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淄博市博山区蕉庄村民的一封举报信!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9月05日 来稿)
    
    尊敬的领导:
     我们是淄博市博山经济开发区蕉庄村,长期受村霸、贪官孙利群迫害的村民,也是四年多来受开发区党委书记赵德(原管委主任)利用职务便利多次打击报复的上访人。我们村民现向领导举报一个硕鼠团伙。蕉庄村两委实际上是在村主任兼书记孙利群掌控下的犯罪团伙(正义的副主任朱增宝除外),孙利群用违纪违法得来的不义之财养了一批社会闲杂人员(孙丰鑫、孙连宁、杨涛等有前科)为他充当保镖,他们是黑恶势力的团伙,孙利群是黑老大,孙兆玉是黑军事。 (博讯 boxun.com)

     孙利群与开发区书记相互勾结在征用蕉庄村土地过程中,动用警力,使用暴力,残害失地村民犯下了党纪国法不容的滔天罪行。孙利群黑势力团伙由于开发区书记赵德的庇护,使他无恶不作。他们靠大肆卖地(最高每亩卖到15万元最低5万元,卖地1300多亩,一级地每亩1万元,二级地每亩1000多元,截留土地款高达6000多万)和搞房地产开发(4万多平方,获利近2千万)。大肆敛财作为经济支柱。靠打、砸、枪击、放火烧、下毒欺压残害村民。实例:枪击村民窗玻璃如周月玲.朱增宝等。 用黑帮打伤村民如.周春光.孙桂芝.杨玉玺..周先标之子手被致残,头部缝了九针。雇佣地痞在深夜往村民卧室扔石头如周绍泉.周绍水.孙即兴等。放火烧了周先民家的房子,烧了孙兆智的麦子,毒死周春光家的玉米。这些事件至今不破案,无人管。村民敢怒不敢言,更谈不上活得有尊严。村民如有反抗,除用上述黑手段外,他们还用司法进行政治迫害。
     村主任朱增宝因看不惯孙利群的所作所为,被孙利群一伙视为眼中钉。他们勾结起来孤立排挤他,村里大事小情不让朱增宝知道,一夜之间办公室变为仓库,使他不能上班就连村里发福利也不给他。因村民不服孙利群的所作所为,多年来不断到各级部门反映问题,所以开发区政府委托山东启新会计事务所于2008年4月对孙利群任职期间从2005年1月1日至2008年4月30日的村财务收支进行审核,详见启新(2008)178号审核报告。通过审核查出孙利群很多严重经济问题,但并没有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审核报告显示:
    1、 其任职期间总收入(以实际收入)57368169.43元,总支出为18645467.23元,账面余额为38722712.20元,该款去向不明。
    2、 应收账款11290053.70元,没有证据表明该款已收回,去向不明。3、 总支出里面漏洞百出,其中仅住宅楼建设,张博公路附线拆迁补偿面积《博开办发(2007)9号文件调查情况报告》, 实际安置12299平方,审核报告显示安置面积16815.41平方,凭空虚报4516.41平方,其中按每平方830元算,仅此项就侵吞多达374万。其中村两委补贴未经村民会议,擅自发放几十万元的奖金,还有青苗费等项。
    4、村里有这么多钱,为什么还要分26次借他的钱,500多万啊??至今还欠他3万多!!。{08年4月30日至今又卖了五百多亩地,盖了一栋商品楼,收入三千多万}
    5、圈占毁坏良田70多亩。
    6、孙立群还用集体耕地70多亩换了博山通用机械厂的商铺门面房及后面二十亩地归为己有。
    我们蕉庄村现有村民1300户,3650口人,其中完全没有耕地的村民有2200左右,这些依靠土地为生的村民生活处境困难。
    2005年中央出台惠农政策,取消农业税实行种粮直补,按照规定种粮直补是依据耕种面积直接补给农民个人,而我们这里2200人的耕地早就被孙利群倒卖了,是失地农民。孙利群为了掩盖蕉庄村耕地被违法占用和非法倒卖的事实,孙利群和赵德弄虚作假,编造村民仍有耕地的谎言,让2200名失地村民冒领种粮直补款,每亩83.15元。从2005年至今冒领种粮直补款近百万元。
    赵德为庇护村霸孙利群,为打击蕉庄村受迫害的村民,2010年4月30日开发区在蕉庄村召开了党员、村民小组长会议,会上公开违背事实宣布孙利群没有任何经济和占地问题,网上的举报全是造谣中伤,并警告举报人要立案追究责任。
     5月18日下午刑拘了孙利群真是大快人心,村民看到了希望。但我们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对主持正义的好领导朱增宝同时进行刑拘。却让孙利群的军师(一个长期倒卖蕉庄村土地的人)接管蕉庄村两委工作,这是赵德的阴谋。孙兆玉何许人也,就是他任村主任时把蕉庄村土地卖一亩送一亩从中牟利,孙兆玉把蕉庄东山200多亩地送给了孙兆民,成了孙兆民随意建设的生产基地。他是靠卖地受贿发了家,孙兆玉是蕉庄村的大蛀虫,也是卖地祖师爷。孙兆玉最近主持工作后,以保住违法违规建设的老年公寓为名,威胁逼迫老年人逐个在白纸上签名,并且让老人必须连自己的子女和家人都代签上名,否则就撵回家。有的老人子女知道后到村委询问孙兆玉知道目的有三个,套上前言内容送给上级领导:一、可以保住老年公寓。二、可以保释孙利群。三、可以陷害他们认为应该陷害的人(他们在朱增宝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代签了建设老年公寓的同意书)。真是老谋深算啊!!孙利群为了洗钱竟然在高压线底下建设老年公寓{已入住140户,每户30平米,雨季已到真为他们担心啊},明知在高压线下居住是非常危险的却偏要建,真是天良丧尽。建商品楼给建筑商的是每平米600元,已入住的老年公寓{平房}每平米却是1000元,建设中的二层楼房造价不清楚。【5月23日正在建设的第二期老年公寓已被政府拆除,但价值百万的建筑物资被村两委,孙立群的帮凶瓜分!!】
     望领导为民做主,扶正气,平民怨。将蕉庄村的蛀虫绳之于法,将开发区书记赵德绳之于法。(赵德月收入3000元供着一个出国留学的女儿,年花费30多万元住豪宅用上等家具,资产来路不明,孙利群送礼一送就是十几万)。
    
