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北京高法信访化解矛盾以“0”的记录首当其冲遭众人指责\吴业夫(图)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1月22日 来稿)
    
    2010年11月18日上午在北京高法信访接待站接待大厅多位访民聚集,众人指责北京高法信访接待站成立一年多了,没解决一位有影响力的访民问题,访民们也未收到积案清理、评查的法院鉴定通知。
    
    本来是根据中办、国办联合转发的[中央政法委员会关于进一步加强和改进涉法涉诉信访工作的意见]的精神和规定,于2009年9月1日北京高法成立了信访接待站,每天有近四十名法官工作于此,设有近二十来间高法接待室与访民沟通和了解案情,这是很好的举措。我们也N多次反映并请求法院公正解决我们各自的问题,维护我们的合法权益,可事实并非如此。
    
    在信访接待站成立一年多的期间,除及个别标的金额较小的信访案件,通过司法救助途径给予解决外,大问题、有影响力的问题没解决一件。严重超出了中央所规定的信访问题解决时限,普通案件60日,重大、疑难、复杂案件90日的规定。访民们都说“北京高法不是不知道问题,而是不解决问题。”议论中说:“问题得不到解决,究其原因无非是怕追究责任,拔出萝卜带出泥。法官大部分都有小辫子,只得官官相护”“真希望再来次文化大革命专门反腐败。”“是北京高法把我们逼到了最高法院、全国人大、中南海---去表达我们的诉求,他们才是破坏和谐安定的根源。”“最高法对北京高法的指挥失灵,中央布署根本就出不了中南海。” 对以上观点访民们均表示赞同。大家认为,中央领导的指示精神讲的多好啊,可北京高法就是抵触不解决问题,难道北京就没有冤假错案,北京高法信访接待站无所事事图有虚名关门得了!
    
    附: 众人指责北京高法信访接待站无所事事签名名单
    
     转业军人吴业夫
     2010年11月21日
    联系电话:13381497081
    地址:北京复兴路83号院甲九楼甲门一号
    
    
北京高法信访化解矛盾以“0”的记录首当其冲遭众人指责\吴业夫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央涉法涉诉信访工作步履坚难/转业军人吴业夫
  • 河南商城农民对“迫害信访人专案组”的控诉
  • 四川省委信访办,你属哪家仆?
  • 补偿安置核查终结 等于没收财产—— 我依法信访 岂能中止(图)
  • 全国解决信访问题先进县农民:我家的退耕还林钱被谁贪污了?
  • 上海信访科长实施绑架沈佩兰行为:严重触犯刑法/詹荣妹
  • 毕和英:上海信访制度名存实亡(图)
  • 上海信访制度名存实亡/毕和英
  • 上海市政府副秘书长陈靖在信访中不犯错误有绝招
  • 上海社保无法无天 信访办前撒野施威
  • 我的罪名和刑期是“河南商城迫害信访人专案组”定的(图)
  • 如此信访工作
  • 河南商城被迫害信访人高院申诉半年多无答复(图)
  • 我的一次信访听证会/丁菊英(图)
  • 信访工作不能老架线不通电/吴田丽
  • 信访工作 不能老架线 不通电——我有问题问总理/吴田丽
  • 河北大名县不作为非法监禁信访人
  • 河北省大名县不作为非法监禁信访人
  • 我的信访问题何时才能解决(图)
  • 北京高法信访接待站无所事事图有虚名遭指责(图)
  • 曾霞敏和母亲去上海市信访登记
  • 河北省宁晋县苏家庄乡信访死人一年半至今没有入土 网民问政追责
  • 河北宁晋县苏家庄乡西马庄村信访以及因信访而死人问题
  • 国家信访局陶然桥访民跳河自杀(续):遗书曝光/视频(图)
  • 河南全省逾千民办教师信访局前请愿抗议
  • 快讯:国家信访局陶然桥有访民跳河自杀
  • 新疆30多访民在国办信访门前下跪
  • 十余名涉军访民在总政信访局门口打横幅/视频
  • 广东通过信访举报渠道处分2855违纪党员干部
  • 湖南衡阳市50余名80岁老兵到信访局上访
  • 视频:老年女访民在国家信访局泣不成声
  • 中纪委副书记:信访举报量高位运行致上访增多
  • 文件:河南省解决特殊疑难信访问题专项资金管理暂行办法(图)
  • 范燕琼向南平信访局递交《关于“严晓玲尸体”的情况反映》(图)
  • 广西对越参战立功涉军访民80余人,到国家信访局上访/视频(图)
  • 哈尔滨市信访“服务”中心迎来开门红/潘公正(图)
  • 视频:国家信访局门前,看信访丑陋一面
  • 客运车队排在河南省信访局前集体上访/视频
  • “黑监狱”正在无情阉割信访的权利救济功能
  • 李松林:“活该”的讨薪工人与“最牛信访办主任”
  • 陈文祥:“信访办”变成了“信打办”?
  • 钱征鲁:信访之痛
  • “集中清理信访积案”又是一场骗局/司法难民赵景洲(图)
  • 孙海强:不敢对信访局长轮训抱太大奢望
  • 《信访条例》要否修改 三城信访(图)
  • 信访制度名存实亡底层民众求诉无门/中国农会
  • 秋风:强化司法独立,走出信访陷阱
  • 信访条例不是权利“游戏”的工具
  • 李学人:群众缘何“信访不信法”
  • 讨论:中国首家官方信访矛盾分析研究中心成立
  • 谁将信访人员划归“五类人员”的?/叶金娥
  • 唐士军:“信访”是罪?建议从刘庆宁始!
  • 一丁:请温加宝公布一下国家信访办接待访民的录象!
  • 信访接待要先假定上访群众有理
  • 我对王荔蕻收到福建省信访局答复的看法/赵景洲(图)
  • 退休信访办主任上访的黑色幽默
  • 广东访民吴光周维宪抗暴抵黑反迫害实际系列——状告国家信访局之二案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