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池强: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院长:请帮帮一个母亲, 再审申请书/美籍伊丽莎白•丁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0月18日 来稿)
     再审申请书
    申请人:伊丽莎白•丁,( Elizabeth Ding,丁小红),女,美国国籍,因办理此民事案失业,住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民23—4—306号。邮信地址P. O. Box1454, Palo Alto, CA94302, USA。电话:美国6502838958。
     被申请人:丁爱笛,男,1947年5月6日出生,汉族,北京天伦度假发展有限公司经理,住北京市朝阳区安外小关街甲51号1601室。 (博讯 boxun.com)

    电话:北京64969128 13910097020
     丁爱笙,男,1949年3月17日出生,汉族,退休职工,住北京市朝阳区惠新东街甲15号楼704号。电话:13910436195
     丁小立,男,1955年9月6日出生,美国国籍,美国IBM公司职员,住美国乔治亚州阿尔法镇外思特博雷路185号(185 Westbury Lane, Alpharetta, GA30005,USA.)电话:美国6786241382
    
     申请人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2009)二中民终字第19205号的判决是枉法判案,申请再审。
    请求事项:请求撤销原判,重新审理。
    专用名词:阴道算法:有权之人利用手中之权对异性有意或不由自主地做出不合常理的优惠,同时,对同性做出极其伤害的事,从中得到某种快感。
    事实与理由:
    仅仅是因为我父亲丁涪海在2004年初给了我他的遗嘱,丁爱笛,丁爱笙,丁小立就狼心狗肺的阴谋剥夺我的继承权,篡夺306和308的房产,他们不仅设计阻挠了我母亲给我的遗嘱,并且惨无人道的终生没让我们母女相见,直到今天法院没有为此事向我做出任何的道歉,没有做出任何实质性的谴责他们这种非人道做法,并且法官蒋春燕还在无耻的包庇他们,法官这样错误的判决是对我父母和我的极大污蔑和极度迫害。望北京市高级法院重新审理此案,给我和我的父母一个公平公正的判决。
    1《民事诉讼法》第179条规定,原判决、裁定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当事人申请再审的,法院应当再审。一审和二审中基本事实不清,缺乏证据:
    (1)一审和二审法院都认定我父亲和母亲没有留下任何意义上的遗嘱,我们提供的所有关于我父母的遗嘱的证据,法院一概不承认,以下是我们向法院提供的部分证据:
    ① 席博途和丛玉国为我父亲丁涪海做的遗嘱;
    ② 席博途和丛玉国为我父亲做的遗嘱录音;
    ③ 席博途和丛玉国亲手写的北京公证处的公证申请表和他们的亲笔手写的证明(当时公证员李铁林告诉他们不必做这个公证,因他们必须出庭作证,所以席博途和丛玉国就把他们手写的做公证的全部资料留给了我,并答应出庭作证,众所周知后来他们没有出庭作证,因他们又向我要20万人民币,根据美国律师康威尔John Conwell的指示,我没有给他们,在2006年2月15日把他们告到了中国律师协会。)
    ④ 张家元关于丁涪海录音遗嘱记录的证明和录音遗嘱记录;
    ⑤ 康威尔(John Conwell)手写的关于我父母遗嘱的英文证明和其中文翻译;
    ⑥ 我儿写的关于我父亲遗嘱的证明;
    ⑦ 二审法院法官已当庭证实丁爱笛、丁爱笙、丁小立阻止我见我母亲使得我没有拿到我母亲的遗嘱之事实;
    ⑧ 呼家楼原派出所所长曹立和张燕生证明丁爱笛, 丁爱笙等阻止我见我母亲这一事实;
    ⑨ 我向小关派出所报警关于丁爱笙为了阻止我见我母亲并打我的事实。
