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天津市访民苗秀芳问中国政府访民的路何时是尽头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0月10日 来稿)
    
    
     我是天津市河东区居民苗秀芳,我家2003年9月25号官商勾结,打着危房改造的旗号,被河东区法院用暴力野蛮的手段违法强拆(在强拆前一个多月,就停水、停电、拆厕所、堵路。拆迁办和法院从没有一个人找过我们,法院也没庭证,就下了栽定书我早上起床时发现在我家窗台上。此房我们家已住六十多年四代人,原是日本人在时的油厂库房,刚解放时改为东风油厂的库房,当时油厂扩建搬走了,就给百姓居住。1976年唐山大地震后,有企业产改为公产房,让自己去办本,我们家没办本;一是家庭困难,二是房管部门也没人找过我们让我们办本,解放前的房子有违章吗?违章建筑应该有哪个单位来定?不是任何人都可以把别人的房子定为违章,就因为拆迁单位的补偿不合理,我们不同意,法院在强拆我家当天,因法院的人去是没有穿制服,我问他们是哪儿的干什么,他们说是法院的来强拆房子,当时到我们家来的几十人,让我们马上搬走,我就说我们就这一处住房我们没地方去,法院的说那我们管不了,我们就管拆房子,说着就让一帮人进我家搬东西,我一看他们跟本不管我们的死活,当时我就想着不让我们活我就和我的家同归于尽,于是我就拿起一瓶汽油浇在我的身上,刚拿起火他们立马就把我抱住了,抢夺我手里的火(因为他们当时就在我身边)把我扭着胳膊把我从我家房子拉了出来,这时我丈夫从他妈家回来,借了一架摄像机准备把我家的一切摄下来,可是他一看那么多人扭着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就上前问,可是没人理他,他就赶忙拿摄像机拍下来,这时法院执行庭长李研学过来就把我丈夫扭着胳膊把我夫妻都拉到他们准备好的警车上,(当时我一看来的执法人员有好几百人,有警察(有市防暴队、分局、派出所)法官、城管等等,警车就好几辆)拉到法院,到了法院法警120133、120134两位法警骂我们是刁民想讹诈政府的污赖等,而且硬把我夫妻往他们关犯人的铁笼子里推,我们不进,他们就开始对我夫妻施暴,对我们拳打脚踢,当时我丈夫手抓着铁笼门他们就玩命掇他,我丈夫手当时就裂开流了很多血,他们根本没有了人性,还在不停的对我们更加疯狂的毒打,我们要打110,他们就把我丈夫的手机抢走了,我当时被他们打倒在地,硬被他们拉进一个只能关一个人的铁笼子,后又被他们非法拘留我夫妻15天,在送拘留所的路上,我已经昏死过去,可他们还把我用铐子铐在警车的拦杆上,我丈夫求他们才把我放下来,到拘留所门口,我丈夫在大门口借电话打了110 ,可110 却没来。我们就这样被他们关进监狱15天,(而且我丈夫的拘留决定书上没有盖章,到现在没有说法。)当我夫妻从拘留所出来后,我家房子被拆,家产也不知去向,当时我夫妻身无分文,衣裳单薄,找到河东法院要我家财产时,执行厅长李研学说:我们没拉你们家东西,是拆迁办拉走的。我说:当时是你们法院去执行强拆和拘留的我们,我们家财产你们应该做财产保全,给我们一份财产清单,对我家财产负责,李研学说:我们只管拆房子,财产我们不管,我再找到拆迁办人说:你们家财产在农村的一户人家存着你们去看吧,我们当时对他们说:没有财产清单我们是不会去看的,拆迁办人说:不看拉到,就再也没人离我们了。没办法,我们多次找政府,可政府又告诉我们,法院执行强拆就是法院拉走的,他们管不了法院,我只好又去找河东法院执行厅长李研学,在我找他几个月多次和他交涉后,2004年8月他才把拆迁办书记张春荣叫到法院,让我把我家财产写出来给了张春荣经我们三个人多次协商打成协议,财产赔偿二十万元,一直到11月底市政府联系办和区信访办才对我们说:市里研究按特困给你们15万元,没有人告诉我们这是房钱或财产钱,我当时对他们说:你们也别说是特困补助了,算我家财产里吧,市联系办的姓周的说别提财产,我们说过财产我们管不了,还让我们找法院,从拆我们家我们从没提过我们家房子要钱,我们一直对他们说房子拆我们多大给我们多大,拆我们内环给我们中环就行,我们家没本我们不要本,还给我们平房就行。就是这样的条件他们就不答应一直不安置,财产不归还,我们多次向市有关部门反应,一年多来没有任何回应,我们负债累累,面临冻死饿死,无家可归,我们当时要是不拿他们按特困补助的15万元,我们没吃没喝没住的,他们能拖死耗死我们,因为在这之前,房管局的人到北京驻京办接我们时,一个人给他们头打电话,后来就对我们说,你们就跑吧,今天我们不接你们,我们住这儿啦,我们有的是钱,拖死你们耗死你们,后来是一位天津市公安局里的一位领导给我们送来两盒盒饭还把他们说了一顿让他们把我们给接了回来。