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揭露中共政权利用两劳(劳教、劳改)特殊环境下药害人——细说数次受药后的感觉/上海冤民杜阳明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1月04日 来稿)
    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2010年10月29日
     1,2003年7月23日我由于动拆迁被政府行政侵权——劳动教养一年半,苏北大丰劳教所的干警表面上对我很客气,欺骗我说“你的问题特殊,到这里是过过场,最多两个月,只要你配合我们服从管理,我们肯定会照顾你的,当时我也迫切想尽快解决上访问题,所以非常相信代表政府的管教(干警),如果以对待劳教人员的态度相比,确实好得不得了,每次他们叫我上办公室谈心时,都是倒茶、递烟,让你感动。
     当时市政府想将我搞成在劳教所化解的典型,安排政法委、公安局、闸北电视台与我谈话(录取口供),每次谈话之前大队长王水兵都会请我喝茶抽烟,再由豺——管教陈亮训话,然后被带到谈话人面前,奇怪的是每次接见后,我都想不起对方问了些什么,自己回答些什么,自己干了些什么,当第三次 接见前王水兵递过来的烟我只抽了二口,茶也没喝,当代表司法局的张科长问我“王明清是不是头“时,我知道这是询问录口供,我回答”王明清如果是头,我就是总统“接下来不论他们询问什么,我都不予回答,他们知道我识破了阴谋,当我明确告诉他们:不想再回答任何问题时,灰溜溜的走了,以后也没有再来。 (博讯 boxun.com)

    2,2003年10月1 2日下午,芷江西街道政法委书记贺德山到劳教所“探视“,摸到我的要求底线后离去。此时已刚过晚饭时,我到寝室时饭还是温热的,(平时我经常吃冷饭、冷菜、冷汤、冷水,都没什么),当我吃完饭后不久,开始绞痛难忍,五天里经过医务室三个医生的诊治,我没有任何感冒症状,也明白告诉他们是吃完饭引起的,三人都将我当感冒诊治,给我吃安乃近等刺激肠胃的药物,因我平时不怎么看病吃药,没有一点药理知识,医生开什么药我吃什么药,结果越看越厉害,五天里滴水未沾,当转到场部医院诊治时,已成胃溃疡,还没有好转就将我投入禁闭室(因为我拒绝了他们10+1/2万的化解方案)每天故意让我吃温开水泡冷饭,酱菜萝卜干,这些又冷又硬的东西不断摩擦着没有治好的溃疡肠胃,痛苦难忍,再加上将我冷冻导致风湿性关节炎发作,结果政府一连串的组合拳,从下药——致病——禁闭——冷冻——城下之盟,以所外执行可以治病为诱饵,以10万的低价迫使我接受不平等条约,无耻地完成了(在监狱这个特定环境里)化解任务。(当时我已经连行走都困难,监狱当局强迫我每天从二楼到五楼出工,途中要停下三次,如果我不答应城下之盟会导致更严厉的迫害,可能会是莫名其妙冤死的典型,)尽管当事人贺德山也知道这个协议我不会认可,但仍然乘人之危完成了既定方针。
    当我在妻子的精心照料下基本康复,坚决拒绝不平等协议,2004年11月3日被政府回炉,吃完余下的79天牢狱之灾。
    2004年12月18日离我“法定日“还有三十多天,监狱当局以不服管教为由再次关我禁闭,劳教中队长韩超说”我们搞你不会留下任何把柄,即使你出了这个门,还可以叫你进入另一个门“他们组织了以那伟为首的三位狱警变成的心理咨询师,给我喝下了一杯浅浅淡黄色的水,当我感觉烦躁不安时,那伟等人在旁喋喋不休地胡说八道,我真想打他们一顿,但是我用意志强行压制药物引起的冲动情绪,三个小时里一言不发,挽救了自己没有被送入另一个门——精神病医院。政府的阴谋再一次失败。
     3,2007年9月28日晚,是我从白茅岭监狱到南汇监狱走过程序的整一个月,封监前劳役犯大组长陈连国把三筒卷筒纸放在桌子上,这是从来没有的现象,好像预先知道我要用很多卷筒纸。
    八时半封监,九时熄灯睡觉,九时半一口口水堵在咽喉,咽不下、吐不出,呼吸不畅,硬使劲想吐出口水,结果口水里都带血丝,抹下的卷筒纸扔了一地,报病后主管李大队长不予理睬,故意刁难,直到十一时半,才同意我穿上囚衣去看病。到了医院故意拖延等待,等拍好X光片子,开好金果饮、含片,刚回到监室所有的症状全没有了,毛病来得凶险,去得迅速。达到了在程序的最后一天,让我自觉地穿上囚衣目的,这种药物如果多用点,我的一口气可能就上不来了,但是我没有害怕,回到监区依然不穿囚衣,实则上在这一回合程序的较量上,监狱当局依然没有达到目的。
    那时候视我为眼中钉的政府,千方百计地企图将我消灭于无形,每一个监室的囚犯都知道共产党要我死,过了十一后,强盗忽然发了善心,监狱当局派医务犯穆宏柱通知我:明天住院。在监狱住院是每一个服刑犯梦寐以求的好事,有些罪犯为了达到住院的目的不惜自伤自残,我虽然不知道政府让我住院的目的,但长时期以来与中共官僚交往形成了逆向思维,我有病有伤时不准看病,现在我伤好了、病没了要我住院,按照经念肯定是个阴谋,我毫不犹豫地加以拒绝,穆宏柱说“领导决定的不能更改”答“是你们的领导,我没病没伤的住什么院”穆宏柱说“片子拍出来有阴影,你生过肺结核”我说“那是抽烟造成的,我从来没有生过肺结核”穆宏柱说“你不肯住院,我只好汇报领导”阴谋无法预期实施,住院之事不了了之,慕尼黑依然在悄悄地进行。
    本来伙房用长方(大)不锈钢磁盘蒸饭,服刑犯发二个不锈钢碗在房间里打饭、打菜,对于敲骨吸髓贪污成性的监狱当局,居然舍得放弃使用不久的大量的炊具,宁愿另外花费大笔费用添置铝合、铁框等炊具,不仅耗损经济费用,人力浪费,而且管理麻烦,无论从什么角度分析,都是一种不可理喻的,除非别有用心地为了达到某一种目的。
    后来吃饭由劳役犯分发,每人一盒饭、一盒菜发给谁谁吃,不准调换。这一新规定肯定是有所针对的,联想起政府总想将我置之死地而后快的罪恶行径,在要我住院的阴谋失败后,又搞出这么一个花样,虽然还不清楚想干什么,但反其道而行之是当时的思维主线,我没有接劳役犯发给我的饭菜,自己动手拿了饭菜。以后沿袭自己动手拿饭菜,时上时下,时左时右地拿,尽量不让他们掌握规律,避免了在饭菜上被连续下药的可能性。
    监狱当局一计不成又生一计,本来所有的劳役犯自己花钱买的热水瓶都放在一起使用,现在重新规定每个人将名字写在热水瓶上,只能用自己的热水瓶里的水,这一措施明显是针对我的,具有高度警惕性的我马上联想到他们想在饮水上下药,我监视着劳役犯打好水,就将热水瓶放在自己的床下,另用一只橙汁小瓶倒满开水,随身带着,杜绝了在我的饮水里连续下药的可能性。
    监狱当局以查卫生不合格为名,唆使室长不准我将热水瓶放在床下,要我放到视线看不到的盎洗室,室长鼓动罪犯企图以武力胁迫我拿走热水瓶,经过反复较量挫败了他们的阴谋。以智以勇保证了自己能够不被下药而活着走出监狱。