    以上证据足以证明我父亲母亲是留有遗嘱的,而且是真实有效的遗嘱。一审、二审法院,特别是法官蒋春燕认定我父母没有留下任何形式的遗嘱和我父母的遗嘱不符合遗嘱的要件是完全错误的。申请人父亲的遗嘱是申请人父亲的真实意思表示,是申请人父亲正式将他的所有财产包括房屋留给申请人继承的合法文书,同时,申请人父亲所做的遗嘱录音也进一步佐证了申请人父亲代书遗嘱的真实性和合法性。一审和二审中,法官未查清事实即认定当时丁涪海不能讲话与事实不符,丁涪海的遗嘱录音中已明确证明丁涪海可以讲话。
    
    二审法院认定我未提供确凿的证据证明贺谨生前留有遗嘱,故
    认定我母亲没有留下遗嘱,法官蒋春燕这样做,真是助虐为纣。众所周知,是我母亲贺瑾在2004年10月左右告知我有人欺负她,(张)海娥欺负她,她病了,准备好了遗嘱让我回家拿,说把306留给我但没有提308。然后我立马克服困难从美国回到中国, 我要照顾母亲,但丁爱笛等把我母亲从家中移走,藏匿起来不让我们母女相见,并把家中门锁换了,我在中国苦苦等待了100多天想见我的母亲,但直到我母亲去世我们母女都没能相见。丁爱笙当庭承认他们阻止我们母女相见并且我母亲过世后他们也没有告知我这一事实。他们这样做完全剥夺了我们母女最基本的人权,而且判决书上说“丁爱笙讲我与母亲关系不好,故没让我与母亲相见”这是一派胡言,我与我母亲关系很好,天下哪有母亲不想见女儿、女儿不想见母亲之理。他们这样惨无人道的把我们母女分开还竟然敢在法庭上大放厥词,法官蒋春燕居然没有制止和质疑他们,还偏信他们, 真是不可思议,做为法官真是可耻之极。请问,在我当时的条件下,我还能向你们提供什么样的证据,你们才认为是确凿的证据?我当时在2004年曾经向朝阳法院提出排除障碍让我们母女相见的请求,但朝阳法院不予立案,我曾经向中国妇联、人民日报居委会、中国日报,呼家楼派出所,中国华侨,中国驻美国大使馆, 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和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等相关组织和个人请求帮助,但没有人管。
     对比之下,二审法院在没有任何确凿证据的情况下认定“有理由认为丁爱笙、丁英系受贺谨之托支取的存款”,事实上他们当庭承认他们是冒签丁涪海、贺谨的签名,这是违法犯罪行为。法官蒋春燕不管。
    (2)席博途和丛玉国在北京市公证处所写的证明,二审法院应查明是他们亲笔所书,以此证明申请人父亲丁涪海的遗嘱并非像他们所说的,是他们写的草稿。二审中,申请人申请了对席博途和丛玉国的笔迹进行鉴定,但二审法院没有鉴定。当时法官蒋春燕也没有说她对此有疑问,没有做一步的调查。这是法官蒋春燕的失误。
    自称为律师的席博途和丛玉国为我父亲丁涪海先生做了遗嘱,后知为代书遗嘱,并且同时做了遗嘱录音,当时作为律师的席博途让我父亲按了手印,但我没有看见让他签字。这就成为日后对方争论的焦点。没有法律规定不是亲笔签字遗嘱就一定不成立!并且到现在没有证明不是父亲亲笔签字。并且这是律师的所作所为,这和做遗嘱的我父亲和接受遗嘱的我是没有关系的,也不应为此负责,为此事负责任的应是律师和法官本人,特别是法官应为此事负责,这是法官的职责所在。法官为此完全否定了我父亲的遗嘱,法官这样做,不但伤害了我更重要的是法官完全剥夺了我父亲的做遗嘱的权利和完全剥夺了我父亲自由支配他自己的财产的权利。法官的所作所为是完全错误的和不人道的。一审和二审中,法官认定席博途所说的当时丁涪海不能讲话,但丁涪海的遗嘱录音中已明确证明丁涪海可以讲话。在二审判决书上,法官讲丛玉国称当时丁涪海无法回答问题,事实上,根据2007年10月12号法官徐悦与丛玉国的谈话笔录,丛玉国的原话是:“1月30日我和席博途、丁小红和丁小红的儿子去的中日医院…被继承人丁小红的父亲已经弥留,席博途问了他几句话,他什么也回答不了”。根据丁涪海的录音遗嘱可以确定丁涪海不但可以讲话,而且讲的很清醒,这完全证明席博途和丛玉国在说谎。并且席博途和丛玉国承认当时都在代书遗嘱上亲笔签了字。席博途和丛玉国都是受过正规律师训练的人,他们知道亲笔签字的法律意义,并且在2004年11月份左右,他们都到北京市公证处做公证;席博途和丛玉国亲手写的北京公证处的公证申请表和他们的证明就证明了这不是遗嘱草稿,而是正式的遗嘱,否则他们没有必要去公证处做公证,也没有必要去中日医院和我父亲面谈。并且你可从法院笔录中看到席博途和丛玉国前后讲话矛盾。
