合法利益的福建省石狮市永宁镇永宁村、浯沙村、沙堤村、外高村7000多村民在一起(见:http://www.51xinshidai.com/a/shanzhi/2010/1205/2783.html)。作为东南西北中的被强征或强拆的受害者之一,石狮市这个侨乡主动寻求民间组织合作,以期在公开、公正和公平合理的基础上寻找一条包容性增长的道路。他们给我们这个转型社会的官民良性互动释出了一个非常积极的信号。诗人朵鱼曾在南方周末撰文问“这到底是谁的土地?”如果我们祖祖辈辈生养的“这片土地自己根本就说了不算”,那么,和谐社会有从而谈起?我们在河北容城、黄骅以及吉林省吉林市土地维权充分证明了南方都市报社论所说《没有什么发展值得用生命来换取》,而用公民社会促公共服务型政府转型,不论是从民间来说,还是从政府来说,都是双赢的选择。所以,我们有责任也有能力让这个大案成为建设和谐社会的榜样。
    
    古人云“四海之内皆兄弟”,我们乐于与天爵杨恒均同行,也期望作为天爵的杨恒均与我们一起为真相而去围观,用在场的行动来推动我国社会的转型。我们的媒体朋友笑蜀曾说“围观就是力量”,作为有历史感的“天爵”者,我们在面对石狮市永宁镇永宁村、浯沙村、沙堤村、外高村7000多村民的连署签名时,也许我们也属于少数不知真相的民众。但是,就像这些7000多连署签名的村民一样,面对自己的家园大地,每个国民都有知道真相的权利。我们要用行动来支持这样的权利。
    
    
    
    如果说“围观让媒体有力量”,作为自媒体人的围观,我们不妨从网上开始。
    
    致敬
    

北京新时代致公教育研究院 周鸿陵
    
    
    2010年12月18日 北京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杨恒均:这样的民主,一定会带来混乱!
  • 刘亚洲的“西部论”与杨恒均的“七十年大限”论
  • 杨恒均:与文化部长商榷如何“反三俗”
  • 杨恒均:弱势群体不是潜在的杀童犯
  • 中国大趋势,我不得不说的话/杨恒均
  • 杨恒均:从“情报治国”到“民意治国”?
  • 看完文强的罪证,我发现他是无辜的/杨恒均
  • 杨恒均;举报色情网站与官员财产申报
  • 杨恒均:判断真假民主的标准是“专制”
  • 杨恒均:看《蜗居》有感,我们都是精神上的二奶
  • 杨恒均:从深圳限制访民和官员的自由谈起
  • 公民万岁——兼答李悔之与杨恒均先生
  • 杨恒均:你的富裕,是共和国的耻辱!
  • 把杨恒均、李悔之当“汉奸”围剿的悲哀与根源
  • 杨恒均:谁能回答钱学森最后的提问?
  • 致陆克文总理公开信:你哥哥歧视中国人/杨恒均
  • 以和谐的心推进中国民主事业的发展/杨恒均
  • 杨恒均:我的朋友许志永
  • 杨恒均:中国为什么没有鹰派人物?
  • 欢迎“民主小贩”杨恒均的新书《家国天下》(图)
  • 杨恒均和广州保安的新闻失实
  • 杨恒均呼吁:请把你们的月饼送给他们!(图)
  • 杨恒均世博亲历记:中国人的低素质让世博蒙羞?(图)
  • 采访杨恒均:温总理为什么谈普世价值?
  • 港大惊现“民主小贩”杨恒均演讲的雷人广告(图)
  • 杨恒均:普世价值难产,中国特色阵痛
  • 杨恒均:网志年会发言:为“消灭”真理而奋斗!(图)
  • 杨恒均:在CCTV和CNN上检阅国庆大阅兵有感
  • 杨恒均:谁是共和国的敌人?(图)
  • 封网、封锁消息迫使乌市民众走上街头/杨恒均
  • 李登辉、陈水扁、马英九们的神话是如何破灭的?/杨恒均
  • 杨恒均:广州比欧洲安全吗?(图)
  • 杨恒均:暴君给我们留下了如此丰富的精神遗产?(图)
  • 杨恒均:美苏间谍战给我们的启示
  • 杨恒均:我们需要家长,但不需要大家长!
  • 德国之声邀请杨恒均讨论互联网与中国人权
  • 杨恒均:谈谈应该如何面对假间谍和真特务
  • 专访杨恒均:你是不是在鼓吹暴力?
  • 民主与经济危机、暴力流血的关系/杨恒均
  • 杨恒均:民主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 百年困惑:民主与素质/杨恒均
  • 杨恒均:不要把追求民主的人当做偶像
  • 杨恒均、冯崇义对话:和解还有希望吗?
  • 杨恒均:世界开始对中国说“不”?
  • 杨恒均:中国的中心在哪里?——从刘亚洲“西进论”谈起
  • 民主小贩杨恒均被“城管”张朝阳没收了家什很有“趣”/李悔之
  • 杨恒均:我为何对新推出的反腐措施忧心忡忡?
  • 杨恒均:用“公民社会”对付“黑社会”
  • 杨恒均:戈尔巴乔夫的“胜利”
  • 政府都“从善如流”了,我咋还嫉恶如仇/杨恒均
  • 读人如读书:齐家贞新书《红狗》/杨恒均(图)
  • 回应杨恒均与张三一言
  • 杨恒均:纪念六四,向中国的知识分子致敬!
  • 杨恒均:中国人为什么不遵守游戏规则?
  • 杨恒均四论民主:贿选的本质是官员贿赂民众
  • 杨恒均:富士康有错,但“国家”与“社会”在哪里?
  • 杨恒均二论民主:民主与“面包”的关系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