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最高法申诉接待逼民不信“党啊母亲”/上海顾国平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9月14日 转载)
     曾记得我们亿万民众在党的领导下,从小到大就一直接受党的教育。总结党执政60多年以来,无论是从学校教育,还是每天的新闻舆论宣传,甚至是生活娱乐,单位工作学习开会。无论是从文艺小说、音视电影、歌曲艺术、各种戏剧如话剧、歌剧、京剧、春晚等表演。在一切思想意识形态领域都充满和灌输着这样一种理念,并存在于亿万民众心里。它是什么呢?那就是“党啊母亲”。还有“党是公扑”、“党是伟大、光荣、正确的”、“党是人民的勤务员”、“党的宗旨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等等,而且这种观念巳深入到社会的每各角落和所有领域。再有什么“为党工作啊”、“为党贡献啊”、“为党牺牲啊”、“党叫干啥就干啥啊”、“我把一切交给党啊”等等‥‥‥。
    总之给所有民众的感觉就是中共党做了这世上所有的好事,讲了这世上最漂亮的好话。人们为此而激动的热血沸腾、热泪盈眶,因此给所有的人们总影响是“党是母亲”。那么母亲又是什么呢?母亲是最痛爱自已孩子的人,是这世上每个人最亲近、最可爱、最贴心、最可依靠的人‥‥‥。
     可是,近十年来发生在我们拆迁安置补偿维权的,申诉上访冤民身上的一系列不幸和灾难,让我们怀疑起,“这个党到底还是不是个母亲?”我们是不是被欺骗了?党的性质是否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由于我们在动拆迁过程中遭遇到严重的不公和侵权,于是我们就向党的法院起诉、上诉、申诉,后又去北京申诉上访几十次。但出乎所有人预了的事是,几乎各大信访部门如:党中央、国务院的两办、人大、最高法、最高检、公安部等的接待场所,都是人山人海、人满为患。各地的上访冤民都是在地方遭遇“叫天天不应,呼地地不灵。”的百般无奈之下,在进京乘火车的一路上,都要遭到截访人员的进站堵、上车查、出站档,总之是在逃过尾、追、堵、截之下,克服种种困难,千里迢迢地极不容易的来到北京。还找不到住处,宾馆价高住不起,小旅馆被公安关照不许借给访民(特别是上海访民)。 (博讯 boxun.com)

    我们向上反映的冤民,在京各大信访接待的情况是怎样的呢?在党领导之下的各个信访部门,代表着党啊母亲的少数接待员,对我们上访冤民的态度是,粗暴、无理、蛮横、仇视、拒绝、推脱、打发我们,并叫地方接回。稍有不满就叫来保安打你!这是党妈妈做的好事吗?俗话讲:“虎毒还不食子”,可他们是否比虎还毒呢?更有甚者和无法想象事是:在今年5月20日和9月9日这两次,我们带着希望去最高法申诉接待处,向党妈妈的接待审判员提交我们的申诉状,那位年轻的党母亲的言行,简直让人不可理瑜,他不但拒收我们的申诉材料,还不讲任何法律和政策理由,并出言不逊、满口胡言乱语,更不讲人性、道德和良心。眼晴充满着歧视,神态却显得漫不经心。他这言行举止,其不是告诉我们不要相信“党啊母亲”的现实吗?当时的情景,如能用DV记录,会让全球华人感到震惊的。从我们8年来第29次向最高法申诉处,提交申诉状都遭被拒收的现状来分析,他们是不是硬逼我们不要相信,党是母亲的这样一个明白的事实吗?
    我们这次同去北京的上海访民,共计在500多人左右,8日晚的北京警方的清理抓捕行动,主要是针对上海访民而采取的,9日晚给截回沪在480人左右,这次回沪又有人可能被关押至黑监狱,或者是被拘留处罚。我们还在最高法申诉接待处,亲眼目睹几个法警殴打一个访民的事。为此我们在此发出强烈的感叹:党啊!党!您到底不是不我们亲爱地妈妈?党啊党!您是不是我们敬爱地母亲?党啊党!您在那里?为什么您的冤民孩子到处在寻找您,却找不到您呢?党啊党!母亲啊母亲!我们冤民孩子何时何地才能遇到您温暖而亲切的关怀?党啊母亲‥‥‥。
    笔者:上海台属发明发者冤民顾国平、
    联署:朱根娣(82岁)、乐为民、顾伟平、顾静妮、顾延文、
     2010年9月13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俞正声比陈良宇更“和谐”/上海顾国平等(图)
  • 对公安部《劳教规定》提违宪违法审查/上海顾国平等
  • 上海当局采用更严厉手段打压访民来稳控/上海顾国平
  • 请杨建利转告人权大会的提案/顾国平等
  • 为何对《劳教规定》提违宪违法审查/顾国平等上海访民
  • 有感于俞正声在上海人大会上的讲话/上海顾国平
  • 有感于俞正声在上海人大会上的讲话/顾国平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