    (3)在二审中,丁爱笙当庭承认,他阻止我见我的母亲并且没
    有告知我母亲过世的消息,他们这样做剥夺我的祭奠权和母亲见女儿、女儿见母亲的最基本的人权,二审法官居然偏信丁爱笙讲我母亲不愿见我这一卑鄙行为,真是不可思议!并且丁爱笛、丁小立也阻止我见我的母亲并且没有告知我母亲过世的消息。法官蒋春燕没有过问此事,这是法官蒋春燕的失误,事实上是错误。事实上2004年10月份左右,我母亲叫我回来拿她的遗嘱,因丁爱笙、丁爱笛、丁小立阻止我见到我的母亲,所以才没能拿到母亲的遗嘱。但这不应影响母亲遗嘱发生效力!无论我怎么问,他们也不告诉我父母葬在何地,他们的这种行为侵犯了我对母亲的探望权和对父母的祭奠权,是为了干涉我对父母的遗产顺利继承,一审和二审法院对这些事实都没有处理。他们这种卑鄙无耻的行为,应当受到法律制裁,但在二审中,法官却没有对他们作出任何实质性的惩罚,并且让丁爱笙、丁爱笛、丁小立篡夺306(我必须给他们65万)和308的房产阴谋得逞。这让我不得不认为法官蒋春燕是在包庇他们和枉法判案。
    (4)退一万步,我父母于2004、2005年先后去世,我于 2005年提起诉讼,房屋估价理应按2005年的市场价来评估,而不是2008年。一审法院按2008年的市场价进行评估是错误的,二审法院也没有纠正。我律师告诉我,法院必须按2005年的市场价来评估,这是法律。我还要指出的是,根据一审法庭开庭笔录,早在2005年11月22日,就有如下的事实:
    法官:对306和308房屋的价值和装修是否申请进行评估?
    原代:不同意进行评估,要求按份额分割,不要求法院处理居住。
    三被代:不要求评估,要求按份额分割,不要求处理居住。装修可以忽略,不要求评估。
     以上有史兰生、李梅、刘茵和法官陈红的亲笔签字,但是后来刘茵在2007年11月8号又申请评估,最终2008年法院进行了评估,法院没有做任何解释,有法官陈红等人的亲笔签字又出尔反尔,这是为法律所不允许的。这也许是一审换了四个法官的原因:换呀换,直到换的法官完全按照丁爱笛等讲话去做!
    按照我父亲的原意遗嘱 (我父亲是要把他的全部财产包括房产留给我,这包括308和306的房子,但席博途在他的代书遗嘱上只写了306,告诉我是为了避免冲突,这是在中国!)和我母亲的遗嘱(因丁爱笛等阻止我见母亲未能拿到),如果法院只判我继承306的话,丁爱笛等应付我钱,大约在38万左右如果按2008年法院的评估,但现在一审和二审法院却要求我付他们65万之多。这中间的差距是一百多万,我的损失是一百多万。 天理何在?公理何在?并且我从美国到中国被迫来回多次,化了十几万美元;你们如此迫害我,蒋春燕,你是人吗?! 我父母是高级知识份子,他们是非常负责任的人,他们绝不会不留遗嘱,让丁爱笛等迫害我。现在法官却由着丁爱笛等对我不停的进行着人身攻击,不断的迫害我,这真让我父母死不瞑目,法官完全忘记了他们的职责。更重要的是他们丧失了作为法官的基本原则,即尊重事实,他们完全否定了我父母的最后遗命,蒋春燕完全的彻底的否定了我父母有权处理他们自己的财产的权利和能力。
    他们首先否定了我父母遗嘱的存在性,然后又否定了其真实性,事实上从父亲的遗嘱录音中就已经确凿无误的证明了我父亲做了遗嘱,关于做遗嘱的书写格式或做遗嘱录音的问答形式那是你们律师的事,不能以律师的好坏来决定遗嘱的真伪性,事实上,做为法官首先应确定我父母是否有愿望留遗嘱,是否留有遗嘱,遗嘱的内容是什么,最后才是遗嘱的格式问题,并且不能用遗嘱的格式问题而百分之百的否定我父母的最后遗命,否则的话,法官把替人做遗嘱的人即律师凌驾于做遗嘱的人之上,所以席博途和丛玉国敢于要我给他们20万,否则他们就不出庭作证,就做伪证;我没给他们,他们居然就做伪证,现在事实已经戳穿他们的谎言了,法官居然不处理他们,蒋春燕法官宁愿相信杀人犯席博途的伪证,真是不可思议。
    在我父亲的遗嘱录音中可以很清楚的听清有四个人的声音:两个律师席博途和丛玉国,我父亲和我!