所以我们不得不先拿上这15万元,所以他们就伪造具结书,我们从没见过具结书这三个字,而且现在还出现了三份具结书,我第一次见到的具结书是2005年10月份,我去建设部上访,天津市拆迁办在建设部驻点的工作人员拿出来的,是手写的具结书,我当时让他给我复印,他说:人家不让给你复印,拆迁办一直说是我丈夫写的,我让他们给我一份原件去做鉴定,他们连复印件都不敢给,第二次见到的是2006年9月份在市拆迁办主任那里见到的,就变成了电脑打出来的,和手写的那份内容不一样,我也让她给我复印,她也说:人家不让复印,第三份具结书就是给我复印件的这份,也是电脑打出来的,我多次问他们要原件,拆迁办的说是河东区信访给他们的复印件,他们也没见过原件,我又多次找区政府信访要这份具结书原件,区信访的接待人员说他们没有,这份具结书到底是谁伪造的,我们到现在也不知道,这份具结书上说是市秘书长刘宏声给解决的,他们以这个理由说:市领导解决的问题,我们怎么能推翻。我们从没见过这个人,我们家什么情况他都不知道,他是怎么给我们解决的。三份具结书的内容都不一样,都不能给我们复印,解决问题是以那份具结书为依据的?我们又为什么要签三份具结书?做为明白人都能看出端迷,为什么市领导和区领导硬是看不出来还是在包庇?08年我就是被他们以这份违造的具结书劳教的,我丈夫为我劳教申诉时他们才给了一份我最后第三次见到的具结书复印件(这份具结书是在劳教我之前伪造的)而且我们多次申请去作鉴定他们不答应我们作鉴定,他们就以他们造的多份具结书往上汇报我们家的一切问题都解决了,可是到现在他们没给我们任何文字东西,市政府信访和区政府信访都以他们违造的具结书说我们家拆迁问题解决了,我问他们你们见过具结书原件吗?他们都说没见过,也没见过别的手续,做为市区信访的接待人员和领导,难道不知道拆迁应该以拆迁协议为解决问题的依据吗?现在我们家的拆迁问题到区、市信访他们都说人家说你们家问题解决了,我们管不了,抢了我们房子、抢了我们财产,房子不安置,财产不归还,到现在没给我们任何文字东西,硬说我们家问题解决了,这不就是明抢吗?我们多年无家可归,一无所有,我公公看我们到此地步,为我们着急生气05年病逝。拆迁弄的我们家破人亡还不算,08年9月他们对我非法劳教,十月我婆婆听说我被劳教一年半,当时就挺过去了,现在全身瘫痪,我丈夫现在什么也干不了,只能在家给他妈喂水喂饭端屎端尿,我们再也回不到我们原来的正常生活了。 (博讯 boxun.com)

    
    8月25号我们到国家信访局上访,我们对接待我们的工作人员讲,我们到现在不知道谁拆了我们的房子(因为强拆当天我们在我们家窗台上发现了法院的裁定书,裁定书上没有拆迁人)她告诉我们:你们应该有拆迁裁决书,那上面有拆迁人,我们说我们没有裁决书,她就让我们到区拆迁办去要,我们找到拆迁办的人,他们说他们是07年到这里来的,我们家是03年拆的,为什么没给我们裁决书他们不清楚,我们只好到河东法院去调卷复印一份,我们现在才明白,他们为什么不给我们裁决书,因为上面第一条就是必须给我们签定拆迁协议
    
     从我上访以来,我被河东公安分局法制科的从北京接回拉到我们派出所十几次超过24小时的软禁,多次被拘留,拆迁办书记张春荣还说:别说你们家房子住六十多年,就是住一千年,一千平米没本也是违章,你去北京上访这么长时间给你解决了吗?有本事去联合国上访去呀。河东接访的也多次对我说,苗秀芳你去联合国上访多好,我们也沾点你的光去美国接你。2008年8月25日,我去中央人大信访上访,(中央人大信访有簦记)被中央人大信访聚中送到北京久经庄,让天津政府接回,后送到天津市大沙河的分流中心,到晚上11点多有河东政府派开发商和一位我不认识的警察当天晚上一点多钟送到一个非常荒野不知名的地方关押4天,在关押期间第三天晚上,他们派看管我的工作人员张国靖晚上十一点左右对我长达半个多小时的流氓骚扰,经我奋力反抗和呼叫,(有二个和我一样被非法关押的上访人员作证)才来了一位值夜的工作人员强行把他拉走,转天,我找到在我被关押的地方驻点的区政法委书纪和区信访主任反应此事,他们说:这事他们管不了,我是被政府无理由关押在此,我的安全却没人保证,就因为我反应了此事后,转天他们就以我是奥运会期间上访为由,有河东法制科的主任和何昆等人,把我送到了天津拘留所拘留十天,当时在拘留所门口,河东公安分局法制科的何昆,还拿出他们伪造好的假材料让我在上面签名,我说:你们上面哪一句是真话,我为什么要在你们做的假材料上签名,何昆说:你要是不签,拘留决定书就不给你,我为了能拿到拘留决定书,我就在上面签上:以上所属不实,刚写了这几个字,还没签上我的名字,何昆一下就抢了过去说:你也别签了,拘留决定书也不会给你,说完他们就走了。