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告诉你 火灾救不了的真相/吴田丽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1月17日 来稿)
     上海塔楼着大火烧死、烧伤很多人,塔楼被烧毁,每一次看到火灾这个场景,我的心就像被针扎一样,隐隐作痛,这个场景在10多年前我经历了。
    对于,每一个没有此经历的人,一定认为过火面积实在太大了,根本就救不了,事实不是这样的。
     (博讯 boxun.com)

    如果喜欢看新闻的人,一定不会忘记,98年、99年北京丰台区着了两场著名的大火,一个是98年的玉泉营家具城,另一个是99年1月9日,发生在北京市丰台区丰台路口的《华龙灯具城》。当时中央电视台滚动新闻和新闻联播中播发了此事,我就是华龙灯具城中一个商户,因为这把大火,使我彻底破产。
    灯具城火灾是怎样酿成的呢?后来我经过反思,明白了一个道理,人的自私、贪婪、以及升官的欲望,是小灾酿成大祸最根本最直接的原因。
    华龙灯具城是框架结构,所有的商户都要用,木条和三合板进行装修,因为是灯具城,商户们要在隔断墙的内部埋设很多的电线,用以照明,让每一个买灯具的人观看效果。在火灾的发生前,消防局还查过安全,听说不合格,要灯具城整改,当时我们一天也没有歇业,据说灯具城的承包人给消防局花了钱买了平安,消防局也没再找麻烦,事情也就过去了,隐患就此埋下了。
    99年1月9日,就像是昨天一样,因为是冬天,我们开门很晚,灯具城8:30开门,我清楚的记得,9点多我去卫生间,,卫生间靠近西北门(我的商铺在北门一进口,)要穿过整个大厅,在回来的路上,就听见商户们说,你看那里冒烟了,我还进去看了看,看不见火星,只是冒烟,那家商户正在找灭火器自行灭火,不知道谁打了119,我还没回到我商铺(从着火的商铺到我的商铺也就2分钟路程),警察就来了,把所有的人全部疏散了出去,几分钟的样子,救火车来了,当时只来了一辆,我当时看见消防兵进去看了看,说:“没有水,赶紧找水”,外面的消防兵拿着水枪就往里喷射水柱,一会儿水就没了,过了一会儿,又来了几辆消防车,一块往里喷水,这时没有一个消防兵在靠近灯具城,南北公路,停用了整个西侧的道路,专门让消防车拉水救火,据说调来了整个北京城所有的消防中队,阵容十分强大,从上午9点多一场小火灾终于烧成一场大的火灾,一直烧到晚上11点多,在消防队的灭火当中,火终于自己完成了任务,烧毁了整个华龙灯具城,特大新闻就此产生了,令人欣慰的是保险公司迅速做了理赔,这笔钱被谁给拿走了,但现在也没人给我们商户一个交代,很多商户就此破产了,至今没人管(每家商户是损失都在几十万以上,那时可是99年)。
    水火无情,基层政府更无情,人给烧死了,家被烧完了,谁去管,用一辈子积蓄买的房产呢?那些贷款买房的业主们又怎么办呢?看看天津瞬间倒楼的住户,前些日子还在网上呼吁请人们关注呢?看看我10几年前着的一把火,到现在也没赔偿,让我们拭目以待,关注大上海如何解决灾后余生的人们吧!
    吴田丽
    2010年11月17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质问: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之13——我的第40封上访信/吴田丽
  • 北京访民吴田丽:因为生活困难向中共北京市委书记刘淇申请贷款10万元
  • 质问: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之12——我的第39封上访信/吴田丽
  • 我的第38封上访信/吴田丽
  • 质问: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之11——我的第37封上访信/吴田丽
  • 质问: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之十——我的第36封上访信/吴田丽
  • 北京访民吴田丽:向中共北京市委书记刘淇申请贷款10万元
  • 质问: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之九——我的第35封上访信/吴田丽
  • 质问: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之八——我的第34封上访信/吴田丽
  • 质问: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之七——我的第33封上访信/吴田丽
  • 质问: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之六 ——我的第32封上访信/吴田丽
  • 质问: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之五——我的第31封上访信/吴田丽
  • 质问: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之四——我的第30封上访信/吴田丽
  • 质问: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之三——我的第29封上访信/吴田丽
  • 质问: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之二——我的第28封上访信/吴田丽
  • 质问: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我的第27封上访信/吴田丽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26封上访信/吴田丽
  • 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25封上访信/吴田丽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24封上访信/吴田丽
  • 北京人大前被抓访民吴田丽等拘押超24小时
  • 维权人士吴田丽北京市人大门前被抓
  • 视频:麦子熟了,民工艰难回家/吴田丽(图)
  • 上海访民陈建芳两会间曾看望北京访民吴田丽(图)
  • 北极访民吴田丽的上访故事(图)
  • 北京高级法院联合接访处“法警也疯狂”/吴田丽(图)
  • 我们共度时艰/北京访民吴田丽
  • 我是北京市A级重点稳控对象/吴田丽
  • “向总理反映问题农民:压力大很后悔 想离开家乡”的读后感/吴田丽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三封上访信/吴田丽
  • 致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一封上访信/吴田丽
  • 报告党中央 我们被零上访了/吴田丽
  • 致最高法院院长王胜俊的一封信——信访办的法警难道是打手不成/吴田丽
  • “和谐”来源于爱/吴田丽(图)
  • 北京访民吴田丽有话要说
  • 北京丰台政府违法成性 说慌成性/吴田丽
  • 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执行奇闻/吴田丽
  • 吴田丽的生活限入困境/吴田丽
  • 欢迎旁听 转业军人王伟平上诉案/吴田丽
  • 苦不堪言的日子啥时结束/吴田丽
  • 北京访民吴田丽 再致温总理一封信
  • 前中央警卫局的转业军人王伟平又快被逼疯了/吴田丽
  • 北京转业军人王伟平 民事上诉状/吴田丽
  • 警匪帮一号追杀令:追杀北京访民吴田丽
  • 北京访民吴田丽 紧急辟谣——致国务院总理温家宝的一封信
  • 谁在欺骗总理温家宝和小民吴田丽/李宏志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