    关于房屋评估的时间问题,按我律师所说,依法对房屋评估应在2005年做出,但现在法官却按2008年的房屋评价判这个案子,但却按2004年租金对308室进行判案,308室是按每月1000元的租金租给“玉娥蝶”我们多次要求按市场价,但法官都不听。即使在2004年那个房子租金也应该在1800元左右,在2008年那个房子是在2000到3000元之间,这是房屋中介告诉我的,并且法官并没有指出租房人玉娥蝶的身份即她是丁爱笛公司中的人。刘茵说:“承租人与我们(丁爱笛)没什么关系,只是个人”, 刘茵在骗人!玉娥蝶,和她前面几个人都是丁爱笛公司中的人!而且不知道她们和丁爱笛之间具体是什么关系,因丁爱笛收她们如此少的钱!从这里你可以清楚的看出法官蒋春燕判案有二重标准,对丁爱笛等他们就按2004年甚至更早的,更不合理的低价为租金底价,这样丁爱笛在无形当中就多得了几万块钱(哪怕是每个月1000元,那到2010年也是八万多,实际如果按市场价3000每个月算,那就是25万多),而我就要多付几万块钱给丁爱笛,因306的房价是以2008年的估价为准,而且众所周知房价在2008年奥运会年会大幅涨价,他们这样做就是让我事实上全价和高价买下306,事实上306的房价在2005年也就是四五十万,我现在在蒋法官的判决下我不但全价并且是高高价买下306,而且远比四五十万高。这完全违背了我父母的遗命和他们的最终愿望,蒋春燕法官这样做难道不是枉法裁判行为吗?
    事实上,蒋春燕法官没有把我父母的银行那些幸存的钱分给我:父母的银行钱只有3万左右,加上丁爱笙吐出的钱(11300元,376.49美元和2000美元, 12638.5, 11241)有七、八万左右;每份为2万左右;丁爱笙拿父母的其他钱二审中已查出,但蒋春燕没有让丁爱笙吐出作为父母的遗产;丁爱笛的所谓丧葬费只有36828元,每份为9207元;丁爱笛的308租金为8 到25万之间,每份为2万到6万之间;306室按照2008年的房屋评价判为1081978元;每份为270494元。蒋春燕法官判我给丁爱笛261201元,270494-261201=9293(元)。而且丁爱笛的所谓丧葬费不是他一人所付!蒋春燕法官,你太黑心了!
    另外,如果306室按照2005年的房屋评价判应为四五十万左右,每份为十万元左右!这就是说,丁爱笛应得少于十万元!现在蒋春燕法官要我付大约65万元左右,这相当于2005年初我买306、308两房的市场价。而现在只判给我306室,我却要付这么多钱。真不知蒋春燕法官是如何得到这些数字的。我几次去二中院要蒋春燕解释这些数字,但蒋春燕避而不见,并且她的书记员杜超曾告诉我,蒋春燕会在7月最后的星期五下午2点给我打电话,但谁知道她至今没给我来一次电话。她的这些判决有明显的错误,她是怎样得出的呢?从她的判决书中是看不出来的。所以,有一种可能,她用的是臭名昭著的阴道算法。
     (5)关于丧葬费,丁爱笛在一审中曾说丧葬费是他一人出的。后来丁爱笙讲他给了丁爱笛12000元,二审中,丁爱笙称拿了父母的2000美元用于坟地支出,这就证明了丁爱笛在一审中所说的丧葬费是他一人所出是撒谎,并且丁爱笙指我母亲名下的美元均系丁小立从美国寄回是伪证,我有证据证明我曾给我父母钱、衣服、药品、保健品,并且他们在美国我家中,我每天给他们亲自做八菜一汤,保证他们的身体健康,给他们很好的照顾。丁爱笛没给父母亲自做过一顿饭。
    丁爱笛等阻止我见我的母亲并且没有告知我母亲过世的消息,他们这样做剥夺我的祭奠权和母亲见女儿、女儿见母亲的最基本的人权,他们没有告知我父母亲坟在哪,但蒋春燕仍判我给他们钱。
    (6)关于对方律师刘茵她经常讲一些违背事实的话,仗着她自己是律师,对我进行人身攻击,法官也不管,我认为她是个道德败坏的人,她在丁爱笛等无耻的阻止我和我母亲相见之后,她还如此攻击污蔑我,我真怀疑她是否是人,一个有道德的人,是不会再迫害受害妇女的,下面我仅举几个刘茵无耻的攻击我的例子:
    I)丁爱笛等为了阻止我母亲给我她的遗嘱,他们把我母亲转移并藏了起来,并且把父母家的门换了锁,并且他们偷走了父母所有的证件,包括房产证和户口本等,使得我在2004年11月从美国回来看望母亲,不但见不到母亲,也进不了家门,去向丁爱笙拿钥匙,他不但不给钥匙,反而殴打了我,去朝阳法院申请排除障碍,但朝阳法院不受理,但他让我去呼家楼派出所,在呼家楼派出所所长曹立的帮助下,请专业开锁师开门,终于可以住进家里去,当时306的房只有我父母和我儿子的户口在那里,但刘茵却信口雌黄讲我是撬门进屋,她的所作所为真是蛇蝎心肠,她已沦为丁爱笛等臭男人欺压迫害妇女的帮凶。婊子为钱,出卖自己的身体;但刘茵却拿着丁爱笛的钱出卖了她的灵魂,她残酷的迫害于我。按照刘茵的讲话格式,我认为刘茵有被丁爱笛阴茎撬进她的阴道门之嫌。要不,她为什么为丁爱笛如此卖命,残酷的迫害于我。
    II)丁爱笛等借装修之名在2003年把我父母的贵重财产包括我给我父母的衣服和我自己的衣物抢劫一空,父母在时我曾当面质问他为什么这么做,丁爱笛像这次一样讲:你有本事你告我去啊,你去报警啊,但直到现在我才知道,法院法官和警察局都不是一般老百姓能去的地方。我为此案已给法院三万左右,但法院竟然判的如此不讲理。 2005年,干脆给丁爱笛四五十万,也比法院判的好。法院不是为我们妇女伸冤的地方!希望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法官是好法官。
    像丁爱笛,我父母都过世了,按理说必须销户才能够火化,但因306房父母销了户以后我儿子就会成为户主,所以丁爱笛居然就能不销父母的户也能火化,在丁爱笛换306房门锁时,他已经把家所有的重要东西搬走了,居然把电视的机顶盒也拿走了,但刘茵却睁着眼说瞎话,说我擅自装修,说我有转移变卖财产的之嫌。我自己有我自己财产,像我父母死后仅余两三万元,像丁爱笙当庭所讲:“父亲仅是个县级干部,母亲是个不会理财之人”,我绝不会转移变卖父母的财产,并且我父亲明确指明他将他的所有财产全部留给我,并且我也不同意丁爱笙所讲,事实上我的父亲是一个高级知识份子,难得的人才,我母亲也是高级会计师,她为了丁爱笙丧失了自己的事业,并且我父母早在2004年就早已把306房间给了我,我在我自己的家装修,怎能讲是擅自装修?刘茵的恶毒舌头法院必须依法斩断她的毒舌,刘茵完全像一个泼妇在这骂街,也不知她拿了丁爱笛多少的钱,能做出这伤天害理之事。
    刘茵所做是为了让我们兄妹永远的,世世代代的为敌,愿上帝惩罚她。这可能也是丁爱笛所愿。
    2. 《民事诉讼法》第179条规定,对审理案件需要的证据,
    当事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书面申请人民法院调查收集,人民法院未调查收集的,当事人可以申请再审的,法院应当再审。 二审中我向法院申请收集证据,但是法院没有收集,其中包括:
    (1)我父亲丁涪海的遗嘱录音原件,二审法院应向一审法院调取,但没有调取。本案中的遗嘱录音是认定本案事实的重要证据,可以确定是否存在遗嘱继承,但是一审法院对这一证据根本没有涉及,二审法院也没有调取进行质证,直接导致本案事实认定错误。而且,蒋春燕在判决中,她决不提遗嘱录音一事,反而称音像材料;她在掩盖事实真相。
    (2)席博途和丛玉国他们在北京市公证处所写的证明,二审法院应查明是他们亲笔所书,以此证明我父亲丁涪海的遗嘱绝不是像他们所说的,是他们写的草稿。二审中,我申请了对席博途和丛玉国的笔迹进行鉴定,但二审法院没有鉴定。
    (3)关于丁爱笙为阻止我见我母亲拿到我母亲的遗嘱而对我施暴一事,二审法院并没有去认真调查正式收集北京市朝阳区小关派出所我的报警记录。
    
    3. 《民事诉讼法》第179条规定,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未经质证的,当事人申请再审的,法院应当再审。
    (1)本案中的遗嘱录音是认定本案事实的重要证据,可以确定是否存在遗嘱继承,但是一审法院对这一证据根本没有涉及,二审法院也没有调取进行质证,直接导致本案事实认定错误。
    在一审和二审判决书中,法官刘德恒和法官蒋春燕都人为的忽略我父亲的录音遗嘱这一重要事实,居心何在?!