过了几天分局来了几个人,我都不认识,他们来后又是让我在他们写好的假材料上签名,我不签,他们就走了,到了拘留十天的日子却没放我,到了9月17日那天,河东春华派出所一个姓史的还有一个我不认识两位从拘留所把我接出后就带上铐子拉到一辆金杯车上,车上还有拆迁办的几个人,我问他们去哪?他们却说:到时你就知道了,到了天津女子劳教所我才知道我被劳教了,到了劳教所里面,队长问我:他们给你看劳教决定书了吗?我说没有,没有任何人告诉我被劳教,队长说:你也不知道劳你多长时间?我说不知道,队长说对你够狠的,一年半,怎么上访的还劳教,你是不是在外面有什么过激行为,我说:我没有做过任何过激行为,我去的是国家人大信访,他们都觉得不可思议。到现在为止,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劳教的我。我9月17号被送进劳教所,10月份我婆婆听说后,脑出血差点死了,经抢救脱险后全瘫。弄到我们家破人亡还不够,现在又迫害的我们无法生存。我丈夫什么也干不了,天天得伺候我婆婆拉屎拉尿,喂饭喂水。我在劳教所里,我全权委托我丈夫替我复议和申诉,到市政府复议却维持原决定,我们不知道他们以什么理由维持的原决定。后来我丈夫到一中院申诉,一中院不受理的理由是,天津高院有个口头文件,只要是上访被拘留和劳教的,全部不受理这类案件。我多次找到有关部门反应此事,却得到的都是同样的回答,他们管不了。我不知道我们弱势百姓的冤屈该向谁去讨,2010年2月4日在我从劳教所出来之前,去劳教所两位警察让我在他们打印好的保证书上签名,保证以后不再去北京上访,我不签,他们说:只要上访还劳教你。从我开始上访,他们就一直威胁我,到实施打击迫害,请各位领导帮帮我,我们的冤屈向谁去申诉,在天津市找不到伸冤的地方,对我的劳教是对我上访的镇压、打击和迫害,上访7年来问题得不到解决却一次一次遭到打击和迫害,在中国还能找到伸冤的地方么!我们老百姓除了去上访还能有什么途径得到我们应得的权益和利益的保障,中国还是法制社会么?我们百姓上访是在保卫国家、维护党,是那些腐败分子在害国、害党、害人民。
    
    自从拆迁以来,我们就被彻底踢出法律的保护,无论是法院裁定还是劳教决定以及拘留决定都被法院以“拆迁纠纷不予立案”为由拒之门外,开发商和公安局的一些人也正是在法院的保护下,对我们肆意欺辱打击报复。如今开发商又以房屋没本不给拆迁手续为由将我们彻底踢出社会保障体系,申请低保申请住房补贴和申请廉租房屋申请经适房等等,房管局都需要我们出示拆迁协议书,他们扒了我们的房子却又不提供任何手续造成我们多年无家可归到处流浪。而这一切河东区政府非但不制止追究有关人员的责任,反过来却以造假的手段将我劳教一年半,致使我身患多种疾病心灵造成巨大的创伤。房屋改革我们从来没有享受到任何实惠,拆迁又将我们驱赶得到处流浪,但我们提出异议又对我们打击报复肆意伤害。请问,我们到底生活在社会主义新中国还是生活在万恶的旧社会 ?我会为维护我们的权益坚持到底,我永远相信会有我们申张正义的时候
    
    另:我们上访的在劳教所里被打成政治犯,受到的是非人代遇,不让吃、不让睡,白天加班加点的干活,晚上回来坐板凳,屁股坐烂,坐出痔疮至今没好,还让那些真正有罪的:盗窃、卖阴、吸毒的看管着我们上访的,不许我们乱说乱动,受尽欺辱折磨,而且对我们上访的在里头表现在好也不允许减期减天,比对待法轮功还要狠,我们上访是国家宪法给百姓的权力,却把我们都打成是政治犯抓进共产党的监狱,我们不反党、不反国家是那些腐败官员把我们视为他们的敌人。他们利用他们手中的权力把我们送进了监狱,我失去十八个月的人身自由和折磨,身心造成具大的创伤,请你们为我们做主,为我们申冤
    
     天津冤民苗秀芳
    2010-5-22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生活水平“被提高”了!/上海访民刘义良
  • 正义的阳光何时照访民/河南省焦作张小玉(图)
  • 黑龙江访民数次被绑架关押,控告鸡西法院副院长(图)
  • 紧急关注:上海访民朱金娣在京正常上访被失踪
  • “我要人权”——吉林白山访民控诉当局骇人暴行
  • 警察所长欧打女性当事人 派出所拒开验伤单/上海访民顾建英(图)
  • 北京访民吴田丽:向中共北京市委书记刘淇申请贷款10万元
  • 访民马胜芬因多次被保安殴打起诉广东省政府
  • 上海访民沈莲满因上访被拘
  • 强烈呼吁释放无罪被囚的上海访民徐秋琴、顾全根、袁春生
  • 上海维权民众强烈呼吁释放无罪被囚的上海访民徐秋琴、顾全根、袁春生
  • 上海访民沈佩兰申请立案被闵行区法院忽悠之全经过
  • 常州访民疾呼:上访是否合法?谁在折腾老百姓?