     举报人:蕉庄村村民
    
     2010年9月5日
    
    
    前段时间蕉庄村委让不明真相的老人、家庭妇女在空白纸上签名,当时说:“签名的有种粮补贴,不签名的没有!!”不知是什么阴谋!老人妇女他们不懂啊!!如果给我们办失地保险每月有七八十块哪,岂不是比领种粮补贴强吗!!!这些黑官太可恶了!请领导们实地调查吧!!!!
    
    关于博山区蕉庄村事件的相关图片证据。新浪网:http://forum.book.sina.com.cn/viewthread.php?tid=3034609&page=5#pid26932727 中华网:
    http://club.china.com/data/thread/1638757/2712/77/04/6_3.html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吉林省煤矿下岗矿工邓志波的举报信
  • 国家中纪委;挂羊头;卖狗肉;举报人邓志波邮了近千封举报信无人官
  • 温州瓯海区仙岩镇花台村压迫教徒厂主的控告与举报信(图)
  • 吉林省下岗矿工的公开举报信
  • 法官腐败:人民法院法官李恒江等人渎职罪的举报信/呼玛县连森斌、张佰艳
  • 吉林省访民邓志波给国家邮的举报信邮了几百封没人管/邓志波
  • 给胡锦涛总书记的一封举报信
  • 给习近平和沈德咏的举报信、揭发杨浦区政府某些人继续官商勾结
  • 田宝兰对北京正仁律师事务所副主任冯寒的公开举报信
  • 上访人白秀英举报信
  • 科龙前董事长顾雏军给中纪委的举报信
  • 辽宁省、沈阳市苏家屯区12个村村民联名举报信
  • 成都姜翼、张玉林等私分国资的举报信
  • 杨在新:违法犯罪举报信
  • 致国家税务总局谢旭人局长的公开举报信
  • 举报信:行长王春汉贪污腐败,武汉商业银行克扣员工养老金
  • 劳教所付昌平家属知道死亡真相后的举报信
  • 匿名举报信再现江湖体育总局乱成一团
  • 举报信:南宁借死者名冒领拆迁补偿费
  • 将强迁“殉难”老人给胡主席、温总理的紧急重大告冤举报信(图)
  • 警察家属的举报信!
  • 关于要求北京市司法局局长、律协会长等人退还敲诈勒索律师钱款的举报信
  • 张华给南通市港闸区人民检察院的举报信
  • 人大主席将举报信给“被举报人” 6旬举报人遭群殴 (图)
  • 桂林七星区村民举报信
  • 湖南株洲颁布网络反腐文件 并设立网上举报信箱
  • 6.17河南南阳衡育制药近千名职工拦截卧龙大桥始末暨举报信
  • 面对“举报信”,政府为何遮遮掩掩?/池墨
  • 高尔夫就是很好的举报信
  • 关于依法追究上海市公安局警员滥用职权罪法律意见书(举报信)
  • 揭露汇金公司总经理谢平的举报信
  • 上海章如华致全国两会大会主席团举报信/上海维权 (图)
  • 给西安市兵器工业第213研究所党委的一封举报信/刘一群
  • 刘杰:致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的举报信
  • 刘正有致中共中央国务院国土资源部的一封公开举报信
  • 一封中央国资委不敢受理查处和依法答复的举报信-江西铜业集团假破产
  • 上海萧又青致习近平书记的一封公开举报信(图)
  • 郑州朱屯村村民对原党委书记卢建军集体举报信/蔡爱民
  • 蔡爱民:来自郑州金水的集体举报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