    (2)此次一审和二审判决,所有的证人都未经质证,席博途和丛玉国是因为没有给他们想要的钱没有出庭作证,法院也没有传他们到庭;康威尔是因为对方百般阻挠没能出庭作证,他两次不远万里从美国到中国,都没能出庭作证,特别是第二次,根据一审谈话笔录,在2006年2月28号,法官说证人是否有自带翻译到庭,我们说这些可以解决,但在2006年3月29日的开庭笔录当中,法官却因为被代理人讲他们对翻译本人及水平没异议,但对翻译程序有意见,翻译不应由证人自己带,但原代讲被告的异议没有依据,翻译可以由法院指定也可以由证人自带。但法官却因此没有让康威尔出庭作证。从上所诉,可以看出,法院不是要查出事实真相!
    4. 《民事诉讼法》的第179条规定,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是伪造的,当事人申请再审,法院应当再审。
    关于丁爱笛之女丁英冒领我母亲存款一事,二审判决中是这样写的:贺谨在中国银行账号为41006020200182176004的存款2000美元,账号为41006020200176172608的存款600.16美元,账号为41006020200177173100的存款2375.70美元,该三笔存款于2005年1月25日由案外人丁英以贺瑾的名义代取。这个证据完全是伪造的!中国银行已经提供了取款明细和取款凭条,显示在2005年1月25日,丁英冒签我母亲的签名在同一天同一账户(410150001880474813)分三次(第一次600.16美元,第二次2000美元,第三次2375.70美元)取走了将近5000美元,即35000元左右,丁英把该账户基本取光,这说明上面二审法院所说的从这三个账户中取这三笔款的证据完全是伪造的!蒋春燕法官为何这样做呢?丁英为丁爱笛之女,法官称其为案外人,而没有指出利害关系。而且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这部分存款是丁英代领,我母亲绝不会让丁英取钱,因为我母亲之前自己也去银行取过钱,完全有能力自己取款,而且我母亲不去国外,根本用不到美元,也没有理由让丁英同一天分三次从同一个账户中取钱并取光。这足以证明丁爱笛等转移、藏匿我父母的遗产和财产。二审法院在没有任何确凿证据的情况下认定丁英系受贺谨之托支取的存款,事实上丁英等当庭承认他们是冒签丁涪海、贺谨的签名--这是违法犯罪行为。真是不讲理!在没有任何确凿的证据下,蒋春燕法官直接认定丁英为代取,真是不讲理!
    5.《民事诉讼法》第179条规定,原判决、裁定遗漏或者超出诉讼请求的,当事人申请再审的,法院应当再审。
    我父母有几十个银行账户,法院对我父母的银行存款没有作出严谨的调查,遗漏很多。我父母工作一辈子,不可能只有 33298(2913, 3225, 21079,6080)左右人民币的存款。一审和二审中我们多次要求法院查明,他们都没有做过明确系统的调查,当丁爱笙和丁爱笛之女丁英当庭承认他们冒名从我父母的账户中取钱,法官也没有问清他们到底拿走了多少钱。二审判决为中审判决,蒋春燕法官怎可如此草率行事?
    6. 对于判决中的给付金钱的数额问题,法院的二审判决是错误的,二审中丁爱笙承认他冒领丁涪海、贺谨的银行中的钱其中的2000美元交了丧葬费,按照丁爱笙所称,他一共给了丁爱笛2000美元的丧葬费加上原先的12000元,这样丁爱笛所称其独出的36828元是不正确的,这2000美元是从我父母账户上出的,所以二审判决给丁爱笛与一审同样的数额(二十六万一千二百零一元)是不正确的,由此推论所有的数额是有问题的。
    而且蒋春燕法官从来没有给出丁爱笛所得的租金应为多少!