  • 四川遂宁枉法裁判,访民赵关菊无处伸冤
  • 浅议遗弃罪与非法拘禁罪/上海访民詹荣妹
  • 北京新西城区政法书记刘跃平终于坐镇接访了/西城老访民李立荣
  • 浙江温岭市泽国镇访民李加富被当局监控 /张梦遥
  • 郑州访民李元福谴责党中央对上访户凶暴执法
  • 大连访民刘桂详儿子被残忍杀害,去法院催办案情遭法官索贿(图)
  • 访民论坛会第三期:废除劳动教养制度(图)
  • 视频:访民庆祝刘晓波荣获诺贝尔和平奖(图)
  • 视频:各地访民结伴进入天安门广场,“欢度”国庆
  • 视频:欧盟驻华政务处夏明听取访民控诉劳教噩梦(图)
  • 湖北访民郑大靖关于政府造谣的辟谣声明(图)
  • 福建访民毛文超挂毛泽东像上访25年无果(图)
  • 李春霞等女访民,穿状衣在联合国办事处抛洒大量传单,阅读传单者被抓走/视频
  • 吕村正成为新的访民村,该村自己也维权(图)
  • 世界住房日,辽宁访民宋玉洁等到建设部要房住/视频(图)
  • 河南访民刘先枝被殴打后关进黑监狱(图)
  • 视频:访民在使馆区撒传单
  • 江苏访民郝秀霞在最高人民检察院被殴打(图)
  • 访民李红卫和张华看望劳教中的张金凤受阻(图)
  • 实拍:红地毯上的地状和访民,警察看了绕着走(图)
  • 无锡惠山黑监狱的大门值千元 访民的人身自由值多少
  • 国庆节,广州访民周建斌,李小贞到京下车就被抓走(图)
  • 河南访民刘先枝在京被抓遭殴打(图)
  • 武汉访民到政法大学寻求法律援助(图)
  • 河南访民王西安巨额财产被抢占求诉无门(图)
  • 访民老太街头散传单呼吁整顿公检法、抗议精神迫害(图)
  • 评访民“告洋状”:中国状况的悲哀/高洪明
  • 押送访民的安元鼎是建国以来最大的黑社会组织—读后感
  • 押送访民的安元鼎是建国以来最大的黑社会组织/周丕东
  • 拽着狼尾巴喊救命的“访民”/赵景洲
  • 北京西城区访民马秀英为夫上访说明了什么?
  • 上海访民孙玉兰至全国政协委员吴光正先生的公开信
  • 楚江天:从官太太挨打看中国访民的悲惨现状
  • 上访难难于上青天!从访民胡燕说起/朱君
  • 官员的腐败造成了访民被迫以命登塔维权/王学勤
  • 倪洋军:温家宝总理端午节访民生访出了啥?
  • 赵国莉:愿六四民主的英烈与中国访民同在!
  • 吉林五位女访民上吊塔:维权不能以死相拼/王学勤(图)
  • 赵昕:骗徒冒充我,诈骗刘正有鸣冤的四川访民钱财
  • 北京访民王学勤 的意见书
  • 邓玉娇老家巴东县的升官捷径:狠抓访民/俞正声
  • 世博难民胡燕“大闹”联合国 中国访民“反了天”
  • 从《小琳起舞恰恰恰,……》的热到《被关男牢房遭轮奸的女访民》冷!/寒夜
  • 一丁:请温加宝公布一下国家信访办接待访民的录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