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百姓的家在何方?/上海市闵行先拆迁腾地,后处理纠纷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0月10日 转载)
     我们是一群拥有土地使用权和房屋所有权的村民,因上海市闵行区以“先拆迁腾地,后处理纠纷”为由从2006年-2008年间被强拆的村民,至今无家可归,到处流浪的村民,至今没有得到任何一分补偿也没有得到一平方米的房屋,一直以来我们从华漕镇-闵行区-上海市-北京不断诉讼、上访至今还是在这怪圈中来回持续着。2010年10月9日我们要求见上海市闵行区华漕镇镇长张鹏宇,要求他解决我们的住房和生活问题,谁知张镇长是如此告诉我们:我没有接到中央的命令,也没有接到最高院的公文,说强拆是违法的,所以无法解决你们的问题。依据依据《宪法》第十三条规定 公民的合法的私有财产不受侵犯。国家依照法律规定保护公民的私有财产权和继承权。国家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可以依照法律规定对公民的私有财产实行征收或者征用并给予补偿。《物权法》第四条规定国家、集体、私人的物权和其他权利人的物权受法律保护,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侵犯。闵行区人民政府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公权力直接介入拆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八条第二款、第十三条、第四十七条第一款规定:农村和城市郊区的土地,除由法律规定属于国家所有的以外,属于农民集体所有。依法登记的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受法律保护,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侵犯。征收土地的,按照被征收土地的原用途给予补偿。我们原为土地的使用权人,且在该土地之上建有房屋,领取房屋所有权证和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闵行区人民政府并未依法办理土地变更登记手续,收回并注销我户原持有的集体土地使用权证,同时换发国有土地使用权证,或直接办理国有土地登记手续,核发国有土地使用权证,直接将我们唯一住房在公权力推土机的隆隆声下摧毁,难道华漕镇政府官员可以无视国家法律不应赔偿我们的房屋及一切合法的财产损失吗?那么按照张镇长的说法,是不是中国的法律是将原本安分守纪的村民赶出家园为己任的?我们被强拆村民的家在何方?
    张鹏宇办公室电话:00886-021-62218282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上海闵行区金月花居住权被剥夺后又失去散步权(图)
  • 上海市闵行区新虹街道党委书记派保安暴力阻止当地居民上访
  • 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立案庭是这样办案的/沈佩兰
  • 上海访民沈佩兰申请立案被闵行区法院忽悠之全经过
  • 上海沈佩兰被绑架殴打反被罚款拘留 闵行区公安分局纵容违法事件
  • 上海访民沈佩兰举报闵行区马桥镇设黑监狱关押访民
  • 黄玉琴致上海市闵行区浦江镇镇长的信
  • 行政再审申请书/上海 闵行区华漕徐月兴
  • 上海闵行区被强拆户的生命得不到保证
  • 致中共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政府区委书记、区长的信/黄玉琴
  • 昔日江西女,今日拆迁户,独自面对行政案/上海闵行区黄玉琴(图)
  • 如此政府官员,百姓以何为生/上海市闵行区华漕镇的访民
  • 谈上海市闵行区华漕镇政府在强拆中的违法行为
  • 上海市闵行区华漕镇朱小琳行政起诉状
  • 上海市闵行区华漕镇被强拆户再次被上海高检愚弄
  • 上海市闵行区黑法院暴力驱逐公民代理恶行大曝光/上海许正清(图)
  • 在上海闵行区政府私设的黑监狱里又度过了14天/沈佩兰
  • 沈佩兰给闵行区人民法院郭俭院长的信
  • 上海闵行儿科医院被患者家属包围
  • 上海闵行区虹桥镇村民张雄明北京上访被抓走
  • 上海访民人权博览会(二十四)——被共产党共了产的闵行区访民金月花(图)
  • 上海访民人权博览会(二十二)——跳楼逃离精神病院的闵行区访民刘新娟(图)
  • 上海闵行一周内发生两次强拆业主被打骨折
  • 闵行“倒楼案”两名被告均被判无期
  • 上海闵行区在世博前争分夺秒地强拆
  • 上海闵行区马桥镇政府世博前“贼喊捉贼”
  • 上海市闵行区浦江镇强拆:女户主被掐昏急救
  • 上海市闵行区法院行政庭 “秃顶” 庭长新招(图)
  • 上海闵行区"钓鱼执法"案宣判 行政处罚决定违法
  • 上海市闵行区华漕镇政府当官不为民做主
  • 上海市闵行区华漕镇政府私自纠结黑社会,暴力镇压访民
  • “闵行倒钩”事件又出热词:“这是工作秘密”
  • 上海闵行区马桥镇一万三千亩农田荒六年,无人过问(图)
  • 上海闵行区打、砸、抢、关、拘、前无古人/烈士的母亲刘红英(图)
  • 闵行区十三层楼房倒塌 官员参股(图)
  • 恐怖,上海闵行再现楼房倒塌事故
  • 上海闵行区:如此地方政府官员,百姓以何为生?
  • 上海闵行区给农民造别墅?/黄玉琴
  • 闵行的地质条件根本不适合盖高楼
  • 闵行区镇长助理也是“临时工”吗/吴贤德
  • 为稳控中央政府应该打压谁?/闵行区金月花
  • 紧急求救/上海市闵行区马桥镇农民沈佩兰
  • 上海市闵行区华漕镇被强拆户顾秀琴不服二院判决提起申诉
  • 陈无忧:上海市闵行区华漕镇被强拆户不服闵行法院行政判决提起上诉
  • 上海市闵行区华漕镇被强拆户张龙其被上海检察院违法提起公诉/上海维权
  • 闵行法院枉判,华漕镇村民陈林其户致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上诉状
  • “感谢”上海市闵行区讲实话的区长/金月花
  • 举报闵行区马桥镇旗忠村支部书记勾结陈良宇搞圈地运动(续一)
  • 举报闵行区马桥镇旗忠村支部书记勾结陈良宇搞圈地运动(续一)
  • 上海市闵行区马桥镇农民致胡锦涛信;圈地强占土地一万余亩
  • 陈无忧:上海市闵行区华漕镇被强拆户不服闵行区土地管理局行政裁决提起诉讼
  • 刘红英对闵行区房地局知法犯法的控诉/上海维权
  • 侯仲华不服闵行法院行政庭枉法审判提起上诉
  • 控告中共上海闵行区法院行政庭庭长丧尽天良硬逼年近八旬身患严重心脏病的老人到庭审理/上海维权
  • 80岁老妪昏倒在上海闵行法院法庭上/上海维权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