    7. 《民事诉讼法》第179条规定,无诉讼行为能力人未经法定代理人代为诉讼或者应当参加诉讼的当事人,因不能归责于本人或者其诉讼代理人的事由,未参加诉讼的:当事人申请再审的,法院应当再审。
    本案中的遗嘱录音是认定本案事实的重要证据。我父亲的声音,做儿女是最熟悉的,但丁爱笛,丁小立都未参加诉讼的出庭质疑,而这些是诉讼代理人不能替代的,当事人申请他们出庭,但法院没有做到,这不利于法院调查事实真相。根据《民事诉讼法》第179条规定,在这种情况下,当事人申请再审的,法院应当再审。丁爱笙不能代表丁爱笛和丁小立。
    并且张家元愿意出庭作证,但蒋春燕法官没有让他出庭作证!何也?
    8. 关于蒋春燕的判决书中写到,丁爱笙在其母亲去世前未协助让我与母亲相见,也未尽力将母亲去世的消息通知我,实为不妥,本院对其的行为提出批评。蒋春燕这样写是为丁爱笛.丁爱笙.丁小立为霸占我父母的遗产,剥夺我母亲做遗嘱的权利和我接受母亲遗嘱的权利,他们惨无人道的把我们母女分开,这一悲惨事实,蒋春燕却为它涂脂抹粉:什么未协助啊,未尽力啊,我不知蒋春燕是否是一个有良知的人。她怎么能这样写呢?事实上,丁爱笙已在法庭上,承认他不许我见母亲之事实,他讲:如果相见,那是有条件的,蒋春燕问什么条件?丁爱笙不答,蒋春燕又问是否告知丁小红当母亲过世时?丁爱笙讲:连面都没让见,当然不告知,但杜超的当庭笔录却没有按原字去写,再说蒋春燕说对丁爱笙的行为提出批评,他们做了吗?
    蒋春燕并没有问丁爱笙是否为阻挠我见我母亲而打了我,事实上丁爱笙的确这样做了,我也向小关派出所报了案,但蒋春燕并没有尽力到小关派出所调出当年我报案的笔录,
    10. 《民事诉讼法》第179条规定,违反法律规定,当事人可以申请再审的,法院应当再审。
    此案2005年开始,其房屋估价应按2005年的市场价来评估,而不是2008年。法院应对他们自己的延误负责,而且我多次为此民事案件多次不远万里从美国来到中国,法院应该为这些花费负责,此花费已达十多万美元;此案件从开始到现在已经过了6年,每一次一审和二审法院都严重超期审理,列如二审应为60天,但他们却拖了一年,法官的所作所为对我的生活和工作带来了无穷的灾难,使我痛上加痛,这真是毫无人道可言。
    我为此案前后从2005年到2010年,这已经要到第七个年头了,此案的严重拖延和错误的判决给我精神上带来严重的损伤,也造成我失业,但法院并没有按法律规定减免我的申请费用,不但不减免反而让我付一半的申请费用,九千多元,让丁爱笛等三人付一半的费用,法院完全藐视法律,对我给他们的失业证明,一字不提,对我要求丁爱笛等付我从美国被迫来返中国的费用,蒋春燕也不予理会,而她在2010年7月曾说过一次,关于这个费用让我另外告丁爱笛等;试想我在美国那么远,怎么可能再回来告他们呢?再说告他们的法律期限法官也没提,本来一个案子就可以解决的事情,为什么非要为难我呢?