    联想到许多被政府枉法侵权的访民,在监狱里受到不同程度的药物伤害,所出现的莫名其妙的症状,陈小明、承胜、周明珠…..都是烂肺、烂肝、烂血管而死,死状何其相似。我虽然能够死里逃生,但有责任将自己被数次下药的经过和细节进行揭露,为被中共政权害死的冤民讨个公道。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我被中共政治迫害,酷刑虐待的的事实/上海闸北冤民杜阳明
  • 全面剖析共产党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杜阳明
  • 段春芳被中断接见意味着什么/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 全面剖析共产党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法/系列周刊50 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 舟曲哀悼日问谁是罪魁祸/上海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 谁是黑老大文强的保护伞/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 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发扬革命传统,把反对当代的法西斯——中共的斗争进行到底/杜阳明
  • 我被投进青浦朱家角软禁前的政府作为/杜阳明
  • 20101号控诉状/杜阳明
  • 上访纪实/杜阳明
  • 全面剖析共产党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法 周刊 系列22/杜阳明
  • 全面剖析共产党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法 周刊 系列20全面剖析共产党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法 周刊 系列20/杜阳明
  • 全面剖析共产党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法 周刊 系列19/杜阳明
  • 对访民搞秘密开庭的目的何在?/杜阳明
  • 病羔羊瞬间变成母老虎,是基因改变,还是编造的故事/杜阳明
  • 156天的期限是那家法律规定的/杜阳明
  • 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再审申诉状
  • 被上海帮推向“敌对势力”的杜阳明——来自白茅岭监狱的控告(图)
  • 安元鼎黑监狱是个例吗?谁是全国范围截访的保护伞?/杜阳明
  • 段春芳狱中近况/杜阳明
  • 上海访民人权博览会(十四)——侥幸活着出狱的杜阳明(图)
  • 中共编造谎言,愚弄全世界人再次质疑邢鲲案的真实性/杜阳明
  • 9月2日抄家记 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 上海张翠平和杜阳明因“诽谤”被传唤却不知诽谤了谁
  • 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的控诉状
  • 杜阳明:陈小明英烈二周年祭日中共政权在干什么?
  • 骚扰、威胁是中共政腐惯用的伎俩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 上海维权抗暴英雄杜阳明、田宝成获释,痛斥监狱酷刑!(图)
  • 全面剖析共产党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法结后语/杜阳明
  • 全面剖析共产党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法全面剖析共产党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法/杜阳明
  • 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党法》/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 老子的驭民术预见了中共必然灭亡的下/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 共产主义大厦倾倒之际,中共为何能躲过/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 俞正声说谎脸不红/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 上访——中国特色的新兴产业/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 从大救星到大灾星的演/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 表演表/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 群魔亮相意味着什么?/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 二个“规定”的反思/杜阳明
  • 把中共的掠夺行径永远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杜阳明
  • 杜阳明/全面剖析共产党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 周刊 系列40
  • 警惕国家级强盗、土匪、地痞、流氓、无赖——中共/杜阳明
  • 驳特务陈忠之流的奇谈繆论1/杜阳明
  • 全面剖析共产党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法/杜阳明
  • 全面剖析共产党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法周刊 系列34/杜阳明
  • 杜阳明:回眸09年,展望未来,谁能救中国?
  • 回眸09年,展望未来,谁能救中国 新年贺岁辞/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