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武汉东湖高新关南茶棚新村残疾被拆迁户的遭遇和感受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2月20日 转载)
     今天白天听朋友跟我说网上有个青岛即将面临强拆的网民在自己的微博里写了遗书,表示自己要用鲜血和生命来捍卫自己的财产和尊严,当时他们讲的非常有声有色,说这位网友在听证会上唱起了国歌,听证会上的邻居们也跟着唱:“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他的遗书后来被家人知道后,他们一家抱着痛哭了一场,他在遗书里留给他的儿子:“长大之后要好好学习,做一名栋梁之才。如果能当官,切记不能欺压弱势群体!不能在百姓头上作威作福!
    
     白天听别人讲的时候不觉得有什么,晚上打开电脑,便在网上找到该内容看了起来,还没有看完我便禁不住哭了,我流着眼泪看完了整篇报道,我们一家三口自2009年通知拆迁到现在一年多的时间里,我们饱受了拆迁方及黑社会的各种折磨迫害,想想我们所经历和遭受的种种苦难辛酸,真的忍不住想哭,可能所有因拆迁生活遭受破坏的家庭,故事情节都不同,但是大家所感受到的苦难屈辱却都是一样的深切。 (博讯 boxun.com)

    
    2010年12月14日上午,拆迁办及关南村的领导们到我家谈拆迁的事,他们说同意我家的要求,但是必须要我们一家三口签份他们单独给我家编制的拆迁合同,上面没有任何签字和印章,并要求我们一家三口签字按手印后他们全部拿走,并说我们不可能拿到一份。在这之前拆迁办的拿着这份合同到我家来过一次,一来就指着签字按手印的地方让我们赶紧签,说签了好搬家,而且不让我们看合同内容,在我们的强烈要求下,我看了该合同内容,合同并非武汉正式的拆迁合同,全部内容几乎为拆迁方自己编制,最关键的内容大致为:将我家430平米的房屋改成了两个两百多平米的房屋,共计拆迁补偿款65万多元(我家430平方整栋楼的所有补偿款就值65万多,而我们这个地段新房的市价已达到7500元/平米,二手房超过6000元/平米),其余全部计入照顾款,并列举了诸如不准上访、不准泄密等好几条限制我们行为的条款,如若发生上访、泄密等行为,该照顾款将被全部收回。看完该合同后,我们表示坚决不能签这种合同,我们家430平米房子按现场市场价不可能只值65万多,而且我们的要求低于现在的市场价,所以也根本不存在什么所谓的照顾,如果真要照顾我们,补偿款应该比市场价高,高出的部分才叫照顾,而这根本没有。我们提出希望他们按武汉正式的拆迁合同重新商量,而且要求武汉光谷建设投资公司签字盖章后我们再签字,同时自己也要保留一份,但是遭到了拆迁办和关南村领导的坚决否定,他们表示没有武汉正式的拆迁合同,而且也不可能留给我们任何拆迁合同,整个武汉东湖开发区的拆迁户们都不会给他们拆迁合同,并对我们说他们自定的这份合同我们愿签就签,不签就不会有人再理会我们了,关南村的领导还说不签你们就等着强拆,你们去法院告!
    
    中午后我出去不在家,下午4点多的时候,妹妹打电话给我,她情绪非常激动的跟我说:“刚才有城管的人来我们家了,他们通知要强拆我们,我告诉他们说我是个有心脏病的残疾病人,我妈妈是个腿断了的残疾人,你们要是真的强拆我们,你们就来好了,我们把命也给你们,我们被你们害的这样活的也没什么意思!她跟我说迁办的肯定是想用那个圈套合同诈骗我们,骗不了我们就想办法强拆我们,他们太过分了!”
    
    最近几天,我们一家人心情都很差,妈妈说还是要防着他们来强拆我们,妹妹每天早晨早早的就起来跑到二楼往窗外看,原本就有心脏病,加上天气冷,手脚和脸时常发紫,拆迁方多次到我家软硬兼施的进行低价骗迁、逼迁,关南村领导多次恐吓我们:要对我们家进行保值强拆。致我妈妈趁我们不在家时爬到厨房把刀备在枕头下面随时准备强拆的那天了结她自己的生命,有心脏病的残疾妹妹有一天早上肿着眼睛跟我说:姐,我研究了,我每天吃的药只要大剂量的吃,就会当场死亡,如果哪一天光投公司和关南村的带人来强拆我们家,我就吃掉整瓶的地高辛和华法林,她还跟我说她以后每天身上装着那几瓶药,拆迁的要是来了看到不对头她就把药吃了。看到她的样子,我当时就哭了,每当夜深人静,我一个人躺在床上,想到这一切,包括我今天写这一切,我都无法控制自己的眼泪……我们一家人到底犯了什么错,为什么所有与这次拆迁多少有点关系的部门和领导都不把我们这个残疾人家庭的生存和死活放在眼里。
    
    武汉东湖开发区光谷建设投资公司的领导、拆迁工作人员以及关南村的领导曾多次对我们表示:武汉城中村改造应执行集体土地补偿政策,不可能按市场价进行补偿,执行市场化补偿是违法的,没有哪个领导敢担这个市场化补偿的违法责任。且不说他们说的武汉城中村改造不执行现在正在热议的《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应执行集体土地补偿政策是否正确,拆迁执行市场化补偿,确保被拆迁百姓能够安居违法,不就地回迁,并用远低于市场价政策逼迁骗迁置被拆迁百姓死活于不顾就合法吗?!
    
    我们一家三口,妈妈和妹妹都是残疾人,她们身体也不好,妹妹有心脏病,妈妈才60岁,现在头发已经全白完了。自2009年武汉东武汉东湖国家高新技术开发区光谷投资建设有限公司和关南村对我们这个地方拆迁以来,我们饱受黑社会的恐吓、迫害,被停电半年,被停水至今已达一年多,春夏秋冬四季全经历了至今仍没有水用,我想尽一切办法找别人帮忙每个星期从外面往家里运水,妈妈的断腿常年四季都比没断的腿肿很多,冬天想给她烫下脚消消肿,但她坚决不愿意,她说还是节约着用吧,我们现在吃水比吃油还难!
    
    由于拆迁方将我们家挖的几面悬空,我和妹妹出行只能在一面被挖过又被填起的拆迁废墟中艰难的翻爬,在武汉这个现代化的大都市,我们家地处武汉市中心二环以内,在这个地段现代化水平如此高生活本应该光明便捷的年代,我们这个家有两名残疾人的家庭被逼的过回到了旧社会,相对于艰难的生存环境,我们身心所遭受的创伤是难以形容的!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武汉东湖高新区:爆炸继续威胁残疾人母女(视频)(图)
  • 视频:武汉东湖高新区放炮逼迁,残疾人母女性命堪忧(图)
  • 武汉东湖高新区:放炮逼迁,人命关天
  • 武汉东湖高新区:放炮炸工地逼残疾人家庭(图)
  • 东湖高新区拆迁204万平方米未发生上访事件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