    直到今天,丁爱笛,丁爱笙,丁小立都拒绝给我他们的银行账户,使我无法给他们部分钱,他们更是不和我讲话。我多次打电话给他们,他们都不接。我给丁小立打了多次越洋电话,也留了话,让他给他的相关银行号,我好给他钱,他也不回话。现在丁小立换了电话,不给我他的电话。丁爱笛讲一定要朝阳法院迫卖我的房子。我给张维政打了电话,让他帮忙此事,他讲丁小立讲,叫他不要和我讲话。早在2004年我给丁小立打电话让他帮我们母女相见,他却乐意看我们母女见不到面,他的女儿丁舒雨(北京大学国关06)和丁舒颖也曾接过我的电话,他们都称不知道我是谁,丁小立不在,不给我传电话,当我提到让她们转告丁小立我要见母亲的请求时,丁舒雨/丁舒颖尖声大笑并挂断电话。丁舒雨/丁舒颖之流绝不是善良人,愿上帝惩罚她们!我给上海的孙葵打电话,他帮我问丁爱笛是否给我他的银行帐号,让我好给他钱,并且问丁爱笛最少一次给他多少钱,丁爱笛讲,全部,否则,就让我等着拍卖房子。丁爱笛仍没给我他的银行号码,我没办法给他的钱,我按照法院的记录的电话号码给丁爱笙打电话,结果,电话不是他接的,接电话的人告诉我丁爱生不在,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能回来,我给他留了我的手机号码,让丁爱笙给我打回来关于给丁爱生付款的事,至今丁爱笙也没有打电话回来,丁爱笛为了迫使我卖房,他好买过去,联合丁爱笙和丁小立他们三个男人一起,势逼死我。
    
    我走过世界很多国家,从未见到任何一个国家对这样如此残酷的迫害妇女的人不遣责和惩罚的。希望中国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遣责和惩罚丁爱笛,丁爱笙和丁小立。丁爱笛等的所作所为之所以敢这样做,是因为有法官蒋春燕在支持他们。
    在全世界你根本找不到为了篡夺父母家产而不许母女相见,剥夺女儿照顾病重母亲的权利的第二例,而这就发生在中国北京,直到现在有关部门包括妇联等,从没有人对我表示过任何的关心和支持。而美国参议员 Dianne Feinstein和众议员Anna G. Eshoo知道我的悲惨遭遇后都在第一时刻对我表示过她们的关心和支持。天天在讲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但在此继承案中,就因为我是女性,法院就明显的偏袒丁爱笛等。请政府和有关部门重视人类的基本权利,不再让这母女不能相见的人间惨剧再次发生。
    还有丁爱笛之女丁英冒签我父母的签名到银行取钱一事,至今有关部门不理不踩,这本是明显的违法犯罪行为,却没有人做彻底调查搞清他们是否违法犯罪,和有关银行是否有责任,比如朝阳区二中院和朝阳区警察局等。这怎能谈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呢?儿子就有偷老子的权利吗?有这样的法律吗?
    蒋春燕如此昧着良心判案,严重的伤害了我父母和我,给我造成了极大的精神伤害和物质损害。她是全世界善良的人们,特别是妇女,的公敌!
    综上,申请人认为人民法院应尊重历史,尊重现实,按照公开、合理的原则正确处理。要求下次审理此案通过电视面向全世界人民公开审理。
    而一审和二审法院不考虑历史,不注重调查,主观臆断,严重侵犯了申请人的合法权益,故申请人根据《中国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178条规定,向贵院提出再审申请,恳求法院公正裁决。
    此致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申请人:伊丽莎白•丁
    2010年
    
     附件:
    1. 席博途和丛玉国手写的北京公证处的公证申请表和证明
    2. 丁爱笙和丁爱笛之女丁英冒签我父母丁涪海和贺瑾工商银行和中国银行取款凭证中的签名。
    3. 张家元关于丁涪海录音遗嘱记录的证明和录音遗嘱记录
    4. 向朝阳法院提出排除障碍让我们母女相见的请求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美籍华裔儿童遭中国奶粉祸害 父母拟在美提告
  • 北大百万年薪工学院院长 美籍华人陈十一的发财梦
  • 近8年26万中国人入美籍 绿卡到入籍平均等待7年
  • 美籍华人携317罐外国奶粉进境被扣
  • 北京拒绝释放美籍华裔地质学家薛锋
  • 马永田参观世博被拘:更多美籍人士家人受伤害
  • 美籍李玉玲有望晋升全国政协常委
  • 美籍华人建议“两会“废除国籍法、制定移民归化法
  • 美籍华人违章搭建千余平米钢构房被强拆 (图)
  • 武大委托律师应对"辞退门"病危教授被疑为美籍
  • 老上海银行家席家洋房被侵吞,美籍华人家族难讨公道
  • 美籍华人在上海从18层跳楼身亡
  • 北京新增2例输入型H1N1病例 美籍女患者交往甚众
  • 卫生部聘美籍华人胡德伟出任首席卫生经济学专家
  • 中国公安部披露奥运期间美籍游客遇袭案处理经过
  • 北京驅逐兩名美籍示威者離境
  • 买通太子党和中共高官 美籍华人龙长生获释有望
  • 美籍华人邵裘德上海服刑十年获释
  • “美籍”华人得诺贝尔奖/王鹏训
  • 为什么《建国大业》出现美籍华裔演员让人恶心?/钟孝义
  • 美籍华人发现并破解哥德巴赫猜想中的密码
  • 美籍专家:中国人最大的愿望就是做稳奴才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